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疼忍不了疼不要太深了(狠狠的射)最新章节列表

舒眉听得目瞪口呆。这些话,阿婆往日从未和自己提起过,她一脸不信道:“阿婆,是不是凌励让你来劝我的?”

        

“替他说话?!我只恨不能给他一巴掌,我好好的一个孙女儿,送入宫来竟变成这般模样了……”梁氏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

        

“阿婆,你带我回去,可好?”舒眉抓住了梁氏的手。

        

“不行。”梁氏一把抽出了自己的手。

        

“阿婆?”

        

“你上次和亲北寂前,曾劝你阿爷辞官,你可记得?”

        

“记得。”

        

“你可知他为何不愿辞官?”

        

“阿爷说西境之战让国库巨耗,亟待推行富民强国的新政……”

        

“他乃是觉得愧对南越社稷,愧对凌氏皇族,才不愿辞官避世。”

        

舒眉有些不懂,这与带自己回家,有何关联?

        

见舒眉一脸懵懂,梁氏苦口婆心道:“你阿爷身为南越的臣子,职责就是在前朝事君,辅政兴国;你身为南越的皇妃,职责就是在后宫侍君,稳定君心。如今满朝皆知,你是皇帝心尖尖上的人,你若任性这么走了,依着他往日冷酷无情的性子,不定会作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来……”

        

舒眉沉默无语。

        

“你可知道,你去大理寺一趟,死了多少人?”

        

舒眉摇了摇头。这件事,从头到尾没人在她耳边提及过。

        

“加上凌昭,皇帝他足足处死了十七人!”

        

十七人?!舒眉瞪大了眼睛。天子之怒,流血漂杵,原来是真的!若她早知道那一趟,会死这么多人,她怎么也不会出宫了。

        

“阿眉,你还想走吗?”

        

舒眉愣愣摇了摇头,随即她握住了梁氏的手,“阿婆,可我再也没办法像以往一样待他了。”

        

“你是后妃,本就不该与皇帝卿卿我我、情深意重。你若爱着他,你便会妒忌其他后妃,影响后宫和睦;他若爱着你,你便会成为众矢之的,成为他的弱点……”

        

见舒眉沉默不语,梁氏又道:“后妃为何自称臣妾,乃是君臣之分排在妻妾之亲前。对他,你原本就应该守住本心,敬而远之。”

        

梁氏来过之后,舒眉再未对凌励提出要离开的请求了。

        

只是,她每日郁郁寡欢,常常在窗前一坐就是一两个时辰,也不说话,也不理人,让秋槿等宫人都看得心痛。明明极品的滋补药材一盏盏地送到她面前,可她吃下去却丝毫不见一点起色。她原本就瘦,接连两场大病后,越发瘦得不成人形。

        

凌励看在眼中,痛在心底。他终于觉得,是时候让柏安进宫了。

        

已是初春,永年宫里处处绿痕点染,透出勃勃生机。

        

柏安的到来,让舒眉难得露出了一丝笑颜。

        

趁着天气晴明,柏安陪着她去御花园走了一阵,给她讲北寂国的奇闻异事。听闻柏安归京时,霜降已怀有身孕,舒眉苍白的脸颊上终于绽放了笑容。她一直担心霜降替自己出嫁是代她受罪,如今听闻她在北寂过得很好,终于放下心来。

        

“娘娘尽早养好身子骨,待大妃生产后,臣就带娘娘去北寂探望大妃母子。”

        

“我可以出宫吗?”

        

“当然可以。你是大妃的姐姐,陛下定会准你代表南越去送贺礼。”

        

柏安一直陪她到傍晚,也没有要走的意思,舒眉不禁问道:“宫门要下钥了,你不出宫吗?”

        

“陛下恩准臣可以留在吉庆宫,日日陪伴娘娘。”

        

凌励也曾让柏安陪她去北寂,舒眉未觉有异。她不知道,这一次,柏安为了能留下来陪她,付出了什么代价。

        

“你能留下来陪我,真好。”舒眉开心笑道。

        

能看见舒眉的笑容,对柏安而言,比什么都重要。

        

在柏安的精心料理下,舒眉的身体渐渐好起来了。

        

农桑节那日,舒眉去了御马监,兴致勃勃的骑着吉兆跑了几圈。吉兆自打被凌励送进御马监后,基本上就成了宫中的吉祥物,好吃好喝侍候着,却没人敢骑它,眼见着都肥了一圈了。此番它见了舒眉,撒了蹄子恨不能奔到天上去,可没跑上几圈,就累得呼哧呼哧直喘。

        

“吉兆怎么胖成这样了?”舒眉一脸嫌弃。

        

“以后娘娘每日来骑几圈,它就能瘦下来。”柏安笑道。

        

“好,我每日都来替吉兆减肥。”舒眉满口答应。

        

吉兆骑上了,吉庆宫里的昆虫小宠也养上了。舒眉的状态一日比一日好起来。

        

可惜,她的开心和笑容,凌励只能在秋槿和霍成口中听到。他极想亲眼看看,却只要他出现,她便会敛了笑容,敬而远之地跟他请安问好。他有时也会留在吉庆宫用膳,可只要用膳一结束,她便会说自己困了,请陛下回宫歇息。

        

“柏安,你不能只治穆妃的身体,你也要想法子治好她的心疾啊。”这日晚膳后,凌励又被赶出了吉庆宫,他严肃向柏安提出了这个要求。

        

“陛下,臣正在想法子呢。再过些日子便是花朝节,听闻陛下和娘娘最初是在西溪行宫相识的,不如今年也办一次西溪游春花会,邀请宫眷女客一起帮娘娘散散心,说不定……”

        

“好,就这么定了。我明日便让贤妃牵头安排此事。”柏安的话还没说完,凌励便爽快应了。

        

凌励许久未曾去过衍庆宫,当他亲自将举办游春花会的事吩咐给董月娇时,董月娇喜不自禁。

        

自青羽串联凌昭之事败露后,董月娇得知自己险些连累被废,心底便害怕不已,再不敢与舒眉争宠了。没了青羽挑唆,加上凌娟和小蚕如今也都养在衍庆宫,她每日便安分守己的带着孩子养着猫儿,也算是怡然自处。

        

领了凌励的旨意,董月娇便着手准备起来。南越朝的花朝节由来已久,以往承德帝极喜欢安排大规模的庆典,总是办得热热闹闹的。最近几年,因西境有战事,为节省开支,往往都草草了事。

        

令董月娇记忆最为深刻的,乃是隆和二十六年的西溪游春花会。于是,她专门去了水月行宫,请教当年操办西溪游春花会的徐太妃。居住在水月行宫的众多妃嫔,听闻新帝要举办游春花会,一个个也是兴奋不已,纷纷前来支招。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