扖灰系列章节短篇小说(bl高h)最新章节列表

有些时候,有些话,是不用说出来的。

        

尤其是感情的事情,很多时候,不必用语言去表达,看对方的肢体语言,甚至从眼神当中就可以表达的很是清楚。

        

这若是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子的,并不是轻易就能掩饰的了的。

        

虽然这些人围观的人都是平头老百姓,可感情面前,人人平等,这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经历过的也都知道,可这顾家大小姐看着怎么也不像是喜欢这男人的样子啊。

        

那种不在意,和那种陌生的疏离感,真的是不是装出来的,而是确确实实就是如此。

        

而就这书生,见到顾大小姐真是都要流口水了,看着二人怎么都不像是曾经的恋人啊。

        

但是这感情的事情,到底谁说的明白啊。

        

那书生慢慢的回过味儿来了,这顾千凝对着他眼底的轻视和蔑视,绝对是发自内心的。

        

而他也感受得到这四周群众对他的怀疑了。

        

他在这里闹腾,所仰仗的也不过是周围群众对王府的舆论压制罢了,如果说这些人的心都不向着他了。 

        

他也就没什么戏唱了,这出戏也就彻底结束了。

        

不过他也没想到,顾千凝只是一个姑娘家家的,竟然这般的有魄力,在这种情况底下,还真的敢出来与他对峙。

        

他从未想过能见到顾千凝,因为寻常家的姑娘,若是遇到这样的场景,只怕是躲都躲不及的,早就没脸见人了。

        

可是顾千凝却这般的冷静的与他对峙,还怼的他几乎没有招架的余地了。

        

只是这件事到底是计划了很久了,所以他很快就找到反击的机会了。

        

“千凝,我知道你如今瞧不上我,嫌弃我家境贫寒,其实你嫌贫爱富我也不怪你,如今我早就没有活着的信念了,我到这里来,也不过是在临死之前,想要见你一面罢了。”年轻男子看着顾千凝,仍旧是满脸的爱意。

        

这爱意也几乎是也按藏不住了。

        

顾千凝心中其实怒火冲天,毕竟被人这样污蔑,说不生气也是假的,她如何能不恼火,能不生气呢,她都快要气炸了,可是她知道自己不能表现出任何恼羞成怒的样子来。

        

她如果真的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那才是上了当了。

        

这所有人大约都想看到的就是她恼羞成怒的样子。

        

那这出戏,才更加的有看头了。

        

顾千凝只是微微一笑,带着轻蔑和嘲弄:“对不起,这位公子,我是真的不认得你,我并不知晓你来此的目的,莫非是只为了破坏我的亲事?如果真如你所说,你我之间有私情,你为何要在我出嫁的这一天到王府来闹事呢,你若是心中真有我,为何不私下里来挽回呢?难道你只是想来毁了我的?”顾千凝仍旧冷静的反问道。

        

顾千凝这样不疾不徐,不骄不躁的态度,的确是很让人难以应付。

        

即便和这个计划了这么久,天衣无缝的计划,但是谁也没想到顾千凝竟然这般的难以对付。

        

可顾千凝说的这些话,却句句都是道理。

        

这男子既然是构建痴情男子的戏码。

        

那为何却半点不留情面,非要在这大婚之日来闹事,如果真的是爱到深处,情到深处,连自己的性命都可以不顾了,那为何不去挽回呢?

        

他今日的所作所为,分明就是来毁了顾家大小姐的。

        

难道这其中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惊天大阴谋吗?

        

那男子一怔,显然么想到,他都把话说道这个份儿上了,可这顾家大小姐竟然还是纹丝不乱。

        

还能应付自如,这顾家大小姐到底是何方人物啊。

        

这但凡是个女子,只怕也是也经受不住这样的折磨和摧残啊。

        

为何这顾家大小姐竟然这般刀枪不入呢。

        

看来事到如今,他也只能出杀手锏了。

        

那男子从怀中掏出一个荷包,展现在众人面前。

        

“这荷包是你亲手绣了赠与我的,我一直视若瑰宝,可如今,你把我的一片心意和尊严全都踩在了脚底下,千凝,你为何要带我这般残忍,我对你的心天地可鉴啊!”男子痛苦的嘶吼道。

        

千凝只是看了一眼,这荷包的确是她的,但却不是她亲手绣的,只锦瑟绣的,她用的一应物品,小物件,都是出自锦瑟的手笔,而且也是用惯了。

        

这荷包并不是多么私密的东西,但是锦瑟行事一向小心,应该不会让她的东西流落到外头去啊。

        

可也那面有疏漏的时候,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她记得锦瑟说过,这个荷包,是搬家的时候弄丢的,可见早就有有人计划今天的惊天大阴谋了吧。

        

为的应该就是破坏她和谢景灏的婚礼。

        

这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也真是不好说,可若是今天的事情处理不好,她的名声可就彻底的完了。

        

这谢家退亲的可能性很大,即便是不退亲,谢家勉强要了她,那往后她在谢家也完全没有立足之地了。

        

想到这些,真的觉得很可怕。

        

“一个荷包而已,早就丢了,还不知道你是用什么方式得来的。”顾千凝很是不在意。

        

顾千凝看了一眼旁边的吃瓜群众,淡淡的开口说道:“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多的不平明,对女子总有诸多的猜测跟恶意,今日我大婚之日,这个不知所谓的男人到王府门前大闹,说与我有私情,单凭他的一面之词,你们大概就信了吧,心中总会怀疑,是否我真的不贞不洁,与这男人不清不楚,亦或者是我是否真的嫌贫爱富。”

        

顾千凝铿锵有力,字字珠玑的说道:“因为在你们的心里,事情的真相是什么不重要,你们只愿意相信你们所想的事实,三从四德是女人的事情,三贞九烈也是女人的事情,而男子就可以三妻四妾,男子就可以左拥右抱,而若是出了事情,有了问题,就一定是都是女子的责任,是女子不知羞耻,不贞不洁,男子却没有一点责任和问题。”顾千凝一字一句冷然道。

        

顾千凝的每一句话,都说在了关键之处。

        

这些规矩都在束缚着每个女子,是一道沉重的道德枷锁。

        

杨璨也觉得说的很有道理,因为从古至今都是如此,对女子就是诸多的不公平,哪怕是到了现代,人人都口口声声说男女平等了,可世界上又是真的平等吗?

        

女子不仍旧还是遭受着很多摧残。

        

杨璨最看不惯的就是这个。

        

所以她才要主宰自己的命运。

        

她千辛万苦的要同顾鸿义绝,就是再也不想过那种憋屈的日子。

        

顾千凝的言论也算是非常大胆的了。

        

连杨璨也有些震惊,但是杨璨却表示非常的赞同。

        

可众人却听得不知所谓,有很多人大概是理解不了的吧。

        

“千凝,你说这么多话,不就是想证明我是个骗子,可我的的确确是你的情郎,因为知道,你的左边腰间,有一个月牙形的红色印记,若你我没有亲密关系,我如何会知道你这般私密的事情呢。”男子的声音缓缓响起,却从他口中说出了如此惊天动地的私密事情。

        

此话一出,杨璨的脸色也变了,饶是杨璨在沉稳,也经受不住这样的秘密轰炸啊。

        

并且杨璨也知道,他这话说的是真的。

        

顾千凝是她的女儿,她如何能不知道呢?

        

这顾千凝身上的确是有这样一个胎记,红色月牙形,不是特别大,但是因为顾千凝肤如脂凝,所以特别明显。

        

就在左边腰间,这如此私密的事情,只有最亲密的人才知晓的,连顾轻舟这做哥哥的都不知情。

        

这下,可真是坐实了。

        

若是二人之间没有亲密关系,这样的私密事情又是如何知道的呢?

        

顾千凝也禁不住皱眉,事情真的有些大了。

        

这她腰间有胎记的事情,知道的人没几个,只有身边最亲密的人才知道。

        

也就是她身边贴身服侍的人才知道,因为过去她同家里姐妹关系也不是特别亲密,所以连顾家的姐妹都是不知道的,这男人竟然知道?

        

太可怕了,这到底是什么人要算计她。

        

说实话,到了这一步,顾千凝没有当场羞愤致死,还能淡定全面的考虑事情,也真是相当的不错了。

        

足以证明顾千凝也是真的很厉害了。

        

“怎么,这下你无法抵赖了吧,你还说与我没有私定终身吗?”男子笑着问道。

        

顾千凝却只是皱着眉,没有说话,顾千凝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这开口说话是需要技巧的。

        

一旦说错了就无法挽回了,所以虽然刚刚顾千凝说了很多的话,可每一句话,都是仔细想过的,既然说了,就绝对不会让人抓住话柄的。

        

她此刻不说话,是想要要该如何说,因为现在这个场景,一旦说错了,就再也无法挽回了。

        

“怎么回答不上来了吗?”面对男子的质问,顾千凝多少也是有紧张了。

        

毕竟事情都严重到这个地步了,她还能应对也算是很不错的了。

        

若是换个寻常女子,只怕是早就当场自尽以示清白了。

        

而就在此刻,镇南王府迎亲的队伍也到了。

        

其实谢景灏远远就看到这南安王府被里三层外三层的给围住了。

        

他真的也是有些好奇,不知道这里到底是怎么了?

        

为何这边竟然有这么多人呢?

        

即便是二人要成亲,可也不至于有这么多人围观吧。

        

饶是围观,肯定也是要留一条路出来让他迎亲的吧。

        

可现在这个情况,分明就是出事了。

        

谢景灏红衣烈马,穿过人群,才来到王府门前,却看到一袭红嫁衣的顾千凝,竟然在王府门口,杨璨和顾轻舟都在,他顿时也是唬了一跳啊。

        

这个很明显就是不正常的啊。

        

这新嫁娘哪有跑出来的道理啊。

        

这到底是怎么了?

        

谢景灏皱眉,直接下了马,然后飞奔到了顾千凝面前。

        

当然,这一路跑过来的路上,也听到了几句闲言碎语。

        

毕竟事情被推到了高潮部分,这些人的窃窃私语,也能让谢景灏拼凑一些事实。

        

“千凝,你为何出来了?不是该在里头等着我吗?”谢景灏问道。

        

谢景灏的到来,虽然有些让顾千凝措手不及。

        

可到底顾千凝是相信谢景灏的。

        

“灏哥哥,这里出了一些状况。”顾千凝咬着唇说道,一时间,她还真的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了,这事情,的确是有些复杂,也难以说明白。

        

“恩,你别管了,让我来处理。”谢景灏却丝毫没有任何生气的样子,对着顾千凝说话依旧是和风细雨的。

        

他转过头看着台阶下,大门前站着的陌生男子。

        

几乎是秒杀他的样子了。

        

“你是谁?”谢景灏直接问道。

        

谢景灏身上这股子气势,就足够压人的了。

        

这种迫人的感觉,直逼心尖。

        

让男子有一种不敢直视的感觉。

        

可能是谢景灏的气场太强大了吧。

        

“在下冯征。”男子几乎要下跪了。

        

谢景灏嗤笑一声:“没问你的名字,问你是何人?为何在今日闹事?你可知道,今日是什么日子吗?你难道不怕死?”

        

接二连三的问题,让男子几乎回答不上来了。

        

“我是千凝从前的恋人,千凝为了嫁给你而抛弃了我。”男子说这话时,已经是胆战心惊了,不知道为何,他几乎不敢对视谢景灏的眸光,因为太吓人了。

        

这种感觉真的相当的不好。

        

从头至尾,他虽然看到顾千凝的时候有些失态,虽然也觉得顾千凝有些迫人,可这种从心底里发寒的感觉,在看到谢景灏的时候,就特别的强烈。

        

照理说,他是不该害怕的,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还有什么好怕的呢,可是他却真的十分恐惧眼前的男人。

        

谢景灏听了这话,心中的怒火已经燃烧到可以喷射出火山,把这里的一切都烧成灰烬了。

        

他自然知道这个男人是在胡说八道。

        

“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知道顾千凝左侧腰间有个月牙形的红色胎记。”男子生怕谢景灏不信,连忙再一次说道。

        

他之所以再次提到这件事,不过是为了转移矛盾罢了。

        

因为这件事是他的杀手锏,不管谁听到这件事,大概也都会信了他的话吧。

        

觉得是顾千凝水性杨花,不守妇道,不贞不洁。

        

那他的罪过不就是小一点了吧。

        

他就是利用这男女的优势和劣势攻击顾千凝。

        

“灏哥哥,你听我说。”顾千凝终于有些慌了。

        

这次顾千凝第一次露出慌张的神色来。

        

因为她心里到底是在意谢景灏的,而听到这些话,她真的怕谢景灏会误会。

        

“你先不用解释。”谢景灏摆了摆手,他看着眼前的男人。

        

眼中闪过一抹得意的神色。

        

谢景灏却直接吩咐道:“来人,把这个男人待下去,严刑拷问,留个活口就行,一定要逼问出幕后主使!”谢景灏冷冷道。

        

“是!”谢景灏的护卫应声,便上前去捉拿这男人了。

        

这男子本就是用匕首抵着自己脖子的,随时都会自杀,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杨璨和顾轻舟才不敢轻举妄动,才会让这男子在这里大放厥词的。

        

可谢景灏这样的举动,不是会直接逼死这男人,然后就再也没有机会洗清顾千凝身上的污名了啊。

        

果然,冯征当场就要抹脖子。

        

只是谢景灏的动作更快,直接一枚暗器打了过来,就把匕首给打掉了。

        

冯征一脸错愕,没想到谢景灏出手这么稳准狠,让他连死的机会都没有。

        

谢景灏的人,瞬时一下子就抓住了冯征。

        

而冯征见状,立刻就要咬舌自尽,因为他知道,若是真的落到谢景灏手里,那可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想死都死不了了。

        

可其中一个护卫眼疾手快,一下子就把他的下巴给卸掉了。

        

这一次,可真是求死无门了。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