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章薄纱尤物(开荤粗文h)最新章节列表

江流儿思虑良久都没有开口。

        

酒井一郎见此欣喜道:“小和尚,这可是连孔子都回答不出来的问题,你回答不出来的,不丢人,回答不出来就赶紧认输吧?”

        

江流儿彻底无语,这个是哪冒出来的傻缺二货,我只是想组织一下语言,说深了怕你听不到。真是老虎不发威当我是Hello kitty 吗?

        

就在酒井一郎认为自己胜券在握时,江流儿开口了。

        

“须弥山有上下两条路,夏天太阳走的是上面的路,路程远,走的慢,照着金山,所以白天长而且天气炎热。冬日太阳走的是瞎蒙的路,路近走得快,照着海水,所以白天短且天气十分寒冷。”

        

围坐在四周的人全部一片恍然,这可是神州大陆千年难题,《两小儿辩日》可是大名鼎鼎啊,孔夫子都难住了,至今都无人能给出很好的答案。

        

这个小沙弥却给出了答案,先不说这个答案是否可行,起码是一个合乎逻辑的解答,而且特别富有佛门运礼。

        

全都一脸惊异得看向江流儿,这个小沙弥何许人也,佛法如此高深?

        

惠净听到这,捻须一笑:不愧是法明最为看中的弟子,之前因为年轻还有所轻视,现在看来法明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大业皇帝那一帮文武大臣自从听到酒井一郎问出《两小儿辩日》的问题都心地一沉,感觉今日要在国际友邦面前丢失大隋脸面,却想不到江流儿给出如此反转的答案。

        

大业皇帝哈哈大笑道:“好,好,果然不愧是我大隋的僧众,等辩论结束,我要好好见一见这个江流儿的小沙弥。” 

        

酒井一郎见江流儿将孔子的《两小儿辩日》千年难题给出了答案,犹不死心追问道:“须弥山在何处?”

        

江流儿脱口而出:“须弥山自在佛国!”

        

酒井一郎知道江流儿对于这个问题已经有自己的闭环连解答,无从辩驳。

        

接着说道:“上国人物果然风华绝伦。在下佩服,只是在下苦研佛法,至今还有三个疑惑从未得到答案,不知法师能否帮忙解惑?”

        

江流儿谦虚道:“彼此切磋互进,正如孔夫子所言‘三人行,必有我师焉!’,酒井君请讲,在下必竭尽所能。”

        

“真有地狱否?地狱何在?”酒井一郎问道。

        

“有地狱,地狱无处不在,业力缠身便堕入无边地狱。”江流儿缓缓道。

        

“生前下地狱,还是死后下地狱?”酒井一郎追问不停。

        

江流儿不加思索道:“身前业力缠身,必受无边业力地狱,身前罪孽深重,死后必下无边地狱,死后地狱在穿过修罗业火海,到达彼岸,见到彼岸花,便是地狱。”

        

酒井一郎心悦诚服地说道:“谨守教,谢法师指点。”

        

“我这还有一个关于自身的疑惑, ‘我’是常还是无常呢?”还请法师指点迷津!”

        

“酒井君的法隆寺中,有庵婆罗树上结的果子,它是甜还是酸呢?”

        

酒井一郎据实回答道:“我居住的法隆寺都没有长庵婆罗树,又哪里知道它是甜还是酸呢?”

        

江流儿说道:“‘我’也是这样,一切五蕴,既然自性无我,你为什么还要问‘我’是常还是无常呢?”

        

酒井一郎犹如当头棒喝,跪地磕头道谢:“谢法师指点迷津,酒井没齿难忘!”

        

酒井接着问道:“大师,如何得大自在?”

        

江流儿思考了一会说道:“如何得大自在,我也在苦苦思索,不过我这里有十种小自在供君参详。”

        

“十种自在:心离烦恼之系缚,通达无碍,谓之“自在”。

        

(一)寿自在:无边劫住故;

        

(二)心自在:出无数定入深智故;

        

(三)庄严自在:能严一切刹土故,

        

(四)业自在:随时受报故;

        

(五)生自在:于一切刹示现生故;

        

(六)解脱自在:见一切界诸佛满故,

        

(七)欲自在:随时刹土成菩提故;

        

(八)神力自在:示现一切神变故;

        

(九)法自在:示现无量无边法门故;

        

(十)智自在:于念念中示现觉悟如来十力无所畏故”

        

江流儿此十自在一出,全场顿时鸦鹊无声。

        

惠净更是震惊,法明这个得意门生竟然佛法高深到如此地步。

        

当事人酒井一郎更是影响最深的那一个:“这就是佛祖的指示啊,得遇名师,夫复何求!”

        

酒井一郎想到此纳头便拜:“今日幸遇大师,是我扶桑国佛教之大幸运,还请大师收在下为徒,也好让酒井日日沐浴佛法教诲,酒井必衔九世福报以还!”

        

酒井一郎也不等江流儿作何反应,便跪着磕下三个响头。

        

顿时弄得江流儿高手风范全无,顿时首座无措起来:“酒井君,还请请起,江流儿何德何能好为人师。我只是金山寺的一个未受比丘的小沙弥。实在无得也无能为酒井君的师父。”

        

围观的僧众听到江流儿自报家门为金山寺一小沙弥,全场哗然:“金山寺如今佛法这般强了吗?一个小小沙弥便如此了得?”

        

酒井一郎继续耍赖道:“江流君,请务必收在下为徒,哪怕是留在下在身边做仆役,在下也心甘情愿。”

        

江流儿连忙推辞道:“万万使不得,在下修行还不够,实在不敢误人子弟。”

        

大业皇帝和文武大臣听着汇报的人辩论结果,真是跌宕起伏,第一问,我方获胜,觉得本应如此。

        

泱泱大国在扶桑小国面前漏了怯,这颜面何存?

        

第二问《两个小儿辩日》一出,众人大惊,这明显是要输的节奏啊,但是非战之罪,里面不少饱学之士也知道此问题无解,就连孔子都无法作答的问题,更何况其他人呢?

        

想不到小沙弥却给了反转,用佛理做了解答,接下来果不其然,势如破竹,轻松获胜。

        

更令人意外的是可以把扶桑人折服到纳头便拜的地步。

        

也只有汝阳公主从头到尾对江流儿充满了信心,等到获胜的结果传来,更是脸色绯红。

        

个个都迫切想知道这个叫江流儿的小沙弥到底何许人也?

        

十自在一出,更是震惊全场。

        

大业皇帝听后,龙颜大悦,也不等大会结束,直接传旨让江流儿前来见驾!

        

十年金山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

0

更多精彩

性妾H_高H纯肉到尾

2021年7月28日 小羽 0

     徐阶听到了徐璠的话,表示很难弄,毕竟,这个位置,非常敏感,谁都希望自己的人上任最好,这样在天子脚下,只要做出点功绩出来,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