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l高辣h文bl(荡乳h文)最新章节列表

        

夏掌柜和店小二眼睁睁看着女人?抱着孩子冲下楼,又去客栈外冲到斜对?面的回春堂里。

        

店小二甚至想喊住女人?都已经?来不及,他想告诉女人?,对?面回春堂才开几天,没有一个病人?上门过,可女人?冲的太快,他都来不及反应。

        

店小二和夏掌柜也跟了出去,看见?已经?进了回春堂的女子,店小二回头跟夏掌柜说,“这妇人?不是京城人?,昨天夜里才来客栈住下的,好像是孩子生病,娘胎里就?带来的毛病,特意来京城寻名医的,是婆婆一块来的,婆婆上午就?还?抱着孩子出门寻医,打听哪家药堂可以治胎里来到的毛病,听闻还?是个小孙女,婆婆说家里几个男孩,好不容易得来个孙女,即便散尽家产,也想把孙女的病给治好。”

        

夏掌柜道:“娘胎里带来的毛病?娃儿看着才两三个月吧,这如何救?”

        

虽不知娘胎里带来的什么毛病,但他晌午吃饭时也见?过那?孩子一眼,比猫儿没大上多少,气息都很微弱,这要怎么救?

        

店小二低声道:“哪呢,听闻已经?有五个月大,早产的孩子,看着小小的一个,可怜巴巴的。”

        

点小二说完,又忍不住对?夏掌柜说,“夏掌柜,你猜她多久会从回春堂出来?前面有个德济堂,里面的老郎中医术还?不错,要不我们现在过去跟这妇人?说一声,虽然德济堂的老郎中擅长?是肠胃方面的疾病,但总好过个十来岁的黄毛丫头……”

        

夏掌柜摇头说,“那?可不一定?,你这张嘴,当初赌人?家养生堂半个月关门,结果养生堂的生意就?红火起来,刚才还?说回春堂一个病人?都不会上门去,咱们客栈的妇人?就?抱着孩子过去了。现在你又赌人?家多久从回春堂出来,我猜说不定?沈东家还?真?能治好那?奶娃娃的毛病。”

        

“那?也得她有这个医术。”点小二嘀咕了声。

        

夏掌柜看了店小二一眼,目光不言而喻,店小二讪讪闭嘴。

        

反正客栈里没什么忙的了,夏掌柜过去回春堂瞧瞧,再?怎么说也是他客栈的客人?,他也该关心些的。 

        

…………

        

回春堂里。

        

刚到酉时,沈糯跟小玉小峰说,“小玉小峰,你们一会儿去菜市买只鸡,再?买条青鱼,回去后先把鸡和鱼都处理好,等我晚上回去炒。”晚上回去做个辣子鸡,再?烧个鱼就?成了。

        

两个孩子也愿意跟着她学医,所以回春堂没客人?时,她就?教他们辨别各种药材,两个孩子也都学的很认真?。

        

小玉小峰点头,正想离开,外面突然冲进来个三十来岁的妇人?,怀中还?抱着个孩子。

        

妇人?神色慌张,看着药堂里面只有个十来岁的少女,还?有两个半大孩子,慌张道:“你们药堂坐诊的郎中可在?我女儿突然惊厥了过去,求求郎中救救我女儿。”

        

沈糯温言,直接起身过去妇人?身边,瞧见?她怀中抱着的孩子,正用薄毯包着,孩子看身形只有两三个月大小,身体?抽动,嘴角还?有白沫,面色也是青紫的。

        

沈糯引着妇人?朝窗棂那?边的床铺走过去,“先把孩子放在床铺上来。”

        

妇人?以为郎中在院子后面,忙听了沈糯的话,把孩子抱过去床铺上放在。

        

药堂的床铺都是用简单的几块木板子搭成的,比较窄,但方便郎中施针救治什么的。

        

妇人?把孩子放在床铺上后还?问,“郎中可是在后院?”

        

沈糯道:“我就?是郎中。”

        

妇人?楞了下,结结巴巴说,“可,可……”

        

可这郎中看着就?是个小姑娘啊,要她怎么信服。

        

妇人?已经?想把孩子抱起来离开药堂,去寻别的药铺了,就?听见?这姑娘开口说,“你女儿应该有五个月左右吧?看身形却只有三个月,是早产儿,且她这样惊厥已经?很多次了吧?还?是突然就?高温引起的惊厥,晌午时候应该还?好好的,是不是你喂完奶后,孩子突然就?这样了?”

        

妇人?怔住,弯下的腰身慢慢直起来,“小,小郎中说的都对?。”

        

沈糯道:“从娘胎里带来的毛病,你怀她时候是不是大冷天的落过水?”

        

妇人?再?次呆住,“对?……”

        

这孩子是她第?三个孩子,前两个孩子都是儿子,好不容易盼来个小闺女,结果她去年秋日游湖时不小心掉在湖里,被人?救上来后,她大病一场,孩子也早产出来了,刚出生时都是瘦瘦小小的,跟个小猫儿一样。

        

精细的养了几个月,也就?跟别人?三个月大的婴孩差不多。

        

这几个月,孩子还?总是突然就?高温惊厥了过去。

        

他们镇子上的郎中告诉她,这孩子早产,又总是高温惊厥,想要活命很难,让他们来京城寻名医,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所以她就?和婆母一起来到京城求医。

        

她们昨儿晚上才到京城,婆母已经?在四处打听哪里有名医可以医治小儿早产惊厥,晌午还?抱着孩子四处打听名医。

        

晌午回来吃过饭食后,她则带着孩子留在客栈午歇,婆母继续出门寻名医,哪里想到孩子午睡起来,她抱着孩子喂了会儿奶,孩子就?把奶全给吐了,开始抽搐,她一摸,孩子身上烫的厉害,再?也没法等婆母回来,抱着孩子就?下楼寻药堂了。

        

沈糯说,“你自己应该也发现,你这孩子其实整日昏睡多,食量也越来越少,这一个月惊厥的次数应该也比之前多,她熬不了多少日子了。”五个月大的婴儿,不会再?像一两个月那?时候一天要睡个八九个时辰,这孩子都五个月了,却每日还?是睡这般久,惊厥也越来越频繁。

        

其实简单的早产,精细些养着自然没甚,但这孩子在母体?时受了大寒,又早产,哪里还?能活的下去,亏得这孩子家人?没直接放弃她,精西养了五个月,结果还?是不成。

        

妇人?开始哭了起来。

        

沈糯道:“我能救她。”

        

这孩子的确是难救了,若用金针辅以生气来治,还?有得救。

        

妇人?还?是迟疑,她实在不敢相信一个十来岁的姑娘能有这般的医术,要真?如此厉害,为何药堂里面空荡荡的,一个病人?都无?

        

沈糯都不等妇人?继续想起来,已经?取来金针,准备为婴孩施针。

        

她解开婴孩身上的衣物,开始为孩子施针。

        

妇人?想阻止,沈糯直接道:“你现在抱走孩子,她会死。”

        

这孩子看相面,印堂都有了些死气,再?不救治,这孩子活不过明天的。

        

妇人?呆住,眼泪流的厉害,其实她也发现了,孩子这次惊厥比往常都有吓人?,都没多少进气了。

        

沈糯用针扎在孩子两耳的耳尖穴,耳尖穴又名耳涌,乃是头颈部的奇穴。

        

这孩子的高温惊厥实际是寒症引起的,其实用生气慢慢蕴养也能好起来,但现在太迟,还?是扎针直接辅以生气比较快些。

        

看着沈糯开始施针,妇人?再?也不敢多说,站在旁边默默的流泪。

        

婴儿耳涌处立刻渗出红黑色血液,这是奇经?八脉拥堵造成的。

        

接着,沈糯开始继续施针,人?中穴,百会穴,太阳穴……

        

眼看着沈糯大部分的金针都扎在孩子头上,妇人?心里直跳。

        

沈糯并没有施针太久,只是先解决这婴孩高温惊厥的问题。

        

她现在用生气施针,并不会像一开始那?样脸色发白,脱力?了。

        

她现在修为高了不少,奇经?八脉所能够容纳的生气也更加多了,治个小儿的病症还?不在话下。

        

她扎完针,写了张药方递给小玉和小峰,让两人?去前面药柜里面抓药。

        

这么小的孩子,药都没法吃的,这配的药方自然不是服用的,而是药浴用的,即便是药浴,也不用泡太久。

        

等小玉和小峰去抓药,沈糯擦了擦手,让妇人?先坐下,“别担心了,孩子不会有事的了。”

        

妇人?哭道:“小,小郎中,你当真?能把我家的丫丫治好?”

        

她和丈夫家中都还?算富裕,给孩子起名当然不会如此简单随便,只是当初找人?算命,说这孩子难活,不如起个贱名好养活些,所以才起了个丫丫,打算等孩子身体?健康些再?起大名。

        

沈糯笑道:“夫人?放心吧,我能治好她,保管以后丫丫活蹦乱跳的。”

        

妇人?看见?躺在床铺上的丫丫面色已由青转红,不抽抽也不吐白沫了,呼吸也匀称了些,这才放心不少,“小郎中,实在抱歉,之前轻看了你。”

        

沈糯道:“无碍。”

        

这就?是世?人?的认知罢了。

        

之前来她药堂的病人?,都没生命危险,她自然不会强迫别人?留下,说自己能治,现在这孩子生命垂危,她才把人?强留下的。

        

妇人?坐在长?凳上,絮絮叨叨跟沈糯说着小女儿的求医路。

        

镇上的所有郎中都说她女儿活不过半岁的。

        

沈糯静静听着,其实这妇人?的婆母,晌午时候就?过来回春堂,问她回春堂的郎中在不在,能不能治小儿早产惊厥。

        

她说了句能,那?老太太惊疑的看了她一眼,还?问她,“小姑娘,那?郎中在何处?我能不能见?见??”

        

沈糯说,“我就?是郎中。”

        

老太太欲言又止,最?后什么都没说,只跟沈糯告辞离开。

        

不大会儿,小玉小峰抓了药来,沈糯检查过,让他们去后院熬药,一桶水熬煮开放个半凉。

        

两人?去后院熬药,沈糯过去把丫丫身上的金针拔掉。

        

丫丫让她想到了水云村的杨氏的四女儿,叫小丫,是个命苦的丫头,差点被自己祖母范老婆子给弄死。

        

丫丫虽身体?不好,但家里人?都是真?心爱她的。

        

想到小丫和水云村,沈糯不由的想到了师父,师父应该快吃完她配的药了,明日给师父写封信,问问师父她老人?家要不要来京城。

        

沈糯甩开心中思绪,开始专心为丫丫拔针,金针拔掉,丫丫醒了过来,哼哼唧唧的,这是饿了。

        

妇人?惊喜,沈糯拉过帘子,让妇人?给丫丫喂奶。

        

等妇人?喂过孩子,药浴已经?备好,过了半刻钟,沈糯抱着丫丫坐在小小的浴桶里面,只泡了一刻钟,她就?把丫丫抱起来,擦拭细小瘦弱的小身躯,在帮着丫丫穿好衣裳。

        

看沈糯带孩子如此娴熟,妇人?笑道:“小郎中也喜欢孩子吗?”

        

沈糯笑道:“我挺喜欢孩子的。”

        

她只是想到了水运村的小丫,还?有宫里面的安安了。

        

她来京城也有半年左右,却从未见?过安安。

        

上次撞见?的公主,她也不好多问什么的。

        

把丫丫交给妇人?,沈糯道:“明日带丫丫过来,我会开始为她治疗体?内的寒症,还?有夫人?你,身子也落了病根,最?好也能一起治,不过你身子骨还?算不错,给你开几服药,然后每天可以抽空去隔壁养生堂睡会儿,抱着丫丫一块过去睡,对?你们娘两的身子都有好处。”

        

妇人?同沈糯道谢,还?问了医药费,沈糯就?收了个药材钱,统共才一百多文钱。

        

妇人?有些意外,抱着女儿出门还?忍不住嘀咕,“小郎中怕是开善堂的吧。”

        

沈糯在水云村开药房时也没赚钱,实际上都是香药膏然后后面的雪花膏,和给人?看事赚的的银钱。

        

镜心师父说过,哪怕她是天命的天命,但既继承师门意志,帮着人?看事也是泄露天机,泄露太多的天机都避免不了五弊三缺,但她的命格特殊,是天道喜爱之人?,反而最?适合这行,虽无五弊三缺,可也该多行善积德。

        

所以她开药堂,也是为救人?,没打算用药堂赚钱。

        

她的养生堂可以为她赚够很多银钱,可以让家人?们衣食无忧,她也能安安心心开回春堂了。

        

…………

        

妇人?抱着丫丫离开,正好撞见?玉竹客栈的掌柜。

        

夏掌柜可是在回春堂门口瞧到现在,惊得他都快合不拢嘴,这位沈东家果然不寻常,十来岁就?有如此高深的医术,连着镇国公府的大夫人?都如此忌讳她。

        

妇人?也认得夏掌柜,冲他微微颔首回了客栈上了楼。

        

夏掌柜也跟着回了养生堂,之前与夏掌柜打赌的店小二忍不住道:“我滴天爷,沈东家真?把这孩子给治好了?”

        

夏掌柜道:“哪这么容易治好,我站在回春堂门口听了会儿,还?得继续治,不过应该能彻底治好。”

        

店小二彻底失声。

        

妇人?抱着丫丫回房,很快她婆母也回来了。

        

老太太眼眶有点红,“我这出去问了圈,都没问到可以治丫丫症状的郎中,倒是打听出宫里有个御医可以擅长?治疗小儿疾病,但听闻那?位御医一直住在宫里,咱们也求不到宫里去啊。”

        

妇人?笑道:“娘,别担心了,我已经?找到位神医,下午丫丫突然又高温惊厥,就?是那?位神医帮着治的。”

        

老太太惊喜道:“当真??只是不知是哪家的神医?”她在南街打听了一整日,都没打听出这位神医来。

        

妇人?看向窗棂外,“就?是斜对?面的回春堂。”

        

“回春堂?”老太太惊了下。

        

回春堂的坐诊郎中不是个十来岁的姑娘吗?

        

妇人?道:“娘别看那?位小郎中年纪小,却是有真?本?事的,就?扎了几针,丫丫也不抽抽了,小郎中还?说她能把丫丫彻底治好。”

        

老太太到底还?是有点不放心,次日跟着儿媳一同过去回春堂。

        

沈糯也不跟她们多言,开始为丫丫施针。

        

丫丫早产加上寒症,又经?常高温晕厥,身子上的病症都没法好,身子骨自然是养不好的。

        

沈糯给丫丫施针时告诉她们,“丫丫头一月需要七日施针一次,再?泡一次药浴,一个月后,每隔一个月再?来施针一次,泡一次药浴,半年后,病症就?能彻底痊愈,以后你们在好生喂养下,她很快就?能追上正常孩子的身形。”

        

实际一个月就?差不多了,后面几个月施针都是为了巩固。

        

妇人?连连道谢。

        

她跟婆母打算这一个月就?住在京城,等第?二个月再?回镇上,以后每月施针一次时再?来京城。

        

反正她们镇子距离京城也就?两日路程。

        

而养生堂的沈东家为个早产,从娘胎里就?生病的婴孩治疗的事儿,早在南街这条商铺传开,都打算看看沈东家是不是真?的能治好这个孩子。

        

还?有那?德善堂的老郎中听闻后,都忍不住摇头。

        

那?婴孩的祖母来过德善堂,上午时候还?带着婴孩过来德善堂让他看看,他替那?婴孩把过脉,直接摇头说自己没法治,他是擅长?肠胃方面的疾病,对?于孩子这个症状却也了解,心里清楚,根本?没得治,所以听闻回春堂的小郎中打包票能把那?孩子治疗,他打心底有点不信。

        

妇人?带丫丫治病的空闲时候,也听闻别人?说养生堂很厉害,还?是小郎中开的,加上小郎中也建议她多抱着孩子过去试试。

        

她就?带着婆母和养生堂过去试了试。

        

还?别说,效果极好,她身子骨落了点病根,小郎中虽有给她开药,可每日要带孩子,身体?疲惫。

        

去那?养生堂睡过一觉后,身上的疲劳改善很多。

        

之后她跟婆母就?天天带着丫丫过来养生堂调养身子。

        

…………

        

回春堂除了丫丫这个小病人?,还?是没有其他病人?上门。

        

沈糯抽空时,给师父和沈父沈母都写封书信,前几日她还?给殿下写了封书信,已经?派人?快马加鞭送去军营,就?是不知道殿下能不能收到。

        

远在大凉与卑尔族交界处,方圆十里内全都是驻守的军营。

        

士气极旺,很多士兵正在操练着。

        

而在主帐中,宿凌正帮着裴叙北处理胸口上的伤口,那?是箭伤。

        

伤口其实不重,只是些皮肉伤,没有伤到心脏。

        

裴叙北端坐在榻上,手中摩挲着一块玉符,那?是阿糯给他的玉符,并不是他来打仗之前给的,更早些的时候,那?时候两人?还?很生疏,他能得这枚玉符也是沾了安安的光罢了。

        

可就?是这枚玉符救了他一命。

        

他知此次强攻卑尔族会很困难,不因?别的,只因?灵鹤门门主投靠卑尔族二皇子,而灵鹤门门主身边有位奇人?异士名葛老,当初用阴煞伤了运送粮草的裴昊武,就?是这位葛老。

        

所以裴叙北清楚这一仗最?难对?付的不是卑尔族的二皇子,而是这葛老。

        

显然二皇子和灵鹤门门主都知擒贼先擒王,若能杀了他,这些兵将再?无主帅,没了主帅,将士们也会没了士气,仗就?没法打了。

        

而前几日那?一仗,所有人?都瞧见?那?一箭朝着殿下射来,明明来势汹汹的箭支,却被殿下一剑砍掉,只堪堪剩余半个箭头,箭头扎在胸口处,只受了些皮外伤。

        

别人?不清楚,裴叙北却能感觉到在箭支射来时,一股子阴冷的气息包围他,瞬间不能动弹,他运起周身内力?,挣脱这股阴冷气息,一剑挡开那?箭支,只到底被那?股子阴冷气息耽误了半分,挡的剑有些迟,只来得及砍掉箭支,剩余半个箭头继续射了过来。

        

其实那?样的利刃箭头,只剩半个指头长?短也能穿透他的身体?要了他的性命的。

        

可是半个箭头并没有穿透他的身体?。

        

他知是这些灵符护了他一命,半只箭头射中他身体?后,仿佛遇见?了什么阻力?,再?无法撼动半分。

        

远在千里外的阿糯救了他一命。

        

阿糯写给他的书信,他收到的。

        

但他没回阿糯的书信,因?为他不知能不能活着回去。

        

战场就?犹如鬼门关,能不能闯过神仙都难预料。

        

实际他受的伤不止这半只箭头,这持续了半年之久的战役,他伤过两次。

        

他怕自己不能活着回去,便没回阿糯的书信。

        

他知阿糯已经?去了京城。

        

前几日,阿糯又写了封书信来,说她在京城过的不错,做起了营生,阿焕也去碧江书院读书了。

        

宿凌帮着殿下处理伤口,看着伤口,宿凌还?是心有余悸,“幸好殿下那?一剑阻了箭头,不然这箭头能把殿下身体?射穿。”

        

宿凌不知他家殿下在上一场战役时,被对?方用阴煞缠身过,也不知是沈糯给的玉符救了殿下一命。

        

裴叙北清楚,哪怕是葛老那?样的人?,想是用阴煞伤人?,也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不然早用阴煞来对?付自己的将士们,不用孤注一掷来对?付他了。

        

现在葛老想继续用阴煞来对?付他,只怕也是难了。

        

见?殿下不说话,宿凌也不多言了,给殿下处理好伤口便退了下去。

        

待人?下去,裴叙北取了阿糯写给他的两封书信,又看了一遍。

        

半晌后,他摸了摸书信,叠好收在衣襟中,明日他将会带领将士直接攻入卑尔族,也会是最?后一仗。

        

其实打到现在,卑尔族已经?没什么士气,这一仗已经?没什么意外。

        

待他能回京时,他就?亲自给阿糯赔不是,没有回她的书信。

        

次日一早,所有将士整装待发,战角声和所有将士们威武的呐喊声,“将军威武,大凉必胜,”这些声音,响彻云际。也仿佛穿透云层来到几十里外的卑尔族的城门外,里面卑尔族的士兵早就?忍不住瑟瑟发抖,他们清楚,要不了几日,那?些大凉的士兵就?会攻打到他们的城墙外。

0

更多精彩

性妾H_高H纯肉到尾

2021年7月28日 小羽 0

     徐阶听到了徐璠的话,表示很难弄,毕竟,这个位置,非常敏感,谁都希望自己的人上任最好,这样在天子脚下,只要做出点功绩出来,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