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贵冷艳的女神在胯下(bl文H短篇)最新章节列表

     

“……贫道这二十年都常有下棋,还以为棋力有所长进,没想到反倒更不如廉真人了。”

        

这有些老旧道观内,院子里,

        

院边的树还随着阵阵拂过清风,微微晃动着些窸窣声响。

        

繁密枝叶映着的树荫下,石桌旁,

        

陈罗道坐在廉歌对面,将石桌上的棋子挨个重新收捡了起来,出声说着。

        

廉歌笑着,听着,也没多说什么。

        

陈罗道收拾了棋子,将装着棋子的木盒,递给了旁边的陈小玄。

        

“爸,你那下棋技术就还是别和廉真人比了吧。”

        

陈小玄接过棋,重新从石凳上起身,还是忍不住对陈罗道说道。

        

“……来来……今天老子不他娘好好收拾收拾你一顿,你还以为老子老了。”

        

陈罗道站起了身,喊了声。 

        

陈小玄拿着棋子,就赶紧着朝着旁边屋里走了进去,

        

陈罗道先是没好气着说着,再看着自己儿子跑远,脸上再露出些笑容来,

        

“多大人了,连话都不会说。”

        

笑骂了句,陈罗道再坐回了身,

        

“不好意思啊,廉真人,见笑了。”

        

廉歌闻言,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

        

“……陈道长,这回又叨扰了。既然茶也喝过了,我们也该走了。”

        

再坐了阵,随意聊了些话,

        

廉歌再转过视线,看了眼这道观里,再站起了身,出声道别。

        

顾小影也随着廉歌,重新站起了身。

        

“……这会儿天色都已经开始有些晚了。廉真人不如再道观里吃了晚饭再走吧,我这就让这小子去做饭。”

        

陈罗道和陈小玄跟着起了身,陈罗道抬起头,望了望已经是傍晚的天色,再挽留道。

        

“这次就不了,还得去去别得地方。”

        

廉歌笑着,再出声说了句。

        

陈罗道点了点头,也没再挽留,

        

“那我送送廉真人您。”

        

……

        

“陈道长就送到这儿吧。”

        

陈罗道和着陈小玄,跟着廉歌两人,送出了道观院门,

        

再往前走了段路,廉歌停下脚,回身对着陈罗道两人再说了句。

        

“那廉真人你们两位慢去。下回过路道观的时候,也请还来再坐坐。”

        

陈罗道站住了脚,点了点头,再出声说道。

        

“一定。”

        

笑着,廉歌再应了声。

        

带着顾小影,廉歌再挪开脚,往前渐远。

        

陈罗道和着陈小玄站在原地,看着廉歌渐远。

        

“飒飒……”

        

又是阵清风拂过山林,旁边树上飘落下片落叶,

        

落叶从陈罗道眼前过,落到地上,

        

陈罗道顺着那落叶望了眼,

        

“走吧,回去了,把晚饭煮上。”

        

再转过身,招呼了陈小玄一声,陈罗道往着道观里走了回去。

        

……

        

“……廉歌,接下来我们去哪啊?”

        

顾小影走在廉歌身侧,廉歌挪着脚,带着顾小影往前走着,

        

山道上些路边延伸到路上的灌木枝叶,在廉歌身前自然让了开。

        

顾小影往着远处望了望,再转过头,问着廉歌。

        

“再去见见几位故人吧。”

        

离开了那道观,廉歌也没带着顾小影直接离开,

        

只是这山峰上走过的那条山坡小径,翻过了这座山峰顶,

        

走到了这座山峰的山前。

        

应了句,廉歌再转过了些视线,看了眼这山前,

        

顾小影点了点头,陪着廉歌,走在廉歌身侧,也转过些头,望了望这四下,

        

这山前那座寺庙,香火依旧还算鼎盛。

        

这会儿已经是傍晚,庙前的阶梯上,依旧人来人往,

        

有人从山脚下,顺着阶梯上爬上来,有人烧完了香,正朝着山底下走。

        

行人熙熙攘攘,却似乎对廉歌两人浑然不觉。

        

带着顾小影,拾阶而下,廉歌往着山脚下走去,也没多说什么。

        

走过了这庙前,走到了山脚,身后些喧嚣嘈杂,再平息了些。

        

这时候,

        

廉歌再停顿了下脚,转过些目光,朝着远处看了眼,

        

脸上不禁再浮现出些笑容来,

        

“怎么了?”

        

顾小影跟着廉歌停下了脚,站在廉歌身侧,循着廉歌的视线,往着远处看去,出声问了句,

        

“没事儿。你儿子被小白鼠收拾了。”

        

笑着,看着远处,廉歌出声应了句。

        

“我看看,我看看……”

        

顾小影有些兴致勃勃,跟着出声应道。

        

廉歌笑着,抬起手,朝着顾小影一挥,老宅里的景象在顾小影眼前浮现。

        

……

        

“……白叔,我爸是不是很有天赋啊,他花费了多久才成了天师啊,你看我资质怎么样,有没有天赋,也能修成天师吗?”

        

老宅里,

        

小白鼠还蹲在那架着的门板边上,

        

身前的盘子里,已经换了些食物,是些薯片零食。

        

小白鼠看着有些嫌弃,但还是不停吃着。

        

小白鼠跟前,站着的廉景,听着小白鼠简单说了下修道过后,

        

再有些好奇着,出声问道。

        

“……按照廉歌跟我说得。廉家从老祖到现在,就只有廉歌一位真正的天师。”

        

“……在廉歌之前,天师只是对真人的尊称。”

        

“……天赋是很难遗传的……”

        

小白鼠勉为其难的再吃了口薯片,再转过头,瞥了眼廉景,

        

廉景听着,浑身有些僵住了。

        

“……你父亲,廉歌阅过了形形色色,百态众生,见过了众善众恶,成了道,成了天师。”

        

小白鼠吱吱叫着,再转过脑袋,看着廉歌,停顿了下,

        

“……先是道童,再是道士,然后是道长,明悟了,得了道,就是真人,最后才是天师……”

        

“……你的话,这辈子能成个道士……嗯,道长,就算不错了。”

        

廉景浑身更僵了。

        

小白鼠再看了看廉景,转了转脑袋,

        

再看了看盘子里些薯片,再有些惆怅,

        

“……哎,我就知道,跟着你这么段时间,得过苦日子了……”

        

小白鼠再叫了两声,再看着廉景脸上僵的表情,顿了顿,还是出声安慰了句,

        

“……也没事儿,这些个东西吧,也勉强能吃,我熬熬就过去了……”

        

廉景浑身更僵了,听着,半晌都没出声。

        

“……白叔,我爸当初有没什么金手指什么的啊……”

        

廉景再转过头,看着小白鼠,眼底有些希冀,

        

“……我这天赋比我爸差这么多,能不能……”

        

“……有啊,你爸有个你列祖列宗传下来的系统。”

        

小白鼠吃着盘子里的薯片,脑袋都没抬,随便应了两声。

        

“……系统?这么与时俱进吗,真得吗?”

        

“……白叔,鼠叔,能不能……咳咳……”

        

廉景眼底有些惊喜,对着小白鼠说着。

        

小白鼠听着廉景的话,也惊喜了,

        

“……你想要系统?吱吱……廉歌,你看到没,你听到了吧,你儿子想要个你那种的系统,你快给他捏一个,把我赶紧带走……”

        

盘子里的薯片都没吃了,小白鼠立起了前肢,叫着。

        

“……咳咳,白叔,其实不用系统也行……”

        

看着小白鼠的反应,廉景感觉有些不对劲了,赶紧咳嗽了声,再厚着脸皮说道,

        

“哦……”

        

小白鼠再立着前肢,期待了阵,结果也没人应它,小白鼠才有些泄了气的重新趴了回去,

        

勉为其难的吃着盘子里些薯片,

        

“……白叔,我爸那个系统……”

        

廉景再试探着问着。

        

“……吱吱……就是个发书的工具。”

        

小白鼠有气无力着,再应着。

        

“……那个书?”

        

“吱吱,伸手。”

        

“啊?”

0

更多精彩

性妾H_高H纯肉到尾

2021年7月28日 小羽 0

     徐阶听到了徐璠的话,表示很难弄,毕竟,这个位置,非常敏感,谁都希望自己的人上任最好,这样在天子脚下,只要做出点功绩出来,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