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探约出来就能开炮么(男女**啪)最新章节列表

巡检司常规武卒仅一百二十人,正副都头两人、节级六人,此外还有十二名十将,这些都是士臣完全瞧不上眼的低级武职,任之者都是粗鄙不堪的武夫。

        

然而在桐柏山,这些却是成千上万底层青年抢破头都要争一争的大出路。

        

桐柏山尚武成风,然而底层平民出头太难。

        

虽说这些低级武吏,乃至最普通的武卒都主要来自宗族,不可避免受到宗族的控制,却又不得不说巡检司百余武卒,都是桐柏山里十里选一、乃至千百人选一的精锐所在。

        

徐武江、徐心庵、徐四虎是代表徐氏的后起之秀;唐盘、唐夏、唐青则代表唐氏的后起之秀;却是唐天德担任副都头多年以来,日渐沉溺于酒色,脚拳刀弓荒废下来。

        

看徐怀当街斩杀老鸦潭三贼,唐天德、晋龙泉等人稳如老狗,但唐盘等年轻气盛的节级、十将们,还是很受刺激的。

        

之前各家都没有从街市撤出去,对各家在巡检司的武卒或直接或间接都有联系,暗中控制,唐盘等人被摁住不能出头。

        

昨日淮源与外围的联系事实上被切断,唐盘这些年轻的节级、十将们,看到徐怀带着十数泼皮,就能耀武扬威的缴获匪兵首级,就更沉不住气了。

        

唐盘在进巡检司之前,曾在悦红楼当过两年护院,看着田燕燕从不起眼的馆阁服侍丫鬟蜕变得明艳诱人,最后被当作柳琼儿的接班人培养。

        

虽说他心里一直以来并没有奢望能去改变田燕燕的命运,但徐怀昨日如此粗鲁的对待田燕燕,却是真将他激怒了,心里更恨昨日他怎么就没能及时赶到出手将田燕燕救下。

        

出街市后,徐怀慢悠悠的在三队之间策马前行,唐盘却带一张弓、一杆长枪、一只圆盾、一把挎刀,便径直策马驰往远处寻猎贼兵。

        

游弋于鹰子嘴与街市之间坡地上的贼骑,大半都是歇马山残剩下来的悍匪,他们主要还是盯着徐怀这个莽起来叫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的憨头。

        

对轻骑独进的唐盘,他们还是心存轻视。

        

看到他逼近过来,贼众也只分出四骑包抄,想将唐盘逼退回去。

        

他们都没有指望在双方尝试着接触之际,就能有斩获,也不认为淮源能有几个徐怀这样的莽货。

        

他们却不想唐盘被徐怀激得一口气堵在胸口泄不去,发恨要叫那憨货刮目相看,孤骑独进却不肯轻易退回。

        

看到四骑进逼过来,唐盘在崎岖的坡地上兜着圈子,待看到这四骑与大队的贼寇马兵拉开距离,骤然间调转马首,从侧翼往四骑反抄过来。

        

唐盘迫切想要有所斩获扬威,抽鞭打马,在开阔的草坡地上以弧形路线,快速绕到四骑的左侧,便将长枪夹于腋下反杀过去。

        

这样也能确保接战之时,他只需要面对最左侧的那名贼兵,而不是直接陷入那四名马兵的围杀之中。

        

唐盘的悍勇也叫贼寇大吃一惊,最左侧那贼不敢去挡他攒刺过来的长枪,双腿夹紧马腹,驱马快速前窜,躲闪过去,却将他右侧后之人毫无防备的暴露出来。

        

就见唐盘一枪攒刺去势疾如电闪,被拨刀格挡,枪刃也仅偏离稍许,从那贼左肩贯穿过去。

        

后面两贼骑术极精,在崎岖的草坡地里调整马匹冲刺方向极快,看到同伴被刺穿左肩,吼叫着微微拨转马头,又照唐盘当面抄杀过来。

        

武将于战场之上冲锋陷阵,最基本的原则与战术并无本质的区别,都是要尽一切可能避免陷入以少打多的劣局。

        

此谓双拳难抵四掌也。

        

唐盘多强的身手,也不敢同时去抵挡两柄长刀的快攻,他没有时间抽回长枪,只能弃枪拔刀,拽动缰绳,将跨下战马往左侧强拉,险险避开挥砍过来的一刀,也让自己始终只面对一名强敌,而另一强敌隔在外围。

        

唐盘出手也是极快,错身而过时,抬刀便往抵近到身侧不足三尺的贼兵腰腋处捅去。

        

然而这贼兵身穿厚甲,刀尖刺入二三寸,唐盘手里便感到涩重,刀尖再难刺入。

        

那贼也甚是悍勇,之前长刀还从上往下斜砍,但叫唐盘避过去,刀势未老便生生滞住,反向横斩过来。

        

唐盘也是吓了一跳,他自视甚高,以为军寨之中,除了徐武江,没有谁能落在他眼里,却不想随随便便一名贼人,身手就不在他之下。

        

唐盘被迫收刀格挡,两人几乎是面对着面,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对攻十数刀,才因为两马相反方向跑动而拉开距离。

        

这时候左肩被长枪洞穿的那贼已坠下马去,发狠将长枪从左肩拔出,就往外翻滚逃走,以免受伤之后还要受到马蹄践踏。

        

剩下三贼这时候却也调整好方位,恰好从三个方向截断住唐盘往外突围的通道;三贼满脸横肉狞笑着,似乎唐盘已成他们的猎物。

        

唐盘这时候惊醒过来,后悔太过托大已来不及,犹豫着是要借跨下良马冲出包围圈,还是弃马,借地形以及身手的灵活突围,便听“嗖”然一声风响,唐盘都没有注意到发生什么事情,就见挡住他往土路方向突围的那贼人身子猛然一怔。

        

唐盘下一刻才看清楚一支青黑色箭簇从那贼脖子里穿出来,那贼人这时在马背上微微一晃,就一头往旁边栽倒去。

        

唐盘震惊地朝两百四五十步开外的徐怀看去时,而正欲从左首夹攻唐盘的那名贼人,这一刻也为徐怀超远攒射惊住。

        

不待这贼反应,一支羽箭已夺他面门而来,唐盘眼神转过来,就看到箭簇从这贼的脑后穿出,看着他从马背上栽倒下来。

        

最后一贼身手最强,却再不敢在射程之内滞留,远远看到徐怀手里还捏着两支箭,来不及摘盾抵挡,直接将身体缩藏到马背的另一侧,就往后方打马逃去。

        

“姓唐的,将两颗首级割回来,省得我跑一趟!”徐怀拿着两支羽箭挥动,叫唐盘不要忘了将两颗首级割回来。

        

这么远的射距,两箭都直夺强贼脖梗、面门要害,而不偏离分毫?

        

更关键,这么强的硬弓,这憨还能做到连珠开弓?

        

唐盘愣怔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见贼敌受到惊扰,没人敢逼迫过来,遂下马将两颗首级割下,又将一匹战马、两柄利刃以及他自己的长枪捡回来,才策马往回赶。

        

“王相公说应乘贼不备,用此弓袭杀贼酋,却不想为救你这个蠢货浪费一次机会。”徐怀见唐盘回来,一脸嫌弃的抱怨道。

        

唐盘满脸臊红,气得心肺儿颤,却不得不承认徐怀说的有理。

        

徐怀气力大到能用贯月弓连珠开弦,还有如此神乎其神的箭术,真要将一名贼酋没有防备的引入射距之内,袭杀并非难以想象的事情,而徐怀却又为救他脱困,提前暴露这手箭术。

        

“盘哥儿你真是的,没有能耐,却偏逞能,看徐爷为了救你,却把别的贼人吓走了呀!我等今日拿什么去换赏钱?”诸多泼皮被殷鹏弹压住,不得随意走动,但这时候也大声抱怨起来。

        

唐盘更是羞愧难当。

        

仲和一并叫徐怀瞧不起,与唐盘却是同病相怜,走过来待要安排唐盘几句,徐怀瞪眼骂道:“你瞧我是蠢货,你离队而出,在军阵之中又有几分聪明?给我滚回去!”

        

仲和不服气的瞪向徐怀,诸泼皮又呱噪起来:“仲家的小白脸瞪什么瞪,比眼大啊!有种去猎两颗贼人头颅来!没种就快滚回去,莫要叫你家徐爷爷治你一个擅离职守的罪!”

        

“啰嗦个屁,这颗头颅送给你们换酒肉!”徐怀将唐盘放脚边的一颗头颅,朝诸泼皮那边踢过去,“还有什么屁话屎话,都给爷朝潘成虎那边喷去,扯起来嗓子,叫潘成虎不要缩婆娘裤裆里!”

        

“多谢徐爷啦!”诸泼皮也不客套,当即将一颗头颅收下来,着一人拿长矛将头颅高挑起来,朝鹰子嘴方向大喊起来,“潘成虎,我家徐爷喊你来战,莫要吓得缩回婆娘裤裆里!你家婆娘裤裆骚又臭……”

        

这些泼皮脚拳棍棒稀疏平常,但当街叫骂却有着叫黄花姑娘闻之受孕的功力。

        

潘成虎听这些人在大道上淫|言诲语齐骂开,比他们还他娘像强贼,顿时气得一佛升天、二佛灭世,强忍住胸臆间的怒火,带着人手往鹰子嘴这边撤回来,下马走到陈子箫、郑恢等人跟前,抱怨的说道:“贼他娘,邓珪这是用这莽货钓我的鱼!气杀我也!”

        

陈子箫、郑恢、董其锋等人也为刚才所目睹的一幕暗暗心惊,皆想:郭曹龄莫非是夜叉狐遣这莽货所杀?

        

郑恢、董其锋当然识得郭曹龄曾视为宝器的那张贯月弓,应是邓珪那货将弓交给这憨头使用,真是气煞人也。

        

这张贯月弓,军伍之中挑那些有近三百斤臂力的壮力之卒都能拉开,但关键贯注浑身气力拉出满弦又有何用?

        

开弓射箭,开弦是基础,但要保证精准,两臂还要足够的稳定。

        

这样的强弓绝对不多见,非大匠级人物不能制,董其锋他们却也有机会接触过,知道箭术高超之人,也非要有五六百斤气力才能做到用这样的强弓稳定射箭。

        

而要做到用大架开弓法连珠射击,所需要的气力更为惊人。

        

从郭曹龄遇刺之后忤作查看的伤情看,刺客必是骨健且坚、气力绝强之人。

        

拥有这样的气力,放眼河西诸军,可能就十数二十人而已。

        

他们实难想象桐柏山这么小的旮旯窝里,还有第二个身手如此强横之人。

        

要说卢雄年轻时身手也绝对强横,或许不比眼前的莽货稍差,但他此时都五十好几了,筋骨早已过巅峰期。

        

卢雄或许技击经验更为丰富,但要说正面硬对硬的强攻,董其锋都有信心能力敌卢雄,很显然还是要略差眼前这莽货一筹。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