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个楼梯撞到最深处(翁熄性放纵好紧)最新章节列表

七月底的某天,胡同市电视台主持人童安下了动车,拎着行李刚走出车站,就发现了站外举牌的工作人员。

        

“你好,我是童安。”他走了过去。

        

“童安,胡同过来的对吧。”工作人员看了看他的身份证,比照了手里的表格:“你好欢迎来到东安,请跟我来。”

        

没人给他提行李,童安也没想过这个,跟着对方走了一会,便看到印有东安卫视四个字的大巴车,从外头看去,已经坐了不少人。

        

“你先上去找个位置,还得等一会,有俩人快到了。”

        

“谢谢。”

        

童安上了车,能做五十多人的大巴上零零散散有十几个。

        

“各位老师好,我是来自胡同市的童安,请多多关照。”

        

“你好你好。”有人微笑回应。

        

同省不同市,虽说是同行,互相之间不太认识,主持人这行,年龄不是太大问题,可以说三十岁以后才是真正的黄金时间。

        

金话筒严格要求,从业经验不得超过五年,也是为了给年轻人机会。 

        

车上的十几人年龄相仿,有男有女,炎炎夏日,依然穿着整齐,在一切未知的情况下,得留个好印象。

        

身边的人,都是对手,还没比赛,有警惕挺正常。

        

童安找了个位置,放好行李坐了下去。

        

“你好,我是原文和,华昌市的。”

        

前头的年轻人转过头,友好地伸出右手。

        

“你好,我是童安。”

        

“不介意,一起坐?”对方好像很热情。

        

“啊..好。”童安往里头让了个位置:“你到了很久么?”

        

原文和摇摇头:“比你早十分钟,大伙的时间都差不多,估计是特意安排的,要不这么些人,轮流接也得花不少时间。”

        

“这里都是地方台的主持人吧。”童安压低了声音。

        

“嗯,东安本地的肯定不用坐车啊,诶,你接的通知里有说什么么?比如咱们接下来要做什么?”

        

“没有,就是时间,地点,然后说要进行集训。”

        

“看来是一样,不知道,能不能见到肖一若,他可是我的偶像。”

        

“估计难吧,他是负责人,估计就是挂个头衔,偶尔来看看,一切还得靠咱们自己。”

        

“也是。”

        

聊了一会,剩下两位人员到齐,车辆开动。

        

“各位老师,我是东安卫视的工作人员,周凯,接下来的一周,我将负责诸位的衣食住行等工作,电话号码以及微信都发到你们的手机上了,在路上可以加一下。

        

另外每天工作学习安排计划,都会发到群里,不再另行通知。”

        

车辆平稳地在城市中穿梭,选手们看着窗外的景象,想法各不相同,有踌躇满志,有担心忧郁,谁也不知道,接下来面对的是什么。

        

四十分钟后,车辆在某个酒店停下,主持人们纷纷下车。

        

“各位,每间房两人,直接到前台凭身份证领取,半小时后,在十三楼,一号会议室集合,切记,不要迟到。”

        

童安跟着人群去到前台,一番协调后,他和原文和换到了一个房间,好歹聊了一路,比起其他人,更加熟悉些。

        

“环境还挺不错的。”

        

到了房间,原文和放下行李箱,看了看房间。

        

“好歹是三星级,东安好歹是上星卫视。”童安打开行李:“我得冲个澡,太热了。”

        

“你快点,”原文和躺在床上:“咱们只有半小时。”

        

“冲个凉,很快。”

        

二十分钟后,两人直接走了楼梯,他们住在十一楼,等电梯更费时间。

        

推开门,才发现已经算迟了,偌大的会议室人头攒动,粗粗一算,怕不是有三十人,其中不少是陌生面孔,大概是东安的主持人。

        

整个会议室很大,估计有二百来个平方,不过桌椅都被移走,大伙都是站着,墙上挂着条幅:第一届金话筒训练班

        

童安走进了人群,和众人一起默默地等着。

        

下午三点,也就是规定的时间刚到,会议室大门再次打开,众人眼睛一亮。

        

肖一若带头,身后跟着几人走了进来,有人带头鼓起掌来。

        

“大家好。”肖一若微笑站在中间:“欢迎来到东安,先给大家介绍一下,我是肖一若,和诸位一样都是主持人。

        

这位是东安卫视著名导演刘强…著名主持人郑秋曼…资深编导陈静…”

        

掌声基本没停。

        

一圈介绍完毕,肖一若往前走了两步:“是不是挺好奇,为什么会议室里没有桌椅?

        

我故意的。

        

来,别客气,都坐下吧。”

        

说完,他率先坐在了地上,其他人有样学样,纷纷席地而坐,只是,有些女士稍显尴尬,她们穿的是裙子。

        

“是我想的不周到。”见此情景,肖一若喊着工作人员和酒店要了些毯子,耽误了些时间。

        

“我也不让大伙猜测,为什么要坐地上。”

        

他看着众人的眼睛。

        

“没有特别的原因,就是我想让你们不太舒服,先提醒,这次的集训和你们往常参与的完全不同。

        

辛苦是必然,不过大家放心,伙食方面会很好,睡觉时间也会保证。

        

七天,想要完全改变一个人,你们觉得可能么?

        

当然不可能。

        

我想的是,只要有十个,或者五个能有进步,能在这七天里学到些什么,那就成功了。

        

我这个人不太喜欢鸡汤,不过有句话说的挺好,明天的你会感谢今天辛苦付出的自己。

        

挺直白的,你这个月用心工作,下个月工资少不了,对吧。”

        

有些选手露出了笑容。

        

“接下来的一周时间,我同样会住在这个酒店,有一点提醒大家。

        

三十七人,我很乐意见到有人提前打道回府。

        

到时候你们的领导问起来,诶,集训还没结束,你咋先回来了,那场景,可能会很尴尬吧。”

        

赤裸裸的威胁,相当有效。

        

“现在,给你们两个任务,一个长期,一个短期。

        

长期任务是,五天之后。”

        

他伸出一个手掌。

        

“将在这里举行才艺表演,你们有五天的时间来规划,可以是任何形式,这属于考核中的一项,有加分。

        

第二,你们有半小时时间互相熟悉,每六个人一组,多的一个自信安排,给我个队名,以上。”

        

说罢,带着众人直接离开。

0

更多精彩

性妾H_高H纯肉到尾

2021年7月28日 小羽 0

     徐阶听到了徐璠的话,表示很难弄,毕竟,这个位置,非常敏感,谁都希望自己的人上任最好,这样在天子脚下,只要做出点功绩出来,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