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灌迫精受孕(贯穿 求饶h)最新章节列表

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

        

在从古剑世界返回前,谢云书最终还是用甘木,以及其他一些草药试验,取代了丹方中的一些奇珍,替飞廉炼制出了一枚长生丹。而作为报酬,飞廉除了将剩下的干木等药草相赠,甚至还给了谢云书一点青萍风。

        

这样一来,算上任务奖励的烈瞳金的话,郢雪剑要更进一步,几乎已经有了足够的主材。不过唯一令谢云书有些遗憾的,却是地皇女娲最终给了他一个否定的答复。明确表示除非有强大天神时时刻刻跟在李忆如身边,否则一旦触发女娲神力的传承机制,就完全没有办法拖延。

        

这是由女娲神元圣灵之力本身的质量所决定,外力的封锁镇压除了会导致它一鼓作气的爆发,并不能改变结局,至多“治标不治本”。

        

不过,显而易见,谢云书不可能请地皇一起去异世界旅游,去帮忙做“治标”的事。就算谢云书和她不在意,仙剑那边的神界神明数量,可不止三皇十神的数目,对于强大的外来者会抱有怎样的态度,实在是一个未知数。

        

纵使谢云书是龙潭守护,总不能拿自己的命开玩笑不是?

        

“原来这里也有昆仑山脉?”

        

“当然有……你们熟悉的一些门派名字,大体上也都存在。”

        

从古剑世界满载而归,谢云书第一程还是把百里屠苏他们,送到慕容紫英那里。

        

当然,谢云书没多少恶趣味,实在是焚寂后续残留,还须交给慕容紫英净化。除此以外,谢云书也没忘了上次有答应万年悬铃木妖,物色下一个雾魂守护对象。

        

谢云书有这两桩要事,顺道还得向慕容紫英就铸剑之事致谢,怎么着都得跟慕容紫英见上一次。 

        

而这一路上,风晴雪刚来时的一瞬间,就感觉到清气似乎陡然极盛。尤其在接近昆仑山脉时,仿佛浊气都被压低到了极致,不禁好奇道:“这里的天地,至今未曾生变吗?”

        

“天地灵脉异变过很多次,但最终问题都解决了。嗯,我们这边,没有人族不耐浊气活不了的说法。只是修行之人,更喜欢在清气所钟之地修炼。昆仑乃人间修仙灵地之一,最接近天上仙界,曾与蜀山、蓬莱并称三大修仙胜地,所以会让你感觉更好受一点。”

        

风晴雪了然道:“像是当初昆仑山巅的天墉城一样?”

        

“天墉城……”

        

就算曾前往悼念过大师兄陵越,但九百年后的天墉城,数百年兴盛而衰,终究不再是百里屠苏记忆里的模样。甚至死而复生的百里屠苏,连向陵越的牌位上炷香拜祭,亦只能以其他名目,而非过去的身份。

        

执剑长老这一承诺,终究无从兑现。

        

毕竟,不是谁都能接受近乎千年前的人死而复生,尤其隔壁世界本身不存在复活之说。而遍寻紫胤真人下落不得,更使百里屠苏对“天墉城”怀有微妙情绪:“此地亦有天墉城?”

        

“有两个,昆仑山脉里有一个,天上仙界里也有一个。不过,修仙门派中的那一个,知晓的人也不是很多。百里少侠不必将两者混淆,我界昆仑天墉与阆风派主修内丹法,与贵派曾经的结界封印之术大相径庭。”

        

谢云书介绍道:“这里的修仙门派鲜少入世。昆仑修仙门派林立,天墉是最出名的八个……现在是七个之一。今天我们要去的地方,就是曾经的八派之首,琼华遗址。”

        

“嗯。”

        

既来之,则安之。考虑到百里屠苏如今尚未完全康复的状况,风晴雪人生地不熟的,自然不会质疑谢云书的安排。

        

说来,慕容紫英离开剑冢,却亦未飞升天上仙界。谢云书本以为他会去其他什么地方,结果从柳梦璃口中得知,居然是在琼华故地,倒是省了一番寻找的时间。

        

不过,自从多年前那桩事发生后,琼华下方的播仙镇,经过几百年演变,早已变成一片荒漠。曾经繁华的人潮,也早迁徙至内陆的适居地点。

        

实因除了蜀山以外,本来修仙之人就很少踏足尘世。而琼华覆灭之后,昆仑各大派门,更无主动涉世之愿,自那以后也就不会有商贩往来,少有集市成形。

        

曾经在琼华没落后崛起一时的昆仑派,如今已不如有黛砚兄妹在的阆风。确如世间常论,朝夕变幻,无长盛之理。相反天墉城一直不出挑,却总在中游活的好好的,不时有弟子会下山,往折剑山庄附近采购些门派必须品。

        

就在谢云书给百里屠苏两人,详细说明此地修仙概况时,御剑而行的众人很快就到了琼华旧址,渐近昆仑之巅。谁知道下一秒,谢云书话都没说完,一只硕大的火焰凤凰,便已乘着漫天剑气,朝着山门疾扑而去。

        

“……你要装比,那也得看对象啊。”

        

青桐剑灵又麐喜欢挑战高手,自然是察觉到了琼华山门内,诸多剑器妙韵。但他这么不讲究的打上门,确认熟人的确在里面的谢云书,已经看到了又麐的下场。

        

下一秒,未见实剑迎敌,唯有皓白剑光,由承天剑台方向迅影而出,错落各个位置,精妙摆列,呼应成阵,顷刻封锁了火凤翱游空间。任凭其怎样俯冲盘旋,却难脱离剑阵掣肘。仿佛一只被四面八方的长针,给逼得动弹不得的公鸡一样,插翅难飞,无法摆脱限制闯入其中。

        

“剑灵?”

        

蓦传一声清朗疑声,被钉在半空的青桐剑终能自由行动。察觉里面的人不好招惹,又麐当即由凤形化人,由山门前落下。内中之人若有所感,弥天剑影顿如游鸟归巢,尽数收回其指掌,而后散作清灵之气重归天地。

        

踏出山门的疏朗道者,清俊容颜一如往昔,唯独一头雪发长垂。只是数百年一过,慕容紫英一直身着琼华高岭装束,除却形制有变,始终未有更易。

        

“三年没见了,紫英近来可好?”

        

慕容紫英清疏的瞳色,映出些许淡淡喜悦,颔首应道:“于你只有两三年,于我却已是数百载。但,百年生死轮转,亦不过白驹过隙。好与不好,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紫……师……”

        

不可置信会有如此相似之人,百里屠苏屈膝欲拜。但其言尚未脱口,百里屠苏只觉双膝倏被一股绵柔之力轻托而起,旋即耳边即传来温和清淡之声。

        

“这位少侠,你我素不相识,何须如此大礼?”

0

更多精彩

性妾H_高H纯肉到尾

2021年7月28日 小羽 0

     徐阶听到了徐璠的话,表示很难弄,毕竟,这个位置,非常敏感,谁都希望自己的人上任最好,这样在天子脚下,只要做出点功绩出来,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