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医务室被教官做到腿软(病态宠爱)最新章节列表

        

“当初远芯还是小不点的时候,NE的人应邀来远芯看EDA,顺便帮我们建下无尘车间——他们以为我们能买他们一套洋垃圾来着。”

        

在王冬升办公室里,苏远山回忆起了昔日往事:“那个唐泽二雄的哥,唐泽一男,就是第一次来远芯考察的,我俩很聊得来。他也认为,霓国企业普遍陷入了困境。一方面无休止的逼迫员工加班,另一方面却行动缓慢,思想陈旧。就算加班,也是在熬时间,根本没有效率和产出。”

        

“可就这样一个有想法的人……上次我去霓国拜访NE时,他依旧在原来的职位,没有能够前进一步,我见他整个人都有点熬颓了。”

        

苏远山说着感慨道:“说实在的,现在世人还觉得,我们GDP超过霓国起码要等三十年。我就从这些小事判断……哪里要什么三十年!倒过来,十三年还差不多。”

        

王冬升数学极好,他稍稍心算了一下便笑了起来:“那这把劲可得加足了,起码要长期保持0%以上的GDP增速才行。”

        

“呵呵,去年霓国开始收紧银根,导致了东南亚各国的金融危机放大,也或多或少影响到了我们的出口。但就这样,我们也依旧保持了0%以上的增速。所以有啥不可能的?”

        

苏远山当然记不起前世历年来的GDP增速具体多少,他只是依稀记得,国内在远芯成立之前的那两年,因为“皆知勿言”的事件而导致了自0年代以来的高速增长骤然刹车。

        

直到北方帝国解体,春风南巡后又才开始加速。

        

之后在亚洲金融危机中,虽然国内几乎没受影响,但整体环境还是导致了增长放缓,增速跌下了0%。

        

最后便是加入T,经济再次腾飞。

        

奥运过后的第二年,也就是0年,名义GPD正式超过霓国。

        

要知道,当初都是零几年了,互联网上还有人认为想要超过霓国,怕不是得等二十年——那些帖子还挂在天涯和贴吧哩!

        

之前不知道具体数字,但这一世,苏远山是知道的。

        

自从远芯诞生,苏远山每一年都在关注着国内为接轨国际而公布的GDP数据。

        

自从92年起,每一年的增幅,都是超过了0%的。就算去年,来自霓国的投资减少的情况下,国内GDP增量也超过了0%,接近%。

        

今年已经过去了三个季度,按照已经公布的情况来看,今年国内GDP超过0%也是妥妥的。

        

这让苏远山底气十足,也颇有些骄傲。

        

这些比历史上多出来的GDP增量,都可以算是因为远芯的诞生而引起的连锁反应。

        

换言之,这就是他苏远山的功劳呀!

        

//注:GDP历史数据,96年增量为9.92%,97年为9.24%,9年为7.5%,99年为7.66%。

        

聊过闲条,王冬升便把一叠厚厚的文件递给苏远山。

        

这份文件,是他在认真考虑许久,又对国际同行的现状以及国际国内液晶面板的应用以及现状仔细分析了很多次才得出的方案。

        

当然,这不是他一个人的智慧,而是包括了霓国的行业分析师以及诸多客户的集体认知。

        

——虽然在基调上,大家都认为液晶面板是未来的主流和趋势。

        

但这个主流什么时候来,以何种程度来,市场能够承担多少产能,产能又能扩展多少市场,与同类产品的竞争力又如何……消费者的购买力又如何,接受度又如何……却是复杂无比。

        

甚至因为金融危机的爆发,还要考虑到行业洗牌,市场恢复的因素。

        

所以,这是一份庞大到让人光是想一想就要脑袋爆炸的行业分析。

        

它足足有两百页。

        

苏远山接过沉甸甸的A4白皮书。

        

文件的重量让人安心。

        

“老王,你要让我仔细看完,我怕是真没时间。”苏远山看着封皮上的《液晶面板产业现状及发展分析》这几个字样,苦笑道:“我估计也就只能看个简介。”

        

王冬升便嘿嘿一笑:“你就帮忙给大体内容把把关,其实这份分析,主要还是为我们接下来的方向服务。”

        

苏远山翘起二郎腿,把白皮书放在膝盖上,一边翻开,一边点头:“嗯,你说,我边听边看。”

        

“首先,逆周期投资是必须的。乘着目前霓国经济紧缩,行业收紧……我们没有理由错过这次机会。”

        

苏远山点头:“嗯,必须的。”

        

“但逆周期投资的力度,需要到什么力度?”王冬升望向苏远山,目光炯炯:“山总,我说句拍马屁的话你别笑。你对液晶面板的支持,我王冬升是看在眼里的,感怀在心的。”

        

苏远山便抬起头来,笑着摆了摆手:“这话……咳……说实话,国内也没第二个能搞液晶面板的了。横刀立马,也只有你王总一人。”

        

两人互吹了一通,突然意识到这马屁太露骨了,同时大笑了起来。

        

一边笑,王冬升一边摇头,感慨道:“不过说实在的,这个机会确实千载难逢啊……”

        

“嗯,所以我支持你们积极扩张。”

        

苏远山说完后便继续翻阅,他翻的速度很快,基本上一目十行,不到五秒就能看完一页。

        

王冬升也不管他,继续道:“除了投资力度,还有一个大问题就是投资方向。”

        

“就目前而言,包括我们在液晶面板领域投入和涉及最多的还是整体面板技术以及玻璃基板技术,其他产业和技术还是牢牢掌控在其他国家手里。譬如薄膜晶体管,光源,滤光片等等……这些材料严重依赖进口,如果无法实现可替代的国产化,那么我们的成本肯定是降不下来的。”

        

苏远山没有抬头,接嘴道:“这个没办法,国内起步太晚了,要形成像样点的产业链,没个十年八年甚至更久、没有国家的支持肯定是不行的。”

        

王冬升微微一笑:“所以,建立和完善产业链,也是一个发展的方向。”

        

苏远山继续一边翻页一边道:“这个方向可就大了,还得看国家对液晶产业的整体认识如何。一方面要增强我们的竞争力,另一方面又要保证国内相关材料领域产业的孵化和成长状态……话题太大,必须得专门讨论。”

        

王冬升问道:“那你倾向于呢?”

        

“我更倾向于掌握核心技术和一到两个核心材料的自给自足,以此来增强产业链中的话语权。”

        

说话间,苏远山已经翻到了六十多页,突然他停了下来,抬头看了一眼后起身从茶几上的笔筒里拿起一只铅笔。

        

“六十八页,这里的预测保守了。”

        

王冬升马上坐到苏远山身旁,只见这一页的内容是对未来液晶面板相关产业的预测。预测中,在十年后,液晶面板技术和产业将会获得一个较大的爆发幅度。

        

——这些可不是瞎预测的,而是根据已有的技术进程,制程推进,以及目前主流的显像管技术,以及更先进的等离子技术的发展而得出的。

        

“哪里用的着十年,顶天了七八年。”苏远山圈了一下,又往前翻了几页后笑道:“你太高估等离子技术了,我就这么说吧,等离子技术它不是一个和液晶长期共存的先进技术,而是一个会直接在大众消费类电子产品领域被液晶全面淘汰的产业,顶天了会存在一些特殊场景中。”

        

王冬升神色突然有些怪异起来,他怔怔地看着苏远山,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苏远山惊异地一扬眉:“咋了?认为我说错了?”

        

“不是……”王冬升深深地吸了口气,他摸了一把脸,苦笑了起来。

        

“山总,我是真服了。”

        

王冬升这句话说得情真意切,毫无保留。

        

——苏远山刚才一目十行,几秒钟就翻一页不说,还能一直跟自己聊天,完全跟得上思路和节奏。光是这份一心二用的本事,就让人佩服了。

        

可王冬升万万没想到,苏远山这一目十行还真不是翻闲书,而是真的把这份换了旁人怕是看一眼就要眼晕的报告给看进去了。

        

此时,他心中现在只有一个大写的服字。

        

“……”

        

苏远山倒没意识到王冬升到底服什么,他还以为王冬升佩服自己有魄力给目前正被炒得如火如荼的等离子电视判死刑呢,便笑着解释道:“等离子电视的技术太复杂,但优势却不明显,或者说可以被抵消。”

        

“你看,只说驱动,等离子面板驱动涉及到高压、数据存取、时序控制,哪样都都要比液晶要复杂许多,我就不说显示单元的环境了……更是复杂。”

        

“技术复杂,就更容易带来技术的垄断,而越垄断就越容易舍不得放开。相反,液晶面板就没那么多毛病。现在大家都在搞,生怕技术落后……这就是优势,当优势奠定到一定程度后,只要有一家搞液晶面板的来个爆发,那就是等离子的末路。”

        

“老王,我们要推动一个产业的发展,不能仅说这个产业的优点,还要着重说它竞争产业的缺点。”

        

王冬升听得两眼放光,接连点头:“是是是!受教了,真受教了。”

        

“呵呵……继续。”

        

苏远山说着便再次低头看起文件。

        

王冬升:“……”

        

当苏远山走马观花的看完这本白皮书,他也和王冬升聊得差不多了。

        

“我个人认为,我们还是立足技术,然后扩大产能,特别是世代技术,一定要紧咬住和跟上——只要我们有了产能,有了面板技术。那么国家见势不对的时候,就能立马对我们进行扶持。”

        

苏远山说着合上白皮书,沉默了几下,又轻轻叹了口气。

        

他想到了历史的轨迹。

        

——历史上的液晶面板产业,是一部真正的屈辱和血泪史。

        

当金融危机之后,霓国的液晶面板行业开始全面衰退。与此同时,三星,LG等依靠强行砸了几十亿美刀进市场逆周期投资,从而获得了统治权。

        

霓国见状,开始四处寻求合作与产业转移和扶持。但最终,他们选择了岛上。这一方面有亲疏的关系,又与国内当时压根就没形成产业有关——那时的京东方,还是个襁褓中的婴儿,压根承受不了霓国的二十年功力。

        

当然,霓国也不是把岛上当亲儿子那样扶持,只给了面板技术,而保留了液晶材料、偏光片、滤光片、玻璃基板等上游材料的技术和产业链。

        

说白了,就是让岛上给他们打工组装。

        

然后……霓国就退居幕后,开始专精材料和相关技术。

        

当然,霓国放弃液晶面板的争夺,也与当时的等离子技术大行其道有关。在松下,日立,先锋等一帮人的鼓吹下,等离子俨然成了电视行业的唯一未来。

        

而获得霓国扶持的岛上开始奋起直追,四处勾搭,最终与棒国企业联手把持了绝大部分面板市场。

        

从此,国内的所有需求液晶面板的行业从此进入了任人宰割的至暗时刻。

        

零几年的时候,岛上非但严厉禁止大陆的企业投资岛上的液晶行业,甚至也不允许岛上的液晶行业投资大陆。

        

直到京东方宣布新建.5代线,岛上这才不情不愿允许岛上企业面板在大陆建厂,但必须要落后一个世代以上。

        

其实这都还算是好的,技术封锁嘛,能理解。

        

当所有的材料、所有的技术都被垄断时,国内的液晶面板领域,成了别人任意拿捏的面团,完全失去了议价权。

        

——最恐怖的时候,棒国的三星、LG,岛上的奇美、友达、中华映管、瀚宇彩晶等六家国际大型液晶面板企业,曾经在0至06年之间,召开过多达53次的私下会议,协商面板产量、数量、价格以及相关的技术信息、以达到对大陆出售面板的步调一致。

        

换句话说,就是它们对大陆的面板市场,有着绝对的统治权。

        

当然,3年的时候,这些孙子被罚了,而且是发改委第一次对国外企业开出价格垄断罚单。

        

就是罚得有点少,才3.5亿软妹币。

        

……

        

“山总?”王冬升明显注意到了苏远山的失神。

        

“噢,没事。”苏远山抿了抿嘴,眼神恢复清明。

        

沉默几秒后,他的眼神渐渐变得坚毅起来。

        

“你再组织人手,把材料仔细检查一遍,修改一遍,要没有任何纰漏。”苏远山把白皮书递给王冬升,自己摸出了手机。

        

王冬升抿了抿嘴,眼中充满了惊喜——虽然他是希望苏远山能够帮忙往部里递一下,但看苏远山这样……似乎是他打算自己递?

        

但就要拨号的时候,苏远山却犹豫了。

        

他举着手机,王冬升问道:“你说,要见老总,是找部里递话好,还是直接找办公厅?”

        

王冬升一怔,眼中的惊喜瞬间变成了狂喜。

        

“办公厅!当然是办公厅!”

0

更多精彩

与子乱h_高H禁伦

2021年7月27日 小羽 0

     菱湖湿地公园内,一座荒废的疗养院外,伫立着一根根粗细大小不等的木头桩子。    &nbsp […]

浪妇的肉&少妇浪妇荡欲

2021年7月27日 小羽 0

      顾临渊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眼神泛着寒光一点点的松开了她的手,随后跟变戏法的似的,一个玉盒出现在了他的掌中。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