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签和筷子惩罚隐私(销魂丫鬟h)最新章节列表

,镇妖博物馆

        

在飞御和武昱因为那四个字而震撼失神的时候,卫渊已经走下了祭坛,只一招手,山风引动,这少年道人踏风而行,越过了层层的山岩,来到了朝歌城外,祖脉之山的山巅。

        

卫渊远远望了那座朝歌城一眼,盘腿坐下。

        

这一次没有再用手掌贴着山岩,他的一缕神魂意识已经自然地深入到了祖脉当中,顺着岩石的轨迹,抵达了山腹空洞的祭坛,而后以这一座山的地脉灵气重新构筑出了暂时的身躯。

        

驳兽原本正在休息,察觉到卫渊的气息,双瞳微亮,一下跳起来。

        

口中发出犹如战鼓亦或龙鸣的声音跑过去。

        

卫渊无奈伸出手,让奔来的驳兽停下来,在驳龙的头顶按了按,而后望向前方,看到了盘坐在那里的商王武乙,直到走得近了,卫渊才发现,那根本不是盘坐在地上。

        

武乙已经失去了双足,他只能坐在那里。

        

那一条犹如虎爪和人相拼接起来的手臂也已经被斩断,只剩下大臂的部分,四肢唯一完好的只是左手而已,一身原本肮脏泥泞的衣服,变成了整洁素净的白袍,看上去庄重而隆盛。

        

他的脊背挺得笔直,稳稳地坐在那里。

        

武乙睁开眼睛。

        

“你来了。”

        

卫渊心境涌动,拱手微微一礼,然后,未曾流露出可惜或者怜悯的神态,只是微笑道:“王上,久候。”

        

他微微掀起道袍衣摆,坐在了武乙对面,看到武乙背后那一座三千年所绘制的朝歌城,声音顿了顿,道:

        

“祭祀,马上就要开始了。”

        

对面商王眼中,那双暗沉的,波澜不惊的眸子里微有流光。

        

……………………

        

“你们说什么?!”

        

老者低声地惊呼,失去了往日的镇定和冷静。

        

飞御和武昱把卫渊所说的话,尤其是那句,这一次参与祭祀的主体不是他,而是帝神武乙告诉了太师,老太师失神许久,像是没有了岁月沉淀的智慧,就如同个年轻人一样快速地左右来回踱步。

        

而后决定,立刻按照卫渊所说的规格去准备。

        

飞御和武昱飞快地把要求告诉了祭祀的人们。

        

三百年一次的大祭是商人的传统,比起普通祭祀来说,只有一点不同,那就是参与的人数规模,远远超过了一般的祭祀,很快地,消息传递到了朝歌城中,正在劳作的人们,正在磨砺兵器的老者,正在努力锻炼的孩子,家中织布缝衣的女眷。

        

他们都放下了手中的工作,穿上了那件只有祭祀时才会穿着的布料衣服,而后出现在了街道上,带着期冀和渴望,朝着那座祖脉而去。

        

……………………

        

终于,

        

祭祀的仪式开始了。

        

伴随着沉重乐器的声音,庄严浩大的祷告声音,人们起舞的时候,脚步踏在山石和台阶上的轻微震动,成千上万,乃至于十万地汇聚起来,就像是波涛,哪怕是在山腹内部的两人都能够听得清楚。

        

商王武乙失神,他那唯一的完好的手掌,轻轻拍击着地面。

        

嘴唇开合,无声呢喃着祭祀的诗篇。

        

卫渊道:“我们也上去吧。”

        

“上面的风景更好些,朝歌城的百姓也在期待见到帝神的风采。”

        

武乙没有回答,卫渊微微一笑,手掌在地面上按了下,而后这座山的灵脉涌动,将卫渊的这一缕灵性和本身就是真灵为主的武乙送到了山巅之上,在比祭祀的祭坛还要高的地方,山石隆起,变成了一张案几。

        

卫渊和武乙分别坐在两侧。

        

卫渊背对着朝歌城。

        

所以武乙能够看到那一座城池,这个世界的大日缓缓升起,阳光落在那朝歌城上,城墙,街道,房屋,仿佛一切都熠熠生辉,正如同武乙那三千年的梦境,他看着失神了很久,最后也只是微笑着呢喃:

        

“好啊,好。”

        

“真好。”

        

………………

        

在祭祀的队列里,老太师在最前。

        

飞御和武昱紧随其后。

        

当他们抬起头的时候,看到了在祖脉最高处相对而坐的两人,感觉到了坐在卫渊对面的,武乙身上那熟悉无比的,纯粹的鬼神的气息,三人都思绪凝滞住,而后,老太师最先反应过来。

        

他的手掌都在微微颤抖。

        

“帝神,真的是帝神……”

        

“帝神果然还在,祂们没有抛弃朝歌。”

        

他整理衣着,如同回到了少年时期那样,用力地呼喊着神祇的名号,而后,就像是会传染一样,前来参与祭祀的所有商族遗民们,都齐齐地高呼着帝神武乙的名号。

        

混合着庄严厚重的编钟曲调,像是要冲上天穹。

        

武昱回过神来,神色仍旧激动,他低下头,让旁边那个被选出来的小女孩,捧着朝歌城外的花束为鬼神送去,在壮阔的祭祀曲调里,那穿着白衣的小姑娘抱着一束花,一步步走到了高处。

        

武乙的身躯突然散发出白色光芒,将他的双腿,手臂都笼罩起来。

        

那小女孩还有些懵懂,不是很明白那些大人们为什么会那么地激动,她之前还在工作,在帮着母亲把种在院子里的菜用镰刀割下来,只吃叶子的话,根部留在地里,过上一段时间就又会长出来。

        

她看着武乙,觉得心里还有些好奇,这就是鬼神么?

        

和文章诗篇里面的,似乎不一样呢。

        

在祭祀的曲调变得悠扬的时候,她才记起来自己来这里是要做什么的,慌慌张张地举起了手中朝歌城生长的花朵,双手捧着递向了武乙,后者坐得端正而稳定,断裂一般的右臂扶着石桌,伸出了完好的左臂,接过了花朵。

        

那小女孩这个时候才注意到,自己来地太过慌慌张张。

        

手掌上还沾染了些泥土。

        

正有些害怕担心,但是那位鬼神却并不在意这些,对面的少年道人也只是微笑,打消了小姑娘心底的担忧,武乙望向这个孩子,看出了她刚刚眼底的疑惑,问道:“怎么了?”

        

“啊,没什么没什么……”

        

那小姑娘摇了摇头,又有些迟疑,道:

        

“只是觉得,您不像是传说里的帝神呢……”

        

“没有那么地高,没有那么远。”

        

她想了想,笑起来道:“就像是路边会遇到的阿叔一样。”

        

武乙凝滞了许久,就当这个孩子觉得自己是不是说错话的时候,听到了温柔的声音:“嗯,本来就是啊,我只是个人。”

        

武乙把花放在了桌子上。

        

把最后完整的,人的手臂伸出。

        

放在了那孩子头顶,顿了顿。

        

然后小心翼翼地柔和地放下去,揉了揉那孩子的头发,感觉到了发丝的柔软,感觉到了血肉的温暖,至此,王的心中再没有一丝丝的杂念和疯狂,只有平静温柔的安宁,仿佛寻到归宿。

        

三千年羁旅,终究是有意义的。

        

他轻声道:“谢谢你。”

        

………………

        

那孩子带着不敢置信的欣喜和激动走下了这山峰的高处。

        

武乙身上的光芒稍微散去了些,他抬眸看着远处的朝歌城,许久后才收回视线,桌子上已经多出了两个青铜爵,以及一尊方鼎酒器,这是朝歌城历代祭祀所用的东西,比卫渊博物馆里的那一尊要更为古老。

        

他看向卫渊,终于问道:“你究竟是谁,又来自哪里?”

        

卫渊早就知道,一个山中之灵的说法是不可能骗得过这位商王的。

        

微笑回答道:“自故乡来。”

        

武乙似乎并不意外,道:“……原来如此。”

        

“看来,炎黄苗裔,仍存于世,并且过得很好。”

        

武乙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看着琥珀色的酒液,道:“

        

那么,现在的神州是什么样子?是有多繁华?”

        

他看向朝歌城,复又问道:“人们还需要和猛兽拼杀才能活下去吗?仍旧要担心天灾人祸,会担心干旱潮灾吗?仍旧会有四夷异族侵扰神州么?”

        

卫渊想了想,回答道:“已经不需要了。”

        

“不需要了?”

        

“嗯,现在的人类,才是神州,或者说,是人间界最强的种族。”

        

卫渊坐在这边,而小小的案几对面,是生活在三千多年前的华夏先祖。

        

原来这一张小小的石桌,便是三千载岁月。

        

故人发问,你们还好么……

        

而今人作答。

        

如此地回答——

        

神州无恙。

        

卫渊神色温和,回答道:“那些凶猛的野兽,有些还需要人们主动保护,才能防止他们彻底灭绝。”

        

“天灾人祸呢,肯定还是有的,但是我们也已经有了对抗这些灾难的力量,天干旱了,可以人工降雨,有水利工程调整水位,水灾也不像过去那么频繁了。”

        

“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

        

“至于四夷,总是有的。”

        

“但是现在的神州,仍伫立于世界的一极,不惧于任何国家和势力。”

        

武乙听得有些失神,最后道:“看来,神州的修士们做的很好。”

        

“这并不是由修士所创造的。”

        

少年道人微微抬了下头,微笑回答:

        

“这是普通人所铸造的传奇。”

        

……………………

        

这一句话,对于神代君王的冲击,似乎要比先前所说的一切,都要来得更为巨大,武乙呢喃了好一会儿,才道:

        

“这样才对啊。”

        

“我当年还觉得,禹王将山海异兽流放,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

        

“我想,哪怕是有哪些凶兽在,我们人族同样能够占据人间界,但是现在我知道了啊,我终究是不如禹王他们看得更远,凶兽残暴强大,和它们共存一片天地的话,哪怕是生存下来,我们都需要付出足够大的代价。”

        

“更不必说,还有那些似人而非人的种族。”

        

“禹王是看到那种单纯由人主导的时代,才做出那种决定的吧。”

        

“真是厉害啊。”

        

武乙摇了摇头,脸上浮现一丝缓和神色:“不过,既然你是来自故乡的人,既然你们那边已经发展到了那种程度,那么,朝歌城交给你帮忙,我也能够放心了。”

        

卫渊道:“王上不想要亲自去看看朝歌和神州吗?”

        

武乙平淡道:“我已经到极限了,今日过后,便再无武乙。”

        

卫渊道:

        

“那么,如果我说,我还有另外一个办法,让王上你活下来呢?”

        

武乙看向卫渊:“什么?”

        

卫渊手掌翻开,一丝丝金色佛光溢散而出,在虚空中,以这个时代的语言化作一篇佛经,其中割舍去了大部分佛教教义的东西,只剩下单纯立下大愿,以天地众生所反馈愿力强化自我的存在。

        

甚至于可以立下一个绝不可能完成的大愿。

        

那么,只要这个大愿存在一天。

        

和这个大愿所联系起来的自我存在也就会存在一天。

        

这算是走旁门左道,尝试与天同寿的手段,当然,想要做到这一点,同样无比困难,要有大恒心和大毅力,而在卫渊展示佛门愿力成神的手段时候,从飞御武昱两人手中分到了舍利子的朝歌城修士们,都一一展开手掌,托着那一颗颗舍利子。

        

他们以自身的气血法力刺激。

        

于是一颗一颗净土宗舍利子皆齐齐亮起。

        

散出淡淡的佛光,如同光尘一样,缓缓地向上升起,璀璨的光芒,径直地笼罩了整座祖脉,如同幻梦,而这手笔同样地无比奢侈,而武乙看着卫渊给出的第二条路,却只是笑着摇头。

        

卫渊道:“王上,看不上这道路吗?”

        

武乙没有说什么看得上或者看不上,只是评价道:“以所谓的大愿作为执念,然后让自己存在在这个世界上,是很取巧的方法。”

        

他将酒樽倾倒满,端着青铜爵,声音顿了顿,微笑道:

        

“但是啊,祖先去保护自己的孩子。”

        

“王去庇佑子民。”

        

“这还需要什么执念吗?”

        

卫渊说不出话。

        

武乙用自己完好的那只手握住了青铜爵,感受到手掌接触青铜爵上纹路的触感,然后他把青铜爵举起,对着朝歌城,对着这山下万民,呢喃道:

        

“你看啊,朝歌城,多美。”

        

“我把祖先的都城迁到了这里,我们在山上开凿石头,搬下来作成城墙,我们砍伐树木,开垦荒原,我们引来了河流,灌溉农田,到了晚上,星光漫天,就是这样的景色……”

        

武乙闭着眼睛。

        

一点一点金色的佛光逆着天地而缓缓升起。

        

浩瀚壮阔,就仿佛回到了过往,那个时候他看着祭祀的百姓和天下,那时候他手脚健全,那时候他健康而有力,雄心勃勃地看着遥远的天下,要破除对神的盲从。

        

那时候啊……

        

所有人都在。

        

武乙听着那庄严的祷告之声,脸上浮现出微笑,天地和朝歌城都映照在这酒杯里,就像是把他的过往都盛入杯中,他将青铜爵举起,饮下了杯中的美酒,满足地呢喃:“祭祀之酒啊,多久没有喝到了……”

        

“果然是好酒。”

        

当!

        

清脆的声音。

        

卫渊回过头,看到青铜爵坠在地上,酒液流淌而出。

        

商王武乙,射天杀神,驻守人间三千年,完成了此生一切职责,以最为坦然的姿态,迎接了终结。

        

卫渊张了张口,只是无言。

        

而后,他看到弥散在整个天地间的金色佛光,在凝滞后,突然翻腾滚沸,佛光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在剧烈地燃烧着,盛大而壮阔,璀璨夺目。

        

武乙说自己并没有执念,他说自己并没有大愿。

        

但是,真正刻意说出的的执着,一定要宣告于天下众生的愿望。

        

又怎能算是大愿?

        

大愿本就无言。

        

卫渊感觉到背后的光芒层层亮起,他端起酒杯,和旁边那倒下的酒盏碰触了下,声音清脆,然后轻轻饮酒,而现在,还在祭祀中的众人突然察觉到了什么,转过头看去,发出了一声声惊呼,看到了一丝丝流光落在了历经三千年后,已经稍显得破旧的朝歌城上。

        

于是就如同武乙所说的。

        

那流光不断编织,化作了高大的城墙,化作了古朴的屋舍,那只是虚幻的,但是在这一刹那,朝歌城跨越了数千年的时间,从武乙的梦中,来到了现实,人在其中来来往往,繁华热闹,面容富足。

        

城外有十里繁花。

        

先前送花的那个小姑娘在山顶上远远地眺望着,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和其他人一样都瞪大了眼睛,突然她眼睛眨了眨,看到在城外的白色花丛里,一个身影慢慢地远去。

        

她下意识地朝着那个人伸出手去,大声呼喊:“你要去哪里?”

        

她的声音混合在了人们的惊叹声里,嘈杂声里,几乎没有人能注意到。

        

那个人却听到了,脚步顿了顿。

        

转过头来,那像是刚刚语气温和的神灵,但是更年轻,更有力,眼里有光,小女孩愣住,她大声呼喊着,那个人冲着她笑着摆了摆手,转过头去,一步一步走入梦中的朝歌。

        

你走了很久很久的路。

        

你走过山,走过水,走过了朝歌城外的十里繁花。

        

也走过三千年的岁月。

        

当你的后人们走在这里,会不会,也会遇见你。

        

…………

        

卫渊安静看着那幻梦般的一幕溢散,突地感觉到了怀中的灼热,他低下头,看到了那两颗舍利子正自散发着灼热,是圆觉给他的禅宗舍利子,卫渊沉默了下,看着在天地涌动的佛光。

        

有一部分金光朝着他涌动而来。

        

这是因为那些净土宗舍利子所得的,是真正意义上的佛门功德,比之于人间界所有佛门储藏的功德都更为纯粹,也更浩大,这些力量落入卫渊手中,本能要涌入他的灵性当中,化作他的根基,洗练他的魂魄。

        

卫渊把青铜爵放下。

        

沉默了好一会儿,屈指叩击虚空。

        

每一叩击,身躯就溢散出一股气机。

        

最后他将这些佛门的功德全部震出了自己的身体,吐出一口酒气,道:

        

“确实是好酒啊。”

        

卫渊起身,似乎是醉了,身子略有踉跄,他并指点在虚空,强行蘸取这些纯粹的佛门功德为笔墨,而后落笔虚空,以天地为符纸画符,但是写下的却是佛门的路数,他学着《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的笔触,落笔。

        

武乙虽然觉得,自己并无执念大愿。

        

但是卫渊觉得,他自己心中仍有不甘和遗憾,还有一丝执念,心头纠结了下,索性自嘲一笑。

        

“本来就是一个俗人,那也不管什么因果缠身了。”

        

“俗气就俗气点吧。”

        

佛门虽广大,但是药师本愿经里落笔却是,愿我来生,得菩提时。

        

卫渊落笔却和他们相反。

        

“愿你来生,得菩提……”

        

动作顿了顿,卫渊回忆经文中的内容,自语道:“这么一本正经的,估计你也不喜欢吧。”他摇了摇头,随手把这一行字抹去,顿了顿,噙着一丝微笑,以一种简单朴实到能让诸佛们气地跳脚的口吻,重新操控这些佛门的功德落笔:

        

“那么……”

        

“愿你来生,能够每日看尽万丈青天不倦。”

        

“愿你来生,能按照自己所想的那样,去看着朝歌城。”

        

“愿你来生,能卸下王的重担,作为一个普通人去活着,喜怒哀乐,这世上的生活足够丰富多彩,我想,应当不会让你失望。”

        

卫渊缓缓抬手,那些功德浩瀚,化作了三道大愿,却没有给卫渊落下什么好处,他把微微颤抖的右手背负在身后,目送着这三道大愿飞出,掠向天地。

        

武乙的真灵历经岁月的磨砺,足够支撑着转世轮回。

        

你我,他日再见。

        

“最后,还有一点烂摊子……”

        

周围气机浩瀚,卫渊抬手,右手手背上的天命赤箓缓缓亮起。

        

他强行将武乙留下的这些力量,联系上了那朝歌祖脉的灵脉,然后又容纳了舍利子残余的佛光,以天命赤箓为统筹,以太平要术为核心,在这朝歌城的上方,仿照人间界神州的天庭,设立了类似的符箓大阵。

        

那座朝歌城缓缓浮空,稳定在了天地之间。

        

这远远不能够和张道陵所做的天庭相比,但是以武乙留下的力量为核心,还是勉强稳固了雏形,这个时候需要有一道法咒作为核心,让这一道符箓大阵定住,卫渊沉默了下,选择了最简单最基础,也是道门必须掌握的法咒。

        

护身咒。

        

做完这一切,卫渊都有些脱力。

        

他走下山来,先前送花的小女孩靠着自己身子小,在人群里钻来钻去,比飞御等人都更早跑到了卫渊前面,着急道:

        

“山神大人,帝神,帝神走了,他去哪里了?你把他找回来啊……”

        

卫渊一怔,伸出手抚摸了下孩子的头发,温和道:

        

“他,他只是睡着了。”

        

“他很累了,想要休息一下。”

        

小女孩年纪不大,悲伤道:

        

“那他是不要我们了吗?”

        

卫渊半蹲下来,道:“怎么会?”

        

他伸出手,拉过小女孩的手掌,在她的手掌里,把那一道护身咒写了一遍,轻声道:“记住这一道符咒,只要念诵它,无论是在哪里,无论什么时候。”

        

他声音顿了顿,微笑道:

        

“你们的王,一定会来保护你的哦。”

        

PS:今日更新……二合一,感谢白衣话封侯万赏,谢谢。

        

六千四百字,拆分开正常更新也是一章三千两百字的。

        

顺便推导细纲,总感觉,武乙如果接受了,反而和这三千年的气魄不符合了,所以折中了下,而且,他太累了。

        

好难写啊……躺尸……几乎是挤牙膏一样挤出来的。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