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写黄文看了让人湿的小说(温柔以待H)最新章节列表

在有了方法方向,明确了目标之后,七星的定位对三人来说并不困难。

        

即便这里情况复杂多遍,他们也有条不紊的确定了北斗七星各自的位置。

        

夜观北斗星,天枢璇玑权。玉衡与开阳,摇光七星连。

        

江宪站在天璇的方位,心中默念着七星运转的口诀,眼中满是从容。这一刻,山腹之中,机关运转变化,道路升降挪移,全都变得有迹可循。

        

他当先迈步,一路行进,凭借着油脂和方位的辨认,成功穿过连绵的道路,看到一扇紧闭的石门。

        

北极星位,就在这条路的前方。

        

江宪跨步上前,伸手推动这沉重的石门。

        

吱吱嘎嘎的摩擦声响逐渐的响起,大门缓缓打开,随着“砰”的一声响,眼前豁然开朗。

        

原本黑暗的前路中,两侧突然各有一盏碧色光芒亮起。随后,第二盏、第三盏、第四盏……那两侧的位置在几个呼吸之间联成了一条碧绿的线条。

        

森森碧火闪烁,仿佛是一条通往幽冥的道路。

        

呼…… 

        

一股阴风凭地而起,让江宪三人都感觉周身一冷,前方碧色火焰摇曳出鬼魅的阴影,声声呜咽盘旋环绕,刺耳的摩擦声在周围连绵响起,似乎有无数阴魂游荡此间。

        

三人浑身寒毛乍起,黑伞、黑刀、短剑瞬间在手,想要迈出的脚步也随之停顿,警惕的看着四周。

        

片刻之后,无事发生。

        

只有前方碧火依旧摇曳。

        

江宪舒了口气,小心的走出大门。

        

脚下,是一条足有数十米之宽的青石大道,蜿蜒而出,连通数百米外。道路边缘的位置,一个个雕刻着奇异图像的石柱上整齐排列,都摆着一个石碗。

        

石碗上,碧火摇曳,阴影晃动。

        

而在道路外十米,是两面遍布孔洞的岩壁。

        

“几十米宽的路,古代大道都少见吧?”赊刀人跟了出来,目光看向左右。这里的石柱花纹带着一股粗犷狂野的风格,他走到一根石柱前,正要仔细观看,眼神突然一凝。

        

这根石柱的侧面,有着一道很明显的焦黑痕迹,足足深入半寸。

        

而且不止这里……

        

他目光转动,在这周围一米开外,地面上,石柱上,每隔一段距离便会有这种痕迹。像是被烈火瞬间炙烤,并被雷霆劈中。但是在这地下,又哪来的雷劈火烤?

        

又或者……是什么特殊的存在造成的?

        

“这是……雷法!?”

        

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赊刀人立刻回头,眼中带着惊疑:“江先生,你说这是雷法的痕迹?难道是道门嫡传的那种雷法?”

        

“没错。”江宪点了点头,目光落在地面和石柱上:“雷法的痕迹和正常的爆炸不同,焦痕看起来像是普通火烤和雷劈,但要更深,更浓一些。”

        

“光是看这些青石和石柱上磨损氧化的痕迹,这些焦痕少说是七八百年前留下的……”他手指触碰上去,眼神微微一凝:“从深浅与方位上看……有着一部分天师府的风格。”

        

“天师府?”赊刀人神色一动:“你是说,这是天师府高手留下的?”

        

“不对……”江宪摇了摇头,眉头不由的皱起:“虽然有着天师府的部分风格,但还是存在差异。”

        

“如果是天师府的五雷正法,雷法产生的痕迹会练成一片,而这里……”

        

他眼神看向周围:“太分散了,更像是……”

        

“更像是茅山的五雷火。”林若雪接口,弯腰查看那些痕迹:“天师府的雷法大气,破坏强,范围更广,但门槛也要更高。茅山的雷法,追求的是更加的精确,一个雷法甚至都打不出一个核桃大小的痕迹。”

        

“但同样,茅山的雷法更好学一些,练习制作的花费更少。”

        

“这些痕迹,包括了天师府的部分破坏性,又有茅山的精确和范围小的特点。”

        

她皱了下眉头:“就好像是……一个天师道的传人,向着茅山雷法方向钻研?”

        

三人不由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的怪异之色。

        

雷法起于北宋,兴胜在北宋末年,在这方面唯有当年的神霄派能和天师府一较高下。其余的茅山全真等等都相差甚远,怎么有人会在学会了天师道雷法之后,又去钻研茅山雷法?

        

这就相当于一个国际数学竞赛金牌得主,掉头去学习高中数学一样。

        

完全没有这个理由啊!

        

不过,现在的问题不在这里……

        

“雷法都用出来了……看起来还是波及了很长一片。”江宪目光扫过柱子上那高地不一的痕迹,眼中生出慎重:“即便这种雷法威力小,消耗小……但也要比正常动手消耗大多了。”

        

“如此频繁的使用……”

        

沙沙……一道轻盈诡异的声音陡然闪过。

        

三人心中为之一紧,林若雪瞬间转身,只见在那大门的位置处,一双发红的眼睛亮了起来。

        

随后连串的声音响起,大门的位置处,第二只、第三只……第无数只!

        

细密紧凑的沙沙爬动声接连响起,仅仅是一瞬间,他们便被这声响包围,便看到这阴暗的地下空间中,无数血红的眼睛亮起!仿佛无尽的小恶魔从深渊中爬出,贪婪的,饥渴的盯着仅有的猎物。

        

“艹!这又是什么!”赊刀人感觉头皮炸裂,双刀早已在手。

        

江宪猛地抬手,满功率的手电骤然向前方照去,耀眼的光芒划破黑暗。

        

“吱吱吱!!”

        

如同水入油锅,尖锐的鸣叫瞬间在周围炸裂,那无数的身影在瞬间四散奔逃,引得周围聚集的身影在瞬间混乱起来。

        

老鼠,无数的老鼠!

        

三人鼻尖冒汗,刚才光照的瞬间,他们清晰的看到,一群白耳白嘴,最有两个巴掌大小的老鼠,将他们团团围住!数量已然遍布这数十米宽的石板路大半,并且还在增加!

        

“不对……状如鼣鼠,白耳白喙……”江宪眼神一凝:“它们不是老鼠……是狙如!”

        

“那个山海经中,‘见则其国有大兵’的狙如?”赊刀人心头一惊,先是尸虫,又是狙如,这下面怎么这么多传说中的生物?

        

目光看向周围,他手中汗水渗出。

        

这样的数量,不管是什么,一旦冲过来,后果不堪设想!

        

呼……

        

一阵风,再度吹起,两侧石碗处的火焰瞬间齐齐高涨,竟然在瞬间从一个个火苗,化为一把把火炬!

        

仿佛指令发动,混乱的狙如群瞬间一静,万千猩红的眼瞳齐齐转动,贪婪的注视着三人,并在转瞬间冲了起来!

        

“艹!你们先去上面!”

        

狙如群如一道浪潮汹涌而来,江宪只觉得头皮发麻,背包中的钉枪瞬间交给另外两人,立刻扣动了扳机。尖锐的头部和粗壮的麻绳瞬间激射而出,当的一声钉入墙体。

        

他不敢怠慢,紧握绳索的手猛然发力,瞬间让绳索绷直。

        

林若雪和赊刀人立刻跳上绳索,瞬间向上疾驰数米后,手中的钉枪也同时射出,钉入墙体,并同时抓着下方向着墙那面荡了过去!

        

直接荡到墙壁必然会被狙如群扑中甚至扑下,他们必须要离地三米以上。

        

十米的距离转眼便到,紧贴墙壁的林若雪立刻拿出手中另一个钉枪,直接向着石柱的位置打了过去。

        

当的一声脆性,尖头紧紧的钉入地面。江宪二话不说,立刻收起钉枪,踏上绳索。然而下方的狙如群,已然蜂拥而至,甚至直接有一群扑了出来,如同一道灰色的浪花翻滚袭击!

        

砰!

        

江宪牙关紧咬,手中的黑长直瞬间展开护住身前。如同冰雹砸落般的砰砰声响连续出现,大黑伞上顷刻间浮现了无数凸起痕迹,伞骨都在剧烈的颤抖。

        

然而更困难的是他本身,那无数狙如带来强大的冲击力,险些让他从离地一米的绳索上掉下去!

        

一旦落下去,必然会被这群嗜血的小东西啃噬干净。

        

江宪紧紧的握住大黑伞,右脚紧紧锁住绳子,左脚迅速的向上迈出,又在同时锁住绳索,再次迈动右脚,然而他脚还没落在绳索上,四面八方的狙如已然在瞬间汇集。

        

下一瞬,四面八方,一道道狙如汇集的浪潮,在顷刻袭来。

        

“真TM日了狗了!”

        

他脸上露出狰狞的表情,手臂上青筋暴起,黑长直瞬间向着四面八方转动起来,将那道道浪潮从中截断!

        

另一只握枪的手迅速的扣动扳机,枪械的声响和火药味弥漫开来,瞬间击毙数只狙如.上方两道光柱垂落身周,下方的狙如群在瞬间混乱,然而没等几人高兴,那混乱的狙如们速度猛然加快,更加暴戾嗜血的冲击起来。

        

手臂不住的颤抖着,江宪只觉得自己这辈子从未这般用过力,腰、腿、臂……浑身所有的肌肉,所有的力量都在维持着他站在这里,并不断的向上挪动。

        

五米!

        

只要在向前走五米,这群狙如即便跳跃也根本够不到我了!

        

仅仅需要五米,十五步!

        

双手挥舞黑长直,豆大的汗珠从额前滑落,他不敢有一丝松懈。随着越来越向上,那能和扑击到的狙如数量也在不断的减少,即便他体力严重流失的情况下,前行反快了起来。

        

七步、六步、五步……

        

江宪的眼睛亮了起来,当他迈出最后一步的瞬间,脚下却猛然一空。

        

钉枪连接地面的绳索,被下方的狙如咬断了!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