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熟妇迎合娇喘双飞(怀孕涨乳H文)最新章节列表

太安二十四年十一月三十,元阳大雪纷飞。

        

自从进入冬季,隔三差五就要下雪,给城内百姓的生活带来了不便。

        

比如要烧更多柴取暖,这意味着要干更多活儿,还得有人出城去砍柴。

        

这些都值得抱怨,但也只仅仅只是抱怨,所有人都很清楚当下生活来之不易。

        

事实上,虽然大多数人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但至少不会出现饿死冻死的情况。

        

而这一切,都得益于王府各仓库储备丰盛,今年的秋收至关重要。

        

此刻在元阳北城龙潜坊内,有一座规模较大仓库,这里存放的是粮食。

        

王府库管所下辖几十个库房,分布于元阳以及周边各县,全都由库管所同意管理。

        

每处仓库设仓库大使,下辖吏员若干,足以应付仓库出入管理。

        

负责龙潜坊仓库的大使,名叫陈文山。

        

陈文山出身于元阳陈家,在丧尸未降临时,陈家是元阳顶级大族。 

        

自从雍王府收缴兵权,镇压元阳权贵之后,陈家就在一夜之间没落了。

        

仆婢全被遣散,家里粮食布匹全被收缴,只留下了空宅和不能吃的古董字画。

        

当然了,这所谓的没落只是和他们以往对比,相交于普通百姓这些世家大族依然过得很好。

        

瘦死骆驼比马大,这些大族人口兴旺,彼此之间也都相互照应。

        

更关键的一点是,这些大族子弟基本受过教育,可以胜任更轻松的活儿。

        

比如陈文山,从一个王府小吏做起,如今已成了仓库大使。

        

这处库房里的五万石粮食,全都掌握在他的手里。

        

此刻仓库内一片忙碌,几十号工人正在将粮食装车,几名小吏正在其中计数。

        

这些具体的工作不需要陈文山,此刻他正在库房内随意巡视着,身侧跟着一名新派来的小吏。

        

“张扬,你家与我家虽有交情,但有些话本官得向你说明!”陈文山语气严肃道。

        

跟在他身后的小吏,正是孟海马山的结拜兄弟张扬,因为负有学识而被选拔为吏。

        

张扬的父亲城德县尉,与元阳顶级权贵陈家有些联系,只能勉强称得上有交情。

        

“请大人教诲!”陈文山躬身道。

        

“在这里当差,最重要的只有一件事,要细心认真……绝不能算错账!”

        

“要是在这事儿上出了差错,一旦被查必受严惩!”

        

几个月前王府清查账目,当时牵扯出了一大批官员,赵延洵或贬谪或杀头,丝毫没留情面。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许久,但在如今依然有强大的震慑。

        

“卑职谨记!”张扬恭身道。

        

他也是有抱负,想要一展所能的人,自然不会犯这种小错。

        

尤其是,当看到了结义兄弟孟海高升百户,而自己还是个仓禀小吏的情况下,张扬更是坚定自己不输于人。

        

停下脚步,看着里面正在忙碌众人,陈文山开口道:“你进去帮忙吧,一定要监督好,不能多出库一粒粮食!”

        

张扬领命而去,而陈文山则站在原地,看着工人进出搬运货物。

        

今天运出的粮食,全都是用作赏赐,明日大朝会赵延洵将赏赐有功之臣。

        

马上要到年关,这也算是对今年的一次总结,接下来就等着过年了。

        

很快时间到了中午,所有货物搬运完毕,交割签字后陈文山才离开。

        

眼下到了吃饭的时候,除了当值的留下,其余人都可以各自回去吃饭。

        

当值的吏员和戍守此地的差役,是一起吃大锅菜,味道只能说很一般。

        

所以只要有机会,陈文山都是回家吃的,龙潜坊离他家也不是很远。

        

一路散着步,只用了二十几分钟,陈文山就返回了家宅。

        

他家的宅子依然很大,但里面住的人却不多,只有陈家近亲几十号人。

        

这些人又被分为了七八家,相互之间虽有联系,但饭还是分锅吃的。

        

正院还是陈文山一家在住,当他踏进大门口,就看到老爹正在收工。

        

即便家里温饱无虞,但能多挣点粮食就要多挣一些,这是末世里的生存法则。

        

雍王府庇护百姓不假,但也绝对不会养闲人。

        

“回来了!”

        

“嗯……”

        

一屁股坐在台阶上,原先的大老爷陈瑞林,此刻那样半点儿尊贵模样。

        

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陈瑞林才开口说道:“刚刚王府派人传话,这几天殿下会召见我等!”

        

这可是难得听见的消息,于是陈文山连忙问道:“爹,殿下要见我们一家?”

        

“不……他是要见我们十几家!”

        

说到这里,陈瑞林感叹道:“如果我没有猜错,殿下是要用我们各家了!”

        

陈瑞林是老狐狸,他这人虽然怕是了些,但脑袋瓜子却很清醒,所以总是能在关键时候站好队。

        

“用我们?难道现在殿下没有用我们?”陈文山反问道。

        

在他看来,如今自己身为仓库大使,别家子弟也有在王府为官为吏者,难道这都不算受用?

        

陈瑞林笑了笑,随即说道:“现在虽然也在用,但算不得大用!”

        

“如今各地衙门缺员不少,短期内难以招募足够的吏员,且往后王府发展平稳,又会有更多缺员……”

        

听到这里,陈文山接过话道:“所以,往后这些大族子弟,会有更多人入仕?”

        

陈瑞林点了点头,说不定他到时候都能谋个一官半职。

        

“爹,这是好事,往后咱们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

        

谁知陈瑞林摇摇头道:“不……往后咱们更要夹着尾巴,尽心用事!”

        

“爹……这是为何?”

        

陈瑞林笑了笑,问道:“你是不是以为,殿下是离不开咱们?”

        

这话把陈文山问懵了,于是他不自觉点了点头,暴露了自己的真实想法。

        

“那你就太小看殿下了,吏员缺口虽然不小,但只要尽心培养也可速成……”

        

“想必你还不知道,这两天长史司已在城内选址,要设立一个学堂,招收青年速成培训为吏!”

        

这些消息,自己在衙门中居然不知道。

        

“爹……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陈文山很好奇。

        

陈瑞林平静说道:“陇右这些官员,你爹我可认识不少,探听这些消息也不难!”

        

陈文山没有深究这个话题,而是在思考老爹所言之事,自己该如何利用而谋求更多好处。

        

这时陈瑞林提点道:“王爷赏饭吃,或许很多人也跟你一样,觉得是王府离不开他们,必然会起娇纵之心……”

        

“只要咱们跟他们不同,尽心用事为王办事,必定能踩着这些人的肩膀,脱颖而出!”

        

陈文山点了点头,此刻他突然明白了一件事。

        

自己虽然做了官,但对雍王殿下来说,还是等于跪着要饭的。。

        

偏偏很多人,想跪着要饭还没门路。

0

更多精彩

性妾H_高H纯肉到尾

2021年7月28日 小羽 0

     徐阶听到了徐璠的话,表示很难弄,毕竟,这个位置,非常敏感,谁都希望自己的人上任最好,这样在天子脚下,只要做出点功绩出来,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