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把屄张开让男生捅(逢青含肉txt)最新章节列表

大礼堂中,那是一片嘈杂。

        

历史大师兄整个脑瓜都是嗡嗡直响,感觉像是被雷劈了一样。

        

他完全没有想到,陈通竟然证明了权威绝对会错!

        

而且你还没有办法反驳。

        

因为这就是现在的社会现状,你随便刷一刷短视频,这种事情还少见吗?

        

不光是房价,以前还有火车票,那还有年轻人该不该躺平,还有人觉得内卷对年轻人好呢!

        

各种争议的背后,那就占着很多权威人士。

        

那肯定要分成两大阵营,各自支持自己的学术观点,一个观点对着,那另一个观点肯定错了。

        

因为他们的观点就是截然相反的。

        

这根本没有两种都对的情况。

        

这是个小学生都明白。

        

你特么的还是个人?

        

这你都能想得到?

        

而此刻,一阵爽朗的大笑从门外传出,那是几个教授们联袂而来,苍老而洪亮的声音压过了所有学子的声音。

        

“好好好!”

        

“我们这些老头子今天终于见识到了什么叫做人才!”

        

“这一针见血的指出问题,这一剑封喉的处理掉对方的质问。”

        

“真是让人赏心悦目!”

        

“小子,有没有兴趣报老头子的博士呢?我可以给你预留一个名额!”

        

“直接保送!”

        

当时就有教授来抢人了。

        

陈通想也没想,就问了一句:“这一位老师是什么专业呢?

        

苍老的声音笑道:

        

“咱这个专业太好了,干啥都行,哲学!”

        

“怎么样?”

        

“有兴趣没?”

        

那老师笑眯眯的道。

        

陈通是一头黑线!

        

得了吧,这可是传说中的天坑专业,你这比我历史系还坑啊!

        

我在这个大坑还没起来呢,我又跳到你那个坑,我这辈子就别毕业了。

        

而且哲学的问题更加无法量化,那争论起来才能把人脑子打成狗脑子。

        

就我这身手,我真怕把你们这帮老头子都干趴下!

        

我要是说急眼了,那可真是六亲不认!

        

这位哲学系的教授看到陈通没有任何兴趣,他不由得叹了口气,

        

现在的学生啊,怎么就喜欢找可以赚钱的专业呢?

        

一点精神追求都没有!

        

哲学才是百科之祖!

        

你研究啥的到最后不都得归到哲学领域吗?

        

就那些理科的大拿,到最后竟然都研究起哲学来,这才叫做万流归宗!

        

不过这位哲学教授显然没有放弃,他决定对陈通重点关注,一定要把他挖过来。

        

这以后带着他去气气自己的老对手,那一定可以把他们气头气出脑溢血。

        

想想那个画面,这位哲学教授就不由得乐了,我说不过你,我学生可以说死你啊!

        

我让你充分感觉到什么叫做,用嘴杀人!

        

他随即看向了历史大师兄,用威严的语气道:

        

“谁教给你,让你用春秋笔法截取其他教授的科研成果呢?”

        

“你既然用了,那你起码也要融会贯通吧,别人提出疑问,你最少得解释解释吧!”

        

“你不但不解释,反而断章取义,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呢?”

        

“你就是这样尊师重道的吗?”

        

“现在陈通已经给你证明了权威也是会犯错,而且肯定会错!”

        

“那么现在,你给大家说一说你自己错了没?”

        

“你说商纣王是个昏君,你的数据呢?你的论证逻辑呢?你的推导过程呢?”

        

“你就摆出一个观点,你这是想用身份压死人吗?”

        

“我真是怕死了!”

        

“来来来,你有本事去把你的老师给我找过来,你让他当面给我说,商纣王是个暴君!”

        

“我一定会找历史系的老家伙们,好好给你们辩一辩这个事情!”

        

“你真以为这是一个历史界的共识吗?”

        

“它是存在很大争议的!”

        

“你把争议的事情当成了共识,谁给你的胆子?让你在这里胡说八道!”

        

这位哲学老师一拍桌子,那就跟训孙子一样,他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一瓶子不满半瓶子咣当的人。

        

任何一种观点,那都有着严密的论证逻辑。

        

你说的有理我可以相信。

        

但你要说你是专家,你说出的话我就得承认,那凭啥呢?

        

他们看别的学科的论文,他们看别的学科的学术报告,那也是要带着自己的观点去看,那也是要看他是否有论证错误。

        

不能因为他是专家,我就得信他!

        

专家如果都没错,那任何学科都不可能进步!

        

所有的进步都是建立在否定和质疑上面。

        

历史大师兄被清北大学的教授问的是哑口无言,他能找人家教授吗?

        

人家教授认得他是谁?

        

不过就是看了人家的书,看完没看完都是两说呢,直接拿一章就钞!

        

抄完就说别人是错的,他是对的。

        

这敢跟人家当面辩论吗?

        

人家教授不喷他一脸,你连我的书都没看完,你就有脸拿我的书去跟别人辩论了?

        

我的学生都不敢这么干呀!

        

我必须得让他写作业,我让他写到怀疑人生!

        

你这学问还没学好呢,你就出去得瑟了,你这是丢的谁的人呢?

        

历史大师兄的冷汗直流,白色的衬衫直接都沾到了身上黏黏腻腻十分难受。

        

在真正的大拿面前,就算人家不是历史系的,那他也不敢得瑟。

        

他可不敢在这种人面前耍无赖。

        

…………

        

聊天群中,人皇帝辛舒坦极了。

        

反神先锋:

        

“太爽了!”

        

“就该这么收拾他们。”

        

“整天砸出历史资料,拿出一本什么所谓的商代史,就想来黑我吗?”

        

“你把人家商代史看完了没?”

        

“就算看完了,你听过别的专家教授的观点没?”

        

“你知道人家的推导过程不?”

        

“你综合分析过所有的观点没?”

        

“你就认为这是历史的共识了?”

        

“真是可笑!”

        

……………………

        

朱温挠挠头。

        

不良人:

        

“这家伙,不就是典型的坐井观天吗?”

        

“只看一本书,就觉得了解了宇宙的真相?”

        

“我的天哪,这是谁给他的自信?”

        

“这本书,难道是天书吗?”

        

“就是写商代史的作者,都不敢说自己才是唯一正确的吧!”

        

“他都不敢说别人的论断一定是错的吧!”

        

“我寻思着,什么叫做争议呢?”

        

“那肯定是分成了两大阵营,那后面肯定都是有学者在支持的。”

        

“这就跟打仗一样,到底该防守还是该进攻,武将们就会分成两大阵营,那争得是面红耳赤!”

        

“可到底谁错了吗?”

        

“那得要战争打过以后才知道!”

        

“历史就更加复杂了,谁都不能够知道历史的真相,谁都不可能穿越到以前,还有更多没有出土的证据。”

        

“你就能证明那些未出土的证据,它就不能够完全推翻你的观点吗?”

        

“啥时候历史成了一言堂?”

        

“你是穿越回古代的吗?”

        

“你是亲身经历这一切吗?”

        

“你活了1万年吗?”

        

“你就这么肯定自己一定是对的?”

        

“你就容不下别人的观点?”

        

“你就要用这个来装逼,就要去否定一切,你不觉得自己才是那个最大的笑话吗?”

        

………………

        

陈通看历史大师兄不说话,直接质问道:

        

“不是你自己要标榜自己是绝对正确的吗?”

        

“来来来,赶紧来证明啊!”

        

“你不是要用专家权威来压人吗?”

        

“我都给你证明了专家权威绝对会犯错!”

        

“你继续逼逼呀!”

        

“怎么哑巴了?”

        

陈通那是咄咄相逼,有些人太自以为是了,觉得自己学了个历史,那好像他就代表了历史真相一样!

        

岂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有些人的本来专业就不是数学专业,人家学的是物理,但人家的数学功底还可以碾压你,比如说牛顿!

        

天才的世界,普通人懂吗?

        

陈通觉得自己就是天才,这需要谦虚吗?

        

不需要!

        

我可以解决别人无法解决的问题,我可以提出别人想不到的理论,我可以用另一个角度去阐释世界。

        

我可以用它来赚钱,我可以用它来聊天吹牛,我可以用它来颠覆理论,我凭什么不能够当这个天才呢?

        

身为少年郎,当怀凌云志。

        

锐气荡九霄,不枉生此世。

        

手持真理剑,笑傲人世间。

        

白衣傲王侯,我命不由天!

        

历史大师兄被陈通这种气势逼迫,又被人家问的是哑口无言。

        

他不过就是一个知识的搬运工,甚至还是那种偷工减料的搬运工。

        

更别说要进行知识的整合和归纳,形成自己的体系,这根本就是能力范围以内以外的事。

        

现在要让他直面陈通这种杠帝,他只感觉到所学到的所有知识都没有用武之地。

        

所以历史大师兄此刻扭头就走。

        

可是却被众人给拦住了,学生们可不想这么放过他。

        

“别走呀!我还等着你把陈通喷的生活不能自理呢。”

        

“你怎么就这么认怂呢?”

        

“你不是吹自己要进行历史科普吗?你不是说自己是历史类博主吗?”

        

“你的身份简历上写着,你还是历史学霸呢!”

        

“当初你入学的时候,那可是有好几个教授要争着抢着保送你进他们的硕士呢!”

        

“不就是因为你发表了一篇震惊所有教授的论文吗!”

        

“据说那篇论文那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我们就奇了怪了,这历史系老师是有多么的浅薄呢?”

        

“能被一个连考古都不太明白的人,甚至连考古资料都没有的人,随便写的一篇论文给震惊了?”

        

“这小说都不敢这么写呀!”

        

“你连逻辑都是崩的啊。”

        

“历史学的研究,那需要大量的历史资料,那需要大量的历史数据,你这些东西都没有,你这个论文的含金量又在哪里呢?”

        

“你以为这是数学呢,人家直接解开了世界猜想!”

        

“历史这种学问,那要的可是数据的归纳和整理,那要的是海量的考古研究证明。”

        

“人家写历史文,不的先给主角开个挂吗?”

        

“遇事不决,就开系统!”

        

“解释不通,机械降神。”

        

清北大学的学子们咄咄相逼,他们最喜闻乐见的就是学术打假!

        

此刻怎么可能放过历史大师兄呢?

        

“今天必须要把事情说明白。”

        

“你不是说人家都是营销号吗?你不是自吹自己才是权威,才是唯一正解吗?”

        

“你唯一在哪里?”

        

“你连自己说的话都解释不明白,就这还去科普历史?”

        

“就这还说自己为了历史情怀要寻求正义,不为赚钱。”

        

“咱就必须成全你!”

        

历史系的学生都是脸色不善。

        

你这就是给他们增加论文难度,难道他们写出了跟权威不一样的观点,全都是错的?

        

这么说的话,他们连毕业都不行了?

        

要不然,他们就就要去抄袭论文?

        

历史大师兄被人怼得是哑口无言,他的嘴唇都气得哆嗦了,他就没有想到,这些人竟然这么难骗?

        

之前随便忽悠一下,那家人们都立刻鼓掌,这氛围不对呀!

        

怎么现在的傻子都变聪明了?

        

这骗子行业也要提高竞争门槛了吗?

        

这内卷的也太过分了!

        

………………

        

聊天群中,朱棣那是哈哈大笑,感觉这一幕太熟悉了。

        

诛你十族:

        

“怪不得陈通老是说,我爹洪武大帝感觉像是穿越的。”

        

“不是跟你们吹,就这帮大学生的所作所为,那跟我们大明世子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那真能揪着你的脖子把你拉到家门口,直接给你当场论战,非得争个对错输赢!”

        

“所以,不要吹什么西方文明,我们炎黄发明大学学分的时候,西方有大学吗?”

        

…………

        

这一下大家都来了兴趣,看着这些学子感到莫名亲切。

        

这这才是炎黄的未来!

        

他们可以为了正义,他们可以为了学术仗义执言。

        

他们还没有遭受到社会的毒打和摧残,仍然保持着少年人的心性和追求,仍然保持着心中的那份热血和激情。

        

这让他们不得不想起了一句话。

        

美哉我少年中国,与天不老。

        

壮哉我中国少年,与国无疆!

        

此刻的崇祯满眼都是羡慕。

        

自挂东南枝:

        

“可是到了我这里,东林党把持了所有的学术争论,他们就是一言堂!”

        

“再也看不到学子眼中热血激昂的情绪。”

        

“我只看到了一个个卑躬屈膝,为权贵屈眉折腰的行尸走肉。”

        

“怪不得陈通这么反对学阀,原来学阀就是为了压制学术自由,不允许别人提出反对意见。”

        

“这样学术怎么可能进步呢?”

        

……………………

        

此刻的历史大师兄大声的叫嚷:

        

“你们想干什么?你们想打人吗?清北大学的师生和老师打人了,打人了!”

        

“我要曝光你们!”

        

这些学生和老师们一头黑线。

        

这是开始耍无赖了?

        

他们看了看陈通,想要询问陈通的解决方法。

        

就这么放走这个家伙,他们都觉得不解恨。

        

陈通眼睛一转,想到了一个非常好的主意。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