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肚子孕妇啊轻一点(丫鬟春桃h)最新章节列表

       

因为苏烈的失踪,显然和异神有关,和那个叫方离的家伙有关。那种层次的敌人,已经没有普通人插手的余地。

        

于是,在那个陷坑前,蓝龙做出了决定:“除了我,洪象、丹青三人外。其它人,全都给我留下来。如果我们在天黑前没有回来,你们就回刚才的宫殿休息,逃避黑夜的到来。”

        

少校们也知道,蓝龙他们此去凶险重重,不是他们所能够插手的层次,他们没有坚持,纷纷答应,并请上校们小心。

        

天阳已经朝陷坑里跳了下去,轻松地落到地上,头顶上灰光闪烁,一团小小的灰色火焰落了下来,落在地面。

        

火焰突然抬升,杀生巨魔的身影从火中走了出来。它的体型太大,难以从坑口下来,早之前也是利用‘烈焰跳跃’的能力进入地底。

        

其它人纷纷用各自的方法下落。

        

尽管穿得跟铁罐头一般,但本身是狩猎者的星洛,依旧落地无声,仿佛身上那些护甲全然没有重量。

        

雪焱则是给自己送上一团狂风,借由气流承托着身体,仿佛蒲公英的种子般摇曳飘落。

        

蓝龙就简单了,他直接从地底‘抽’起了一根石柱,让他和丹青三人站上去,接着像乘坐电梯般抵达地面。

        

如果是平时,天阳肯定会羡慕元素之心的便利和排场,不过现在,他心系父亲,没有心情,早跟着前面的水晶领主深入地底了。

        

一行人往如同迷宫般的地底通道中深入,起初的时候,天阳还能够大致辨认出前些天走过的通道。 

        

但兜兜转转钻过了好几个洞穴通道后,他就记不住了。蓝龙他们则用军队的标准手法,在每个分岔路口留下标记,以确保回来的时候不至于迷路。

        

不知道是否因为有水晶领路开路的原因,走了小半天,也没有出现黑民拦截。

        

这让众人节省了不少时间。

        

苏烈似乎被传送到了地底深处,天阳计算着时间,一天都快过去了,还没有找到他。

        

这时水晶领主停了下来,往某个方向指去,跟着双手一通比划。天阳大概看懂,它是说天要黑了,前面有地底宫殿,可以借宿一晚。

        

天阳点点头,让它带路,没过多久,他们就找到了一座位于地渊悬崖附近,只出现半座建筑,另外一半仿佛嵌在了山体内的神秘建筑。

        

“我们在这里过一晚吧。”天阳知道,地底的天黑更加凶险,那些黑色气带简直无孔不入。

        

除了自己父亲能够借由混沌力量,撑起一个多面光体挡住气带外,其它人根本没有能耐在‘黑夜’的时候赶路。

        

进入宫殿,天阳微微一怔。只见这座宫殿里,摆放着无数镜子。镜子的种类繁多,有较常见的穿衣镜;也有用以装饰的,用放在浴室的,也有化妆用的梳妆镜。

        

大大小小的镜子,各种造型,各种颜色。它们安静地陈列在大厅的两边。

        

甚至大厅的顶部,就是一面巨大的镜子,倒映出了天阳等人的身影。

        

“这里让我感到不舒服。”雪焱皱着眉头,打量四周,她随意看去,附近十几面镜子里,照出十几个,不同角度的她。

        

天阳颇为赞同地点点头:“但我们现在,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作为女性,平时绝对没少照过镜子的丹青上校开口道:“我们把其中一些用衣服挡住吧,要不这样子太诡异,太不舒服了。”

        

她脱下自己的制服,把一面很大的穿衣镜盖上。

        

雪焱摇摇头:“不用这么麻烦。”

        

她那异色双瞳里,那颗深蓝的眼眸亮了起来,大厅的温度立刻飞快下降。四周的镜子,镜面上迅速爬上了一层白霜。

        

这些白色的冰霜遮挡住了镜面,让它们无法再照出周围的事物,只是雪焱掀起的这阵冰霜厉害了点。非但把一面面镜子冻结,甚至地面和柱子上,都爬上了严霜。

        

洪象干咳了声道:“现在镜子是遮住了,可我好像找不到落脚的地方了。”

        

魔女将军不由有些尴尬,她没控制好力度,把地面都给整结冰了,这样肯定是不能落坐的。

        

蓝龙上前两步,伸手虚按地面,地面上便有微微的红光泛起,那些冰霜迅速融化,随后化为冰水,很快又蒸发成气雾。

        

转眼间,上校就清理出一片可供休息的地方,而在这个过程里,没有一面镜子上的霜层出现融化。

        

天阳暗中做了比较,雪焱大概习惯使用冰霜和火焰的力量,并且热衷破坏,所以一出手,元素能量输出的当量都大了些。

        

蓝龙上校则表现出极佳的能量控制精度,将地面加热,又不会融化四周镜面上的冰霜。

        

有蓝龙清理了地面,众人终于可以休息,风暴三人自己坐成一圈,正小声讨论着什么。

        

天阳则用雾气封锁住杀生巨魔,省得它搞事情。

        

水晶领主孤傲地独占一角,正把玩着那只蝴蝶,丝毫没有跟别人沟通的意思。

        

天阳只好跟铁罐头和雪焱坐一块,并且拿出了食物,分给雪焱和星洛。

        

星洛只是成了他的奴隶,但并末变成黑民,还有着人类基本的生理需要。

        

天阳当然不可能饿着她,毕竟她很好用,有她进行远程掩护,有杀手巨魔替自己分担压力,天阳借助各种遗留物,借助深渊世界黑暗粒子源源不绝的优势,甚至能够轻松搏杀四名银骑士。

        

这在以往,是完全不敢相像的。

        

“他…”

        

雪焱吃着东西,眼神有些飘忽,轻轻咬了口食物棒,然后道:“他应该会没事吧?”

        

天阳愣了下,心想这位魔女将军,似乎真的喜欢上自己父亲。

        

她喜欢年纪大点,成熟并且强大的男性?

        

“我觉得不会有事。”

        

天阳用一种比较轻松的口吻道:“如果你知道,他独自在这里生活多年,就知道用不着替他担心。”

        

“哪怕面对异神,他也有一战之力,他就是那样的男人!”

        

雪焱的眼睛明亮了起来,接着又小声惊呼:“他竟然在这里生活多年,他是怎样办到的?”

        

天阳笑了笑:“这个问题,我觉得,你去询问他更好。”

        

雪焱先是一怔,然后低下头说:“我担心他不肯告诉我。”

        

天阳往她身边挪了挪:“放心,我会帮你的。”

        

如果雪焱和父亲两情相悦,天阳觉得也挺好。有更多的牵挂,他才会离开深渊,才会努力在外界好好活着。

        

雪焱有些意外地看向天阳,然后小声地说:“你这样好吗?你不怕惹恼你母亲?”

        

天阳这才想起,和雪焱相处的这些天,似乎还没告诉她母亲的情况。

        

他眼神旋既黯然,带着几分伤感地笑起来:“你放心,我不会惹恼她的。哪怕我真的想惹恼她,如今的她,已经不知道了。”

        

雪焱并不笨,立时明白天阳话里的意思,连忙道:“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天阳摇摇头,又道:“你不用担心我,你反而要担心我父亲。他对母亲用情极深,哪怕你喜欢他,他未必会接受。”

        

雪焱一张脸立马红了起来,因为心事被揭穿,脸上一片羞怯。

        

然而在羞怯中,她又不缺乏勇气地说:“我会努力的!”

        

天阳轻轻挥了下拳头,给她打气。

        

就在这个时候,前面突然响起一声女性的惊呼,似乎是丹青上校。

        

她不知何时离开了蓝龙他们那个圈子,急急忙忙从大厅深处跑了回来。

        

天阳等人尽皆起身,蓝龙更是上前沉稳问道:“发生什么事?”

        

丹青脸色有些慌张,欲言又止,脸上甚至还带着些许娇羞,看得天阳一头雾水。

        

总算她是风暴的上校,不会像普通女性吞吞吐吐,稍微整理了下措词后,她指着大厅深处说。

        

“我刚才在那边如厕,那里也有不少镜子,总之让我很不舒服就是了。但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

        

“可刚才,我感觉到,其中一面镜子里的我,好像转了个身。”

        

丹青又说:“不过,也有可能是我看错了。毕竟那里光线不够明亮,再加上我有些紧张。”

        

“我去看看。”蓝龙沉声说道。

        

丹青吓了跳,拉住他道:“别,那里…那里…”

        

蓝龙旋既明白,略有尴尬地点点头:“行,那咱们自己小心点。”

        

不知道是否因为丹青上校的缘故,再次坐下来后,天阳总觉得大厅里有人正窥视着自己。

        

他干脆聚来些许雾气,悠悠环绕在自己几人身边,感觉上才好了一些。

        

天阳忍不住打量这大厅里的镜子,不知道它们存在的意义。而且这座建筑,他没有看到任何壁画或影像,难道说,它所对应的世界,是一个有着无数镜子的世界?

        

那是什么样的世界啊。

        

“动了!”

        

不远处丹青上校又轻呼起来:“蓝龙,洪象。你们看那边,我感觉那里我们的身影,好像动了。”

        

天阳拿出战兵眼瞳,放到眼前看去,丹青指出的方向,是大厅另一边的镜子群。

        

那里没有受到冰霜的影响,每面镜子都映照出了蓝龙他们的身影。天阳随意看了几面镜子,并末觉得有何异常。

        

可突然,在一面穿衣镜里,他发现那里面三位上校仍然背向而坐。

        

可这时,蓝龙三人已经朝那边看了过去,也就是说,镜子里的他们,应该回过头来才对!

0

更多精彩

与子乱h_高H禁伦

2021年7月27日 小羽 0

     菱湖湿地公园内,一座荒废的疗养院外,伫立着一根根粗细大小不等的木头桩子。    &nbsp […]

浪妇的肉&少妇浪妇荡欲

2021年7月27日 小羽 0

      顾临渊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眼神泛着寒光一点点的松开了她的手,随后跟变戏法的似的,一个玉盒出现在了他的掌中。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