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绳灌满红肿的公主(耽美高h文)最新章节列表

     

清晨六点三十分。

        

奔雷车正在星火镇郊外疾驰。

        

夜间队又结束了一天的晨练。

        

今日收获颇丰,车上三人脸上各自都挂满了不同程度的喜悦。

        

负责开车的任重从裤兜里摸出把钥匙,扔向后排座:“于烬,现在我基本不会回我那房子住。从今天开始,那房子就归你了。”

        

于烬眼疾手快接住钥匙,连连摇头,“这怎么行,那是任先生你的财产。”

        

任重哈哈直笑:“你也看到我现在有多能赚了,还在乎这点钱?给你你就拿着。”

        

“不……不行的,我可以帮任先生你打扫房间,但我不能……”

        

“别废话,那房子对我都没用了。你和你母亲现在的居住环境也太寒酸了些。就算你自己吃得苦,但你母亲一把年纪,身子骨可不比你。如今你勉强算是出息了,总也该让她过点好日子吧?”

        

于烬一愣,“谢谢任先生。”

        

“谢什么谢。你现在可是星火镇第四职业队的后补人员。你过这么寒碜,传出去岂不是显得我很没面子。还有,回去让你母亲别做那缝补的生意了,又累又没钱,还老被赖账。呃,三十八岁年纪也不小了,该享点清福啦。”

        

任重继续大大咧咧说着。

        

于烬嘴唇抖了抖,但最终还是老老实实收下钥匙。

        

“谢谢任先生,我都记得的。”

        

“我都说别谢了。客气什么,小意思。”

        

“嗯。”于烬又握了握手中刚换不久的一级重狙,再整了整身上的全新一级枪械师生化作战服,说道:“任先生,我现在各项参数已经完全达到一级枪械师的标准。所以我……我想白天的时候自行外出狩猎,您觉得怎么样?”

        

任重考虑了一下,决定暂时放弃把于烬拉进白天小队。

        

小伙子虽然成长很快,但毕竟入行时间尚短,和其他人的实力悬殊还很大。

        

贸然让他进来,一是可能会在小队分账时产生矛盾,二是目前文磊和白峰在废矿坑里都要负责保护陈菡语,带于烬下矿坑非但起不了什么帮助,还可能让他本人遇险。

        

“那你回头自己注意安全,遇到强敌不要勉强。也要小心其他人,如果有人要对你动手,记得报我名号。”

        

“嗯,好的先生。我会记得的。”

        

数分钟后,星火镇的高墙历历在目,奔雷车也顺利飞上大路。

        

往常在这个时间点,小镇外向来冷冷清清,毕竟这时候绝大部分人才刚起床不久。

        

但今天情况却稍有不同,任重远远见着竟有辆白色大卡车停在小镇北门外的道路两旁。

        

在大卡车旁边,还有个高约十余米的高大铁塔。

        

铁塔旁边正有一架猎杀者悬浮于空,机械臂在铁塔上往返来去忙碌着。

        

任重眉头一皱,心底下意识有点紧张。

        

他对猎杀者有很强的心理阴影。

        

等奔雷车离得稍近些,他看清楚了白色大卡车车厢上喷漆的字样,“孟都集团燎原分公司”。

        

卡车车厢前方还有十余个老人正在排队。

        

队列排得很整齐,老人们没有交头接耳,十分平和。

        

老人们脸上的表情不一,有人脸上带着解脱般的释然,还有人在期待着,也有人发青的嘴唇一直在颤抖。

        

大卡车只开了个只容一人进出的小门,也不知道里面在忙乎些什么。

        

场面上的气氛看起来,带着股奇特的安宁与祥和。

        

心底对猎杀者的忌惮让任重想轰油门加速离开,但他却又好奇老人们这是在做什么。

        

他稍微放慢车速,对身边的陈菡语问道:“这什么情况?孟都集团大发慈悲给老人们免费体检么?”

        

陈菡语略感讶异,“嗯?任先生你不知道吗?”

        

“怎么了?”

        

陈菡语反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随意道:“难怪,任先生你以前是城市公民,不清楚镇集的情况也是正常。老人们这是在自杀呢。”

        

“什么!”

        

任重甚至忘了猎杀者就高悬在头顶不远处,一脚踩死刹车。

        

陈菡语再重复一遍,“自杀啊,怎么了?”

        

自!杀!

        

这俩字在任重脑子里恍如闷雷炸响。

        

他愣住了。

        

他僵硬地转动脖子,别过脸去,目光穿过车窗,死死盯着外面。

        

同时,他用极慢的语速,一字一顿问道。

        

“你……到……底……在……说……什……么?”

        

任重的牙关咬得很紧,脑门青筋直爆。

        

前一瞬看着还安宁祥和的场景,此时在他眼中只透出股诡异阴森可怖的氛围。

        

卡车依然是那些白色卡车,除孟都集团分公司的字样外,还有个小小的代表医疗的红边白心小十字架。

        

人还是那些人,但只有全部往里走,却没人往外走。

        

卡车顶部是有两条传送带,一条正将一些圆滚滚的东西送往高台,另一条则将同样的东西往回送。

        

高台上,猎杀者依然在忙碌。

        

机械臂像蜜蜂的触角,正将血淋淋的东西往回送。

        

同时另一只机械臂又从高台上抓起个东西,扔向后方的凹坑。

        

任重全部看清楚了。

        

在传送带上往返的是老人们的头颅。

        

脖颈切口很整齐,还泛着白雾,应该是有冷冻过,可以防止血液飞溅。

        

被猎杀者取走的,是大脑。

        

不需要陈菡语再给他解说,他已经全懂了。

        

老人们的确在排队自杀。

        

猎杀者在及时取脑。

        

看懂了现象,任重却想不通缘由。

        

这是为什么?

        

活着……不好吗?

        

你们都是疯了吗!

        

活不下去了,站起来反抗啊!

        

这种死法,和屠宰场里排队走进鬼门关里的猪又有什么区别!

        

你们是人啊!

        

任重脸上狰狞的表情一闪即没。

        

因为他马上反应过来,猎杀者近在咫尺,自己要伪装。

        

尤其是他从陈菡语先前那稀松平常的语气里听出了东西。

        

这是常态。

        

自己是活在这世上的荒人,也该和陈菡语一样见惯不怪!

        

我不能表现出异常!

        

绝不能!

        

但我真的做不到!

        

任重闭上了眼睛,用手捂住脸,不让任何人看见。

        

他的手在微微颤抖。

        

“任先生你怎么了?”

        

“没,我没事,稍微有点累。”

        

任重只把眼睛睁开一条缝,藏住骤然爆发的血丝,重新轻踩油门。

        

奔雷车再度向前平稳地缓缓驶去。

        

任重在心里咒骂着自己。

        

我好蠢。

        

远远看见猎杀者和这些排队的老人时,我就该意识到了。

        

我竟在这里停车,还问别人。

        

我该直接走的。

        

我太愚蠢了。

        

我想不到,还是因为我依然不够适应这世界。

        

我的伪装还不够完美。

        

但我真不想要这种完美!

        

虽然任重什么也没说,但每个人都察觉到车厢里的气氛突然变得肃杀清冷。

        

陈菡语隐约察觉到了异常。

        

她知道任先生是个过分善良的人,主动解释道:“任先生,我们不清楚城市里的情况。这你可能是第一次见。但这的确是小镇荒人中的老人们常见的归宿。每到普查之前的两个月都会陆续发生。”

        

“很多年迈者为了把自己排序靠前的临时荒人名额让给子女,让子女能留在小镇里,会做出这选择。并且孟都集团还会支付报酬,这又是一笔可以留给子女或者家属的收入。这的确是很常见的现象。郑甜和她弟弟的名额就是这样来的。可惜她弟弟没能活到现在。”

        

陈菡语在讲述这些事情时非常平静,仿佛在讲着今天的天气如何。

        

任重却只觉得头皮发麻。

        

陈菡语是好人还是坏人?

        

任重觉得陈菡语的本性还是个好人。

        

她也遭遇了命运的不公,她心里对某些人也有愤怒和怨恨。

        

她也有明确的想要报复的对象。

        

但她对老人们的排队赴死依然表现得平静,甚至有点过于冷漠。

        

这她过去对自己表现出的友善判若两人。

        

是陈菡语变了么?

        

当然没有。

        

只证明她根本发自内心的没意识到这有哪里不对。

        

这一切,在来自21世纪的任重耳朵里听着,简直不可理喻,让他对这世界彻骨生寒。

        

陈菡语的解说还在继续,“从这周开始,孟都集团的车每周都会来一次,一直持续到普查前最后一周。猎杀者带走大脑,孟都集团会带走尸体。他们给的钱也就是购买尸体的报酬。过去平均每年都会有少则数十多则上百人选择自杀,数量大约是新生儿的一半。听说今年小镇里新生儿偏多,恐怕会有更多老人选择这条路。”

        

此时奔雷车已经驶入小镇,任重终于无法再忍受,猛地摇了摇头,抬高音调,“够了!你别说了!我知道了!”

        

陈菡语不理解任重为何突然生气,吓一大跳,赶紧委屈闭嘴。

        

任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疲倦地摆摆手,“不好意思。”

        

陈菡语:“没事。”

        

任重不再言语,只行尸走肉般望着前方。

        

为了藏匿住失控的心绪,他把脑海放得空空荡荡。

        

他知道自己失败了。

        

明明已经在这星火镇里混得如鱼得水。

        

但他今天却还是被轻易冲碎了心防。

        

他再一次深刻地感受到自己与这世界到底有多格格不入。

        

他克制不了自己心中的悲怆。

        

因为他知道真相。

        

老人们的伟大自我牺牲的最可悲之处,是在于他们的牺牲根本没有意义!

        

他们是想把名额留给家属。

        

他们用生命换取的最高代价是如此渺小。

        

但事实就是,星火镇的普查已经提前被判了死刑。

        

这承载着如此沉重的希望的小镇,没有未来了。

        

“对了任先生,可以在这里停一下吗?还有,我想借一下摩托车。”

        

方才全程不发一言的于烬在后方突然说道。

        

任重点头,“当然可以,怎么了?”

        

于烬面露挣扎之色,犹豫了一下才说道:“虽然前些天我就和我妈说了,在任先生的帮助下,我已经是一个合格的职业者,在野外有生存能力了。我妈也答应我不再考虑把名额让给我的事,但今天看见这车,我还是有点担心。”

        

“那你还不赶紧回家!你早说啊!今天还出来狩什么猎!”

        

于烬抱歉道:“其实我也就是有点担心而已,毕竟我妈都答应我了。”

        

五分钟后,当任重刚准备在停车场里把奔雷车停稳时,他接到了于烬用借自他本人的一级正式腕表打来的电话。

        

电话里,于烬语无伦次,惊慌失措。

        

任重只听懂了一句话。

        

“我妈不见了。”

        

少年刚刚握紧手中的枪,才刚刚拿到任重送给他的新家的钥匙。

        

少年刚刚点燃想让母亲过上好一点的生活的斗志。

        

母亲却悄悄消失了。

        

于烬的母亲终究还是用生命撒了谎。

        

……

        

在任重与陈菡语驱车赶到于烬的家时,这可怜的少年正紧紧捏着拳头。

        

他嘴唇哆嗦着,双目无神,泪湿衣襟。

        

在泪水覆盖的眼珠上,殷红的血丝蛛网般弥漫着。

        

他捏拳的手指甲白得渗人。

        

他大张着嘴,似乎想要放声哭泣,但喉咙里只嗬嗬连声。

        

他哭不出声来。

        

他甚至就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

        

没有人可以想象他此时的心情。

        

刚才见着别的老人选择自杀时还略显冷漠的陈菡语默默别过脸去,不忍再看,眼眶里也噙满了泪水。

        

当事情的主角从陌生人变成朋友的母亲时,她体会到了于烬的悲伤,感同身受。

        

任重往前走出一步,一巴掌打在于烬脸上。

        

于烬愣了很久才慢慢回过神来,呆呆地看着任重,旋即终于扑将上来一把抱住他的腿。

        

“任……任先生……我妈骗了我!她骗了我!我妈没有了!没有了啊!”

        

任重怒喝道:“胡说八道什么!说不定她只是出门了呢!”

        

于烬哆哆嗦嗦举起右手,摊开来,里面是一张被揉成一团的纸,“这……这个……我妈给我留了这个。”

        

任重拿起纸,小心翼翼摊开。

        

在皱巴巴的纸面上,用歪歪扭扭的笔触如此写着:

        

“于烬,在你看见这封信时。妈妈已经走了。我是和你江阿姨、刘叔叔他们一起走的,我们不孤单。孙医生说,按照正常的年龄,我本来也只能再活个一两年啦。所以,不要悲伤,不要难过,这是妈妈的选择。妈妈不后悔。”

        

“妈妈很高兴看到你现在已经成为一名合格的职业者。你告诉我,任先生夸你有天赋。我也向其他人打听了一下,任先生给你的夸奖是真心实意的。我的儿子的确是个了不起的枪械师。我很骄傲。”

        

“我相信你将来总有一天能成为公民。但你不能离开小镇,不能失去临时荒人的身份,只有呆在小镇里,才有成为公民的希望。如果你走了,那希望就真的没有了。再见,于烬。你是我的骄傲。”

        

“我自己之前存了两点。幸好孟都集团给了我20点,所以我的腕表里还有22点,已经转到你的账户了,你那边可以到账19.8点。妈妈对不起你,只存了这么一点钱,但妈妈真的尽力了。以后你跟着任先生好好打平。再见。再见。”

        

在任重看信时,于烬的哭声渐渐嘶哑。

        

撕心裂肺。

        

他崩溃了。

        

任重也濒临崩溃。

        

他看到了一个伟大的母亲。

        

更又看到了这世界黑暗到超乎他想象的一面。

        

二十点,两百天的饭钱,一条人命。

        

并且,孟都集团作为九大集团之一,县级分公司不可能不知道星火镇必将被取缔的客观事实。

        

它竟连荒人牺牲的意义都给剥夺了!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