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颖和景程翁熄粗大(女生宿舍系列)最新章节列表

叶亦繁早把自己当成家里人了,笑着道:“我要是过去方便,那就跟你们一起去,省的还得来回拿。”

        

花万江高兴的道:“那感情好,那都过去吃,你们两先说话,我去把院子里的木头收拾一下,咱们就去你四叔那边。”说着出去了。

        

花万江刚出去,花庆毅进来了:“我同学给了两只兔子,正好小繁哥回去时候跟野鸡一起带着。”

        

叶亦繁可是没见外道:“我放假之前还能来一次呢,到时候再拿,不着急。”

        

花庆毅知道花开和叶亦繁的事,所以道:“你们说话,我去帮我爸。”说着出去了。

        

叶亦繁看着花开笑了:“大舅哥人真好。”

        

花开红脸看着叶亦繁:“叫的太早了吧?”

        

叶亦繁伸手摸了摸花开的脑袋瓜:“怎么想反悔?晚了,你生日大,大年初三就满十八了,到时候我就来公开咱们的关系,你高中毕业咱们就订婚,满了二十岁就领结婚证。”

        

花开惊讶的看着叶亦繁:“大哥,你这算计的也太过分了吧?这事不得问我的意见吗?”

        

叶亦繁走到蹲在地上摆弄那些古董的花开面前,弯下腰,食指勾在花开的下巴上,微微的抬起她的头:“小丫头,我就算是绑着你,也得早点让你嫁给我。”

        

花开仰起头看着叶亦繁,对方那种带着侵略性的目光,还有那俊俏的脸庞,性感的嘴唇,妈呀,受不了了,老阿姨的心现在就想扑倒他了。

        

叶亦繁看着眼光有些迷离的花开,他的喉结微动,声音你有些沙哑:“小丫头,快点长大。”

        

花开看着叶亦繁微动的喉结,听着他性感低沉的声音,她矜持不住了,仰起头对着叶亦繁的唇亲了一下,然后害羞的跑出去了。

        

叶亦繁哪想到这丫头这么主动,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木木的站在那笑了。

        

花开出了屋,脸通红,也不知道要干什么。

        

花万江疑惑的看着花开:“怎么把小繁自己扔屋里了?”

        

花开道:“我有点热,出来拿个冰棍吃。”

        

花万江莫名其妙道:“这孩子,想一出是一出的,多拿两个,给小繁吃。”

        

花开应下,去拿了冻在仓房的冰棍,又进屋了,

        

进屋花开有点不好意思看叶亦繁了,主要是刚才她想的有点出格了,甚至都开始幻想某人的腹肌了。

        

叶亦繁自然不知道花开心里想的这些,还以为小丫头就是亲亲害羞了。

        

没一会,花庆阳回来喊他们去四叔家吃饭,大家也都过去了。

        

花重之哪想到叶亦繁也来了,还来吃饭,激动地总想坐起来。

        

叶亦繁陪着花重之说了不少话,反正今个他也不会市里了,所以他们吃完饭,又在这待了好一阵才回去。

        

第二天早上叶亦繁回市里了,说腊月二十七晚上过来,二十八回市里。

        

花开听着叶亦繁的话,皱眉看着他:“你不嫌我们家地方小还冷么?这么喜欢来住?”

        

花万江一直觉得叶亦繁是因为原生家庭的不幸福,所以喜欢来自己家的。

        

见花开这么说,他瞪了一眼花开:“你这孩子说什么呢?小繁愿意来是不嫌弃咱们这条件不好,你别乱说话。”

        

叶亦繁很是配合的对着花万江道:“叔,我总来是不是太不把自己当外人了?”

        

花万江赶紧道:“本来就是自己家人,想来就来,别听开开那孩子话,你见天来我们才高兴呢。”

        

叶亦繁带着显摆的看着花开:“大家都喜欢我来。”

        

花开看着某人幼稚的样子,笑了:“我也喜欢你来,行了吧?”

        

叶亦繁很满意的点头:“嗯,那我走了,不用送,过两天我还来呢。”

        

花开无奈的看着叶亦繁:“路上开车小心点。”

        

叶亦繁上车之后跟大家摆摆手,开车回市里去了。

        

看着叶亦繁走了,花开自己笑了,这个家伙其实挺有意思的。

        

送走了叶亦繁,花开和花庆毅又开始去收购古董了。

        

又是中午才回来了,今个一百块钱都没挡住,多亏之前叶亦繁给自己那些钱,要不然没钱收了。

        

下午花开跟着古兰燕去四叔花万海家做饭去,刚要炒菜,外边传来了吵杂声。

        

花开出去一看,是郑淑珍回来了,本来说明天回来,估计也是年下了,在医院待不住了。

        

三叔花万湖没来,就二叔花万河和四叔花万海,还有四婶赵秀芝三个人。

        

这几天他们轮着在医院,然后都在花万湖家吃住的。

        

这时候四叔花万海背着郑淑珍进院子了,赵秀芝在后边拿着东西,花万河说在外好几天了,得回家看看,就没进来,直接回家了。

        

进了屋,花万海把郑淑珍放在了炕上,人也都进屋了。

        

郑淑珍此时嘴歪眼斜的,左边的手佝偻在身前,左腿也是不好使,这时候说话都费尽,说不清楚,医生说怎么也得恢复个几个月,能凑合走路说话,不可能回到从前了。

        

她心里难受,自己现在这样了,心里怎么能好受。

        

本来就难受,看见花开和古兰燕,她不光生气,还委屈了,因为这不是擎等着被他们笑话么?

        

可是她也知道这两天都是花开和古兰燕伺候的老爷子,她说不出来,但是能听见,她没少听四儿子和儿媳妇小声说家里都是大哥照顾什么的。

        

她不想承认花万江家的好,可是现实就是这么的打脸,她想要赶走花开和古兰燕,可是想到二儿子对花重之的不孝顺,还有伺候自己的敷衍,她忽然的不敢去得罪花开他们家了。

        

可是越想心里越难受,想着想着,就哭了。

        

花重之赶紧劝慰她:“你别哭啊,这都这样了,咱们就得受着,我过两个月就能下炕了,到时候不会连累孩子太多的。”

        

郑淑珍一想到连累孩子,一想到老四两口子的辛苦,也是不忍,这哭的停不下来了。

        

她这越是哭,花重之他们越是劝说,越劝说,郑淑珍的心里越难受,哭的越厉害。

        

边哭边不清楚的道:“孩子……受累……”

        

花开听着郑淑珍的话,不得不承认,郑淑珍对他自己生的孩子还真的是心疼,但是心思不正的人,反正不会有好报。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