憋尿憋到不能走路(翁公吃我下面)最新章节列表

看着面露迟疑的虎平涛,主管暗自冷笑,他用指关节轻轻敲了一下桌子:“具体怎么回事,我就不追究了。你拿两千块钱出来,这事儿就算了。”

        

这是明摆着敲竹杠。

        

梭温是个无赖。

        

通常无赖、流氓、混混之类的人,都喜欢好勇斗狠,都属于令人畏惧的那种类型。

        

如果梭温加入了某个帮派组织,今天这事就是另外一种解决方式————主管根本不会帮着虎平涛,而是直接把他扔给梭温所在的帮派,一了百了。

        

关键在于,梭温只是一个人。

        

更重要的是,他不是腊达本地人,而是缅国南方人,来腊达打工捞金的那种。

        

虎平涛在仰光的那位“叔公”与主管是旧识,否则也无法搭上这条线,顺利把虎平涛送进赌场做荷官。

        

只要梭温没死,事情就容易解决。

        

何况昨天这事儿主因在梭温本人。如果不是他羡慕嫉妒恨,晚上带着帮手半路去堵虎平涛,也不会被反杀,打得面目全非。

        

赌场可不是善堂,不会帮你买医疗事故险。何况梭温伤成这样,又在外面耽误了整整一个晚上,就算送进医院,能不能活下来还很难说。

        

与其留在赌场成为麻烦,不如趁现在找辆车把重伤昏迷的梭温运到城外,找个僻静的地方扔掉,由他自生自灭。

        

类似的事情太多了,军方根本管不过来。

        

顺便,狠狠从虎平涛身上敲一笔。

        

……

        

面对吃果果的压迫,虎平涛只能老老实实接受。

        

他带着无限愤怒回到二十一号赌桌,继续着今天的工作。

        

阮成栋又赢了不少钱,看见虎平涛回来,他一边抽着烟,一边微笑着扔过去两枚筹码。

        

“年轻人,你总是给我带来好运。”不等虎平涛说出“谢谢”两个字,阮成栋笑道:“我看你好像不怎么开心?”

        

虎平涛手里拿着筹码,犹豫着点了点头。

        

阮成栋眼里流露出过来人的精明。他用手指轻轻点着桌面,笑道:“有没有兴趣跟我打个赌?”

        

虎平涛好奇地问:“赌什么?”

        

“从现在开始,到今天下午四点,如果我能在这张桌子上赢两万块,我就给你五千的抽红。”他的声音充满了诱惑。

        

虎平涛被刺激得忍不住浑身抽搐了一下,紧张地问:“如果……如果阮先生您没有赢到两万呢?”

        

“那就算你输。”阮成栋微笑着:“作为赌注,你得请我吃饭。”

        

“请你吃饭?”虎平涛皱起眉头,感觉这赌注对自己而言不太公平:“阮先生你大概搞错了,我没你想象中那么有钱。”

        

他已经不再使用敬语,语气也变得颇为生硬。

        

阮成栋笑道:“东大街那边有家安南菜馆。放心吧,就一顿饭,那里的饭菜价格也不算贵,不会让你负担不起。”

        

虎平涛脸上全是为难的神色,他犹豫了很久,脑子里在激烈挣扎,显然无法抵挡高达五千块的抽红,最终还是缓缓点了点头。

        

……

        

晚上换班的时候,虎平涛神情阴郁,一言不发离开赌桌,回到后面的员工更衣室换了衣服,在银筹赌场大门口,见到了正等候在那里的阮成栋及其保镖。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阮成栋手里夹着香烟,调侃中带着一丝戏谑。

        

运气不可能永远跟在某人身后,他今天输了一万多。不管有意还是无意,在阮成栋看来都是赢。

        

虎平涛脸色有些涨红,年轻人都经不起言语上的激将。他深深吸了口气:“愿赌服输,今晚这顿……我请。”

        

一行人很快来到阮成栋指定的那家餐厅。

        

虎平涛打定主意,每人点一盘炒粉,仅此而已。

        

谁知阮成栋刚直接选了个包房,坐下就伸手拿过菜单,一口气点了十几样菜,看得虎平涛眼角一阵抽搐。

        

他索性站起来,看似控制着怒意,认真地说:“阮先生,我想你一定是搞错了。我说过我是个穷人。你点了这么多的菜,我根本请不起这一顿。”

        

阮成栋欣赏地看着他:“年轻人,诚实是一种美德。呵呵,别介意,我其实是随便说说,今天是我请你吃饭,而不是你请我。”

        

虎平涛张大嘴,满脸惊讶,期期艾艾地问:“……可是……您……之前不是说……赌注……”

        

“那是我跟你开的玩笑。”阮成栋把菜单递给侍者,身子后仰,靠在沙发上,朗声笑道:“你是我的同乡,光是这个理由,就足够让我请你这顿饭了。”

        

虎平涛面露感激,心里却充满了警惕。

        

一直想要找机会接近阮成栋,却没想到他自己主动送上门?

        

难道是自己露出了某种破绽?

        

还是计划有变,从暹罗人和缅国人那边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支持?

        

虽说是三国协同的计划,可是缅国人……无论办事效率还是对于毒品的态度,他们永远都是那么的模棱两可,令人无法猜测。

        

简单来说,一句话————缅国高层对毒品这玩意儿深恶痛绝,可对于缅国军队的地方掌权者,毒品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摇钱树。

        

阮成栋主动邀请自己吃饭,难道是来自暹罗人的助攻?

        

虎平涛百思不得其解,侍者已经开始上菜。

        

安南菜看起来很清爽,做法也较为精致。口味偏酸辣,烹调的时候注重菜品原味。

        

这家店的招牌菜是春卷,侍者端上来的有蒸、炸两种。蒸是传统做法:将大米捣成米浆,用勺子浇在下面注水沸腾的屉锅上,用特制的小木推将米浆转开,辅以高温蒸汽,米浆在短短几秒钟内蒸熟,变成半透明的薄饼状固体。

        

滇南米线的做法跟这个很相似,卷粉其实就是比这个更厚,韧性更好的春卷皮。

        

虎平涛往自己的碟子里倒了一点鱼露,又加了点盐,他用筷子搅了搅,将筷子头塞进嘴里,飞快一吮,感觉味道还可以,用筷子夹起一条裹好的春卷,蘸着鱼露津津有味吃了起来。

        

春卷里裹着剁碎的香菇,还有切成细丝的鸡肉,黄瓜丝、木耳、生菜夹杂在一起,加上鱼露特有的咸腥,混合在一起,在舌尖上弥漫开特殊的鲜甜。

        

虎平涛的动作很粗鲁,当然也可能是饿了,不等第一条春卷下肚,他就迫不及待夹起第二条,同时伸出左手,从另一个盘子里拿起油炸春卷,装进自己的盘子。

        

油炸的春卷皮要干一些,也更薄。这家店的炸春卷经过改良,以牛肉做馅,混合切细的红、白萝卜丝,再加上少许切碎的猪油渣和扎猪皮,鲜嫩中夹杂着酥脆,却不同于裹在外面的春卷皮,内外相辅,口感十足。

        

看着正在大口吞咽食物的虎平涛,阮成栋微微地笑了。

        

某种意义上,春卷算是安南的国菜。这些年,接受并喜欢的人也越来越多。然而区区一道菜,无论做法还是吃法,不同的地方都有讲究。

        

阮成栋一直在观察虎平涛。

        

除了那天在赌场与中年荷官起纠纷,无意中说了那句“滴咩”,他还从这个年轻人身上看出了更多的东西。

        

安南菜必配的调味品是鱼露。很多人对鱼露无法接受,也有很多人对鱼露爱到极致。有句话说的好:没有鱼露的安南菜,就没有灵魂。

        

这同样适用于印度菜与咖喱。

        

鱼露本身就有咸味,制作过程中必须加入一定比例的盐。安南春卷的正常吃法,通常是先蘸鱼露,味蕾判断咸淡,然后选择是否添加别的佐料。

        

虎平涛却偏偏反过来,把加盐的步骤放在前面。

        

阮成栋是海阳省维仙县利染乡人。

        

只有真正的利染人才会这样做。

        

之前的骂人话“滴咩”,再加上现在的春卷吃法,足以让阮成栋确定虎平涛是自己的同乡,而且还是关系很近的那种。

        

侍者端上来一盘甘蔗虾。

        

虎平涛仿佛没看见,只顾着大口咀嚼春卷。

        

阮成栋面带笑意,抬手指了一下盘子里的虾:“来点儿这个,家乡菜。”

        

虎平涛想都不想就摇头,他嘴里塞满了食物,含含糊糊地说:“这个不好吃……是臭的。”

        

阮成栋微微一怔,随即身子后仰,“哈哈”大笑起来。

        

这是典型的利染人回答。

        

安南国有着漫长的海岸线,海产品丰富,鱼虾捕捞量极大。但利染是山区,距离海边很远。加之安南国地形特殊,很多地方不通公路,尤其是利染那个地方,进出只有一条狭窄的山路,也就谈不上什么商品贸易。

        

很多年前,阮成栋还在安南国防军中任职的时候,利染就是个穷地方。利染人对鱼虾并不陌生,大多吃到咸鱼和干虾,极少尝到鲜货。

        

近年来,安南与强大的北方邻国休战,双方因社会体制达成协议,和平共处。在这样的基础上,安南全力推出国内旅游市场,甘蔗虾在游客当中的名气也越来越大。

        

其实在安南本地人看来,甘蔗虾是典型的穷人菜。以前出海打渔的人回来,整条的大鱼,鲜活乱蹦的大虾,都能卖个好价钱。然而船舱底部总会剩下一些死掉的小鱼小虾,只能以最低价处理,于是小商贩们就动起了脑筋,把这些没人要的剩货买回来,剔掉坚硬的鱼骨、虾壳,把虾肉鱼肉捣烂了做成糊状,裹在竹枝上,做成一条虾的形状,大火油炸。

        

这种吃法在当时颇为新鲜,表面撒上各种佐料,掩盖了腐烂鱼虾的臭味,闻起来倒也香气扑鼻。

        

安南各地到处都有操持甘蔗虾生意的小贩,阮成栋对此很熟悉。为了吸引游客,也为了货品的卖相更好,插在虾肉糊里的竹条换成了甘蔗枝,再加上安南政府的大力宣传,这道穷人菜摇身变成了国菜,还生拉硬套与法国人统治时期扯上了关系,表面撒点儿面包糠,配上沙拉酱,就成了妥妥的西餐。

        

如果不是安南人,也不是利染本地人,根本不可能说出“臭的”这种评语。

        

侍者送上一盘香茅草烤鸡,虎平涛不由得双眼放光,他想也不想就伸手抓住鸡腿,却忽然发现阮成栋和两名保镖都没有说话,在沉默中注视自己,顿时觉得很不好意思,连忙把手缩回来,带着脸上的讪笑,慢慢用餐巾擦着,又忍不住把右手食指塞进嘴里,舔了一下沾在那里的酱汁。

        

阮成栋笑道:“吃吧!都是自己人,别那么拘束。”

        

说着,他把那盘烤鸡往虎平涛的方向推过去,顺便做了个鼓励的眼神。

        

虎平涛咽了一下口水,有些跃跃欲试,脸上也同时显出迟疑的神情。

        

“阮先生,您找我有事?”这是再正常不过的想法。只要不是傻瓜,都能看出对方的招揽意味。

        

联系前后,这顿饭不会白请。

        

阮成栋的笑容很温和,也有着丰富的感慨和怀旧成分:“我是安南人,很多年没回去了。能在这里遇到你,也是一种缘分。”

        

虎平涛的表情看起来很憨厚,老实巴交:“我是前年来到缅国,之前在仰光,通过亲戚介绍才来到这里。我就想赚点儿钱,回家讨个老婆好好过日子。”

        

这是很多安南农民的代表性思维。

        

阮成栋一直在注视他:“有喜欢的人吗?”

        

虎平涛犹豫了一下,点点头:“有。”

        

阮成栋暗自摇摇头,忍不住在心里泛起一丝嘲讽,叹了口气,问:“她知道你来这边打工?”

        

“知道。”虎平涛黝黑的皮肤表面泛着油光,他说起这个就很兴奋:“我在努力攒钱,好好干几年,回去就能结婚了。”

        

阮成栋想起了很多年前,那个口口声声要等着自己回去的女人。如果不是休假回家的时候,发现她与别的男人睡在一起,自己也不会选择叛逃,跟随武清程前往边境自立山头这条路。

        

在家里等你的女人,有几个能耐得住寂寞?

        

“你家里还有些什么人?”阮成栋目光变得更加温和。

        

“只有我父亲和妹妹。”虎平涛根据之前的计划安排作出回答,他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我每个月都要给家里寄钱。如果放在身上,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我花掉了。”

0

更多精彩

性妾H_高H纯肉到尾

2021年7月28日 小羽 0

     徐阶听到了徐璠的话,表示很难弄,毕竟,这个位置,非常敏感,谁都希望自己的人上任最好,这样在天子脚下,只要做出点功绩出来,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