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觉醒来还在教室句子(高H肉 湿)最新章节列表

隔天一大清早,李桑柔进到顺风总号后院时,两大桶山泉水已经送到了。

        

老左从铺子门外,一路跟进来。

        

这几年,他胖了不少,面团团一脸笑,绸衫上也是喜字暗纹,比从前更显喜气,这会儿,跟在李桑柔后面,笑的见牙不见眼,整个人,从上到下,就是一团喜庆的笑。

        

“昨儿个世子爷凯旋,天大的喜事儿!又好看又热闹,我就做主,关了一会儿门,让大家伙儿都去看个热闹,咱们也沾沾喜气。

        

“说起来,世子爷这一趟凯旋,这天下可就真是太平了!多好!以后,满天下就都是咱们大齐的了!南边儿也是咱们大齐!多好!多大的喜事儿呢!

        

“大当家您说是不是?

        

“昨儿个看到世子爷凯旋,世子爷可真威风,好看极了!看到世子爷,我就想着,大当家也该回来了,说不定是跟大帅一起回来的呢!果不然!

        

“大当家也是昨天回来的吧?跟咱们世子爷一起?

        

“昨儿我就想到了,今天一大清早,我特意早了半个时辰过来,果然!我才刚到,这山泉水就送到了,我就知道,大当家的回来了!

        

“大当家您不知道,这山泉水一送进来,根本不用我说,这一个两个的,唉哟这个勤快,不能再勤快了,一个两个的,都抢不到抹布,您瞧这里里外外,干净吧?您看看,都发亮了。

        

“大当家这一趟回来,能长住了吧?不用再老往外跑了吧?说起来,大当家这几年是真辛苦,就没在家里呆过,辛苦啊……”

        

李桑柔进了后院,往壶里添上水,烧上,再拿出茶壶茶杯,拿出带来的茶叶,眼看着一壶水都要烧开了,老左这一气儿没停过的话,还没说完。

        

“你回回都这么早!”

        

老左的小河流水般的絮叨,被宁和公主一声脆喊打断,老左急忙一个转身,对着宁和公主长揖见了礼,又对着顾暃长揖见了礼,拱着手,赶紧往前面去了。

        

“你也早,阿暃姑娘早。”李桑柔笑应了句,示意两人坐。

        

“这是什么茶?杭城的茶吗?”宁和公主坐到李桑柔旁边,伸头看茶叶罐里的散茶。

        

“这是福建的新茶,长沙王爷给我的,杭城的茶也有,那一罐就是,要尝尝吗?”李桑柔看着宁和公主和顾暃笑问道。

        

“长沙王?噢!阿岩他爹!”宁和公主换了个称呼,看向阿暃,“南星她哥。

        

“杭城的新茶我们尝过了,早上刚刚喝过,三哥给的,还是尝尝这个吧,要是好,我去找阿岩阿娘要!”宁和公主小心的捻了几根茶叶,闻了闻。

        

“瞧你挺高兴的,见到文先生了?”李桑柔扫了眼宁和公主,笑问道。

        

“见到他有什么好高兴的!”宁和公主说着有什么好高兴的,却笑出来,“早就见过了,我高兴不是因为他,他又没什么。

        

“我高兴,是因为昨天三哥回来,我拉着阿暃,去跟三哥说了,让他别逼着阿暃嫁人,三哥真好,他还说阿暃呢,说别管什么年龄大不大的,三哥真好。”宁和公主笑的眼睛弯起。

        

“你二哥三哥呢?”李桑柔看向顾暃,问了句。

        

“三哥有心仪的人,他说他去跟大哥说,前一阵子,他有点儿担心,今天一早上,我就让人捎信给他了,让他放心去找大哥说话,大哥肯定不会难为他的。

        

“二哥想得多,他挑门第儿什么的。”顾暃含糊了句,“三哥说,二哥明明挺笨,还偏偏觉得自己可聪明了,又爱钻牛角尖儿。

        

“三哥说我们不理他,说理了也没用,他根本不听我跟三哥的,一说起来,就是你们小,你们不知道,你们懂什么,从前是,现在还是这样。”

        

顾暃叹了口气。

        

“嗯,都是大人了,各人有各人的脾气,各人担当各人。

        

“你自己呢?有相中的人没有?”李桑柔看着顾暃笑问道。

        

“就是没有,不过我肯定会嫁人的,以后我用点心挑!最好孝期里挑好,出了孝就能过礼什么的。”顾暃叹了口气。

        

“让你家文先生帮帮忙,文先生眼光好。”李桑柔看着宁和公主笑道。

        

“早就跟他说了,他说了几个人,不过都要等一阵子才能回来,都还在军中呢。

        

“还有致和呢,也老大不小了,文先生让我留心,替致和挑个媳妇儿。

        

“我也就刚刚露了点儿口风,前儿吧,钟二奶奶跟我说,她娘家侄女儿,怎么怎么好,钱三奶奶娘家嫂子,特意过来找我,说她们钱家姑娘,怎么怎么好,还有尉家,还有杜相家!还有几家。”

        

宁和公主抬着下巴,“这一阵子,净听她们说她们家姑娘怎么怎么好了,唉,真是,可会夸了。”

        

李桑柔失笑。

        

宁和公主还没嫁过去,这份当家大嫂子的模样,已经十足十了。

        

“南星好不好?阿岩和他妹妹阿乐呢?”李桑柔看向顾暃问道。

        

“南星怀上了,前一阵子难受得很,最近好些了,可还是不怎么好,怕闻味儿,回回我们去看她,都是洗的干干净净,上一回,阿玥疏忽了,有只帕子熏了香,也不算熏香,就是沾了点儿,也没拿出来,她就闻到了,就吐起来。

        

“唉,瞧着她那样子,真难受,人也瘦了不少,唉。”顾暃连声叹气。

        

“阿岩乖得很,有一回我们带着他去看南星,南星正在吃蛋羹,没吃几口就吐了,阿岩吓的哇哇哭,一边哭一边往外掏东西,说:这个给你,这个也给你,不不你别这样。

        

“南星难受成那样,都被他逗笑了。

        

“不过!我现在最喜欢阿乐!阿乐可虎了,什么都不怕,手脚快的出奇,长沙王妃说,等长大了,练功打仗什么的,只怕阿乐要比阿岩强。”宁和公主接话笑道。

        

“我们都等着呢,要是他们长沙王府下一代出个女将军,那就好玩儿了!”顾暃声调高扬。

        

“我们俩商量好了,要是以后阿乐真有本事当女将军,我们俩就帮她,使劲儿帮!让她去做女将军,多威风啊!”宁和公主跃跃欲试。

        

“对!让阿乐当他们九溪十峒的大将军!”顾暃顺手捋了把袖子。

        

李桑柔扬眉看着两人,哈哈笑起来。

        

“你笑什么?这有什么好笑的?”宁和公主不干了。

        

“我是高兴!我也帮,帮阿乐,也帮你们,尽全力,怎么样?”李桑柔赶紧表态。

        

“这还差不多!”宁和公主翘着嘴角,哼了一声。

        

“唉哟!你们俩好长的腿!”院门里一声唉哟,潘定邦哗哗摇着折扇,一头扎出来,“也是,你俩没有差使不用应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们俩可真舒坦!”

        

潘定邦顺手捞了把旧竹椅子,举着折扇试了试,挑了个风大的地方,放下椅子,一屁股坐下去。

        

“论腿长,谁能比得过你啊,文先生回来,你伸头先到了,三哥……咦!三哥回来,你怎么没抢个头眼啊?”宁和公主斜着潘定邦。

        

“头眼?头眼是什么?”潘定邦没听懂。

        

“头一眼!”宁和公主再横了潘定邦一眼。

        

文先生回来,他居然抢在她前头,这事儿还耿在她心里没过去呢!

        

“你三哥,哈!”潘定邦哈了一声,哗的抖开折扇,“虽说我跟他是自小的情份,可你三哥,他是大帅么,他忙!”

        

“世子上回提到你,错着牙要打你,你怎么惹他了?”李桑柔笑眯眯问道。

        

“我说呢!”宁和公主哈哈大笑,顾暃也笑出了声。

        

“我哪惹他了,他这个人,霸道不讲理,不让人说话。

        

“你看,咱们说的好好儿的,能不能别提他?我有事儿!大事儿!”潘定邦一脸严肃。

        

“就是你去不去杭城的事儿啊?”宁和公主笑过了,用帕子试了试眼角,笑道。

        

“这事儿吧,”潘定邦拖了拖椅子,面向李桑柔,以示他不跟宁和公主和顾暃一般见识。

        

“主要是为了十一,唉!”潘定邦一声长叹,“你不知道,十一可怜哪!

        

“我这差使,虽说一趟一趟的,操碎了心,可好歹,是有去有回,回来还能歇几天,对吧,到现在,我这差使,大功告成。

        

“十一就惨了,落到我二哥手底下,差使一桩接一桩,没完没了不说,十一说,”

        

潘定邦上身前倾,压着声音道:“十一写信说,他觉得,他那些差使,错处肯定比功劳多多了!功劳不功劳的,他根本不敢想,他只求别犯了大错,你说说,可怜吧?”

        

潘定邦猛一拍巴掌,把宁和公主和顾暃都吓了一跳。

        

“那不至于吧。”李桑柔上身往后。

        

“说不定!我二哥那人,多狠的手呢!保不准!唉,十一可怜!”潘定邦连声啧啧。

        

“那你去杭城干嘛?替十一犯错儿?”顾暃问了句。

        

“你看你这话说的!”潘定邦横了顾暃一眼。“是这么回事。”潘定邦转向李桑柔,压着声音,一脸神秘,“我二哥这差使,临时的,没几个月,说不定没几天,就该回来了,杭城是个好地方对不对,多好的地方呢,离建乐城又远,你说,我和十一,要是到杭城……”

        

潘定邦搓着手指,一脸兴奋,“多好,是吧?”

        

“十一已经就地转任杭城了?”李桑柔斜着潘定邦。

        

“对啊!我一听说,赶紧就给十一写信了,用你们顺风最贵的那个急脚递,到杭城,6天!

        

“我知道的早,说是那会儿还算战时,六品以下,我二哥就能任用,再报给吏部就行,十一跟我二哥一说,我二哥就答应了,让十一自己挑的地方,离杭城最近的一个小县!”

        

潘定邦愉快的拍着折扇。

        

李桑柔一脸同情的看着潘定邦,“那你呢?也打算去杭城了?”

        

“对啊!不过我不想做县令,我想到杭城府衙里,差使么,越清闲越好,不清闲也行,大不了多带几个幕僚!”潘定邦再次抖开折扇,愉快无比。

        

“十一的任命,已经出去了?吏部那边?”李桑柔声调里都是同情。

        

“出去了!我盯着吏部出的!一丝儿没耽误!”潘定邦哗哗摇着折扇。

        

“第一,你二哥,杭州路帅司,兼杭城府尹,不是临时的。第二,你二哥这帅司,和府尹,是要一连做两任的,十年。”李桑柔冲潘定邦举起巴掌,再翻过来。

        

潘定邦连人带折扇一起僵住了,宁和公主和顾暃托腮听着,听到这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哈哈大笑。

        

“你你!”潘定邦缓过口气,指着李桑柔。

        

“我说的,是有旨意的,临时这话,谁告诉你的?”李桑柔打量着潘定邦。

        

“我大嫂!”潘定邦一声嚎叫,“我阿爹忙得,根本见不着,就是见得着,我也不敢问他,我问我阿娘了,她不跟我说,二嫂也不告诉我,我大嫂正好回来了,我就问我大嫂,我大嫂说……”

        

潘定邦的话猛然卡住,片刻,眼睛瞪起,一折扇拍在桌子上,“是我听岔了!我大嫂是说,你往好处想,你二哥这差使是临时的,过一阵子就回来了!前面有一句,往好处想!”

        

宁和公主和顾暃笑的声音都变了。

        

“喝杯茶。”李桑柔示意潘定邦喝茶,“还是要往好处想。”

        

“十一……”潘定邦没喝茶,抬手捂在自己脸上。

        

“要不你也去杭城吧,陪着十一,你陪着他,再怎么,他也没话说。”李桑柔认真劝道。

        

“那还是算了,已经折进去一个了,总不能再折进去一个。”潘定邦立刻摇头,随即一声哀叹,“没有十一,我……”

        

潘定邦难过的说不下去了。

        

他和十一,从小儿志趣相投,最能说得来,两个人形影不离,十一不在建乐城这一两年,他根本就没有这儿逛那儿逛的兴致,一个人瞎逛,有什么意思?

        

可去杭城……

        

算了算了,二哥的狠手,他绝不想再领教!

        

唉,他和十一,一北一南,从此形单影孤,十一可怜,他也可怜哪!

0

更多精彩

性妾H_高H纯肉到尾

2021年7月28日 小羽 0

     徐阶听到了徐璠的话,表示很难弄,毕竟,这个位置,非常敏感,谁都希望自己的人上任最好,这样在天子脚下,只要做出点功绩出来,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