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小说高h两男一女(乖不疼的)最新章节列表

陆道升这段时间和左文杏说的最多的一个词就是,平常心。

        

不是道听途说,而是当看到自己身边的人当着自己的面,就在自己眼前,做出让自己难以置信的事情时,造成的冲击总是最大的。

        

最近张小龙、阮正和陆道升这仨在左文杏面前都没当人,对左文杏“幼小”的心灵造成了很大的冲击,注意到这点的陆道升只能劝劝他保持平常心,淡定点。

        

左文杏在怡翠豪庭的四室两厅大户型新房离浦外很近,陆道升和左文杏这段时间连寝室都没回,就天天住在这里,和张小龙和阮正一起,开发属于嘉盛的QQ聊天软件。

        

陆道升还特意给这次项目取了个代号:无锋。

        

张小龙是什么人呢,一个曾经在广州一家工作枯燥的计算机公司,白天上班工作,晚上一个人嘴里叼根烟,打开电脑,就开始沉浸地写代码的主儿。

        

几万行的Foxmail就是这样被他一个人写出来的。

        

写代码对很多人来说是工作、是任务,但对张小龙来说真就是乐趣和消闲。

        

可能说以写代码为乐让人有些不清楚是多么恐怖的事情,换个说法吧。

        

很多人都体验过、至少是见识过沉迷电脑游戏的,玩电脑游戏可以给大脑带来巨大的快感,玩起来可以通宵达旦,保持超高的注意力很长时间。

        

也就是说,左文杏看到的,是一个能以沉迷打电脑游戏的状态的写代码的张小龙。 

        

更可怕的是,持续性太强,根本停不下来。

        

如果不是陆道升逼着几个人一定要到时间出去透透气,到浦外操场上活动活动,张小龙几乎每天都是把所有可支配的时间全部用来写代码了。

        

唯一一点变数是叼着烟卧室门关着码代码还是不抽烟开着门码代码。

        

阮正则是在知识掌握的维度上重创了左文杏“幼小”的心灵。

        

阮正是有天然技术美感的那种程序员,计算机方面很有自己独到见解。

        

然后由于之前的单位非常清闲,阮正家里也不穷,自己偶尔接接私活还能挣不少钱,所以买书学习的预算非常充足。

        

有钱有闲,看书后还能奢侈地实践实践。

        

虽然没有张小龙那么疯魔,毕竟人类顶部范畴总是没法和非人类比较,但是计算机领域方面这位的知识量堪称恐怖,各方面钻研深度普遍不浅。

        

幸亏前世享受过信息爆炸和有十几年的工作经验,不然左文杏现在内心的那种“你到底还有什么是不知道”的绝望也少不了陆道升一份。

        

和张小龙恨不得话都不说一直沉浸在写代码稍有不同,阮正还会留点时间琢磨陆道升给出的种种先进系统设计理念和工程经验,觉得很有意思。

        

对此陆道升箪食壶浆地欢迎,阮大佬好好吸收养分,迟早需要你出来独当一面,嗯,越早越好。太忙,要疯了。

        

最近,陆道升手头上的事情实在是太多。

        

要参与无锋项目的设计和开发,借助自己前世积累的先进系统设计知识和项目经验给其他队员提供养料。

        

要打理公司的业务。比如和IDG对接完成公司组建和确认融资到账等事宜。比如找律师咨询,找中介机构进行商标注册和联络一些媒体和论坛给QQ打广告抢占商标注册先机。比如考虑今后人员招聘等问题。

        

还要操心几队友的精神状态和身体情况,关注IDG和腾讯的最新动向时刻警惕有没有新的变数发生,帮舅舅张瑞安把关网吧开设的相关事物等等。

        

陆道升处理这一溜事情下来,单个拎出来谈不上让左文杏觉得多难,但堆在一起做就很吓人了,看得出来陆道升也是咬牙硬撑着,只不过这支撑的韧性看在左文杏眼里实在是强。

        

张小龙和阮正都是真正有天赋有实力有兴趣的技术牛人,在这个自由的环境里,在陆道给钱充分到位,反复强调社交基本盘的重要性,同时技术上各种拿出新理念新方法的刺激下,都打开了状态全身心投入了技术研发。

        

陆道升是重生了一遭的,不用怀疑一个曾经天天被无力感与遗憾折磨的中年人一朝回到青春年华,还踩在千载难逢机遇上时,能迸发出的战斗意志和战斗力。

        

之前陆道升和左文杏相处虽然做事投入,但是都没遇到过这次这样需要和时间赛跑,要争分夺秒抢先机的情况。

        

离腾讯找到即时通讯工具的时间点没剩几个月,这么点时间要研发要做市场推广,必须抢出不输于OICQ的市场份额才能保证在接下来的竞争里有和继续和企鹅掰手腕的能力。

        

反正陆道升为了打败腾讯抢夺社交基本盘,实践重生后的宏伟创业计划也顾不得其他了,直接解放到完全体,干起活来不把自己当人。

        

总之,这段时间对左文杏来说就是天天被比你有天赋、比你知识渊博、比你投入努力、比你意志力强的三个人轮番释放心灵打击,孩子受刺激比较大。

        

可怜还没学成出师就要和眼下国内天花板级别的程序员外加一个积极性远超正常人的重生者做队友,天天认知天花板被打穿。

        

唉,本该是考虑如何约女生出去逛公园吃饭唱歌看电影的年纪吧……陆道升曾无奈地替左文杏想到。

        

但陆道升也没啥别的办法,总得靠自己挺过来的,只要抗住了,就是一次进化和蜕变。

        

……

        

陆道升、左文杏、张小龙和阮正四个人走在浦外的操场上。

        

陆道升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头。

        

天气在变暖和,压制女生魅力的厚重防寒衣物在减少。

        

浦外女生又多,不确定会不会出现干扰大佬打键盘速度的存在。

        

还没往下想,手机铃声响起。

        

“喂?”

        

“……”

        

“啊?咋回事儿啊?小方姐你要辞职?想好去哪里了嘛?”

        

“……”

        

“没有?没有你着急辞职干嘛啊。

        

等等!小方姐你在哪?咱们必须面谈一下!”

        

“……”

        

“不,你先等我下,哪都别去,我马上过来!”

        

说完,关上手机往兜里一揣,转头跟三人打了招呼,拔腿就走。

        

刚才方静雅忽然给自己打电话说要辞掉在证券公司的工作。

        

自己给方静雅帮个忙,忽然要辞职导致自己得换个客户经理,说一声也是应有之意。

        

辞职原因啥的语焉不详电话里没细说,但提到了还没找好下家。

        

陆道升最近但凡脑子有点空闲CPU,想最多的就是得赶紧招个助理或是HR来帮自己分担打理一下各种事情。

        

之所以现在还没招到,主要卡在信得过的条件上。

        

方静雅为人陆道升清楚,属于信得过的,难道可以“忽悠”过来解救自己一下?!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