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艳老师把我夹得好爽(宝贝?我下面)最新章节列表

凌沫沫知道这些消息的时候,已经是她回到怀江城两天之后了,因为最近这段时间在外面奔波的太累,她回家洗了个澡就倒头睡了过去,而且一连睡了四十八个小时,都忘记了饥渴,醒来之后,恰好是李情深生日的凌晨,她怎么也睡不着,就随便上网浏览新闻,才得知的这两件事。

        

凌沫沫打发时间一样的将那些新闻浏览了一遍,看到陈婉茹得到这般出色的成绩,还有大家对她的赞声不断,她打心底的为陈婉茹感到开心。

        

她不知道陈婉茹是怎么想她的,在她这里,无形之中她早已经把陈婉茹当成了交心的朋友。

        

准确的说,除了朋友之外,陈婉茹还是她的恩人,她的导师。

        

陈婉茹帮了她很多次,也教了她很多事,所以,对于陈婉茹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她是抱有百分之百的祝福。

        

至于另一个新闻里的陆念歌和简晨曦,她反倒是兴致缺缺,一副极为无所谓的模样,看着下面那些人留言道祝福的话,她也只是一笑了之,便随手关了手机。

        

她看了眼时间,也才凌晨三点多,怎么也睡不着的她有些饿了,于是就给自己煮了点东西吃,打开电视,看了一部美国大片电影。

        

等她困意来袭,她响起今晚上八点半跟李情深约了吃饭,迷迷糊糊中特意去定了闹铃。

        

        

皇宫套房,还没到八点,除却凌沫沫,其他人便已经尽数到全了。

        

因为李情深不喜欢应酬,所以这次所谓的生日聚餐,真的就如同苏晨所说的那样,就是朋友聚餐。

        

细数一下,薄宠儿,席简靳,秦圣,苏晨,易浅,悠逸,加上李情深,还有一个没有到的凌沫沫,不过也才九个人。

        

时间定在八点半,大家来得早,总不能干坐着,于是便找了点乐子,打麻将的打麻将,玩其他的玩其他。

        

总而言之,套房之内一片和谐。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淌而过,很快就到了八点半,而凌沫沫依旧没到,李情深坐在那里虽然打着牌,但是很明显已经有些心不在焉了,八点三十五分的时候,皇宫的经理上来,敲了敲门,询问要不要上菜,李情深摇了摇头,说:“再等等吧。”

        

“呦,到底是谁呢?让我们李家大少爷竟然这么耐着性子的等,”秦圣叼着烟,吞云吐雾的打着牌,声调调侃味十足:“三条。”

        

“碰!”苏晨摸牌,打牌:“九饼,还能是谁啊,自然是姑娘。”

        

“哪家姑娘这么大的魅力,让我们李家少爷这么神魂颠倒?”悠逸摸牌,沉思了一会,说:“六万。”

        

其实在座的各位都心知肚明,只不过就是调侃一下。

        

李情深也不怒,一脸淡定的慢悠悠的打着牌。

        

“听说,那家姑娘芳龄二十,”秦圣靠在凳子上,一手拿着牌玩,一手随意的垂在一旁,十足的风流公子模样,声音用他那独特的犯贱声调:“四万。”

        

“吃!”苏晨吃牌,秦圣冒了一句脏话“撑死你!”,苏晨充耳不闻,一张斯文俊美的脸笑的那个气质啊气质的开口说:“听说,那家姑娘姓凌!八饼!”

        

“杠!”悠逸得意洋洋地挑了挑眉,从牌尾摸了牌,一边思考,一边抬起头扫了一眼李情深,继续落井下石的开了口:“听说,哪家姑娘叫沫沫!七条!”

        

秦圣,苏晨,悠逸表情促狭,看着若无其事的坐在那里一片淡定从容的李情深,然后调侃的笑了起来,麻将桌上的气氛变得有些热闹。

        

一直被大家拿来调侃说笑的李情深始终没有说话,只是态度闲适的摸牌打牌,似乎对那三个人的话充耳不闻。

        

“哎呀,我告诉你们,当初在美国MIT的时候,李情深他可是每夜都守在电脑前等凌沫沫QQ上线呢……”

        

就在悠逸开口,再一次的揭露李情深往事的时候,始终保持着沉默的李情深这才慢条斯理的抬起头,轻轻的咳了咳嗓子,打断了悠逸的声音。

        

果真还没有等到他们那想法完全的成形,李情深修长漂亮的手指已经缓缓地将面前的牌推到,勾了勾唇,声音清冷飘渺:“自摸小七对,胡了,给钱吧。”

        

其余三只原本被吊起的心瞬间跌沉了下去,各个嘴里带着一句脏话,就纷纷的掏了钱扔给李情深。

        

李情深来者不拒的收了钱。

        

秦圣叼着烟将面前的牌一把推开,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开口:“已经快要九点了,李情深,你家小姑娘为什么怎么还没到?要不要打个电话问一问?”

        

李情深点了头,就伸出手从兜子里摸出来手机,找了凌沫沫的手机号拨了过去,然而电话响了很久,却始终没有人接听,李情深皱了皱眉,再一次的拨了过去,依旧没有人接听,脸色渐渐的冷了下去。

        

“没人接?”苏晨插了话,“也许是在路上吧,没有听到声音。”

        

“再等等吧,我们再打一圈。”悠逸一边搓着牌,一边招呼着大家。

        

秦圣按灭了烟,立刻加入了队伍,李情深这才悻悻的挂了电话,继续打牌。

        

然而,当他们连续结束三次的时候,已经接近十点了,凌沫沫还没有出现,所有人的肚子都饿了。

        

李情深的脸色愈发的难看了下来,他直接从麻将桌站起身走到了窗边给凌沫沫拨着电话,一直拨到最后,凌沫沫的手机变成了客服的声音:“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