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局长第二部小说全集(黄色小说阅读)最新章节列表

待蒙雨披了一件外衣,那“兄妹情深”的二人便并肩立于窗前,只见窗外电闪雷鸣,有光劈向远山和深谷,大地一阵惊。

        

看了一阵,蒙雨伸手去够外延的窗叶,秦星亮抢先一步,把两扇窗叶快速而平稳地合上。室内顿时安静不少。

        

她看到用来薰香驱蚊散湿的长身炉里尚有微火,便往上面加了几块木炭,又往喝了几开的熟茶壶里续了水,架到炉子上。

        

二人在炉边的椅子上坐下。她开口问,“做恶梦了吗?”

        

“嗯。”他把梦里的情景对她说了一遍。梦的后半场,他逃离她们,坐在繁华街道的骑楼下乞讨。

        

暮城破。

        

有杀红眼的兵士杀进来。一时间,人如蝼蚁,生活散尽。他拼命地逃跑。能跑到哪去呢?最终他决定向她们的庭院跑。他担心她们。

        

她们背了简易的布包裹,各自牵了一匹马站在庭院门口,似是在等人。

        

看到他跑过来,面上没有冷暖的姑娘挥了挥衣袖,那座精致小巧的庭院竟然消失不见了。

        

冷面姑娘问他,“会骑马吗?”

        

他别的不会,恰巧会骑马,便点头应下。

        

冷面姑娘把手里的马绳递给他,命令道,“跟我们走。”

        

两个女孩共乘一骑跑在前头,他跟在后头,往山上跑去,一口气跑到半山。之后三人弃马,往山巅跑去。

        

等他们站在山顶吹冷风,汗水湿了脊背,纷纷打起了喷嚏。

        

冷面姑娘道,“暮城完了。”

        

整个过程,哀婉姑娘始终紧抿嘴唇,一言不发。

        

他们静静地坐在山巅上,看暮城身陷战火,无能为力……

        

秦星亮后知后觉,在对梦境的追溯中才意识到,原来他们逃到了植兰山,没有山房的植兰山。

        

水沸,壶嘴处白色茗烟升腾,她给他倒了一盏清亮浓红的茶汤,“阿秦,你梦到了失败的我。”

        

那是第二种可能。

        

她修魂失败,暮城像邻近的朝城一样人去楼空,很快变成废墟。

        

阿沈自是对她不离不弃,她们或许会躲在植兰山的深处,了此残生。

        

阿沈会想尽一切办法比她晚死,哪怕就晚几个时辰。

        

阿沈会将她的骨灰带回尘封的庭院,散在那棵桂花树下,这样她就能和他在一起了,从此,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既然这世上没了他,她不要什么来生了。她不要,阿沈也不会要。这世间,便少了三个人的轮回。

        

应该是四个。在这种可能里,老者并没有出现,荆的骨灰和魂识,都还留在庭院的静室中。

        

滚烫的茶水入口,落喉,暖胃。

        

秦星亮轻声道,“这个梦让我非常难过。我急急赶来看你,是害怕梦境已成真。看到你安然无恙,又分外庆幸。这一生,我和你,是相遇,还是重逢?”

        

“是相遇,不是重逢。前世的我,确实与你的曾祖父有过交集,因为玉将军的伞。”

        

她给他续茶,“不必纠结于过往,我们的阿秦没有前世,一直都是一个全新的人啊。”

        

睡意全无。他们坐在黎明前的黑暗里,喝着茶,继续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

        

天亮了,蒙雨欲起身推窗,秦星亮又抢先一步,“我来。”

        

二人又并肩立于窗前看雨,她平静地说道,“冰清说这场雨一旦落下来,未来一月,暮城都会在烟雨之中。”

        

阿秦提议,“那正好,我们可以去江上住几天,只可惜,今年他不在。”

        

暮城之夏,湿热暴雨,学子们有两月暑假,公职人员也有半月假。

        

人们喜欢到江上的双体游舫上去玩,闲住几日,采莲花,吃莲粥,画莲子。

        

读书时,秦星亮数次邀约蓝玉,对方从来都是一口回绝。

        

书院的同龄人几乎每年夏天都去江上,回来后各种得意嘚瑟,搞得好像整个书院就数他俩没见过世面似的,不就是一群人傻呵呵在坐在一艘船上东张西望嘛。

        

但他真的很想跟蓝玉去到游舫上呆几天,就他们两个人,一起看风景,蓝玉画画,他在一旁看着……

        

有次秦星亮急了,气鼓鼓地抛出狠话,“今天不给个说得过去的理由,我就是扛,也要把你扛去。”

        

蓝玉并未将他的气恼放在心上,似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之后似是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你不懂,我在等一个人。”

        

后来他就懂了。

        

等他俩即将年满二十岁的那个夏天,蓝玉牵着刚刚结亲不久的蒙雨的手,临出发了才来他家找他,搞得他措手不及。

        

他原本要为游舫之行准备很多东西的,吃穿用度都要奢华……结果他只来得及带了一身换洗的衣服。

        

就好像他只要慢一步,他们就会毫不留情地丢下他,也可能人家原本就没打算带他去,只是出于礼貌,行前跟他打个招呼,而他竟然厚着脸皮跟着去了。

        

第一次去,虽然一切从简,但因为新鲜好奇,玩得很是尽兴。

        

第二年,才入夏他就做了准备,早早地联系了舫主,以期避过集中出游的人群。等他打点好一切,去邀约蓝玉,他笑着回他一句,“好啊!”

        

这轻松欢快的两字,秦星亮硬是从十二岁等到二十一岁,真是不容易。

        

第一年与众同乐,第二年三人独游,第三年也是……原本以为,每一年都会如此。

        

到了第四年——

        

蒙雨果断回绝了他的提议,“今年不去江上。”

        

这两人拒绝他的态度和神情,简直一模一样。不去就不去罢,他今年也不想去。

        

秦星亮准备回房洗漱,换了身上的睡衣便去大厅吃早饭,结果他才从里面打开房门,便看到一众穿戴整理的乌衣轻骑站在门外的廊上,齐刷刷地朝他看,那没来得及收回的目光被他逮了个正着。

        

“你们……”

        

“我们来等阿雨姑娘一起吃早饭。”离他最近的一名轻骑坦然地答道,其他轻骑纷纷点头附和。

        

真是一群怪人。秦星亮甩甩头,替蒙雨关上房门,这才大步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他才走,轻骑们便开始交头接耳。

        

“看出什么来没有?”

        

“这有什么看不出的,阿雨姑娘跟蓝玉公子是一对儿,这秦公子也喜欢阿雨姑娘,大半夜不睡觉,跑来纠缠,看那样子也没得逞。”

        

“我倒不这么认为。秦公子喜欢蓝玉公子,趁着雨大风急,隔房难以有耳,特意跑来恐吓阿雨姑娘放手。”

        

“依我看啊,蓝玉公子是天上的月亮,秦公子是落地的星辰,阿雨姑娘难以取舍,但我保证,以阿雨姑娘和秦公子的人品,他俩绝对不会越雷池半步。”

        

……

        

蒙雨洗漱完毕,打开房门,看到这熟悉的一幕,她面露极其难得的调皮一笑,对着个头最矮的轻骑说道,“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我们三个人啊,那是相互喜欢!”

        

吃过早饭,那雨丝毫没有停下或变小的意思。

        

出行二月,家就在雨幕数里之外,轻骑们归心似箭,脸上不免现出焦躁。

        

蒙雨冲宋大书招手,“交待下去,回途暴雨,一路上要相互照应,等入了暮城主城,便可自行归去。”

        

一盏茶的工夫之后,众人披了雨篷,纷纷闯入雨幕。

        

暮城的雨具,在暴雨面前,从来都不是为了防止被打湿,而是为了减弱剑雨对身体的冲击力,有效缓解疼痛。

        

马车前后,各有十名轻骑,以二人并列的方式骑行,再也不会像上次那样自己一溜烟跑出去老远,竟连一路负责护卫的调令主人丢了都不知道。

        

沈冰清负责赶马,车内坐着蒙雨和秦星亮。

        

她故意盯着他的脸看,把他看得极不自在,他不敢回视,目光飘忽地扫了几圈车厢,觉得自己很傻,便只能看向她,“蒙雨,你,你想干嘛?”

        

“我想……”她冲他狡黠一笑,抬高声量,“阿沈,你给阿秦看看姻缘。”

        

秦星亮只觉血冲脑门,看姻缘……能看出一个人心里喜欢谁吗?他的秘密是不是保不住了?冰清看透他,会怎么取笑他?

        

沈冰清听到叫唤,对拉车的两匹马施了法,让它们继续跑,自己掀帘进了车厢。看他把双手藏在身后,对他露齿一笑,柔声道,“阿秦,把左手伸出来。”

        

秦星亮不敢不从,趁她还是一副好脾气,乖乖递了左手过去。她仔细研究上面的纹路,对着蒙雨说道,“阿秦手上没有姻缘。”

        

她困惑,怎会没有?又问阿沈,“看清楚了吗?”

        

沈冰清坚定地点头。

        

她没说谎,阿秦这辈子都不可能娶妻生子。掌纹上显示,如果能和意中人喜结连理,必定和乐美满,羡煞旁人;如果得不到意中人,便只有一条路,终身不娶。

        

他既然在姻缘上没有未来,她便许他一个未来。“虽然没有姻缘,但阿秦会有孩子。”

        

沈冰清说着又去看蒙雨右手的掌纹,用一种极其肯定的语气说道,“你和蓝玉会有一个孩子,蓝玉会给他取名,单名一个‘逍’字,将来这个孩子会认阿秦做义父。”

        

“我会有一个名叫‘陈逍’的孩子?”这话是秦星亮问的。

        

不知为何,当冰清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一股暖流温柔地淌过他的心田,蓝玉和蒙雨的孩子,他光是听名字就喜欢,心动。

        

逍儿?陈逍?蒙雨心下念着,双手不自觉地放到腹部,阿沈从不会对她撒谎,这一世,她和蓝玉有未来,成亲以后,他们会有一个孩子,一个就好。

        

看蒙雨陷入沉思,沈冰清向秦星亮递去一个会心的眼神:我帮你藏了秘密。他用眼神回她,谢谢啊!他的眼里盛满了感激,谢她的隐藏,谢她的预言。

        

下午时分,天色昏暗,众人入了暮城,轻骑们四处散去,马车上的三人此时一人牵了一马,站在城边的墨檐下告别。

        

秦星亮策马离开之前,再次问蒙雨,“真的不用我送你回去?”

        

蒙雨摇头,他便往书局的方向奔去,他要先把蓝玉的书稿交给值班编辑,再帮蓝玉去送信。

        

冰清客栈就在城心深巷的末端,沈冰清很快就回到客栈。

        

朱牛牛看到浑身湿透的她,兴奋地叫她“掌柜的”,直接把人拉到浴桶前,帮助她脱衣沐浴,“在阿秦家听到晴雨司的口信,这几天我一起床就烧水等着。”

        

看着朱牛牛忙里忙外的身影,沈冰清只觉自己从爱情里抽身,真正回到世俗的烟火之中。

        

她泡在温暖舒适的热水中,忍不住说道,“牛牛,谢谢你啊!”

        

朱牛牛微微一笑,“掌柜的,谢什么呀,我照顾你是应该的。”

        

沈冰清心道,谢谢你像家人一样陪在我身边。

        

蒙雨和蓝玉的存在,就是她生命中的一场爱情,要随时随地,时时刻刻,全力以赴的那种,是悬空的,盛大的,唯美的,令人不安的。

        

她落地的时候,希望有个人能接住满心欢喜又疲惫不堪的她。

        

沈冰清舒适泡澡的时候,蒙雨在陇端山下拴好了马,开始爬山道回家。

        

即便身在磅礴的大雨中,她也能看得出来,山道上的石阶明显被人凿过,目的是为了不让急急奔走雨中的她因为路滑而摔倒。

        

一个人,不可能完全懂得另一个人,也没必要。

        

每个人都有秘密。秘密是私人的欢喜或痛苦。她有很多疑问,但没有当面向他求证。她问什么,他都会答。

        

她不想破坏他构筑的秘密堡垒。他已经把他的心给她,她要保护好他的自留地,他的私人领地,他的秘密乐园。

        

这一世,这些年,他好像,一直陪在她身边,看着她长大。

        

她看不见他,但她能感觉到他的存在,无时无刻。在拿回记忆之前,她只是困惑。在拿回记忆以后,她便只有坚定。他一直在,她一直在他的注视里。

        

蒙雨爬坡时突发奇想,她决定做一个小小的实验。

        

她不小心摔了一跤,费劲地爬起来,坐在石阶上揉膝盖,表情痛苦……

        

几口茶的工夫,便有农人打扮的大伯出现在雨幕中。

        

大伯来到跟前,像她遇到过的那些朴实的农人那样询问她的伤势,她说膝盖很疼,他便弯下腰来,极其好心地要背她回家。

        

每次,她遇到困难时,总会有人出现,帮助她解决问题。

        

这一次也不例外。她谢过大伯,说膝盖无碍,自己往家的方向走去。她知道,大伯会一路跟随,直接她安全回到家中为止。

        

小院的门虚掩着。家里有人在等她。

        

范宝宝手里捧着一本书,坐在炉灶前,一边看书一边守着一锅热水下的灶火,看她进门,连忙弃书迎上去,“师傅,你回来了!”

        

他双手握住她的一只手,又冲书房的方向激动地喊道,“贝贝,快来啊,师傅回来了。”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