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家伙你喷的到处都是(贱尿便器h)最新章节列表

“姑娘伢别过去!”

        

工作人员善意而严肃地大声喊道。

        

“春春,你就站在这。有我呢。”司马谦不放心,又细细叮嘱了一句。

        

春春听话地点点头,静静地站在楼道口。脸上落满了泪水。

        

司马谦把裹尸袋放进殡仪车里时,他还是骇了一大跳,背后满是冷汗。恍惚间他看见车里已经堆放着好几个黑乎乎袋子。不敢去细数,只知道不少。

        

就那样堆在那里。像货物,更像垃圾。其实普通人意外去世了很多都这个样子。也不是因为这次疫情有什么特别。只是数量上去了。就显得尤其恐怖。

        

像CSI美剧中也经常看到这样的黑色裹尸袋,可亲自见到一堆,就有很强冲击力。

        

恶心想吐。

        

司马谦感觉胃里一阵翻腾。赶紧在工作人员帮助下把三爷爷的遗体放下,在里面摆放好。

        

“谢谢你。”

        

工作人员感激地对司马谦点点头,刚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去。 

        

“快回去吧。小伙子。别冻感冒了。”说完,工作人员进了驾驶室。

        

短短的叮咛,短短的,暖暖的。像亲人,像朋友。

        

司马谦回到春春身边,安静地陪着她。忍住想要揽住她的冲动。毕竟没戴手套。刚刚触碰了裹尸袋。他还是有很强的防疫意识的。

        

车子启动往小区门口开去。

        

春春突然冲上前,一边快跑,一边对着车子猛烈地挥手。司马谦愣了下才反应过来,撒开脚丫追上春春。

        

殡仪车放缓了一瞬间,又恢复原来的速度,并提前拐弯,迅速地消失在两人的视线里。

        

春春扬起的手臂无力地垂下,却依然固执往前奔跑,跑过拐弯处才停下来。喘着气,哀伤地望向路的尽头。

        

车已经开走了。

        

人也已经随之走了。

        

这世间再也没有那个永远笑呵呵,对自己百般疼爱的姥爷了。

        

他永远、永远地离开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春春难过地蹲下身子,抱着胳膊,埋头嚎啕大哭。一头柔顺的黑发披散下来,遮住了她的脸。

        

春春原本就长得很瘦,哪怕穿着鼓鼓的羽绒服,也依然显得很瘦。这一哭,哭得好伤心,哭得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似乎把之前在长辈面前压抑着的悲伤难过和不舍全部哭出来。

        

司马谦心疼地手足无措。蹲下身,轻拍着春春的后背。而且特意用手背拍。怕摸过裹尸袋的手心污染了春春的衣服。一边小心翼翼地盯着她看。

        

哭泣的声音越来越小,肩膀也颤动得更加厉害,变成了抽泣。

        

春春泪光点点地抬起头,穿过发丝呆呆地望向司马谦。

        

“谢谢你……对不起……我……”

        

春春哽哽咽咽地,语不成句。

        

司马谦伸出手来,把春春整个圈进怀里。因为羽绒服没扣扣子,春春的脸直接贴在了司马谦厚实的胸口上。

        

隔着薄薄的保暖内衣,一阵热量裹着浓厚的荷尔蒙气息扑面而来,砰砰砰的心跳声异常清晰。

        

春春本能地想要推开,却被司马谦顺势揽住不松手。

        

“嗯?!别动。我冷。帮我暖暖。”司马谦在春春耳边呢喃道,轻轻摩擦着她柔滑的发丝。声音温和柔软。

        

春春微微仰头,惊讶地偷看司马谦。硬朗的国字脸轮廓,浓眉大眼,如果眼神里少点吊儿郎当和风流倜傥,倒是传统面相里的正派人士形象。戴着口罩,倒凸显了眼神部分。

        

此时刚好司马谦也正低头动情地看着拥在她。在他看来,哪怕戴着口罩,哪怕头发已经被搞得乱蓬蓬的,就春春一双迷蒙含泪的眼睛,都让他怦然心动。

        

司马谦调皮地俯身低头凑过来,眼睛对着眼睛,鼻尖对着鼻尖。用鼻翼蹭着春春的鼻尖,又轻又柔。蹭得春春鼻子痒痒的。

        

春春本能地闭上眼睛。

        

这样的姿势从楼上邻居们的角度看来,几乎等同于亲吻。从当事人角度看来,紧紧相拥,对方的呼吸和唇齿近在咫尺,离亲吻也只有一步之遥。

        

“你干嘛?!放开我。”

        

春春低声说,抿着嘴,涨红了脸。呼吸急促,心神慌乱。明明在抗议,却带着一丝可爱的娇嗔。

        

她神情复杂地看了司马谦一眼。猛地推开他,快步往回跑去,眼泪再次涌了出来。

        

哪知道事出突然,司马谦毫无防备之下被推倒在地上。

        

“啊!”腰部传来一股钻心的剧痛,司马惊呼一声。挣扎了半天,都爬不起来。

        

一只纤细修长的手伸到他面前。他借势拉着这手站起身。却不把这手还回去,依然紧紧拽着,还翻手过来,食指相扣。

        

春春的手很凉,他紧紧地包住,好像这样就能传递过去更多的温暖。

        

“你松开!”

        

春春嘟囔着嘴,不满地抗议道。她感觉不仅对方脑子有坑进水了,自己脑子好像也进水了……

        

“不行,我松开,会摔的。”司马谦故意重重地叹了口气,腿还筛糠似地抖动着,“我其实都走不动了,没力气。纯粹靠你,才走得动。”

        

“别这样。好多人。”春春别扭地说,把头埋得更低了,胸口剧烈地起伏着。

        

她刚刚已经注意到有人站在窗户边或阳台上看他们,甚至可能在拍照。

        

“没事。他们又不认识我们。”司马谦无所谓地抬头扫视了一遍周围的房子。

        

“如果你再不放开,我就喊人了。”春春不满地撅起嘴唇。

        

“你喊吧。你喊,我就现场跟你求婚,让你做我老婆。”

        

“你无耻!”春春明显快被气哭了,猛地甩开手。

        

哪知道司马谦的手像狗皮膏药,几乎瞬间又捉住了她的手,再次十指相扣。

        

春春咬着嘴唇,泪水在眼睛里滚,“你即使帮了我。也不能勉强我。”

        

“我不勉强你。你就把我当成是一条狗好了。今天天气好,拉着狗出来溜溜弯。”

        

春春脚下一顿,正好踩到司马脚背上。

        

哪有人自己说自己是条狗的……

        

“哎呦喂!”

        

司马谦皱着眉低呼一声。真真假假分不清。他这人就这样。真的像假的,假的像真的。

        

但攥着春春的手却不放松。

        

忽然像想起来什么似的,“汪~汪~汪~”

        

一本正经地叫了三声。

        

瞬间他们被更多的目光包围了。居家生活太无聊。整天在家睡觉、看电视、你瞪我我瞪你已经厌倦到吐。突然看到小区里两养眼的年轻男女现场直播谈恋爱,一个个容光焕发,来精神了。

        

就这三声狗叫,还惊飞了一群鸟儿,叽叽喳喳地叫着。最近听到的鸟叫都比平日里多。

        

春春原本想说“对不起”,听到司马谦的三声狗叫反而开不了口。低着头快步往前走。相反把司马谦落在后面,“拖”着向前走。

        

还真有点遛狗的意思。就差一条狗绳。

        

跟流氓讲道理,绝对讲不赢。

        

“放开我。”

        

春春情急之下停下身,使劲甩手却怎么也甩不开。她不满地瞪着司马谦,想要掰开他的手指。

        

司马谦却轻轻一带,将她拉入怀着,抱了个结结实实。

        

这一抱,炽热的气息将她透不过气来。

        

“不是说好了我们一起的吗?”司马谦的语气无比认真。他低下头,隔着口罩磨蹭着她的头顶,“春春,你不能丢下我。”

        

“可是……”春春急急地使劲推开司马谦。

        

哪知道司马谦这次顺势松开了手。心里也明白强扭的瓜不甜。

        

到了嘴边的话,却什么都说不出口。春春咬着嘴唇赌气地往前走,不管司马谦。在她心里,爱情是很严肃很神圣的事情。好感归好感,感动归感动,喜欢归喜欢,爱归爱。绝不可以随随便便开始。

        

司马谦忽然说道。

        

“我懂的,春春。因为姥爷刚走。因为我们刚见面。因为,因为我不够好……可我真的很喜欢你,我也看得出来你也喜欢我。春春,做我女朋友吧。疫情面前,你不觉得生命很短暂吗?给我个机会好不好?”

        

“不”,春春出乎意外勇敢地抬起头,直视着司马谦的双眼,“我没法答应你。我想要的是一辈子忠贞不渝的感情。”

        

“那我们就一辈子忠贞不渝。”

        

司马谦口气轻松地说道。其实潜意识里,他从来不认为这世界有什么永恒不变的。那些许诺会永远不变的,要么变了,要么毁灭了。谁能知道以后什么样子。也许下一秒就会有意外。

        

春春盯着司马谦的眼睛,有些难过地摇了摇头,“不,你心里其实不信一辈子忠贞不渝的爱情。”

        

司马谦痛苦地闭上眼睛,轻声说道,“好吧。”

        

春春说的都对。他不信一辈子忠贞不渝。他也给不了她承诺。甚至有些自卑,觉得配不上她。

        

春春一愣。只感觉心头突然有倾盆暴雨倾泻而来,沉甸甸的,湿漉漉的。

        

让他知难而退,说明自己的爱情观,不是刚刚一直想要的吗?

        

她不应该感到心痛的。也不应该感到沉闷的。

        

司马谦忍住心中的刺痛,神色微苦地说道,声音有些沙哑,“好了,我们快回去吧。老太太不知道怎样了。”

        

“谢谢你。”

        

“不客气。”

0

更多精彩

性妾H_高H纯肉到尾

2021年7月28日 小羽 0

     徐阶听到了徐璠的话,表示很难弄,毕竟,这个位置,非常敏感,谁都希望自己的人上任最好,这样在天子脚下,只要做出点功绩出来,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