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桃花源里流水(奸情进行时)最新章节列表

季长空看着路朝歌睁开双眸,走到他的身边,一把拉住他的手腕,急切的问道:“这是什么!这是什么力量!”

        

寻常人或许感知不到这股力量上的加成出自何处,玩家也只能靠系统提示才能知晓来自于路朝歌。

        

可像季长空这种已经触碰到天地法则之力门槛的剑修,是能有所感应的。

        

“是我的剑运。”路朝歌淡淡地道。

        

“剑运,剑运……..”季长空咀嚼着这个词。

        

然后,他眼睛不由一亮。

        

转而则是演变为了无尽的震撼。

        

“天地法则之力!这其实便是你的天地法则之力!”季长空高声道。

        

路朝歌其实也隐隐有了直觉,感觉剑运的产生,是和【剑道资质】还有【天地亲和】有关的。

        

特别是在他的【天地亲和】达到8点以后,他的剑运加持,居然又得到了加强!

        

对于他人的加成依旧是在10%,但对于自身的加成,则提升到了25%!

        

而他对于水的操控,控水的能力,也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

        

他一开始以为,自己的天地法则之力,应该便是对于水的言出法随。

        

天地之水,皆被我操控,这便是我的天地法则!

        

可如今看来,由于获得的特殊属性点越来越多,以及一些特殊原因作祟,导致他的天地法则更加神异!

        

“没想到啊,没想到你的法则之力还能影响到他人!”季长空细细的感受了一下,道:“一成,差不多增加了一成!”

        

“小子!你自己呢?”季长空来了浓厚的兴趣。

        

“两成半吧。”路朝歌出声道,都是自己人,懒得隐瞒。

        

季长空陷入了沉默。

        

他很清楚,路朝歌的两成半,和别人的两成半,根本是两个概念。

        

他是同境无敌啊!

        

别人100万多了25%,和1000万多了25%,增加的数额根本就不同。

        

最主要的是,太有助于他人破境了!

        

季长空本以为,自己或许此生都无望九境了。

        

可如今,他那颗死寂的内心,产生了火苗!

        

“你知不知道,你的这个所谓的剑运,对于那些卡在瓶颈的人来说,有多么珍贵!”季长空越说越兴奋,道:“你等于是可以给天下剑修,一个莫大的机缘,天大的造化!”

        

路朝歌点了点头,对于这一点,他是明白的。

        

为什么修行者需要高人指点呢?

        

就比如季长空看到了嗷呜体内的九境灵力,他是会有所感悟的。

        

但看到,与自身感受到,那是两码子事。

        

路朝歌给予的加强是实打实的,等于给了大家一张【破境体验卡】。

        

你能感受到变强后的自己,体内的力量究竟是何等模样!

        

于玩家而言,体验卡就只是体验卡,毕竟玩家是靠升级的。

        

可对于这些需要靠感悟的剑修们呢?

        

因此,一时之间,黑竹林外悬浮着一柄又一柄飞剑。

        

就连剑宗宗主李隋丰都已经悬浮于无名峰外。

        

整个剑宗的高层,甚至于一些不出世的太上长老,都被这剑运buff给惊动了。

        

特别是那些一只脚迈入了棺材里,这辈子都破境无望,甚至在闭死关的那些老一辈。

        

浩劫将至,很多老人的想法都已经很简单了。

        

活下去,活到浩劫来临的时候,然后死在战场上。

        

可剑运buff的出现,让他们意识到或许自己可以发挥出更多的光和热!

        

“宗主,这可是剑尊突破了?”一位第八境初期的太上长老开口道。

        

李隋丰摇了摇头,道:“师伯,剑尊师兄正在闭关的关键时刻,这天地法则之力,来自于………刚刚造访的路朝歌。”

        

季长空可以感觉到,李隋丰自然也能。

        

“什么!”此言一出,所有人都被震撼到了。

        

“这……..这……..”几位太上长老都说不出话来。

        

世上竟有人能在这么年轻的时候,感悟天地?

        

不,这都不是感悟天地了,这是以身合道!

        

是身怀天地之伟力!

        

李隋丰作为剑宗宗主,想的则更多一些。

        

他叹了口气道:“如果说,这股力量没有限制的话,那么,有他在的墨门,甚至要压我们剑宗一头了。”

        

几位太上长老闻言,瞬间也就想明白了。

        

这等于是路朝歌人在何处,何处便是天下剑修的修行圣地!

        

谁不想感悟更强大的力量呢?

        

甚至于对于很多人而言,见路朝歌,便如同朝圣!

        

从这点就可以看出,天玄界的剑修们,对于剑的虔诚。

        

毕竟反观沙雕剑修玩家们,只会在论坛里嚷嚷:“强烈支持路朝歌开全球巡演!”

        

“什么也别做,就满世界逛一圈,泼洒体验卡!”

        

扪心自问,若是在平日里,哪怕是他们这些不问世事的太上长老,对于此等英才,也会产生想法。

        

他们毕竟是剑宗中人,人心都是复杂的。

        

可如今浩劫将至,以他们的格局,自然知道孰轻孰重。

        

天地浩劫,没有任何一个宗门可以独善其身。

        

而路朝歌,很可能就是青州战场,扭转一切的关键!

        

他所能起到的作用,甚至已经超过了正在闭关破九境的剑尊!

        

自他身怀剑运的那一刻,他便是整个青州最重要的人物。

        

更何况,他还前途无量。

        

甚至于很多人心中都冒出了一个很可怕的想法。

        

——此子将来,是否会比肩青帝!

        

李隋丰是有着出入无名峰的令牌的,但他却并没有选择进去。

        

因为他见到路朝歌,心情很复杂。

        

不管怎么说,自己的爱徒,都是死于路朝歌之手。

        

所有人都知道,他对待陈弃,宛若亲子。

        

丧子之痛!

        

黑竹林内,季长空看着路朝歌,眼神热切,表情却格外严肃。

        

路朝歌还是第一次在这个玩世不恭的老顽童脸上,看到这样的神色。

        

“小子,浩劫将至,老夫要知道你的想法!”季长空沉声道:“老夫要知道你打算怎么做!”

        

路朝歌起身,抬头看向了天空。

        

一瞬间,从天而降的雨滴便全部停下了。

        

他伸出右手,最后一滴雨水落在了他的掌心中。

        

冰冰凉凉的。

        

“自次月开始,每月初一,天玄界任何剑修,皆可来墨门附近感悟剑运。”路朝歌看向季长空,道:“季师叔,这样如何?”

        

季长空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神色。

        

他出声道:“臭小子,别用这样的眼神看我,自次月开始,老夫自会每月初一,来你墨门为你主持大局!哼!”

        

说完,他鼻孔出气,一脸不爽。

        

路朝歌却笑了。

        

什么主持大局啊,明明就是来当保镖的,来为墨门护法的。

        

到时候啊,人一多,鬼知道会出什么幺蛾子。

        

而且对于有心人来说,路朝歌瞬间便会是眼中钉肉中刺。

        

季长空哪能不知道,从此刻开始,路朝歌的安危,就成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他就是去当保镖的,哪怕身死,也要护着他!

        

可这样的话语,季长空是说不出口的,这小老头可傲娇了。

        

但其中的关心,路朝歌是能感受到的。

        

他躬身向季长空行了一个剑礼,道:“那我便替墨门弟子,谢过季师叔。”

        

季长空再次正色,这个驼背的小老头竟躬身回礼。

        

堂堂四大神剑,剑宗的副宗主,就这样弯腰作揖,向一个年轻人行了最郑重的剑礼。

        

“那我便替天下剑修,谢过你!”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