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卡在短裤里睡觉(屁股里灌尿h)最新章节列表

      

“对,不但背叛了你,她还背叛过我阿父。他在知道日月部落的族长是江蓠就去找她了。可那个雌性态度很差,还说了些很奇怪的话。”

        

桑榆什么事情从来不瞒着蒸蒸,她只是略微回忆后认真的说出口。

        

江蓠那个雌性应该是很不甘心的。

        

“云柒已经死了,我过去从她那里学习到很多东西当作报恩可以吗?你想要的不就是这些!这是我最后一次帮助黑夜部落了。我会在比赛的时候全部教给你们,尽量帮你们渡过难关,以后也不要再见面了。”

        

“我总是幻想着,如果她只是一个平凡的雌性,该有多好。”

        

蒸蒸说完后冷笑道:“明明早就背叛你了,满口谎言,又冒充你成为族长坑我阿父,真是坏死了。我看,她就是想独占日月部落做族长,之后,或许真的会杀死你也不一定。”

        

“谁知道呢。”云柒笑着摇头。“都这么晚了,我也该回去了。”

        

“可我舍不得你。”蒸蒸抱住云柒的手臂,云柒只好安抚她:“我们还会见面的。”

        

“好,再见。”

        

月亮被暗黑的云慢慢挡住,很多火堆被熄灭后冒着袅袅的烟雾、草原上见不到多少亮光,只有冷嗖嗖的风灌进衣服里。

        

云柒不紧不慢的走在路上,哼唱着歌,看不下表情里的喜怒。

        

“我从太阳那里捧来一束光,为了能够把你照亮。赶走黑暗,我们都看见彼此的微笑。你私自把光据为己有,却被那光灼伤了心脏,原来那是一团危险的烈火。

        

将火带来的我,手心亦被灼伤,忍者剧痛。我只为了能够把你照亮。

        

你私自把光据为己有,却被那光灼伤了心脏,余下的黑暗里让我再也看不清楚你是何模样。

        

原来那是一团烈火,温暖了你我,也害了你我……”

        

第二天清早的时候,第一场比赛结束了,银月也宣布第二场的比赛内容在三天后公布。

        

这场比赛的过程除了危险重重,比赛的人也得到了各种好处,大多都是只有他们自己才能感受到的。

        

初次之外,没有异样。

        

云柒让相思带大家去给妓山的雌性做思想工作,一个人来到了玄明部落附近的瀑布。

        

等了半天凌极露出了脸。

        

云柒笑道:“改变注意了?”

        

凌极冷哼一声:“我去见了它们,它们说要让我做它们的王。”

        

“恭喜你。”

        

“我才不是要听你这雌性的话,我没打算回到深渊,我只是,不想它们滥杀无辜而已。”凌极别扭的红了脸。

        

“不想看到和我一样的人鱼做出那么残忍的事情,明明鱼和果子也一样好吃。现在他们缠上我了,烦死了。”他的尾巴摇了摇,不安的游了一圈,冷着脸告状:“白天他们出不来,一到晚上,就偷偷摸到这里想把我掠回去。”

        

见到凌极这么憋屈的样子,云柒忍不住大笑:“哈哈,那你可以强势一点啊,说我才不要做你们的王之类的话。”

        

“可他们缠着我,脸皮特别厚,不,他们根本没有脸皮!我一凶就换雌性人鱼来,把我弄的一点脾气都没了。”他将自己的脸埋到水里,吐着泡泡。

        

凌极做的没有错,如果它们伤人,就会在不知情的状况里,暴露在西泽大陆众目睽睽之下,他们毫无疑问会被针对,深渊人鱼也会得到更惨痛甚至是被抹杀的代价。

        

他是命中注定的王,就算是不愿意,也会无意识的保护他们。

        

“凌极,突然想起来,我们南大陆那里山水相连,水界广袤无垠,一点也不比大海差。而且在哪里你也不需要躲躲藏藏,你愿意跟我走吗?深渊虽然是故乡一样的地方,可即使是人鱼也不是不能活在阳光下的。他们既然把你当作王,你也想让他们晒到和你一样的太阳吧。”

        

凌极犹豫了一会:“我怎么才能信任你?而且你说的简单,我们要怎么过去。”

        

“人鱼在照到月光的时候就可以变成腿,走过去呗。”云柒不以为然。

        

“你怎么知道我们的秘密!”凌极睁大了眼,对云柒的戒备更深,这个雌性果然很危险!

        

“……这你不用管,童话书里看得呗,很稀奇吗?这几天你教他们走路,越熟练越好,我有空了就把地图送过来,你们偷偷的走。至于这里,就当从未有过人鱼。另外,那迷宫里的宝物什么的都被他们偷藏了吧,记得一起带着,不要怕麻烦。”

        

凌极从头听到尾,他尾巴上的鳞片都一点点炸起来了!“你不准打那些东西的注意。”

        

人鱼对宝贝是及其爱护的,他们喜欢一切漂亮的东西。上次那个苏棠就拿走他两块漂亮石头!他都混在石头里了还是被找到了。

        

“我总得收点房租吧,放心,以后都是一家人。南大陆的水域都归你们管如何?”她就知道,那种东西被苏棠发现了肯定不止那么一点。

        

顺利的安抚了凌极,云柒见四处无人,才避开玄明部落回了妓山。

        

妓山的雌性曾经都是部落里备受呵护的雌性,一朝为奴,那些人脸上连半分骄傲都看不见了。有的受不了这样的落差,精神上还有些反常。

        

又有谁会关心她们?在日月部落众人的嘘寒问暖下,又一次体会到温暖的感觉,很轻易就敞开了心扉。

        

银月将所有不肯归顺的部落的兽人全部杀光,将雌性囚禁在这里。每天只能吃一顿饭,还不能吃饱。只有讨好兽人,被带出去才能有盼头。中间有人也逃出去过,有的成功了,有的被直接杀了,尸体被随便的摆在她们居所的附近。

        

只要是不安分,越过尸墙的雌性,都要死。

        

没有兽人来选雌性的时候,他们每天的生活就是想尽各种办法在允许的范围内找吃的,或者打扮自己精心准备下一次挑选。

        

没有成年的小雌性,和成年的雌性,还有嫁过人的雌性是三个标准,成年雌性最受欢迎,其次是嫁过人的雌性,小雌性最大的也还要在抚养一年半载,她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没有食物有一小部分都饿死了。

        

用蝉衣的话总结,这些雌性,已经和云柒之前说过的牲口无异。

0

更多精彩

与子乱h_高H禁伦

2021年7月27日 小羽 0

     菱湖湿地公园内,一座荒废的疗养院外,伫立着一根根粗细大小不等的木头桩子。    &nbsp […]

浪妇的肉&少妇浪妇荡欲

2021年7月27日 小羽 0

      顾临渊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眼神泛着寒光一点点的松开了她的手,随后跟变戏法的似的,一个玉盒出现在了他的掌中。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