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别咬我雪峰(高H之翁熄系列)最新章节列表

如意忽然停到了一块大石头旁,踩着石块上去,走在距离河水最近的地方,然后打开骨灰坛的盖子,将坛子倾倒。

        

“不要!”哒哒哒的,宋余骑着马飞快停在旁边,他翻身下马,伸着手掌畏惧的看着如意的动作:“不要,你要干什么?”

        

如意直接将骨灰撒到河水里,将坛子也扔进去。

        

噗的一声,坛子落入水中,灌了水,慢慢沉下去。

        

海棠惊呆了,小姐干了什么事?

        

把不相干的人的骨灰给撒了?

        

宋余愣愣的注视着不平静的河面,下一刻,那里依然不平静,却更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一切都被河水掩藏起来了。

        

很快的,他回过神,双目顿时猩红,回头看着如意克制不住的怒吼:“傻瓜,你干的好事,你把如意给丢河里了,你是不是找死?”

        

他提着剑就要爬上石头去杀人。

        

海棠吓得半死,一下子扑过去抱住他的大腿不放开:“我们家小姐是个病人,大公子您大人大量,不要跟他计较。” 

        

怎么能不计较?

        

他十四岁就开始喜欢的人,如今他已经十八岁了,爱慕的话都没跟她说过,那人却走了,并且再也回不来了。

        

他去诏狱劫狱,去太和殿哭闹,他用忙碌和跋扈掩盖内心的悲伤和痛苦,不做点什么他感觉自己都要崩溃了,最后他还是救不了她,他对她无能为力。

        

他绝望的想,那就让她入土为安吧,把她和杏云候的骨灰放在一起。

        

杏云候被皇上说是谋反忤逆,他的尸体多难收啊,他收到了,化成了灰带过来,只是为了让他们父女团聚的。

        

最后全完了,杏云候还在,如意化成了水,灰都没了。

        

他的诺言,永生永世都无法兑现了。

        

都是因为这个傻瓜。

        

他看他是个病人,所以不跟她一般见识,甚至在高湛为难她的时候帮她解围,可她竟然就这么报答他,他感觉自己就是个可怜的东郭先生。

        

他想要踢开婢女,愤怒的质问:“难道我不应该翻脸吗?你觉得偷人家骨灰是对的?我把你们送到衙门里去,县太爷都会砍你们的头。”

        

偷人骨灰跟挖坟掘墓差不多了吧?

        

可是他们家小姐想要那个骨灰啊。

        

海棠只能磕头:“奴婢知道小姐不对,可是小姐喜欢。”

        

小姐喜欢,一个当奴婢的,知道不对也要纵容。

        

可她娘的忠心耿耿啊。

        

一种无能为力的绝望拥上宋余心头,他攥进了宝剑怒吼着:“你玩什么不好,你玩人家骨灰,你就不怕遭报应?”

        

相比较宋余的暴跳如雷,如意平静的像是在晒太阳,她慢慢的说:“这,不是玩,是埋葬。”

        

“埋葬?”宋余被她挑起的怒火彻底的燃烧起来,咄咄逼问道:“你凭什么埋葬?和你有任何关系吗?那是别人的骨灰,不是你的,也不是你的亲人的,是你不相干人的,你凭什么作主?你就是偷,你小偷,偷别人骨灰罪大恶极的小偷。”

        

也太过分了吧?

        

小姐的行为是不好,可是女子沾了一个偷字,他们家小姐的未来岂不是都毁了?

        

本来他们就够难的了,为什么小姐不肯让人省心。

        

为什么温柔的大公子也开始骂人了?

        

太难了,有时候她都不想活了。

        

海棠呜呜呜的哽咽起来。

        

如意语气有些不屑,问道:“那你,跟她,又有什么关系?”

        

“是亲人吗?”

        

宋余被问住了。

        

如意慢慢摊开手:“是恋人吗?”

        

宋余因为羞恼,好看的脸面红耳耳赤:“我是她朋友不行吗?”

        

“朋友啊!”如意的声音拉的有些长,可以听得见的讥讽道:“原来,跟你也,没关系啊。”

        

“我……”宋余咬着下唇,不甘心的看着如意。

        

如意指着河面道:“不然,你们订过婚?”

        

“你媳妇吗?”

        

“你亲戚吗?”

        

“跟你有,一分钱,关系吗?”

        

“你喊她她答应吗?”

        

宋余:“……”

        

别再歪理邪说了,他很好劝的。

        

如意虽然嘴角没动,可眼神总感觉在笑,她又问道:“你姓什么?姓李吗?”

        

“可是,我姓李!”

        

所以真的轮资格,如意比别人更有优势,毕竟东李西李本来是一家。

        

宋余气的呼吸都有些乱了:“牙尖嘴利,我从未见过想你这样无耻之人,扬了人家的骨灰竟然还那么理直气壮,我确实不姓李,也不是她的亲人,可是我不会遭践她,你到底凭什么?”

        

海棠更委屈了,他们家小姐是结巴,哪里见过牙尖嘴利的结巴?

        

自己说不过还凶别人。

        

小姐,太难了,呜呜呜……

        

如意对上宋余的好像的眼,突然正经起来,声音嘶哑伤感的说:“凭我觉得,就算埋了她,也会被人挖出来。”

        

宋余:!!

        

“这是怎么了?”咳咳咳!

        

李临风忍着身体的不适迎接三皇子。

        

但是棺材队哭丧队的怎么没了?只剩下皇子府的几个人。

        

竟然是专门来找他他的吗?

        

三皇子不安葬那个大小姐,改看上他们家了?他是不是真的可以当国丈啊!

        

“咳咳咳!”

        

李临风当着三皇子的面可不敢再坐轿了,带着大太太和蒋姨娘跪在高湛面前。

        

他身体不适,低下头的刹那头有些晕沉沉,不过不要紧,是为了见皇子呢。

        

皇子是小龙,见到的人会好运连连的,他不会有事的。

        

李临风不敢抬头,可是身体不舒服,身子在无风的地上颤抖,看起来像是吓的,有些滑稽。

        

高湛却很喜欢这种害怕他的人。

        

他的伤口不再流血了,说明这次他不会死。

        

但是他的心被人挖走了,竟然有人趁他不注意偷走了如意的骨灰,简直罪该万死。

        

袖子底下,高湛将拳头攥的紧紧的。

        

有人看见抱着骨灰的是一对年轻漂亮的少女,可打扮都是破旧的道破,像是代发修行的尼姑,他再问就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了,就连知县脑海中也没有这号人物。

        

只能找乡绅问话,东李倒了,如今西李是城西的富户,别人都不知道的事情,西李的人可能知道。

0

更多精彩

性妾H_高H纯肉到尾

2021年7月28日 小羽 0

     徐阶听到了徐璠的话,表示很难弄,毕竟,这个位置,非常敏感,谁都希望自己的人上任最好,这样在天子脚下,只要做出点功绩出来,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