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熟妇后宫(乱h女np)最新章节列表

荼毒万千黎民百姓,造孽无数。这样黑暗的力量本不该存在于世,既然道消魔长,那他们就来亲手让魔重回地狱。

        

心头火起,赋云歌脚下枯叶被碾得沙沙作响。

        

没错,他们不能再耽搁了,一刻也不能。因为若再耽误一刻,就有更多的百姓受难,邪恶就会多一刻的猖狂。

        

风卷过林,吹落树梢的露滴。寒水飘下,清秋的肃杀顿时叩入每个人的心肠。

        

岩洞袅袅淡烟不绝地滚,弥散在高爽的天空。层云野畔,偶尔传来几声悲怆的鸟鸣。

        

…………

        

少顷,离开岩洞十余里的林间,奔驰的两人虽是携手而行,却是彼此无言。

        

沉默,传递着互相的心意。正因为千言万语压在喉头,才压抑得连只言片语也说不出,唯有不敢互相对视的眼神,只能别无选择地看着空旷的前路。

        

突然的计划,也是唯一能力挽狂澜的尝试。他们犹且年轻稚嫩的肩膀上,承载的却是整个下界天数以万计的无辜生命。

        

荼蘼紧紧地挽着赋云歌的手腕,她也能感到赋云歌比平时更用力地挽着自己。神行术飞快地穿梭,赋云歌好像生怕她没抓紧似的,手臂紧扣着,毫不放松。 

        

余光的树木飞快划过,是无暇细顾的风景。野莺的啼鸣与耳畔风声融合,脚下枯叶铺垫的软甸绵延,随着身影卷过,翾动一片片如凋花葬尘。

        

时间在他们身后飞快地流逝。赋云歌卯足气力,屏息凝神专注奔跑。

        

远看密林彼端,血雾笼罩之下,夜幕仿佛慢慢燃起的青色火苗,在远山的轮廓升腾而起。

        

层云之外,暮色就要降临了。

        

奔跑偌久,赋云歌的呼吸渐渐开始急促。但并非是疲惫,而是一种来自心里的惆怅。

        

留给他们的时间,就在前方,行将终止了。

        

荼蘼不断偷瞄一眼赋云歌的侧脸,心里也酸溜溜的。

        

天要黑了。但这段接下来的夜路,就没有之前的篝火陪伴了。背道而驰,他们还是免不了要分别。

        

“前面……就是封鹿郡的姊妹地界,青兕郡了。”赋云歌忽然低声说道。

        

自岩洞与柏无缺两人分别,赋云歌豁上全力一路疾驰,竟然在当日夜就抵达了青兕郡。

        

赋云歌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也转瞬即逝一丝惊奇。但他无暇细想,因为到了这里,就是荼蘼和自己告别的地方了。

        

朱雀太岁的元气,其实在他奋力疾奔的途中,一点一滴冰解,融入他的气海。虽然尚不足消化十分之一,但却对他的神行术施展有了极大的提高。

        

不论如何,两人最为关切的时刻,迟迟到来了。

        

森林的远处,似乎闪动着一点点灯火的光明。赋云歌脚步不由得放慢了,挽着荼蘼的手臂,也瞬间稍微一软。

        

但是,在树梢与血雾交织的浓色里,那远处的城镇灯火已经安然展露。

        

哪怕赋云歌跑得越来越慢,他们还是不多时之后,就自群峰的树林里一跃而出。

        

远处,是久违的普通城镇。烟火气在夜幕中盎然,但两人却并没感到非常的欣喜。

        

看着静谧伫立的塔楼和高墙,赋云歌犹豫地驻足。荼蘼也夹了夹手臂,虽然没说话,但显然也非常不舍得。

        

两人就像草野的稻草人,远远依靠在城门之外。天际归鸟哀啼,很快在血雾中不着半点痕迹地消失。

        

沉默了片刻。赋云歌抬手抓了一把近在眼前的,如丝如缕的血雾,淡淡地开口:“……走吧。”

        

“嗯。”荼蘼柔和地应声。

        

青兕郡的夜晚,一如城外的静肃。诸多人家门口垂着条条白幡,在萧瑟风中飘动。

        

血雾之祸,无差无别。受害百姓与日俱增,即便是昔日盛大的城镇,也如同耄耋老人,在此刻了无生机。

        

走在空旷的街道上,两人才更感到事态的急迫。

        

青石斑驳,两人本打算先去换掉身上的衣服,却在这偌大城郭里,连开铺的店面都找不到。街市荒凉,布匹坊门前早已生尘,只有远处的一排排平房,才不时闪出一点光亮。

        

少顷,两人好算找到一户愿意出卖一些旧衣的人家。

        

秋夜更静,晚风渐凉。两人终于换好衣裳,郁郁地辞别那户百姓。

        

走在狭窄的街巷,黑暗中的白幡触目惊心。有的贫穷人家为殡葬亲人,连大门都拆走卖钱,一眼便能看到里面黑洞洞的家徒四壁。

        

在阴邃的角落中,偶尔也有幽幽的腐臭味飘来。伴随着不明的街风吹拂,仿佛死者无依游荡的灵魂。

        

赋云歌经过这些地方,起初总要停顿一步察看。但仅仅走过了几条小巷,这样的惨状却比比皆是,他只得干脆半闭上眼,压抑着心头的情绪不愿再看。

        

走到窄巷子的尽头,前面已经能听到马匹低嘶。

        

马厩棚子的一角露出平房的屋檐,一眼便能看到。两人缓步上前,前去造访这户饲马的人家。

        

很快,一切谈妥。

        

辚辚车声,碾过一地散乱的青草。云色熹微,在血雾的笼罩下宛如昏沉的皮影。

        

“这一盅药草灰,应该能撑到天柱地界。”赋云歌又有点不放心地瞧了一眼放在车厢前的小搪瓷盅,迟疑着说。

        

“没事的,”荼蘼已经坐在车中,撩起帘子跟赋云歌说话,“我可以随时再做的,你不要担心我啦。”

        

赋云歌点点头,但目光始终放松不下。

        

他朝后面望了一眼,马车夫还在屋里准备行囊。毕竟是不短的路程,他得做足准备。

        

灯火在人家的窗纸里晃动,在已经偏凉的夜晚显得温情脉脉。

        

可是,由于血雾的存在,这样宁静的城郭上空,却满载着风吹不动的悲哀。

        

赋云歌转过头。他看到荼蘼正在一动不动地看着自己,脸上微微一红。

        

“没关系,很快还会再见面的。”赋云歌吁气,“一路小心。”

        

荼蘼眼里有点滚动的眼泪,但没有流出来。

        

她濡了濡嘴唇,扭捏地想了一会儿,才吞吞吐吐地说:“那,你要保证,下次见面的时候,要一切都好好的。”

0

更多精彩

性妾H_高H纯肉到尾

2021年7月28日 小羽 0

     徐阶听到了徐璠的话,表示很难弄,毕竟,这个位置,非常敏感,谁都希望自己的人上任最好,这样在天子脚下,只要做出点功绩出来,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