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话边做边打电话系列(穿为军妓)最新章节列表

莲花峰风景秀丽,一如往日。

        

陆青山与林瑶并肩而行。

        

“即使是面临如此情况,你也还能这般镇定。”林瑶轻声念道。

        

“即使再慌张也不能改变什么,那我为什么不镇定些呢?“陆青山笑道。

        

林瑶忍不住轻笑,眼睛眨了眨,看着陆青山俊美无铸的侧脸,不由道:“陆公子你分明比我还年轻些,怎么说法做事却是和师父他们差不多。”

        

“对我们修士而言,年龄可没有太多参考价值。”陆青山回道。

        

修真界活了千百岁,但仍然不太聪明,活生生像个低智反派的修士也并不少见。

        

打了个趣后,林瑶眸光泛动,又不动声色地点道:“陆公子肯定也明白,你拥有道器这个消息所带来的影响,绝不只局限于将来可能遭遇到的危机……

        

还在于那些不会对你下手的修士,却不可避免所产生的嫉妒心。”

        

陆青山缓缓点头。

        

他虽然风头正盛,但实力却是远“配”不上道器。 

        

那些实力胜过他的修士,会不会嫉妒他?又会怎么想?

        

当然,受一些规则、实力影响,以及在他背后的剑宗威慑之下,真正敢对他下手的修士还是在少数。

        

“这些修士即使不会对你下手,但因为嫉妒心理,却总是会有意无意地开始排斥你。”林瑶担忧道。

        

“这些与我无关的他人的想法,我并不会在乎。”陆青山摇了摇头,不以为意。

        

人活在世上,本就不应该去在意那些看轻、仇视你的人想法,而应该是要让喜欢你的人知道,你真的是好样的。

        

“牛羊才成群,狮虎皆独行。”对于这点,林瑶倒是颇为赞同地点了点头。

        

“你倒是相当看得起我。”陆青山笑呵呵道。

        

“你可是我们天机观所评定的最强四境与最强五境,谁又敢看不起你?”林瑶轻笑道:“指不定将来这个最强六境也还是你。”

        

“真正被道器所牵动思绪,想要对你动手的修士,毫无疑问是想要尽早行动的。

        

毕竟你才炼虚就已经拥有这等实力,他们肯定不愿意放你晋升化神再动手,不然届时再想杀你,难度可就大上太多了。“林瑶话锋一转,开始认真分析道。

        

由于元力与灵力的差距,所以化神与炼虚之间,是有一道天堑存在的。

        

她难以想象,在炼虚期就能无视元力这道天堑的陆青山,在跨越过这道门槛,转灵力为元力之后,战力又会提升到何等层次?

        

显然,这个道理也绝非只有她一人明白。

        

所以,在接下来这段陆青山晋升到化神境前的时间,将会是他最为危险的时候。

        

“这正是我求之不得的。”陆青山的目光在这时却是微微炽热起来。

        

剑招,从来是杀人之术,是攻伐之术。

        

他的第二式秘剑,如今正处于瓶颈之中。

        

闭门造车,只会是事倍功半。

        

而搏杀斗战,无疑是秘剑感悟最好的催化剂。

        

在高压之下,人也是最能爆发出自己的潜力。

        

他有种直觉,他的第二式秘剑,极大可能是会在搏杀中完善,领悟。

        

而且就在不久之后。

        

至于风险?

        

剑修何惧危险?

        

再说,他也并不是完全没有任何准备与底牌,就无脑的莽过去。

        

“你们剑修果然是一脉相承的脾性,不是我们其它修士所能理解的。”对于陆青山此言,林瑶无奈地摇了摇头。

        

作为灵修,特别还是修天机灵术的紫薇灵修,趋吉避祸近乎是烙印在她灵魂中的本能。

        

像陆青山这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行为,是她最为避讳,唯恐不及的。

        

………

        

…………

        

西域一偏僻疆域,临近西域地府总部的一处暗地之内。

        

殿门大开。

        

大殿之内有着巨大的雕刻精美的圆桌,许多座位围绕在圆桌周围。

        

每个座位都笼罩在黑雾中,根本看不清。

        

“今日召集大家来,所为何事你们应当都心里有数吧?”郁垒府主问道。

        

“道器。”其它座位上传来阴森的声音。

        

“对,陆青山拥有道器的消息已经传得人尽皆知,而且大概率是真的。”郁垒府主一挥手,黑雾组成一副光影在虚空中变换。

        

正是七域论道上陆青山施展龙雀破法,击败周元的回放。

        

“当年他应当就是凭借道器,才强行破去周元秘法,最终夺魁的。”

        

“这就是道器的神奇与霸道。”

        

“道器之重,诸位应该都明白,若是能获得陆青山手上的道器,我们的实力会增长数倍。”郁垒府主冷声道。

        

“这个陆青山崛起的速度太快了,如果不阻止他的成长,那么将来道器在手的他,绝对会成为人类族群的大能修士。”有人补充道。

        

“的确,整个人族已知的道剑也就三柄,分别在三位剑仙手中,这陆青山手上的道剑,就是那第四柄。”

        

“杀陆青山,不但是夺道器,还是为我们铲除一个人类未来强者。

        

这一次,我们可以在保证我们不暴露的前提下,不计付出的截杀陆青山,势要从他手中夺取道器。”郁垒府主沉声道。

        

“根据情报消息,他现在正位于天机观中,这是我们最好的机会,不然到时鱼入大海,他再隐藏身份,谁能知道他的行踪?”

        

——陆青山前往天机观的时候,并不知晓自己拥有道器的消息正在飞快传播,所以也没有特地隐藏身份,

        

这也导致,他在进入天机观的时候,被一些有心人看在了眼里,摸到了他的行踪。

        

郁垒府主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天机观我们不敢私闯,这可是道宗,引诱他出来痕迹也太过明显。

        

幸好这天机观并不是他的宗门,他迟早是要离开的。”

        

“所以,我们只需守株待兔,盯紧这段时间每一个离开天机观的修士就行了。”

        

“那府主,我们这次如何出动人手去截杀他?这小子气候小成,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另一西域地府修士忧心忡忡道,觉得无比难办。

        

“这个陆青山在道器相助下,拥有顶尖化神修士战力,这点毋庸置疑,要想杀他,第一种办法是派出七境修士。”郁垒府主说道。

        

“他能应付得了化神修士,但绝对不可能对合体修士还有办法。”

        

“只是问题在于,陆青山执掌道器,手上大概率是有剑宗所给的保命底牌,即使是合体修士,运气不好甚至可能被反杀。”

        

“一个合体修士,我们也不是说损失不起。

        

主要是合体修士此等身份,都是大有来头之辈,不可能凭空冒出,与我们有着极多的关联,难以撇清。

        

我们若是出动合体修士,很有可能因此暴露我们的信息。”

        

牺牲几个合体修士不算什么,他们怕的是被顺藤摸瓜,从而导致直接整个老巢都被剿了。

        

毕竟截杀这个行为,显得有些过于明目张胆,首尾是很难处理干净的。

        

“还有一种办法呢?”一地府修士问道,他听出了郁垒府主的言外之意。

        

“此人如此战力,非一两个化神修士所能杀他,我们又不好动用合体修士,质量无法提升,那我们完全是可以增加数量。”

        

“一个化神修士对付不了他,那十个,二十个,三十个呢?”

        

“说到底,他也就是个剑修,肉身孱弱,而且还是炼虚境的剑修。

        

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他三柄本命剑,又能同时应付得了几个化神修士?”郁垒府主胜券在握。

        

在他们的情报中,陆青山的本命剑仍是三柄。

        

“出动索命司吧,这次我们拿一司进行兑子。”

        

郁垒府主无比决绝,声音仿佛在在场地府修士的心灵中响起,“动作要快,我估计着不只我们在打陆青山的主意,其它域地府肯定也是不甘落后,不要被他们抢了先。”

        

“是。”所有人都齐声恭敬应道。

        

…….

        

“杀陆青山,夺道器?”

        

“不惜代价,尽快行动,守株待兔……”

        

人域之中,各个地方都有类似的场景正在上演。

        

当然,最先行动的肯定是各域地府。

        

一些人族修士或者说是邪修们,可能也心怀不轨,但他们的情报信息显然不可能如地府一般灵通,无法迅速摸清陆青山的行踪,还需要一些时间来反应。

        

总之,各域地府都派出了大量人手,奔赴中天域,图谋夺取道器。

        

……..

        

中天域。

        

“只能这么监视着,只要那陆青山一从天机观离开,就定逃不出我的视线。”

        

天机观数千里之外的一道山脉中,一位合体修士默默潜伏。

        

他盘膝而坐,双目紧闭。

        

在他的心神中,出现的却是天机观四周的景象。

        

“府主让我负责监视天机观的情况,只要那陆青山一离开天机观,就立马将消息传给索命司修士,配合他们展开截杀工作……”血翼侯喃喃道。

        

府主不敢轻易动用合体修士参与截杀,但让他在一旁协助却是没有太大问题的。

        

只要不出手暴露自己就行了。

        

一想到陆青山在这短短时间内所取得的可怕成就,血翼侯便忍不住心颤。

        

不过是一个偏僻小州的草根修士,却是最终以十八岁弱冠之龄,金丹修为,逆袭元婴初期的周元,夺得第一届七域论道魁首。

        

随后,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崛起,时至今日,风头无两。

        

实在太不可思议。

        

他感到嫉妒与眼红。

        

“都是道器的原因,我就说,这个陆青山就算再天赋异禀,也不应该有这种逆天崛起速度才对……”

        

“若是我能拥有这柄道器,我应当也有晋升八境的希望吧?若是我能拥有这道器,我又何至于加入地府?”

        

想到这,他的眼睛更红了,凶意更甚。

        

他在默默等待着,等待着陆青山现身,离开天机观。

        

“为了你一个五境修士,如此大动干戈…….”

        

血翼侯是西域地府之修士,他早已猜到,除了他们西域地府,其它域地府也显然是有所行动。

        

至于到时道器花落谁家,那就看谁更狠了。

        

事实也正如他所猜测的这般,各域地府,都得到高层授命,派出相应的人手,来截杀陆青山。

        

而且他们的想法惊人的一致,都是决定以人数优势,堆死陆青山。

        

不过想想也不意外。

        

毕竟各域地府的情况本身就是惊人的相似,就连各自的顾忌都是大差不差的。

        

大家也都不是蠢人,在一番抉择之后,也就同时做出了这个明面上看上去最合理的决定。

        

只是,各域地府都是相互独立的。

        

因为他们本身就分属于不同魔族。

        

比如东域地府归属于兵魔一族,中天域地府则是归属于巨灵一族。

        

八大圣魔族之间隐隐有着敌对关系,关系不是很和睦。

        

主人都是如此了,狗之间的关系又能好到哪里去呢?

        

所以,各域地府一般情况下互不参与对方的行动。

        

而每域地府对于道器又都有着难以想象的贪婪,势在必得,所以都纷纷是派出人手,试图通过截杀陆青山缴获道器。

        

在无意识地默契之下,竟然是形成了如今四面楚歌,十面埋伏的局势,暗中对陆青山虎视眈眈的地府修士不知几何。

        

……

        

山脉起伏的天罗山脉之中,一道剑光破开云雾,从天机观庞大的护宗大阵中穿出。

        

“陆青山,出来了!”

        

“竟然就如此光明正大地出现,是不怕死,还是仍未知道自己拥有道器的消息暴露的事实?”血翼侯有些许疑惑。

        

在他预想中,陆青山应该会是小心翼翼地隐藏身份,变换相貌离开天机观才是,所以他也准备了许多验证身份的手段,却没想一个都没用上。

        

——人家根本没想跟你装,纯属你多虑了。

        

这让暗中观察的地府修士们都感到诧异不已。

        

不过,这并非他们所该关心的事。

        

他们的当务之急是,立即将消息传达给负责截杀行动的地府修士。

        

另一处阴暗之地中。

        

偷偷潜伏许久的西域地府索命司修士,在收到了血翼侯传来的陆青山离宗的消息之后,眼中都是凶光一闪,杀机瞬间达到了极致。

        

“先不急,这里与天机观相距太近,不宜动手,等这陆青山离远一些再说。

        

反正我们的眼线已经盯紧了他,不会丢失他的位置。”负责此次截杀行动,这些地府修士的领头之人黑无这般吩咐道。

        

“不惜出动甚至冒着损失一整个索命司的代价,数十位化神修士,只为对付你一个炼虚修士,你该值得骄傲了,陆青山。”黑无暗暗道。

        

天机观周围多处阴暗之地,类似的情况也在上演。

        

若是仔细一数,会发现类似的群体竟然有整整六个。

        

这些都是地府修士。

        

七域地府,竟然有六家都出动了,目的都是为了截杀陆青山,夺他手中道器!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