护士宿舍之放荡的护士(念念不释h)最新章节列表

    

“不错!”老校长欣慰了:“别人呢?”

        

“出来的这些,除了兰冰蕊没有,其他人应该人手一条,包括皇家那位。”

        

“嗯……还有呢?”

        

老校长很奇怪。

        

这一次气运龙应该不止这么少吧?

        

“我所知的就只有这些,其他的得问左小多他们了。”其实周云清相比较于其他人知道得更多,但要是说得再多,可就等于把左小多等人出卖了。

        

“嗯,王家子弟……一共进去了四个……”老校长若有所指。

        

“嗯,都死了,他们每个人都有服用禁药,其中一人还是被我杀掉的。”周云清回答得很痛快,丝毫不见犹疑。

        

老校长默默点头。

        

周云清离开之后,又过了好一会儿,项冲与战雪君联袂出来了。

        

项冲出来自在情理之中,但是战雪君的出现,却让在场所有人尽皆瞪大了眼睛。

        

虽然通过兰冰蕊的分说,大家知道了战雪君的存在,但兰冰蕊说的不错,这丫头……不是名额里面的啊,更有甚者,或者说更严峻的问题……她怎么进去的?

        

这不独涉及到违规,而是大大的触及了底线,若是真有某种方式或者办法,可以将合议名单之外的人员带入群龙夺脉,今后哪里还有规矩可言?

        

但丁部长传音一句:“此乃命中人,不得暴露。”

        

所有人即时都闭起了嘴巴。

        

丁部长您说的好玄奥,我们都没有听懂,不过没关系,闭嘴就是。

        

丁部长一脸高人行事、莫深莫测的模样主持大局,其实心里也是一片懵逼。

        

老子也不懂。

        

什么是命中人?谁来给老子解释解释?

        

但是……

        

不懂没关系,问出来就是罪!

        

再过许久,其间三三两两的,余莫言等人都出来了,到了最后,居然变得只有左小多和左小念没有出来……

        

又再过了一小时之后,左小念也出来了。

        

就只剩左小多还在里面。

        

按照以往群龙夺脉的规矩,出来的最早的,收获相对越多。若是这么说的话……被所有人寄予厚望的左小多,岂不是收获最少的一个?

        

甚至还可能是全然没有收获的一个?

        

问及出来的一干人此行自己得到多少的时候,就只得一个答案,全无二致。

        

“一条,真的只有一条。”

        

轮到李成龙的时候:“虽然我很想得到很多,但貌似一个人就只能到手一条。”

        

及至左小念也出来了。

        

“小念啊。”丁部长笑得很和蔼:“你收获几条气运龙啊?”

        

“一条。”左小念严肃认真一丝不苟的回答道。

        

“好的好的,一条好,一条好!”丁部长大笑一声,貌似很满意,然后秘密传音:“小念,告诉丁叔叔,到底几条?”

        

左小念传音:“丁叔叔,真的只是一条。”

        

丁部长:……

        

这丫头跟着左小多学坏了!

        

然后,又过了两个多小时之后,左小多出来了。

        

“小多啊。”丁部长哈哈一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肯定也只得到了一条气运龙?”

        

“丁叔叔真是神机妙算!”

        

左小多一脸惊叹:“竟然算得如此准,精确无误,当真了得!”

        

丁部长脸上一抽,随即慈祥的笑了起来:“累了吧?回去好好休息休息。”

        

“嗯,群龙夺脉完毕之后,还有别的事儿吗?”左小多道。

        

“没有了。”

        

丁部长随即问道:“哎,另外那些人呢?那些服用禁药的,死的该然,可那些被星君附体了?星君湮灭之后,被附体的人哪儿去了?”

        

“啊?星君附体了?”

        

左小多吓得脸色都变了:“我没见到啊……那些人去哪里了,我怎么知道?为什么要问我?”

        

丁部长哈哈大笑:“没有空手而归,就很好很好,哈哈哈……”

        

一边,祖龙高武一干高层也是哈哈大笑:“很好很好。”

        

然后出来的人全部集中在一起,开始询问。

        

除了周云清给出的信息稍多点之外,其他的另外出来的五个人,基本就是一问三不知:他们是真的运气好,没有遇到强猛的竞争对手。

        

干掉对方之后就一直在疗伤或者收取气运龙,到了时间就出来了。

        

左小多等人进入他们的空间甚至都没被他们发觉……

        

另外一个昏迷的兰冰蕊是最惨的;也很明确是谁抢了她,但是已经说完了,而且现在也昏迷了……正在被治疗。

        

至于项冲与战雪君,对于指控全然的矢口否认。

        

“我没有抢别人的!”

        

“对手很强,我击杀了对手,得到了气运龙。”

        

“然后就出来了!”

        

而李成龙等人更是一脸诚恳:“其他人?没见到啊,不就只是两个人一个区域嘛?战胜了就得到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啊……”

        

“真没见到别人。”

        

“那你战胜的是谁知道吗?”

        

“那我还真不知道,都没怎么对话……我可以给你描述一下,过程很简单,干就完了,废什么话……”

        

“他们人呢?”

        

“不知道啊,我们也没杀人,一个人也没杀,我们就是运气比较好一点,仅此而已。”

        

众人一个个的说过来,每个人都是一脸的无辜。

        

你们问的什么?我们全不知道……

        

所有高层,都是郁闷至极。

        

这些小崽子分明串供了……

        

但是,对这些以最强二代左小多为首的家伙们却是无计可施。

        

尤其是大家知道,或许左小多等人不说,乃是自己等人之中,依然存在问题吧?

        

这么一想,就更加不敢问了……

        

到了最后,左小多等人离开祖龙高武,仍旧是半点有用的消息也没有留下。

        

而丁部长在这过程中分明就是控制节奏。

        

虽然丁部长本人也很明显被气得不轻,但由始至终,全都死死地站在左小多他们那一边。

        

祖龙高武这边一旦问相关敏感问题的时候,文部长就会适时的跳出来打岔……

        

例行总结之后,左小多等人走了。

        

文部长才召集众人开会。

        

老校长急的口干舌燥的传音:“部长,进去五十个人,最终出来的人,包括名额之外的,也不过二十三人……这可是整整失踪了二十七个人啊!”

        

“嗯,就是这二十七个人名,即日起,全面排查其家族个人根底以及这段时间的外界接触!”

        

丁部长淡淡道:“彻查,就从这里开始!”

        

“明日武教部开会,部署行动,各部首脑都要与会,祖龙高武校长列席。”

        

“这一次群龙夺脉,到现在为止,告一段落。”

        

话音才落,丁部长急匆匆的走了。

        

祖龙高武不少高层都来找校长打听状况:“校长,什么情况?”

        

校长一脸苍老:“不知道,等明天开会就知道了,你们先不要着急,这事儿透着诡异……”

        

“难道校长刚才和丁部长传音这么久,竟然什么都没说?”一位副校长狐疑的道。

        

“呵呵,我和丁部长既然选择了传音交流,不外就是为了保密,若是什么都跟你们说,又为什么要传音?”校长两眼一翻,看着这位姓金的副校长。

        

“是,是,我错了……”

        

“哼!”

        

校长面色不悦的拂袖而去。

        

……

        

左小多等人这会已经回到了左小念的小院。

        

王凌云搬了把椅子坐在门口,伸长脖子等了许久。

        

“回来了?”看到众人毫发无损的回来,王凌云顿时脸上笑开了花。

        

“回来了。”左小多沉吟了一下,道:“群龙夺脉已然告一段落,高层只怕马上就要对王家动手了……王凌云,你有什么想法,现在说,还来得及。”

        

王凌云叹口气:“国家有法,江湖有道,大陆自有规矩,我没有任何想法。若是爷爷在世,也不会要求网开一面的。”

        

“这次若是对王家网开一面,纵使只是开了一道小口子,便是有了先例在前,之后的未来整个大陆,类似的口子不知道会被撕得多大。”

        

“立下功劳并非是为了将来犯罪的。”

        

“这是先祖说的话。”

        

“所以……尽管放手去做好了。”

        

左小多沉默了一下,道:“好。我们消化一下此行成果,等下就展开全面动作。”

        

……

        

这个时候,秦方阳已经坐在了一家饭店的包厢里。

        

手里拿着手机,手指头上带着一个储物戒。

        

以上皆是秦方阳打劫了当地一个帮派的战利品。

        

秦方阳从来不是一个迂腐的人,利用一些手段来达到这个目的,对他来说并不为难,而且打劫一个帮派这种事,颇为心安理得——有本事咋不上战场?来混帮派为什么?

        

不为国为民为大陆出力,却来混帮派……

        

打劫一下又有什么大不了……

        

在秦方阳对面,是已经穿着最大码的衣服,却仍旧撑得不管是上衣还是裤子都要爆裂一般的朱厌。

        

成衣铺里最大号的披风,穿着这货身上,不过是一件半截风衣……

        

上京城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秦方阳已经了解了一个七七八八。

        

左小多突然到来,为师父报仇……进而引发的一系列的事情……

        

包括王家的态度,吕家的态度,何圆月的真正身份……

        

以及何圆月被掘坟的事件……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