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具play震动按摩器(肉到爆的年下攻)最新章节列表

      

质检员们走进了学校。

        

乐茗分明听到身旁的彭运盛和徐克呼吸都急促起来了。

        

她表面上波澜不惊,垂下的手朝着身后的人做了几个手势。

        

就在她的车里,计菡咂了咂舌,给封珩发了条短信。

        

乐茗背着手,轻笑着说:“这学校看起来就很舒服,彭总费心了。”

        

彭运盛抹去额角的汗水:“我只是提出想法,在建设学校方面,我们公司是由副经理执行安排的,他专项负责这些项目。”

        

乐茗心中冷笑。

        

果然,背黑锅的人已经被拉出来了。

        

乐茗四下看了一圈儿,满眼好奇的问:“那他今天没来吗?这么重要的场合,不该缺席吧?”

        

彭运盛干笑着解释:“他今天身体不舒服,请假了。”

        

乐茗瞥了眼他的脚,意味深长的说:“再不舒服还能有彭总不舒服?”

        

他这一双脚,左脚粉碎性骨折,右脚也断了好几根趾骨。

        

就这还能硬撑着过来,只能说这人爱名声爱到了极致。

        

跟他一比,乐茗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敬业啊!

        

彭运盛尴尬的笑着,时不时的就擦一下汗水。

        

他这举动倒是不会引起记者们的怀疑,毕竟有这么重的伤在,他不舒服倒是情有可原。

        

足足过了大半个小时,质检员们才纷纷回来。

        

他们的脸色一个比一个差,严肃得仿佛是要上战场。

        

简凯皱起了眉头,很直接的问:“怎么?哪里不合格?”

        

为首的质检员看着简凯,一字一句的说:“除主体承重之外,并未检查到任何钢筋结构。”

        

“另外,甲醛超标,来源是墙体的劣质涂料。”

        

“混凝土密度不够,杂质含量超标。”

        

简凯的脸色顿时就冷了下来。

        

他看向彭运盛,声音冰冷至极:“彭先生,解释解释?”

        

彭运盛瞪大了眼睛,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这、这……我不知道啊!这是怎么回事?我看到的货物账单都是合格的材料啊!”

        

乐茗的心已经提了起来,她皱着眉毛问:“什么叫除主体承重外没有钢筋结构?”

        

对于建筑行业,乐茗实在是没什么经验,不过她也知道,房子是钢筋混凝土盖起来的。

        

没有……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其余的墙壁都是泥土垒起来的?

        

看看眼前的四层教学楼,乐茗感觉这不可能。

        

质检员答:“楼梯内部材料不明,需要砸开检查。”

        

一旁的记者们早都傻了眼了!

        

他们以为自己来这儿是歌功颂德的,好话准备了一箩筐,却没想到竟然会检查出来这么多的错漏!

        

现在听到质检员要砸墙检查,他们不禁倒吸了口凉气。

        

砸了?

        

才盖好的房子直接砸了?

        

这在华国历史上几乎就没有出现过啊!

        

简凯的脸色却一点儿都没变,直接点头应允:“砸。”

        

彭运盛吓得差点儿就站起来了:“简局!这学校看起来没有问题啊!是不是设备出错了?”

        

砸?!

        

这一锤下去,他们运盛慈善这么多年积累下来的好名声也不用要了!

        

简凯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问乐茗:“侄媳妇,你应该带了保镖吧?借我用用?”

        

“嗯。”乐茗乖巧的点着头,抬手打了个响指,立即就有十几个壮汉围了上来。

        

简凯负手而立,声音冰冷:“劳驾几位帮忙看着,从现在开始,这里不允许有任何人使用手机,更不许离开。”

        

他说的是“这里”,但视线却落在了彭运盛和徐克身上。

        

针对的是谁,不言而喻。

        

保镖们死死地盯着彭运盛的人,眼睛眨动的频率都格外低。

        

乐茗往简凯身边挪了挪,轻声问:“简叔叔,我可以去看看吗?”

        

简凯直接拒绝:“小姑娘家家的,别往那边跑,伤着你了我可没法子和嫂子交待。”

        

乐茗要是在他眼皮底下被误伤了……纪眉不得掐死他?!

        

他还想做人民的安检员,他还没看到自家女儿结婚,他得活着!!

        

而且,今天早上,在他来这边的路上,封珩还特意打了电话,嘱咐了足足五分钟——

        

“简叔,劳烦您看着茗茗点儿,她好奇心强,您别让她跟着质检员进去检查,磕了碰了她哭了……我不在您哄不好的;”

        

“别让她离彭运盛太近,尤其是在结果不好的时候,今天记者多,别让她当着媒体的面儿打人,您找个机会,让保镖把他们隔开吧;”

        

“回去的路上您盯紧她,千万别让她开车,她情绪激动的话有可能直接撞死彭运盛,这对您后续调查也不利;”

        

“如果方便的话,劳烦您在结束后直接把她送到我这儿来,别让她自己跑出去就好;”

        

“还有,您千万别抢她的吃的喝的,控制住您自己。万一她有什么言语失当,冒犯您的,您回来跟我算账。”

        

——不得不说,简凯真的觉得,他现在就是个幼儿园阿姨。

        

他转头看向乐茗。

        

嗯,这就是个三百多个月的宝宝。

        

至少在封珩眼中是。

        

这哪是男朋友,这分明是爹!

        

不不不,封珩当爹的时候都没这么啰嗦!

        

当初简北借了封辰逸去做检查,抽血化验的时候,都没见封珩说让他扎轻点儿!

        

乐茗被简凯盯得有些不自在,她摸了摸自己的脸,满眼疑惑的看着他问:“简叔叔,我怎么了吗?”

        

简凯摇头,很果断的摇头:“没有,你很好,特别好!”

        

乐茗:“???”

        

总觉得这位简局长怪怪的!

        

感觉他对自己过分小心了啊!

        

乐茗还没想明白简凯的不对劲儿是因为什么,就听到了墙体坍塌的巨响。

        

教学楼内烟尘四起,很快就从大敞着的窗户里涌出阵阵灰尘。

        

乐茗回过神来,不自觉的就皱起了眉头。

        

她的拳头轻捏着,眼神中满是冷意。

        

就算她再怎么没经验都知道,砸毁一堵墙绝对不像小品里演得那么简单,怎么可能是抡两下锤子就能撂倒一堵墙呢?

        

灰尘渐渐散去,有质检员从教学楼中跑了出来。

        

他的手里捧着一块凝固的石块,里边还包裹着一条灰白色的管状物。

        

等到他跑得近了,乐茗看清楚那东西是什么的时候,她差点儿就没绷住直接扑上去掐死彭运盛。

0

更多精彩

性妾H_高H纯肉到尾

2021年7月28日 小羽 0

     徐阶听到了徐璠的话,表示很难弄,毕竟,这个位置,非常敏感,谁都希望自己的人上任最好,这样在天子脚下,只要做出点功绩出来,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