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饶哭着爬走又被拉回来(我与三个浪妇)最新章节列表

她刚被注射了针剂。

        

现在浑身无力,压根无法操作手机。

        

应霜白闭了闭眼,将眼泪吞咽回去,费劲力气,利用肩膀将手机推到枕头下面。

        

等药效过去,她便能拨打薄寒景的电话。

        

无论如何,死之前,她一定要见自己儿子一面。

        

天灰蒙蒙亮。

        

应霜白力气逐渐恢复。

        

可就在她挣扎着坐起来,拿出手机正准备拨打电话时,房门忽然打开。

        

看见进来的人,她脸上划过一丝慌乱。

        

是薄寒念! 

        

怎么是她?

        

此时,薄寒念已经能够独立行走,纤长的身姿站在朦胧的夜色中,使得房间里的气压一下子降低不少。

        

应霜白只是怔愣两秒,便急忙将手机藏起来。

        

这一明显动作,丝毫没有逃过薄寒念的眼神。

        

看见了,女孩儿只是微微一笑,眉眼间勾着算计得逞的笑容。

        

丝毫不担心她有手机,会做出什么事。

        

应霜白眸光颤了颤,颤抖着拿出手机,慌乱地拨打薄寒景的电话。

        

电话拨通,几秒后,里面便传来嘟嘟的声音。

        

不是没人接听,而是电话卡里压根就没话费。

        

应霜白盯着手机看了两秒,恍然大悟。

        

她是故意让自己拿到手机,让自己满怀期望以为能再见到自己儿子……

        

从始至终,都在薄寒念的算计中。

        

“薄寒念,你到底想怎么样?”

        

应霜白将手机砸出去,整个人无力地倒在床上,鼻腔里有鲜血流淌出来。

        

见状,薄寒念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低声道:“怎么是我要怎么样?好像你是个受害人,我是什么十恶不赦的罪人一般。”

        

“你大概是忘记了,我男朋友当初也是这样被折磨死的。他死的时候,手里还抓着我的照片,没人知道他那端时间有多无助。”

        

“天道好轮回,现在只不过是报应报到你身上了。”

        

薄寒念说着,站起身,将地上的手机踢到一旁,走到应霜白窗前,微微俯下身:“绝望的滋味,不好受吧?”

        

应霜白冷冰冰的盯着薄寒念,除了大口呼吸,别无他法。

        

“薄寒景是想见你一面的,所以现在还留在古堡。不过,很快他就会收到你自杀去世的消息。”

        

“薄老去世,你受不了打击,自杀而亡。”

        

“薄寒景会因为没有坚持见你,愧疚一辈子。”薄寒念继续低声呢喃,“他的余生,也会像我一样,活在愧疚和自责中。”

        

“薄寒念,你敢!”

        

儿子是应霜白的软肋,提到薄寒景,她整个人便变得激动起来。

        

“敢不敢,你还不知道吗?”薄寒念勾了勾唇,葱白的指腹缓缓落在应霜白的脸上,再是下巴,猛地将她的脸抬高。

        

“夫人,再见了。”

        

说完话,薄寒念起身走到门口,冷眼看着床上,挣扎动作逐渐慢下来、流血不止的女人,唇角缓缓上扬。

        

就在应霜白停止挣扎,含恨而终的那刻。

        

薄寒念觉得自己肩头的担子,一下子松了不少。

        

两个罪魁祸首,终于死了。

        

她的使命,仿佛也结束了。

        

接下来——

        

薄寒念轻抿着唇,失魂落魄地走出房间,沙哑着声音道:“通知下去,夫人去世了。”

        

保镖怔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急忙去通知。

        

——

        

知道别墅出事。

        

薄寒庭从集团匆匆赶回家,直接去了薄寒念的房间。

        

房门推开,看见靠坐在床上,神情落寞的女孩儿,薄寒庭眉头轻蹙,大步流星走到她身边。

        

“吓到了?”

        

这段时间,都是她在照顾夫人。

        

听说夫人去世时,她也在。

        

小念从小就胆小,连只蚂蚁都不敢踩,的亲眼目睹应霜白的尸体,肯定吓得不轻。

        

看见薄寒庭关切的模样,薄寒念抿了抿嘴,轻声道:“我没事,你去也处理夫人的葬礼吧。”

        

“还有……”女孩儿声音哽了哽,“好好安慰二哥,他现在肯定很难过。”

        

她虽然恨透了的的应霜白,可从来不想,将无辜的人牵扯进来。

        

之前做的那些事,她会付出代价的。

        

“他没事。”

        

薄寒庭轻声安抚着,“我在这儿陪你一会儿,没事我再离开。”

        

他坚持不走,薄寒念劝了也没法子。

        

两人就这么僵持着,气氛变得十分怪异。

        

最近一段时间,薄老和应霜白接连去世,又因为财团那边的事,全部压在薄寒庭身上。

        

男人才三十岁左右,竟然已经累出了几根白头发,英俊的面容也变得憔悴起来。

        

与之前意气风发的少年一比,仿佛过去了半辈子那么长。

        

“薄寒庭……”

        

静默许久,薄寒念主动开了口。

        

“如果时光重来,明知道会相互折磨、相互纠缠,你还愿意娶我吗?”

        

这话一出,男人挺拔的身躯微微一怔。

        

“如果现在的你是开心的,那么我愿意。但是你现在不开心……”薄寒庭勾了勾唇,指腹轻轻将女孩儿额头的碎发捋到耳后,低哑着声音道:“小念,我要的从来都是你快乐,幸福。”

        

“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想离开薄家,我随时放你走。”

        

薄寒念心底有些苦涩,抿了抿嘴,低声道:“我走了,你还会娶其他女人吗?”

        

娶其他女人?

        

薄寒庭倒是没想过这个问题。

        

或者说,除了她之外,他没想过娶其他女人。

        

没有爱情的婚姻,太累了。

        

薄寒庭没说话,薄寒念也就明白了。

        

她真的不值得,他对她这么好。

        

他如果知道,自己设计,差点害死薄寒沉和姜夕,再设计弄死薄老和应霜白,他会不会震惊,自己喜欢的女孩儿,是蛇蝎心肠的东西?!

        

“薄西晏,我不值得你……”

        

“值得。”薄西晏打断薄寒念的话,嘴角挂着浅浅的笑,“小念,是薄和父亲对不起你。”

        

“我会送你离开,去你想去的地方。不想回来,可以永远不用回来。”

        

哪怕将他彻底忘记,嫁给其他男人,结婚生子也没关系。

        

只要她后半生,能过得平安顺遂。

        

“先休息吧。”薄寒庭心情变得低落,为了不影响到她,只好站起身:“等忙完夫人的葬礼,我会安排人送你走。”

        

看着男人逐渐消失的背影,薄寒念怔坐在原地,湿红的眼眶里渐渐弥漫起水雾……

        

这个家,她唯一对不起的,只有薄寒庭。

        

可是,没有回头路了。

        

——

        

看见薄寒庭从里面失魂落魄地出来。

        

身旁的保镖,忍不住开口:“大少爷,您为什么不告诉少奶奶,当初你昏迷瘫痪,是因为救她男朋友?”

        

只要少奶奶知道,一定会感动的。

0

更多精彩

性妾H_高H纯肉到尾

2021年7月28日 小羽 0

     徐阶听到了徐璠的话,表示很难弄,毕竟,这个位置,非常敏感,谁都希望自己的人上任最好,这样在天子脚下,只要做出点功绩出来,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