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比一下撞的狠(兽性诱惑)最新章节列表

       

好吧,唐时锦只能暂时把这事儿先放下,假装不知道。

        

算算也快封印了,今年仍旧是腊月二十二封印,初九日开印。

        

唐时锦其实还挺忙的,她习惯年底都做做总结做做计划,不一定非得写出来,起码心里得有数。

        

如今她有大秘两枚,她先跟他们交待了一下,然后准备先把财政阁和国安部转一转,其它的直接把人叫来聊。

        

辜东陌道:“今年财政阁的大宗支出,依次是别宫、铁路、国恩学堂、信政司和修路……其中,今年十月间,所有县城的主干道均已经修缮完毕,别宫所需的银两已经全部支取,国恩学堂建筑方面的银两也都支取完毕。故明年财政阁最大宗的支出是铁路,明年后年,最大宗的支出全都在这头,铁路修好了,火车仍旧是耗资巨大。”

        

他顿了一下,“余外,国恩学堂和信政司虽然琐碎,但所需银两也不少,臣从财政部核算部拿到了数额,都在这儿。”

        

许夙意只垂头静听。

        

唐时锦接过金额看了看,一边道:“二夙说说。”

        

因为她觉得“夙意”这个字叫起来不顺口,所以就叫他二夙,许夙意道:“是。”

        

几天时间,已经足够他完成初步的了解,所以他没有站起来,也没有先谦虚两句,而是直接道:“国恩学堂从明年开始,其实已经渐渐正常运转,所需的支出是类似笔墨纸砚,先生的月钱等等日常支出,也就是说,从明年开始,每一年的支出都差不多,所以,类似这种,与铁路这种正处于建设期的,可以区分开来……”

        

三个人正说着呢,桃成蹊过来了。 

        

桃成蹊过来是不用通报的,直接就进来了,进来也不施礼,只与辜东陌两人互拱了拱手。

        

然后他坐下道:“锦儿,明年我想四处走走,看看扫盲班的推广情形。”

        

许夙意看着桃六郎这一脸的“恃宠而骄”,默默的垂眼,唐时锦习以为常,还摸了摸他的头:“小六郎长大了哟,还晓得主动找活儿干了。”

        

许夙意:“……”

        

这什么六哥,这是六儿子吧??

        

桃六郎随手拨开她手:“但你要给我几个管闲事儿的人。”

        

“行,”唐时锦道:“你先跟我说说,你认为扫盲班怎样是做的好,怎样是做的不好?”

        

桃六郎道:“能学以致用的,例如教算学,教官府告示,教律法等等,都算是上佳;按部就班的教三百千,能教会的,也算是上平;只教不管会不会的下,教都不教的罚。”

        

唐时锦点了点头。

        

然后她跟他道:“那你有具体的计划吗?先去哪儿后去哪儿?”

        

桃成蹊理直气壮道:“没有。”

        

唐时锦道:“如今扫盲班刚刚开始,很难从数据上看出成效,所以要说去哪儿,确实可以随意,我觉得你这样……你当年不是也曾游历四方,以竹生之名写了许多文章?如今你就沿着旧路走,把你走过的路,再走一遍,然后写一写新旧变化,不管变好变坏,不管看到什么,你都照实写,就以竹生之名来写,但是有一条,你要看清楚,不能一叶障目,不能相当然。”

        

她一边说着,桃成蹊的眼就亮了。

        

这活儿他喜欢干!这才叫公私两不误!

        

唐时锦续道:“当然了,也要把扫盲班的事情暗访一下,我跟皇上商量商量给你挑什么人,你想什么时候走?”

        

桃成蹊道:“过了十五就走。”

        

唐时锦道:“过了殿试我有事情要安排,你不如跟他们一起?”

        

桃成蹊道:“你是影卫不够使了吗?”

        

“行吧,”唐时锦道:“那你走你的吧,不过有个条件,我儿子,璀儿他们,你要从他们六个中,挑一个带去,沿途教导……你可以先去跟他们聊聊,然后自己挑带哪一个。”

        

桃成蹊点了点头:“行。”

        

六小只也快七岁了,都不是调皮孩子,带着除了担责任之外,并不麻烦。

        

桃成蹊就直接站起来走了,唐时锦继续带着大秘们开会。

        

晚上唐时锦跟炎柏葳商量了一下,又下了一道正式的旨意,把国恩学堂和扫盲班一应事宜,划归教育部管理,但科举事宜暂时不动。

        

第二天开始,唐时锦带着大秘先把财政阁这边过了,然后又去了一趟国安部。

        

国安部今年武举,又进了几个新人,梵生尘、梵清宁、梵清镜全都进来了,而且今年羽林军日常招新,戚曜灵还去要了二百来人,也算是补充了新鲜血液。

        

明年计划来一场大比,同时继续扩展分部,也没什么了。

        

开完会之后,戚曜灵跟她八卦:“师父,今年武举的第八名,叫杨鸣,他跟我说想考会试……我才知道他居然是个举人,文举人!!”

        

“哦??”唐时锦非常感兴趣。

        

要知道,今年的武举,是因为有了佛遗宗这几个开挂的,头几名都被他们的人占了,挂名的足有小二十人,所以才难考,所以今年的第七八名,要搁往届绝对是状元榜眼的人才,结果还是个文举人?

        

什么叫文武双全,这才叫文武双全!

        

唐时锦问:“乡试多少名啊?”

        

戚曜灵道:“第四名。”

        

“哟?!”唐时锦问:“长的好看不?”

        

戚曜灵道:“挺好看的,”他补充了一句:“是师父喜欢的那种好看,人也不错,是一个挺爽朗的性子。”

        

“哇!!”唐时锦很高兴。

        

大概真的是收获的时节到了,她有一种地里萝卜全都长成了的感觉,不像以前发现一个都当宝贝,如今满地都是大萝卜,鲜亮亮的晃着大萝卜缨子,抱起哪一个都能用!爽!!

        

紧锣密鼓的忙完,封了印。

        

炎柏葳想再带着儿子们去温泉山庄,结果太子居然说不想去……唐时锦就表示家里人都去啊,卫时磊什么的,于是太子瞬间就被说服,连同伴读都一起去了。

        

皇帝两口子明知道儿子在干什么,硬装不知道,平时也不打扰他们,就带着余下的儿子们泡温泉。

0

更多精彩

性妾H_高H纯肉到尾

2021年7月28日 小羽 0

     徐阶听到了徐璠的话,表示很难弄,毕竟,这个位置,非常敏感,谁都希望自己的人上任最好,这样在天子脚下,只要做出点功绩出来,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