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女人的笔水好吗(肚兜揉弄娇乳h)最新章节列表

剑身之上,传来一种浑厚的杀意。

        

这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范小刀整个人都处于杀意的笼罩之中,神识之中,似乎有一柄长剑,划过九州,如流星一般,闪烁着耀眼的光芒,令人不忍直视,他觉得全身经脉被这股杀意撕地七零八落,丹田气海随时都有爆掉的感觉。他心中生惧,下意识的撤去内力,才逐渐恢复正常,但刚才那感觉,却让他无法忘记。

        

赵行察觉到变化,停下手中的笔,看着范小刀,见他心有余悸,皱眉道:“怎么回事,刚才你好像变了个人一样。”

        

范小刀放下惊鸿剑,道:“好险,在生死关口走了一遭。这柄剑,有些邪乎。”

        

赵行接过剑,也试着灌入内力,剑身之上,只发出一道轻微的光泽,却没有出现范小刀先前那种情况。剑鞘古朴,上面有两个蚕豆大小的小洞,若没猜错,那处本该是镶在剑鞘上的宝石,只是年代久远,宝石早已不见,这也让先前范小刀用宝石换钱的愿望落空。

        

剑名惊鸿,是一把绝世好剑,但真正让它闻名之处,是这柄剑曾经的主人,金陵李家的那一位白衣剑神。

        

赵行道:“当年那位白衣剑神,武功超凡入圣,已臻化境,据说可御剑日行千里,出剑能劈山倒海,虽然有些夸大的成分,但听我在少林的师叔叔祖们说,以前的江湖,确实与现在不同。”

        

范小刀也曾宋金刚、杨青等人说过,二百年前,江湖之上,高手辈出,武功更有闻境、知玄、通象三境之说,甚至还有三境之外可接近神仙的存在,这种绝世高手,一人可抵百万师,这种人甚至可以左右世俗的皇权。可后来不知为何,天道受制,天地之间的真元,不如以前那般充盈,江湖上再也没有绝世高手出现,就连当时名动江湖,号称万人敌的宋金刚,也说自己武功放在百余年前,充其量不过知玄境而已。

        

范小刀并不怎么相信,他们的话有些厚古薄今的意思。对他来说,这些以前的江湖传说,只是江湖人以讹传讹、甚至有些演义的成分,就如茶馆说书人口中的三国一般。不过,刚才手握惊鸿剑之时,范小刀神识中的那些幻象,让他觉得这位白衣剑神确实有些门道。

        

至少,惊鸿剑剑身中的杀意,不是寻常人能做到的。

        

可当年如此绚烂的江湖,如今却逐渐没落下来,就连武林联盟、武林盟主都成为了朝廷的附庸,正如现在的武林盟主、春风夜雨楼的李觉非,在朝廷面前,也得低三下四,连捐钱带卖命,也只是换了个五品的出身。 

        

“你可知一二?”

        

赵行道:“我也是听说而已,以前的江湖,天地真元充盈,修行者遍地,世间更有隐阳大阵、惊神阵这种非人间的阵法,可是这些东西,既可以成为守护人间的神器,也能成为毁灭人间的杀器,想必你也听过,二百年前,天道降临,整个京城成为废墟之事吧?”

        

范小刀点点头。

        

那件事才过去不过二百年,如今的京城,是理宗皇帝在当年旧址之上,重建而成,迁都京城之后,没过几年,江湖上发生了两件大事。

        

一个是西疆边陲的隐阳城发生了一场天火,将整个隐阳城烧成了废墟,而传说中的隐阳大阵,在这场大火之中,也变成了一个历史,隐阳城是西疆重镇,与西楚只隔着一个横断山,也曾是理宗皇帝的龙兴之地。

        

第二个便是南域的定州城,一个人口十余万人的城池,在隐阳大火之后,一夜之间,从大明疆图之中凭空消失,理宗皇帝曾派出无数人去追查此事,可是事情发生的太过怪异,就像定州城从未出现过一般,甚至周围的人,都不知道曾经有过这个城池,据说理宗皇帝为此黯然神伤,还重病了一场。

        

正是这两件事后的十余年间,江湖上经历了一场大萧条,许多成名高手,纷纷坠境,甚至有人修炼之时走火入魔,从此三境、三境之外的虚空、金刚、天人境等等,都成了可望不可及的传说。

        

也正因为这件事,许多江湖上的名门世家,纷纷弃武从政从商,变成了名门望族。

        

当时名动江湖的金陵李家,也成为其中一员,家主李长生,也是那位白衣剑神的堂弟,向朝廷交出了李家的剑谱,换到了一块丹书铁券免死金牌,也给李家带来了二百年的繁荣。

        

如此的江湖,少了一丝血性,少了一些传奇。

        

再也不是英雄辈出的年代。

        

再也不会像二百年前,江湖中的绝世高手,可以左右世俗皇权的存在。江湖,只是一种形式、一种手段,再也不会出现当年白衣剑神一人一剑,将皇帝逼地不敢出宫之事。

        

用当一位大侠曾经的话说,这个世间应是纷繁多彩的,人们都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不应该是少数人意志的体现,更不应让某些人便能决定人间的命运。

        

说这句话之时,适逢天道降临,那是这座大陆最阴暗的时刻,神州陆沉、生灵涂炭,饿殍遍野,民不聊生,就连当时的修行之人,也胆战心惊,武功修为低的,怕被修为高的人杀死,修为高的人,怕成为天道的盘中餐。

        

俱往矣。

        

当今陛下登基之后,又先后推出江湖新政,将江湖上各大门派笼络在朝廷门下,受六扇门江湖司管理,所有门派都要办理门派证才能招聘弟子,并实行分级管理。其中武当、少林、青城、峨眉等十大双一流门派位列第一等,八帮、十会、三十六洞等属于第二等,再像地方上的一些武馆、拳馆等百余家属于三等门派。

        

想要开山立派,不但要向六扇门申请,备案武学秘籍,还要有高一等的门派的长老级的人作为担保和引荐人,才能核准开门,一旦将来门派出了违法之事,担保人、举荐人还要承担连带责任,还有些如镖局等特种行业,还要办理行镖许可证,所有镖师都要考取从业资格证,如此一来,天下各大门派的弟子,江湖中人都在朝廷建当备案,受朝廷约束和管辖,从而一劳永逸的解决了“侠以武犯禁”的老大难问题。

        

当然,要管理天下门派,光靠朝廷也不行,所以又有了武林大会和武林联盟,有朝廷认可的武林盟主来协助江湖司管理门派,武林盟主也享五品虚职的待遇。各大门派实行会员制,缴纳会费,武林联盟协助六扇门制定江湖规矩、监察江湖动态、引导江湖舆论、调停江湖纷争,甚至创办晓生江湖,作为江湖新政的宣传喉舌。

        

至于黑风寨、老虎寨等绿林山寨,还有些未经许可招生的武馆、门派,一律为非法组织,今年江湖新政推行的二十年,也是第四个江湖五年规划的收关阶段,朝廷将继续对江湖进行整顿,严查非法组织,取缔非法门派等等。听说,诸葛贤余去了金陵之后,牵头负责“江湖肃清”业务。

        

范小刀忽然有中生不逢时的感觉。

        

如果不是阴差阳错,误打误撞进了六扇门,或许他现在早已成为江湖游侠,行走在律法的边缘,驰骋江湖、恣意人生,可如今一入公门,一切按公门的规矩来行事。

        

他深吸一口气,又试着将内力灌入惊鸿剑中。

        

这一次,毫无波澜。

        

若不是有赵行为证,他甚至怀疑刚才的那些,都是幻觉。

        

天亮之前,赵行终于将奏表写好。

        

两人拖着疲倦的身体,来到杨得水公署前,听到里面鼾声如雷,梦中还有呓语声,两人喊了几声,杨得水始终没醒,范小刀推门而入,叫了几声,杨得水依旧睡如死猪。

        

范小刀尿意上来,可他公署距茅厕太远,看到脚凳之上,有个夜壶,见杨得水没醒,直接就地解决,赵行道,“你倒是随便。”范小刀嘿嘿一笑,“有人三急嘛!”

        

范小刀凑到杨得水身前,大声一喊:“杨大人!”

        

杨得水猛然惊醒,扑腾一声跪倒在地,“臣谢陛下隆恩!咦……怎么是你们两个。”

        

范小刀见他满脸睡意,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敢情刚才做梦,梦到被朝廷嘉奖了。杨得水一脸的不高兴,有种美梦被打断的失落感,“你俩先出去,我得接着睡会儿,把梦续上……”

        

“大人,这不合适吧?”

        

杨得水不满道:“一步,就差一步,本官就要官居二品了,你俩打断了我的美梦,还跟我说不合适?”

        

范小刀、赵行哈哈一笑,连表示歉意,赵行将新写好的奏表递了上去,杨得水将奏表从头到尾读了一遍,眉头越来越紧,边看边不住的摇头。

        

赵行虽然写过不少卷宗、公文,但是给朝廷的奏表,却是头一回写,心里有些打鼓,“杨大人,奏表可有问题?”

        

杨得水道:“问题可大了。”

        

“还请指教。”

        

杨得水道:“论破案,我不如你们,但若写奏折的本领,你们两个人的功力尚浅。不光要低头干活,还要抬头看路,关键时刻,喊两嗓子,才能有机会。有句俗话怎么说,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嘛!”

        

赵行道:“我就是按六要素,把事件经过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啊。”

        

杨得水道:“问题就在这里。这奏表是要呈给陛下的,陛下是谁?天子之躯,会关心你何时吃饭、何时喝水,怎么追凶,怎么抓人?错,大错特错!他关心的只是结果!”

        

赵行小心问道:“那应该怎么写?”

        

杨得水道,“具体的我就不说了,主要从这几个方面来写。一是要突出敌人太狡猾,二是强调我六扇门侦查人员机智勇敢,三呢,自然是本官领导调度有方了。”

        

范小刀直翻白眼,暗想只是个甩手掌柜,从始至终,除了点点头,几乎啥也没做,这也算是领导有方?不过,位低言轻,他也就在心中腹诽一下。

        

赵行道:“那我回去改改!”

        

杨得水道,“慢着,我还没说完呢,第四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皇帝陛下知人善任,明察秋毫,英明神武,凶手自投罗网,是陛下的‘凌霄上清统雷元阳妙一飞元真君’真身显圣,是天佑我大明啊!至于其他的,写不写都无所谓!”

        

赵行一脸佩服。

        

“破个案都跟神灵显圣联系起来,杨大人这隔空拍马屁的功夫,我等自叹弗如啊!”

        

杨得水道:“那你可要学着点!”他指了指身后的太师椅,“以后想要坐到这个座位上,这一等功夫,可是要勤加修炼,关键时刻,可是事半功倍啊!为官之道,一半是做事,一半是为人处世,官字两个口,关键得会说。”

        

杨得水一脸得意的像二人面授机宜,一边端起了凳子上茶壶。

        

范小刀脸色大变,刚才没看清楚,本以为是夜壶,原来是杨得水的茶壶,只是不知为何,放在了脚凳之上,他连阻止道,“杨大人!”

        

杨得水笑道,“怎得,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说着,也没用茶杯,将茶壶对嘴,一口下去。

        

范小刀竖起拇指,“今日听君一席话,胜喝十壶尿啊!”

        

“噗!”

0

更多精彩

与子乱h_高H禁伦

2021年7月27日 小羽 0

     菱湖湿地公园内,一座荒废的疗养院外,伫立着一根根粗细大小不等的木头桩子。    &nbsp […]

浪妇的肉&少妇浪妇荡欲

2021年7月27日 小羽 0

      顾临渊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眼神泛着寒光一点点的松开了她的手,随后跟变戏法的似的,一个玉盒出现在了他的掌中。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