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爽~好硬~好紧~还要(借借你的爱)最新章节列表

,我要这系统有什么用

        

“干什么?”清瑶不情不愿的走到王枭身边。

        

“有办法打开吗?”王枭就是有一种最后这扇大门她还能打开的预感。

        

“我哪里有办法!你太高看我了。”有,也不会给你打开,她又不是开锁匠。

        

王枭破天荒的说了半晌话,对他来说真是磨破了嘴皮子,只是许以重利也好,威逼利诱也好,清瑶只是通通摇头装傻,她没办法,她哪里有那能力。

        

王枭瞅着她那油盐不进的样子,眸色渐变。

        

清瑶看了一眼剩下的十几人,刚才逃亡的过程中,这些人携带的枪支早就用尽子弹或者丢失了,并且由于一直没有进食任何食物和水,他们可比自己虚弱多了。

        

好歹自己还时不时的偷偷喝点水吃点东西。

        

现在闹腾起来,她有七成把握打不过还可以跑掉,毕竟她有手机指路不怕机关陷阱,这些人可不能。

        

好在王枭也并没有此刻就要跟清瑶撕破脸的想法,他只是定定的看了清瑶一会儿,就继续跟贾放研究怎么打开大门了。

        

清瑶趁机用身体掩住罗秀,快速的给罗秀的嘴里塞了几颗巧克力豆。 

        

罗秀躲在她身后偷偷的吃着食物,她不禁看着眼前这个神秘的女孩,她被老刘抓起来的时候,她就知道身为这代的守墓人,她打开了机关就等于背叛了墓主人,她不会有活下去的机会了。

        

即使被辗转了一批人,她也没什么反应,她早该知道自己的命运,可是这个小姑娘救了她,罗秀捏了捏被包扎的手指,陷入了沉默。

        

贾放使劲了自己所有的手段也没摸清这个大门怎么打开。

        

王枭再着急也只能等着,他已经下令剩下的十几个人轮流休息吃东西,可是食物还是有一些的,水源却所剩无几了,而这古墓里的水,无人敢碰。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了……

        

吃饱喝足的清瑶想找个地方解决个人卫生,她问罗秀要不要去。

        

罗秀当然要去,队伍里就她俩是女的。

        

王枭也没拦着,毕竟出口就在他身后,她俩是往左边的通道去的,刚才这里已经探查过了,没有其他的出口。

        

俩人找了个小角落解决完,正要往回走。

        

罗秀拉住了清瑶的手,“小姑娘,这个东西给你。”

        

罗秀的手心里有个弯弯的月牙形状的石头,还是绿色的。

        

清瑶以为是罗秀在墓里拿的,就摇了摇头,“我不要。”

        

罗秀急了,“这是信物,这墓里据我祖上记载,来路不可返,唯一的出口在主墓室的棺材下方,哪里有一条出口。”

        

“出口!”清瑶高兴了,那岂不是能出去了。

        

“是的,出口,不过必须持有这个月牙石方可离开,这才是我们守墓人的真正任务。”

        

“是钥匙吗?只有这块石头能打开大门?”

        

“不是,祖上说要带着它才能通过水路,要不然会迷失方向。”

        

“那不就是备用钥匙吗?奇怪,这人都作古了,为啥还要留一把备用钥匙。”

        

“这我不清楚,不过我祖上说只有带着这块石头才能离开古墓。”罗秀作为最后一代守墓人,也是心有戚戚的。

        

清瑶听她说的悬乎,就拿着这块石头左右翻看,就是普通的石头呀!没看出来什么不同啊,莫不是~

        

莫不是这墓主人其实就是随手给了守墓人一块好看的石头,反正墓主人也没想着自己死了,还有人要从自己的棺材底下借路,也就随口忽悠了一番吧。

        

哪知道时过变迁,昔日的古墓重新被贪婪的人类觊觎,就连守墓人也没能逃脱。

        

清瑶好心的没说出自己的猜测,她看着诚意十足满含期待的罗秀,点点头,收下了这块石头。

        

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清瑶开口跟罗秀打听。

        

“罗秀姐,你们祖上多少代人啊,这墓到底存在多久啊?”

        

罗秀答不上来,“我也不清楚,时间太长的记载都风化了,只有最近百年的才留了下来,我也是在最近的记载中看到曾祖留下的手稿才知道这一切的。”

        

“诶?那你们守墓人还能做别的工作呢?”

        

“不影响的,我们就是为了保护这块月牙石,世代相传罢了,不过到了我这一代,我被老刘抓住之后就已经没了资格守护这块石头了。”

        

清瑶嘴角暗暗的抽了抽,真不知道古人啥思想,一块石头传了这么多代,把人骗的团团转,也罢,好歹是块古董,就是不值钱罢了。

        

清瑶没把这块石头放在心上,不过她却升起了要出去的想法,毕竟这老些人命呢,即使是一群坏蛋,也不是她有资格惩罚的,那就出去交给有关部门,还能上报国家,考古工作同步进行。

        

不过……

        

得想个办法让这些人跑不了。

        

清瑶这么想着,就回到大门处,继续在心里演算怎么解开大门。

        

这大门约有十米高,门上画有巨大的花纹,这些花纹被切成一块一块的,如果站在门前是看不全的,必须退到出口处。

        

王枭抬头看见清瑶这么积极还以为她想通了。

        

“你就协助贾先生吧。”王枭指了指埋头苦思的贾放。

        

清瑶用一种你有病吗的眼神看了王枭一会儿,要是那老爷子能解开,他们早就进门了好不好,指望他,他们都饿死在这里比较快。

        

清瑶不理王枭,认真的看着大门。

        

一会儿,她心里有数了,现在就剩下等了……

        

等这些人的食物吃完,尤其是王枭,这是她最大的威胁。

        

王枭原本很期待清瑶能解开大门,但是看清瑶瞅了门一会儿,就找个墙角呼呼睡觉了,顿时有一肚子火憋在了身体了。

        

一天过去了。

        

丑男人毫无音讯,是死是活尚且不知。

        

大家的嘴唇干干的,食物就算省着吃,也见底了。

        

第二天。

        

人在饥饿状态下也就是人不吃饭不喝水情况下的生命极限最多7天。

        

3天不进食或者7天不喝水,就会面临死亡的威胁。

        

大家的食物彻底没有了。

        

第三天

        

人处于脱水状态时,会出现口渴、皮肤干痒、疲倦乏力、头晕目眩、脉搏加快和呼吸急促的症状。

        

清瑶跟罗秀没有这些,不过她俩聪明的装作跟其他人一样,撑不住了,就趁着借口上厕所的功夫喝清瑶拿出来的水。

        

罗秀觉得这小姑娘简直不要太厉害,她好似藏了很多的食物和水,偏偏她那个大黑袋子,其他人都已经翻找过了,愣是没发现。

        

难不成她会法术?罗秀感觉自己有点敬畏起了这个神秘的小姑娘。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