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头污到尾的章节(调教小奶奴h)最新章节列表

中环,陆羽茶室!

        

陆羽茶室算是港岛的老字号茶楼,这家茶室的老板三十年代从盛海滩过来港岛开这间茶室,所以,茶室的装修还保持着三十年代盛海滩的老式格调,上好的酸枝木座椅,宽大的红木屏风,墙壁上悬挂的泛黄的字画卷轴,穿着老式唐装的侍应生和大阿姐,调琴的长衫琴师,画着淡妆随时准备为客人登台的粤剧女伶,让进门的茶客一瞬间就有种穿越回那个纸醉金迷的盛海滩的虚幻感。

        

颜同一进陆羽茶室,就有一名精明利落的中年人热情的迎上来:

        

“颜sir,黎sir与夏爵士已经在包房内等着你了!”

        

“嗯,前面带路。”颜同微微额首。

        

在四五十年代做茶楼的侍应生,可没有九十年代的茶楼那么简单,只懂得迎客送菜端茶倒水就可以,四五十年代的侍应生,那绝对放到后世去做一家大公司的经理都绰绰有余。

        

首先要讲究眼力,这名客人来过一次,至少半年内都能记得对方的模样,这才是一名像陆羽茶室这种大茶楼的侍应生该有的眼力,也是最基本的功夫。

        

其次,这种茶楼的侍应,无论男女,人脉广到足够让后世那些业务经理目瞪口呆。

        

第三,头脑灵活,善于交际,讲究茶楼里出现纠纷,不需要主理人出面,侍应就能搞掂一切。

        

而且这种大茶楼的侍应,并不靠那每个月五六十块的薪水养家,每个月,他们最少都能拿回家一百五十块。

        

颜同跟在中年人的身后,准备上二楼雅间,看到茶室内的卖烟女,招了招手将对方叫了过来。 

        

“一包三五香烟!”

        

卖烟女托举着装香烟的木盒走过来,颜同把五元纸币放在盒子里,自己取了一盒三五香烟,又放进去五毛的零币对卖烟的少女笑笑:

        

“这是小费。”

        

“谢谢老板。”卖烟少女轻轻蹲身行礼,乖巧的道谢然后走开。

        

五块钱的进口三五香烟,绝对算是五十年代港岛的高级香烟,很多人一个月累死累活都赚不到十包香烟的钱,即便是陆羽茶室这种算是较高档的茶室,大多数茶客也只是抽两块半的好彩。

        

颜同并没有点燃香烟,而是继续跟着中年人上了二楼,在包房内,颜同看到了黎佑民还有……夏爵士!

        

“阿同,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鼎鼎有名的夏爵士了!”黎佑民笑着为颜同介绍道。

        

颜同面露笑容:“夏爵士的大名,我可是早就听说过了,听说今年夏爵士就能够拿到太平绅士的头衔了?”

        

作为港岛这个年龄段最有前途的探长,颜同绝对不止是外表给人的那种贪财好色的性子,这个人对港岛的上流人物非常的了解。

        

而这位夏爵士的名声,颜同也是早有耳闻,在报纸上也曾经见过很多次。

        

夏爵士,曾经留学英伦,回港后继承家业,成为港岛顶级制衣厂的老板,夏爵士的父亲更是在上个世纪就已经拥有了男爵的爵位。

        

而夏爵士也是继承了这一爵位,夏爵士本人也非常喜欢这个爵位,所以久而久之没有人称呼他的名字,反而是称呼夏爵士了!

        

“颜sir客气了,作为港岛最年轻有为的探长,颜sir为港岛维护治安的工作,劳苦功高,等我参加港府晚宴的时候,一定会好好的赞赏一下颜sir的功绩的!”

        

参加港府的晚宴,不是什么人都能去的,至少此时的夏爵士还不一定有这样的资格,除非他成为太平绅士!

        

很显然,现在夏爵士已经将自己看做太平绅士了。

        

颜同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道:“谢谢夏爵士的厚爱!”

        

双方一番寒暄后,三人落座,夏爵士貌似不经意的讲道。

        

“我听说颜sir最近在警署遇到一些困难?”

        

黎佑民是因为许飞的事情,将颜同叫到中环的,现场又有夏爵士在,同时再加上颜同还知道夏爵士的公子与许飞有些矛盾,所以聪明的颜同,这个时候已经明白,夏爵士应该就是黎佑民请来的帮手了!

        

“夏爵士的消息还真是灵通,确实是有这么一回事,有些人小人得志,实在是令人讨厌!”颜同淡淡的讲道,并没有表现的太过气氛。

        

养气功夫做的还是不错的。

        

夏爵士呵呵一笑,“我已经听阿民讲过了,颜sir说的这个小人就是许飞吧!?”

        

颜同点头,讲道:“没错!”

        

“这个人确实是一个小人,着实令人讨厌!”夏爵士讲道。

        

三个都对许飞有意见的人,坐在一起共同吐槽许飞,很快就拉近了他们之间的距离。

        

“其实这个许飞想要对付他也不是没有办法的!”夏爵士率先开口道。

        

虽然三人中他的地位是最高的,但实际上若论城府,夏爵士却是三人中最差的,不然的话,他这样的人物也不会没事的时候跟刘和这样的人凑到一起了。

        

所以现在三人既然有了共同的敌人,实际上也是为了许飞凑到一起的,所以夏爵士在言之无味的吐槽了许飞几句后,开始直奔主题了!

        

颜同也是被许飞搞得焦头烂额,倒也没有太多的隐藏,直接出声问道:“不知道夏爵士有什么想法?”

        

夏爵士自得的一笑,道:“现如今许飞之所以敢在港岛如此的横行无忌,无非是依仗着自己走私的生意,建立起来的一个小型的利益团体,只要我们将他的走私生意打掉,那么许飞也就不足为惧了!”

        

颜同看向黎佑民,夏爵士知道许飞做走私生意,颜同并不奇怪,毕竟刘和与夏爵士的关系,颜同是知道的。

        

但现在夏爵士这个咖位的人想要端掉许飞的走私生意,怕是还有些不够吧?

        

黎佑民笑道:“阿同,你还不知道吧,夏爵士与药业协会的李会长关系非常的不错,现在许飞的走私利润,大部分来自与西药的走私……”

        

话没有说透,但是颜同已经明白黎佑民的意思了。

        

虽说走私生意的盘子很大,但谁也不会嫌弃自己的钱好赚。

        

许飞多做了西药的走私,其他人的西药走私势必就会受到影响,而且根据颜同知道的情报,许飞的走私生意,在售价上还要比其他人要低一些,这势必也影响了整个西药走私的行情。

        

可以说许飞的走私生意虽然很好,但实际上已经触及到了一些人利益,这自然也就引发一些人的不满了。

        

至于许飞与国内使用国内货币交易的事情,反而是没什么人知道,这是许飞特意通过陆云生拜托对面保密的。

        

另外在港岛知道这件事情的,还有白饭鱼与阿忠两人,他们自然是不可能告诉其他人了!

        

售价比其他人低,还使用国内的货币交易,仅这两点就已经迅速的让许飞的走私生意成为了国内的首选!

        

颜同认真的问道:“这么说,李会长那边是准备出手了?”

        

夏爵士点点头,道:“没错,我这两天已经跟李会长聊过了,对方确实是对许飞现在的行为非常的不满,不过你也知道许飞走私生意的背后,有驻港英军司令巴克尔的参与,就连李会长都要忌惮三分!”

        

颜同补充道:“现在不仅是有巴克尔的参与,还有杰拉德的参与!”

        

港岛两大武装力量的老大,都参与到了许飞的走私生意中去,这才是让颜同等人无比挠头的事情。

        

黎佑民却很有自信的讲道:“这件事情倒是不需要太过担心,不管是巴克尔还是杰拉德,他们都只不过认的是钱,只要给他们钱,他们才不会管这个生意是谁去做的呢!”

        

在他们看来这两人加入许飞的走私团体,无非是为了走私生意每个月给他们的规费,他们允许有人对这个走私生意的主事人动手,但不允许有人破坏他们的收入!

        

听起来有些矛盾,但实际上很好理解。

        

对付许飞,他们应该不会有意见,但对付许飞的前提是,不能够让他们在走私生意上的利润受到损失。

        

如果利润受到损失,那么他们与许飞就是一体的了!

        

如果没有的话,那你们打生打死的,跟他们没有关系!

        

颜同很好的体会了黎佑民的意思,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没有事情了,正好我这边有个办法,两位给点意见!”

        

随后颜同将傻七提供的办法,转换成了自己的办法,讲给了黎佑民与夏爵士听!

        

两人听完之后,也认为这个办法虽然不是最好的,但可以试一试!

        

夏爵士也讲道:“我也有一个办法,如果颜sir的计划成功的话,我的办法就不必了,如果不成功的话,到时候用用我的办法也不是不可以的!”

        

颜同与黎佑民两人同时看向夏爵士。

        

夏爵士轻笑道:“刚刚黎sir已经讲过了,不管是巴克尔还是杰拉德,他们最看重的是走私带来的利益,而不是许飞本人,这个利益实际上也是一把双刃剑,许飞如果能够按时将这笔利益送给他们的话,他们自然是会支持许飞了,但如果许飞有一天没有办法将这个利润交给他们…….”

        

“那么到时候,这笔钱很有可能就会成为许飞的催命符!”

0

更多精彩

性妾H_高H纯肉到尾

2021年7月28日 小羽 0

     徐阶听到了徐璠的话,表示很难弄,毕竟,这个位置,非常敏感,谁都希望自己的人上任最好,这样在天子脚下,只要做出点功绩出来,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