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衣间被强系列小说(GL H文)最新章节列表

几秒钟的死寂之后,便是山呼海啸的惊叹、赞美,甚至是顶礼膜拜。

        

“这就是鼠神赐予我们的神器!”

        

鼠人强者高举着闪耀光焰的长柄斧,依旧用拖长了尾音的怪腔怪调,嘶吼道,“属于鼠民的荣耀纪元已经到来,鼠神的力量不但蕴藏在这件神器当中,也蕴藏在每一名鼠民的血脉里,只要你对鼠神的信仰足够虔诚,就能和我一样,创造不可思议的奇迹!”

        

地底深处,一片欢呼。

        

孟超蛰伏在角落里,亦是惊叹不已。

        

这种镌刻着楔形文字的长柄斧,不仅仅是冷兵器这么简单,还拥有强大的纯能量攻击能力。

        

甚至能利用灵能涟漪,干涉物质的原子球形能量层,进而改变事物的性质,从根本上将坚不可摧的物体,轰成齑粉,化为虚无。

        

鼠人强者面前这道触目惊心的裂纹,与其说是被战斧劈砍出来的,倒不如说,是受到了灵能的干扰,大量类似钢筋混凝土的坚固物质,统统变成了沙砾之类的半流体,从内部分崩离析。

        

“古代兽人的武器,果然霸道!

        

“和我通过怪兽主脑看到,太古战争时代,‘古人’的灵能攻击模式,有异曲同工之妙。

        

“或者说,这就是‘古人’技术的仿制版本和弱化版本。

        

“所以,隶属于大角鼠神的秘密组织,渗透到黑角城来的目的,就是挖掘黑角城地底深处,古代兽人‘军火库’?”

        

孟超仔细想想,应该没这么简单。

        

因为这件长柄斧枪虽然看起来是很霸道没错,但使用起来的局限性也很大。

        

首先,长柄斧枪颇为沉重,至少以鼠人强者突破天境的实力,大力挥舞时,周身肌肉依旧高高隆起。

        

孟超很怀疑普通鼠民战士是否能扛得动这件“神器”。

        

就算勉强能扛得动,又能否挥出足够的速度,在敌人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精确命中敌人的要害。

        

倘若需要好几秒钟的蓄力,才能挥出一斧子,而挥出三五斧子,就累得气喘吁吁的话。

        

那威力再强大,都没有意义了。

        

其次,基于质能守恒的原则,任何武器都不可能无限制释放强劲的破坏力。

        

如果孟超没猜错的话,这件长柄斧枪内部,一定装填或者镶嵌着高纯度的晶石。

        

要不然就是鼠人强者激荡生命磁场,用自身存储的灵能,为长柄斧枪充能。

        

镌刻在斧柄上的楔形文字,充其量起到了增幅灵能涟漪,放大破坏力的效果,却不可能无中生有,从虚空中源源不断地汲取灵能。

        

这就意味着,长柄斧枪的使用次数是相当有限的。

        

一旦灵能耗尽,它就变成一柄普普通通的重型冷兵器了。

        

那种耐久度无限,弹药和灵能统统无限,也没有任何使用条件的“神器”,是不存在的。

        

至少孟超在前世记忆碎片中,没有找到类似的神器。

        

前世的图兰文明,在濒临灭亡的时候,也没有大批量装备“神器”来翻盘。

        

“越先进的武器就越复杂,越复杂的武器就越容易损坏,经过千万年岁月的侵蚀,就算被鼠民义军找到了古代兽人的‘军火库’,里面究竟有多少件完好无损的武器,都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否则,为什么这个鼠人强者仅仅拿出来一件长柄斧枪呢?

        

“搞不好,青铜大门后面,还能正常使用的武器,也就这么一两件,最多三五十件,百十来件啦!

        

“百十来件能释放出灵焰的冷兵器,并不足以决定一场战争的胜负,更不可能决定成百上千万人的命运,最多用来鼓舞一下士气。”

        

孟超琢磨着,发掘古代兽人的武器库,应该不是鼠民义军的最大目的,仅仅是顺手为之。

        

或者说,是实现真正目的,必备的条件。

        

“刚才鼠人强者说,鼠神的力量蕴藏在全体鼠民的血脉之中,只要信仰足够虔诚,就能和他一样创造奇迹。

        

“对了,那个‘半边脸’也和同伴提到了‘奇迹’或者‘神迹’之类的字眼。

        

“还说这个神迹,将会撼动整座黑角城的。

        

“由此可见,信仰大角鼠神的秘密组织,是要利用这批古代兽人的武器,在黑角城里搞大事情。

        

“而他们真正的目的……难道是带领大批鼠民,都逃出黑角城去?”

        

孟超刚才侦察到了好几条直径在五米以上,铺设着古代铁轨,一路通往黑暗深处的隧道。

        

即便在地底百米,他依旧保持着清晰的方向感,能辨识出这些隧道是一路通往城外的。

        

想要掀起一股席卷整片图兰泽的大风暴,先决条件就是足够的人力物力和兵源。

        

此刻的黑角城,聚集了数十万氏族武士和数量更多几十倍的鼠民。

        

其中不少鼠民都是吃苦耐劳的奴工,以及训练有素的仆兵。

        

他们正是鼠民义军最需要的人力资源。

        

换成孟超是鼠民义军的首领,在刮起真正的风暴之前,也会想方设法,救这些人逃离魔掌,共襄义举的。

        

“当然,另一个可能是鼠民义军的确想在黑角城搞事情,但他们的计划却不慎暴露,惨遭镇压了。

        

“反正前世的黑角城,并不是‘鼠民之乱’的主战场。

        

“鼠民义军闹得最厉害的地方,还是在黄金氏族的领地之内。

        

“所以,黄金氏族才会派出狼族军团,去镇压鼠民义军。

        

“眼睁睁看着鼠民义军惨遭镇压,并不符合我还有龙城文明的利益,抛开道义和良知什么的不提,至少,鼠民义军在黑角城的事情搞得越大,我才越容易浑水摸鱼,趁火打劫,把血蹄家族的秘药、战甲、有数千年历史的宝贝统统一锅端嘛!

        

“决定了,我应该帮大角鼠神搞事情!

        

“不说让黑角城天翻地覆,至少要帮助更多的鼠民,逃出这座吃人的魔窟才行!”

        

孟超正想着,就闻到了熟悉的气味。

        

一名鼠民战士急匆匆地跑向鼠人强者,向后者附耳说了什么,同时将缀着徽章的碎布递了过去。

        

鼠人强者抓着从孟超斗篷上扯下来的碎布,脸色一变,陷入沉思。

        

“所以,这个挥舞长柄斧枪的鼠人强者,就是‘大角鼠神的使者’?”

        

孟超眯起眼睛,飞快开动脑筋,“究竟该怎么不露痕迹地助他们一臂之力才好呢?”

        

悄悄离开地底,顺着原路返回,还没回到血颅角斗场,他已经想出来了。

        

在造反这件事上,古老地球上的东方人拥有极其丰富的经验,甚至是融入血脉的天赋优势。

        

什么叫鱼腹藏书,什么叫野狐夜嚎,什么叫莫道石人一只眼……那都是东方老祖们玩剩下的东西。

        

数千年造反和镇压积累的血泪教训。

        

再加上现代秘密组织的基本原则。

        

只消稍稍泄漏一星半点,就足以让鼠民义军深入学习,豁然开朗,受益无穷。

        

结合自己的所见,孟超帮鼠民义军指出了三个问题。

        

第一是组织太不严密,没有丝毫警惕和反侦察意识。

        

最明显的问题,散布在黑角城各处,用来动员基层力量的“触手”,和位于老巢深处,充当“大脑”的指挥层之间,竟然可以直接联系。

        

这样的话,万一被某个精明的氏族武士,抓到了一条“触手”,岂不是能顺藤摸瓜,将鼠民义军设置在黑角城里的整个组织,都一举攻破了么?

        

孟超建议鼠民义军在“触手”和“大脑”之间,最好多设置几个层级,每个层级的每个成员之间,采用单线联系,最多知道自己的上线和下线,两到三个人的身份,这样就算被抓,也不至于对组织造成致命的破坏。

        

另外,常规消息的传递,其实是不需要两名成员直接见面的,完全可以采用“死信箱”的方式。

        

所谓“死信箱”,就是一个经过挑选的无人交接点,同时也是组织成员经常有充分理由可以去的地方。

        

像是专门做鼠民买卖的市场、酒馆和赌场,包括一些最低级别的角斗场的观众席下面,都能设置死信箱。

        

使用死信箱的好处是,接受信息的人,无需见到发送信息者的真面目,甚至不需要知道发送信息的人是谁,这无疑大幅提升了安全系数。

        

第二个问题,孟超觉得鼠民义军在贫民窟的地底深处,设置的警戒线实在太儿戏了。

        

倘若这座古代兽人的“军火库”,以及周围直通城外的隧道,对于鼠民义军的计划真的至关重要。

        

那么孟超轻而易举就能渗透的三五重警戒线,就显得形同虚设了。

        

虽然粗枝大叶的氏族武士们,不太可能具备一名幽灵刺客的专业水准。

        

但既然干的是杀头的买卖,就不能将希望寄托在敌人的愚蠢上。

        

所以,孟超为大角鼠神的使者,介绍了好几种设置明暗岗哨的方法。

        

还有很多无人警戒线和陷阱的挖掘方法。

        

都不是什么高科技的东西。

        

最简单的,在容易被敌人潜入的线路上,绷紧几根头发丝,挂上几枚铃铛,后面的隐秘处再放上两三个小型的捕兽夹,就有可能堵住一个致命漏洞了。

0

更多精彩

与子乱h_高H禁伦

2021年7月27日 小羽 0

     菱湖湿地公园内,一座荒废的疗养院外,伫立着一根根粗细大小不等的木头桩子。    &nbsp […]

浪妇的肉&少妇浪妇荡欲

2021年7月27日 小羽 0

      顾临渊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眼神泛着寒光一点点的松开了她的手,随后跟变戏法的似的,一个玉盒出现在了他的掌中。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