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口述交换的高潮(娇声浪语)最新章节列表

        

时间缓缓而过,秦天仁有些着急,但是他不能先动。

        

还好,龙族并没有让他久等,龙族来到青木宗周围已经很久了,一早对方圆百万里的极境做过调查,这处金之极境自然也是不例外的。

        

只不过这里距离青木宗太近了,仅仅十万里而已,渡劫期之间一旦动手,声势太过浩大,必然被青木宗发现,同时又担心彭德、莫云书提前发现他们,所以分散开来。

        

呈包围的态势围拢而来,将这里完全包围起来,同时各自拿着一些阵基,他们需要在较大的范围之外,部署一个阵法。

        

当然,这个阵法不是困阵、杀阵,因为范围太大,仅仅是隔绝这里的灵气波动,同时也是隔绝内外灵气。

        

渡劫期一旦调动天地灵气,那个声势和威力根本无法阻隔,所以提前隔绝灵气。

        

但是如此一来,瞬间就被包围圈儿之中的几人发现。

        

彭德、莫云书当先站了出来,同时神识传音,让秦天仁和平金海继续隐藏,随时准备启动阵法!

        

秦天仁并不知道控制阵法的法诀,不过他也是没有想到,自己已经被发现了,而这一切不过是一个陷阱而已。

        

很快,龙族的人手包围了过来,双方对峙!

        

“彭德、莫云书,你们两个还是束手就擒吧!”龙族为首的乃是渡劫期八层的长老,名为敖寒!

        

彭德到是见过他,“敖寒,没有想到竟然是你,你们如何得知我们在这里的?”

        

彭德依然还在表演着,现在不过是拖延时间而已,等待后面的支援抵达。

        

不过,他也是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来了这么多的渡劫期,整整二十八位之多,如果不是有包福新的符箓,那么这场反包围也就成为了一个笑话。

        

“哈哈……此事你还是不要知道的为好,看在武王的面子上,只要你投降,那么我们可以保证留下你的性命!”敖寒自以为得意的大笑了起来。

        

不过此事也是好笑的,武王湖之内竟然出现了一个叛徒,这是谁能想到的吗?

        

武王自己也想不到,自己的弟子会背叛他,而且因为的不过是一点儿权利而已!

        

人族真的是无法想象,权利对于修士有什么用处?

        

更何况是武者呢?

        

秦天仁等于是废了,所以龙族根本不在意他掌握武王湖,不过是缺少一个附属的势力罢了。

        

等到秦天仁真正掌握武王湖的那天,武王湖还能有现在的威势吗?

        

“敖寒,我劝你立刻带人离开,如果此事被我师父知道了,那么你们龙族可是想到了自己的下场?”

        

“别说这些了,武王不敢的!”敖寒不屑的说道:“我龙族在仙界虽然实力不强,但是族人众多,分布在各个势力之中,一旦有一天他武王飞升仙界,如何抵挡我龙族的报复?”

        

“当初仙界龙族前辈给了承诺,只要他不覆灭我龙族,到了仙界自然不会与他为难,不然你认为散仙为什么不动手?”

        

“只要消灭我五大神兽,那么他们不是随时可以兵解吗?”

        

“还不是不敢?”

        

“你……”彭德气得够呛。

        

其实仙界到底怎么回事儿?具体的情况其他人知道的并不多,而五大神兽传承久远,并且在仙界的数量众多,知道的更加清楚一些。

        

仙界本身对于灵界就不太看重,飞升上来的虽然说是人才,可是仙界缺乏人才吗?

        

而且仙界时间久远,其上层结构早就固定了太久了,各个势力彼此之间不会因为一个或者一些天才而出现变化的。

        

仙界至尊的寿命几乎是没有尽头的,除非仙界破灭,那样大家谁都活不了。

        

既然至尊永存,那么还在乎下属的实力吗?

        

不太在意了。

        

所以龙族希望出现一位至尊,可是他们的血脉有上限,所以始终不得成功。

        

彭德知道这些的,他师傅也是要考虑后果,灭了一时爽,全家火葬场了!

        

不然龙族为何这些年一直蠢蠢欲动呢?

        

而散仙也没有明面上承认,统领西部、北部和东部?

        

毕竟在灵界的身份再高,这都是没有什么用处的,到了仙界如何生存?

        

毕竟到了仙界他们都是最底层的,仅仅是地仙而已,虽然仙界同样有凡人,有修士,可是地仙在仙界之中,实力就是底层。

        

也是蝼蚁之一。

        

除非有时间给他们修炼强大,不然面对龙族如何应对,毕竟他们的数量极多,很多势力之中都有龙族的存在,如何避开?

        

“彭德,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如果没有,那么投降还是死亡,你自己选择!”敖寒到是没有急于动手。

        

能不动手最好,一旦彭德束手就擒,那么就废掉他的修为,而不是直接杀了他,有他在手,武王还会估计一二的。

        

他们其实也是不太敢于逼迫,毕竟一旦武王真的鱼死网破,那么龙族也是无可奈何,打不过。

        

双方都有底线的进行博弈,如此包福新的作用被突出了出来,他的符箓可以打破平衡。

        

那要说去威胁包福新?

        

这个其实并不能,因为包福新被掌握在对手的手中,如果他不会自符箓,那么对手也不会善罢甘休的,最好的办法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拿,或者是干脆杀了,谁也得不到。

        

修士不是善男信女,可不会那么温柔的,至少敖寒是这么想的。

        

敖风此时开口了,“长老,叫包福新出来,我有话对他说!”

        

“嗯,也好!”敖寒点了点头,随后再次言道:“彭德,将包福新叫出来,他留下下界的因果可是还没有了解呢!”

        

“嗯?”彭德一愣,随后想起来了,包福新曾经在下界去过龙族的地盘,包福新说过此事,“好!”

        

反正都是要拖延时间,如此正中下怀,他看了莫云书一眼,莫云书点了点头,随后转身返回阵中,不多时带着包福新出来。

        

包福新一眼看到了敖风,就想到了对方的想法,“敖族长,好久不见!”

        

“确实很久不见,如今你竟然已经到了渡劫期,而我不过才是洞玄期罢了,实在是难以想象,你究竟是怎么修炼的,真的能够一直顿悟吗?”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