撅起屁股让我从后面(压在沙发上h)最新章节列表

      

苍羽派弟子众多,莫求又潜心修行,因而认识的人没有几个。

        

此番落下来的四人,竟有两位认识。

        

经常在藏法殿任职的掌教亲传弟子苏玄,同为仙岛来人的车志道。

        

早在初入苍羽派之时,这车志道还找过他的麻烦,最后逼得莫求离开外院。

        

这么多年过去,车志道竟已炼气九层,早已成为内门弟子。

        

“莫求?”

        

对于这位‘大师兄’,车志道自然没有忘记,见此眼眉不由一挑:

        

“想不到,你也来了剑南道。”

        

当年在外院,他被莫求一拳打晕,可谓奇耻大辱,铭刻在心。

        

声音,也略带讥讽。

        

前来剑南道的外门弟子,可都是被宗门当做随意舍弃的存在。

        

“炼气八层。”苏玄目泛灵光,朝着莫求轻轻点头:

        

“师弟果真是一位向道之人,即使道途坎坷,在这凡俗之地也未曾忘却修行,难能可贵。”

        

不过……

        

年纪终究还是太大了。

        

六十岁之前,最多炼气十层,入内门可以,已无再进一步的可能。

        

但门中诸多弟子,算上核心、真传,又有几人有希望筑基?

        

念头转动,他面色不变,伸手一引道:

        

“车师弟你已认识,这两位我来为你介绍。”

        

“镇法司银牌捕头海问天海捕头,这位是附近的修行同道江单江道友。”

        

海问天浓眉大眼,膀粗腰圆,背负一个剑匣,虎目炯炯有神。

        

修为,练气九层。

        

江道友卖相不凡,白发飘飘、道骨仙风,修为却只有练气六层。

        

“苍羽派莫求,见过两位。”

        

“莫道友。”

        

一行人彼此见过,莫求挥手打开身后的阵法,朝谷内一引:

        

“几位请!”

        

“请!”

        

苏玄负手而行,扫眼四周,忍不住轻轻点头:

        

“师弟好大的手笔,竟有阵法护住洞府,这点,不少内门弟子都做不到。”

        

“过奖了。”莫求拱手:

        

“不过是因为早年侥幸得了一个简易阵图,其实也算不得什么。”

        

“这阵法……”海问天眼神闪动,若有所思:

        

“似乎是小五行颠倒阵?”

        

“不错。”莫求点头:

        

“海捕头法眼无差。”

        

“莫道友大概不知。”海问天面露淡笑:

        

“小五行颠倒阵,乃是我们镇法司最常用的阵法,有特殊的辨识法门。”

        

“实则,大多数坊间流传的此阵,都是出自我们镇法司之手。”

        

说着,眼神带有探寻看来,似乎是好奇对方如何入手这等阵法。

        

“原来如此。”莫求面色不变,问道:

        

“受教了,却不知我这阵法,是不是也来自贵司?”

        

“这,我就看不出来了。”海问天收回眼神,摇头道:

        

“阵法一道,博大精深,海某就连略懂都称不上,更无本事辨识来源。”

        

“这样……”莫求点头:

        

“请!”

        

一行人步入庭院,在简陋的石亭下坐下。

        

“师弟。”苏玄开口:

        

“我们自山城而来,见过那家人,你做的不错,那年轻人先天可期。”

        

似乎是顾忌有外人在场,他话中语焉不详,并未指出乌家所在。

        

“哼!”车志道却不屑冷哼:

        

“让你照看好他们,你就在这里一味修行,却也太不上心了吧?”

        

“不能这么说。”苏玄摆手:

        

“莫师弟以武入道,对于如何做才最好,应该比我们更清楚。”

        

“至于安全……”

        

“此地距离山城也不算远,只要传讯过来,应该还能来得及。”

        

“况且,山城凡人杂居,浊气深重,不利于修行,这也没有办法。”

        

“师兄说的是。”莫求点头。

        

这位掌教亲传弟子,虽然在宗门名声不显,到不负大师兄之名。

        

温文儒雅,让人如沐春风。

        

相较而言,其他几位真传,就要高冷许多,让人难以亲近。

        

“呵呵……”苏玄轻笑,转过话题:

        

“此番两位道友同行,也是有事要问师弟。”

        

“哦。”莫求侧首:

        

“愿闻其详。”

        

“是这样。”海问天正神,肃声道:

        

“最近几年,附近城镇都有回报,有凡人世家子女失踪不见。”

        

“这等事,本是寻常,毕竟哪个地方都有人失踪。”

        

“只不过,前些日子,有人在附近见到疑似邪道修士出没的踪迹。”

        

“镇法司又查了一下附近失踪的人口,发现这里的比例远超其他地方。”

        

“不错。”江道友应是:

        

“而且失踪的人,大多有一定武学修为在身,且都是处子童男。”

        

“我们怀疑,有邪道修士潜藏在附近,暗中以生灵祭炼邪法。”

        

这是常有之事。

        

周遭数国,生民亿万,对于某些邪道修士来说,就是一个天然的粮仓。

        

甚至,就连某些高阶修士,为了祭炼邪法、法器,也会偶尔来收割一波。

        

镇法司所做之事,也是为了找出这些邪道,然后一一解决。

        

“莫道友,你在这里也有数年,可曾发现过有什么地方不对?”

        

“这倒不曾。”莫求轻轻摇头:

        

“虽然山城每年也有人失踪,但似乎,都与邪道修士无关。”

        

“这才不正常。”海问天闷声开口:

        

“附近城池都有特定条件的人失踪,唯独山城没有,岂不奇怪?”

        

“或许,那邪道畏惧莫道友?”

        

“海捕头说笑了。”莫求摇头:

        

“在下来此数年,几乎从未露过面,就算有些威望,怕也不够。”

        

“嗯。”江道友点头:

        

“附近的同道,江某都有耳闻,确实从未听说过莫道友的名号。”

        

“实际上……”

        

他讪讪一笑,道:

        

“若非几位道友带我来此,江某怕还不知道,这里有位仙宗高人坐镇。”

        

“不敢当。”莫求拱手:

        

“不过是一介外门罢了,早年莫某还是一介凡人,算不得什么。”

        

“那就奇怪了。”海问天手托下巴,来回摩挲:

        

“难不成是那邪道与山城有什么渊源,或者是,兔子不吃窝边草?”

        

莫求没有吭声。

        

“此事还需详查。”沉吟片刻,海问天抬头看来:

        

“今后的一段时间,海某怕是会多有打扰,还望道友海涵。”

        

“无妨。”莫求点头:

        

“有邪修在附近,莫某也难以酣睡,海捕头有事尽管开口。”

        

“那就这样。”海问天拍膝而起,道:

        

“今日见了个面熟,就不在此叨扰了,我与江兄先去山城转转。”

        

“这……”莫求哑然:

        

“不再坐坐?”

        

“以后有的是时间。”海问天摆手,行事风风火火,倒也与他的气质相仿:

        

“劳烦打开一下阵法。”

        

送走海捕头两人,苏玄略作交代,也起身告辞。

        

此番他作为巡视剑南道的宗门亲传,主要是把车志道介绍给同门认识。

        

因为接下来,他就要回返宗门,服用筑基丹尝试冲击更高境界。

        

车志道,就是接替他的人之一。

        

“师兄。”

        

临行前,莫求随口问道:

        

“这乌家人,是否与宗门前辈有些关系,这才让我在此照顾?”

        

“这……”苏玄面露迟疑。

        

“不该问的,就别问。”一旁的车志道冷哼:

        

“你只是一个区区外门弟子,做好自己的事就够了,别好奇心太重。”

        

“车师弟,不可如此。”苏玄皱眉,摇头道:

        

“不过此事确实不方便多说,莫师弟见谅,他日你会清楚的。”

        

“兴许……”

        

“还是你的一场机缘。”

        

“嗯。”对方语音模棱两可,莫求却知道问不出答案,索性点头:

        

“那在下静观其变。”

        

“告辞!”

        

苏玄点头,屈指一掐剑诀,剑光一展,把两人裹住,瞬间直冲天际,眨眼间就消失在茫茫云雾之中。

        

御剑飞行!

        

莫求抬首,心向神往。

        

飞天遁地,遨游九霄,唯有身怀这等手段,才算是真正的仙家中人。

        

不过。

        

苍羽派让一位外门弟子,花费数年时间,去培养一位凡人先天。

        

做这等赔本买卖,却不知到底是为了什么?

        

…………

        

        

无星无月

        

山城附近的某处山坡上,两道人影悄无声息浮现,朝着下方幽暗之地看去。

        

“血气凝儿不散,怨气凝结成型,以活人炼法,看样子,果真是邪道无疑。”

        

海问天轻拍身后剑匣,面露凝重,侧首看向江单:

        

“江道友,你在一旁压阵,我先潜到附近看看情况,如有不对,你就持隐息符先行逃走,去道府镇法司回禀这里的情况。”

        

“海捕头说笑了。”江单笑着摇头:

        

“以您的修为,就算是在苍羽派内门弟子当做,也能数的着存在,一个藏于此地的区区邪修算的了什么?”

        

“不可大意。”海问天眯眼:

        

“这等凝练血煞之气的法门,非同一般,怕是有一定传承,就不知这人是何背景。”

        

小声嘀咕两句,他身形一晃,化作一缕无影无形的剑光,朝下方掠去。

        

不多时。

        

“轰……”

        

一团堪称恐怖的血光,在下方陡然爆散,瞬息间笼罩近百亩之地。

        

山坡上,江单面露惊恐,眼中尽是红芒。

        

…………

        

半个时辰后。

        

“唰!”

        

莫求的身影出现在山坡上,面色阴沉,目泛灵光四下扫视,最后落在下方那数亩大小的诡异荒芜之地。

        

下一刻。

        

云篆遁法!

        

这门自万任平身上搜刮来的遁法,乃是苍羽派天云峰真传。

        

法力一引,身化缥缈云雾,看似缓慢,实则迅疾如电朝着山下飘去。

        

不多时。

        

两具尸体赫然入目。

        

莫求双眼一缩,心中陡生警兆,来不及多想,身躯瞬间拔高。

        

“轰……”

        

一团团诡异血光自周遭浮现,交织成网,朝着他疯狂剿杀而来。

        

“唰!”

        

“吟……”

        

身形闪烁,剑身轻吟。

        

莫求面色淡然,好似身化一条灵动游鱼,差之毫厘从血光中一跃而出。

        

阴风无影剑轻轻颤抖,绕身一旋,诸多血光就被一一斩灭。

        

随即身后阴风展开,托着他悬浮虚空。

0

更多精彩

与子乱h_高H禁伦

2021年7月27日 小羽 0

     菱湖湿地公园内,一座荒废的疗养院外,伫立着一根根粗细大小不等的木头桩子。    &nbsp […]

浪妇的肉&少妇浪妇荡欲

2021年7月27日 小羽 0

      顾临渊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眼神泛着寒光一点点的松开了她的手,随后跟变戏法的似的,一个玉盒出现在了他的掌中。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