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老头做性奴的日子(玩弄放荡艳妇)最新章节列表

陆宛多日不见李克定,一见面就遭到他的质问,心中委屈,更有些恼怒。

        

恋着一个人的时候,就会特别在意他对自己的态度。李克定对她不热情,让她很是失望。连日也不来找她一次,更让她怨忿。正是一腔情绪无处发泄,如今李克定来在了面前,陆宛如何还能有好气。

        

听李克定让她少饮酒,虽然明知他是好意,却硬要和他赌气,任性地说道:“我想喝就喝,跟你有什么关系?”

        

李克定也觉得刚才态度不好,遂笑道:“你愿意喝,就在家里喝,喝多少都没事儿。你知不知道,刚才多危险,要不是风阅水及时赶到,将你救下,你早就万劫不复了。”

        

陆宛听完这话,也明白了他话中的含义,面上一红,看了看风阅水。

        

风阅水微笑道:“陆宛小姐,我叫风阅水,很高兴认识你。”

        

“哦,风先生好。”陆宛向他点头示意。

        

李克定趁便给陆宛介绍道:“阅水是风国仁老师的侄子,刚从美国回来。”

        

陆宛早有意去美国读书,因此问道:“风先生,你在美国是去读书了吗?”

        

“哦,是的,我在康奈尔读的大学。”风阅水说着话,将茶杯递给陆宛,“你先喝点茶吧,一定很口渴。”

        

陆宛一双秋水也似的眼睛盯着李克定,那意思,你怎么就不给我倒茶呢? 

        

李克定不敢和她对视,装作视而不见。陆宛饮了两口茶后,风阅水再献殷勤,及时接过茶杯,放在一旁。

        

“陆小姐,你没什么不适吧,要不,我送你回家。”风阅水试探地问。

        

陆宛本想让李克定送她回去,还没等她开口,李克定却说道:“这么晚了,咱们一起回吧。”

        

陆宛听到这话,极其失望,起身整了整头发,也不答话,径直出门。李克定向风阅水使个眼色,二人急忙跟上,三人一起走出了酒楼。

        

酒楼门口停有洋车,都是晚上等活的主儿。李克定挥手叫过三辆,各自坐了。

        

因陆宛一言不发,知她恼怒,李克定也不好顾自离去,便和风阅水先送陆宛到家,而后散去。

        

两日后,李克定到编辑室来找柳之思,恰好古洛诚也在,二人正商量事情。

        

柳之思给克定解释说:“一会儿,我们要在这里讨论话剧的排演计划,你也参加吧。”

        

李克定笑道:“我就算不想参加,你在这里,我也得旁听,还能先走了,我这就叫,不得不参加。”

        

“瞧你这话说的,好像还不愿意了?”柳之思嗔怪他,“你要是实在觉得不耐烦,就先去找克静,和她在外面走走,我一会儿就好。”

        

“我不去找她,还是赖在这儿吧。”李克定已经坐了下来。

        

柳之思一笑,刚要再说什么,门外陈子龙和陆宛走了进来。

        

李克定登时不悦,暗道,陆宛怎么还和陈子龙一起?我上次已经说的很明白了,陈子龙对你心怀不轨,没想到,你却不以为意。

        

陆宛和众人问候,单单没有理会李克定。

        

陈子龙和大家客气两句后,众人开始商量话剧排演一事。

        

柳之思看陈子龙在这件事情上表现的没什么异常,想他能在汇文大学担任学生干部,且工作做的风生水起,也是有原因的。尤其见他善于控制情绪,颇能沉的住气,着实让人不可小觑。

        

会议开始,柳之思首先和众人商量:“现在离暑假不到两个半月的时间,如果赶在暑假前演出的话,咱们也就三个星期可以用来排练,大家有什么问题,赶紧说说吧?”

        

古洛诚因有意参演,便抢着对众人说,他可以出演‘迫克’一角,定不负众望,演出个经典角色来。

        

柳之思听后笑道:“还真别说,古洛诚天生贫嘴的本事,正好可以演‘迫克’,可谓本色出演,一定能演好。”

        

陆宛也赞同,陈子龙便说:“既然大家意见一致,咱们就定下来吧,由洛诚出演迫克。赫米霞由柳之思出演,海伦娜由陆宛出演。我来演拉山德,至于狄米特律斯,由汇文大学的赵璧出演。”

        

他说着话,将翻译好的剧本,分发给三人,又说:“咱们从今天开始,就要熟悉剧情,背诵台词了。”

        

柳之思说道:“这些其实不难,就由陈子龙安排和督促吧。我想的是,这次演出,咱们目的应该明确,是为了得到大家对孤儿的关注,所以我想在话剧演出之前,加上一个节目。”

        

“加什么节目?”洛诚首先问道。

        

柳之思笑道:“具体什么节目,什么内容,什么形式,容我再想想。”

        

李克定想到了风阅水,在一旁说道:“我插一句吧,要加什么节目,其实可以找风阅水一起探讨,说不定他有现成的主意。”

        

“嗯,克定,你讲的有道理。”柳之思和他相视,目光交流,自然心意相通。

        

陆宛瞧得心中酸溜溜,甚是难受。

        

柳之思看出了陆宛的不悦,便说道:“要不这样吧,克定,你和陆宛去找风阅水,向他当面求教,我想他在米国,可能有过类似经历,把他的经验,照搬过来,也无不可,省得咱们花费太多心思。”

        

李克定有意将风阅水介绍给陆宛,柳之思早已明白,二人说话,配合有致。

        

陆宛听要和克定一起前往,心里醋意登时消了五分。

        

李克定看着陆宛说道:“去找风阅水,我没问题的,陆宛,你方便吗?”

        

“我有什么不方便的?”陆宛说道,“你说什么时候吧,定下来,我便和你去找风阅水。”

        

“那今天就去吧,择日不如撞日嘛。”李克定不想让陆宛再和陈子龙混在一处,近墨者黑,长此以往,怕是陆宛早晚沦落的和陈子龙一样。

        

陆宛答应道:“行,等开完会了,咱们就走。”

        

柳之思看看李克定,“好了,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和陆宛,你可要做好,不能让陆宛受委屈。”

        

她话中有话,是说尽快让陆宛离开陈子龙,别着了他的道,后悔莫及。

        

李克定自然能懂,他说道:“之思,你放心吧,风阅水是个好男儿,他不会让咱们失望的。”

        

柳之思点点头,她已经放下心来,不再讨论这个,笑对古洛诚说:“你演迫克,固然适合,但需注意你的表情,迫克只是话多,可不是个包打听。”

        

“我明白的,等我研究完剧本,再找你探讨。”古洛诚对出演很有信心。

        

陈子龙暗自懊恼,如今组织排演话剧,已经被柳之思反客为主,他不愿意看到。最主要的,李克定忽然提出和陆宛一起去见风阅水,他感觉到了一丝不善,在他接近陆宛的途中,李克定竟然会插手进来,再看柳之思的情形,也大有要坏他好事的意思,不免心中恨恨。

        

但李克定和陆宛有婚约在,他提出和陆宛一起,自己无法反对,只好顾左右而言他:“各位,我想咱们用三天时间,熟悉台词,应该够用了。等三日后,正好也是周末,咱们去汇文大学,先排练一次,你们看怎么样?”

        

“也好,多排练,有助于记台词和拿捏表情。”柳之思首先附和。

        

众人没有意见,陈子龙便说:“就这样定了吧,周日下午两点,我和赵璧在汇文安排好,等候众位前来。至于服装和道具,届时我们也带过去,正好大家看看合不合适。”

        

重要的事宜,都讨论完毕,古洛诚笑问柳之思说:“之思,真的很不好意思,你出演赫米霞,皮肤太过白嫩,要演的好,还需化妆,只有化的黑一些,才能符合剧本。”

        

柳之思没想到还有这个要求,一副可怜的样子,请求说:“能不能不弄黑呢?”

        

古洛诚知道以柳之思的美,必能驾驭好这个角色,但女生谁愿意把自己弄得不好看呢,就解释说:“其实也不是弄黑,怪只怪你长得太白了,怎么也得比陆宛略微显得黑一些才符合剧情。”

        

柳之思略一思考,决定为了大局,接受古洛诚的建议,对他说:“为了剧情,我豁出去了。大家不用担心我,我不怕化的黑一些,正好衬托陆宛出演的海伦娜,她又高挑,又白皙,才是最受大众喜爱的美人呢!”

        

柳之思这一番话,是特意讲给陆宛听的,她变着法地赞美陆宛,也是不想让她嫉妒。毕竟柳之思和李克定走到一起,总觉得有些对不住陆宛。

        

陆宛早就在担心,上了舞台之后,自己成为柳之思的陪衬,如今听她这么一讲,心道,倒是我狭隘了。我们表演话剧,是为筹集善款,为了孤儿们改善生活,舞台上谁更出色,是次要的。她想通这一点,醋意又少了三分,遂感觉心中好受许多。

        

再行审视和陈子龙的关系,陆宛暗自愧疚,不该因为失意,而有些放纵。何况李克定那日提醒的明明白白,陈子龙就是有意灌醉她,如果真的趁机将她轻薄,后果对她而言,将是难以承受之重。

        

陆宛想到这里,也开始对陈子龙起了戒备之意。

        

众人散去后,李克定和陆宛出了编辑室,二人往东方福利院走去。

        

陆宛觉得很久不曾和李克定漫步了,如今走在一起,心情顿时舒畅起来。

        

李克定注意到了她神情的变化,内心更感不安,是一种因愧疚而生起的不安。他本想趁机和陆宛谈谈定亲的事情,将自己想要退亲的想法,适当透漏给她,可当面对她时,却不知该如何谈起,只好顾自想着心事。

0

更多精彩

与子乱h_高H禁伦

2021年7月27日 小羽 0

     菱湖湿地公园内,一座荒废的疗养院外,伫立着一根根粗细大小不等的木头桩子。    &nbsp […]

浪妇的肉&少妇浪妇荡欲

2021年7月27日 小羽 0

      顾临渊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眼神泛着寒光一点点的松开了她的手,随后跟变戏法的似的,一个玉盒出现在了他的掌中。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