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较污的小说细致片段((h)古代农村的)最新章节列表

     

“在我做法,呸~!在我施针的时候我不希望再有任何的杂声,影响到我的注意力也会对患者造出伤害的。”

        

邱石直起腰面露高深的看向跪在地上的彼得老头心中那是无比舒畅,这就是打反派脸的快感吗?难怪电影小说里经常出现这样的场面,读者观众看了真是太爽啦!

        

彼得老头捂着肚子眼睛瞪着看他笑话的邱石,他不敢惹已经疯掉的伊恩也不敢再出声,只是心里充满了对邱石一家人的问候,并打算这件事情结束后不光要全力阻止邱石的前途,还要不给老友情面的直接将邱石送进监狱,因为他们现在的做法就是迷信,就是在谋杀。

        

这时死神从邱石的身后飘了出来,他站在一旁仔细的观察着邱石的每一个动作。

        

邱石现在虽然并不知道针灸治疗的原理是什么,但只要跟着系统的指示来做就没问题,他小心的将银针扎进米歇尔的额头中并输入了少许元力,可是女孩脑中的灵魂光球一遇到元力就兴奋的颤抖起来。

        

赶紧放开捏着银针的手,在手指离开银针后灵魂光球又逐渐平静了下来,但吸收了元力后光球明显比刚才壮实明亮了许多。

        

(到底该怎么做呢?)

        

脑中不断思考着办法,邱石知道自己一接触到米歇尔的身体并输入元力,米歇尔脑中的灵魂光球就会飞快的向着他移动,直到最后被他吸收变成冰冷的数字。

        

他绝不允许这种事发生,因为这样他无异于当场杀人,特别是在彼得老头面前就完全落下了把柄。

        

(怎么办?怎么办?)

        

邱石几次尝试着小心再小心的输入元力去救醒女孩,可是每次都让灵魂光球躁动不已。

        

在外人眼中邱石就像是触电了一样,他几次刚刚挨到病人的额头或者手都会突然缩回去,彼得老头以为这是巫医的表演流程,伊恩和戴安娜还以为这是治疗过程,而在病房里剩下的跑龙套住院医和护士心里,都觉得邱石是不是癫痫发作了。

        

就在这时,原本没有任何反应的米歇尔突然握紧了双手,戴安娜因为一直拉着女儿的手所以直接就感觉到了。

        

“邱,米歇尔的手动了!”

        

感觉到女儿手上的动作戴安娜惊喜不已,伊恩听见了妻子的话也跑到病床边上紧紧的盯着女儿,可是米歇尔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要醒来的征兆。

        

“宝贝,你是妈妈的骄傲,听见妈妈的声音了吗?”

        

戴安娜呼唤着女儿说着说着又要哭了。

        

“快睁开眼睛看看妈妈好吗?妈妈不允许你再装睡了。”

        

似乎听到了母亲温柔的声音,米歇尔又一次握紧了双手。

        

“她听到我的话了,她听见了!”

        

戴安娜开心的说道,伊恩也看到了女儿的动作眼中充满了喜悦。

        

这时腹痛缓解过来的彼得老头也疑惑的来到病床边上,他看向女孩的面容以及仪器上的数据后很是不解,从数据上判断女孩根本不可能苏醒过来。

        

他又拿起手电翻看了女孩的眼睛,她的眼珠没有任何焦急和感光反应完全就像是一具尸体,只不过微弱的心跳显示着她还活着。

        

“这只是病人偶尔的肌肉抽动并不是要醒来的征兆,我很抱歉女士,我认为你的女儿正在与你告别。”

        

彼得老头运用自己几十年的儿科经验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可是他刚说出口后就后悔了,因为戴安娜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捂着嘴哭着跑出了病房。

        

“戴安娜~!”

        

伊恩想去追妻子可是又放心不下女儿,他害怕真像彼得老头说的那样女儿快死了,他不能在最后时刻离开病房。

        

(难道这次真的没有办法了吗?还是说自己太过依赖系统,遇到这种难题自己就解决不了了?)

        

邱石懊恼的看向病床上的米歇尔,他真的很想救她,可又感觉到真的无能为力。

        

“对于能量的运用不够细致,邱,你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原本默不作声的死神来的了邱石的身边。

        

“更细致的控制能力?”

        

邱石看向乔治问道。

        

“我能看出你的元力在她的脑海中流动,但并不是元力越多越好,她的灵魂太过脆弱你需要跟随着生命的波动来滋养她。”

        

“生命的……波动?”

        

“理解生命,感受生命,跟着我来。”

        

原本病房中的众人已经不在抱有希望了,但他们注意到邱石的手轻轻的放在女孩的胸口处,死神的手覆盖在邱石的手背上教他如何运用能量,邱石的手心接触到了女孩的胸口后元力慢慢的开始向着她的四肢百骸滋养。

        

就像毛绒绒棉花的细丝,少许的细丝慢慢的爬上女孩的大脑,慢慢的越来越多最终将那颗灵魂的光团包裹,温柔得像是母亲抱着自己的孩子一样。

        

邱石注意到光球刚开始还有些躁动,后来就渐渐的平静下来,灵魂越来越亮越来越稳定,并随着时间闪着一圈一圈能量的涟漪。

        

“这就是生命的波动吗?”

        

邱石看到如此神奇的一幕,自己好像对生命又有了更很深层次的领悟。

        

“相信自己,相信她,如果她放心不下自己的父母就会回来的。”

        

死神的虚影放开了邱石的手,慢慢的让他自己去释放和理解,这时的邱石已经静下心来进入了一种玄妙的状态。

        

……

        

米歇尔感觉自己坠落进了冰缝里,无尽的冰水将她包裹并拖向下方无尽的深渊中,她再也感受不到身体的温度,剩下的只有麻木和强烈的困意。

        

理智告诉她这种困意是非常危险的,像是只要睡着就再也醒不过来似的,所以米歇尔拼命的保持着意识清醒。

        

突然她眼前的画面一变,米歇尔好像来到了一个白色的世界,周围站着无数的人都默默的注视着她,他们像是死人又或者是没有灵魂的躯壳,这让米歇尔感觉到非常的恐惧,她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她已经自己已经来到了地狱。

        

“宝贝,无论你在哪里,求你快点回来。”

        

就在米歇尔快要绝望的时候,头顶响起了母亲哭泣的声音。

        

“你要振作起来。”

        

“你能行的,求你快点回到我的身边。”

        

“向着那道光,向着爱你的人……。”

        

白色的天空中突然交织出无数的裂缝,空中裂开一个大口子一道温暖的光芒照耀在她的身上,让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温暖。

        

“宝贝,快回来,回来……。”

        

米歇尔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悬浮了起来,她感觉到了希望拼命的向着那道光芒游去,下方无数的灵魂随着她的升起都抬起了头,惨白的目光注视着她慢慢的升向天空。

        

“我不要死,就要到了,就要到了!”

        

米歇尔在心底发出呐喊,在她拼命游近光芒的那一刻,她极力的伸手似乎想要抓住了什么,可是在这最后一刻光芒突然消失不见了,伴随着光芒的消失她的身体又开始向下坠落。

        

“不~~~!”

        

就在这时,一只有力的大手从裂缝中突然伸出,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

        

“给我回来~!”

        

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米歇尔在黑暗中突然睁开了眼睛,眼前全是刺眼的白光。

        

……

        

戴安娜一个人来到了医院的楼顶上,天空中又下起了小雪飘洒在空中,她穿着单薄的衣服木然的看向灰暗的天空,心中既痛苦又绝望。

        

她不知道以后没有女儿的日子自己会怎么样,但她知道她根本不可能接受这样的事实,在听见教授宣布女儿死亡的那一刻她真的要崩坑。

        

“上帝啊!如果你要带走我是女儿,那就连我一起带走吧!”

        

女人留着泪向着天空愤怒的大喊,在这一刻她的心脏已经痛得麻木了。

        

“妈妈~!”

        

女儿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了身后让戴安娜的身子一僵,她想要回头看去可是她不敢,她害怕自己出现了幻觉,可是她又好想这个幻觉永远不要消散。

        

“妈妈~!!!”

        

女儿再次的叫喊声似乎震碎了灰暗的天空,震开了天上的飞雪,震散了她心中的麻木,戴安娜泪流满面的转过头去,正好看到一个矮小的身影朝她扑了过来。

        

……

        

看着身上穿着病号服,肩上披着一张毯子的女孩扑进了母亲的怀中,一个壮汉也跑上去三人紧紧的抱在了一起,站在楼梯间门口的彼得老头默默的摘下眼镜擦了擦眼睛。

        

“无法想象世间真的会出现这样的奇迹,或许我真的错了。”

        

“不要那么容易的宣布一个人的死亡,全力的拯救才是一名从医者该有的精神准绳。”

        

邱石帅气的拍了拍老头的肩膀转身走下楼梯,给些时间让这一家人好好的团聚一下吧,以后他们会更加的珍惜彼此。

        

“我收回之前自己愚蠢的话,邱,你真是个了不起的医生,内森真是走狗屎运了。”

        

彼得老头见邱石已经走到了楼梯转角赶紧说道。

        

“知道了。”

        

邱石对着老教授笑了笑,挥了挥手消失在了楼梯间。

        

或许人在失去后才会懂得珍惜,在拥有的时候不要留下遗憾才好。

0

更多精彩

性妾H_高H纯肉到尾

2021年7月28日 小羽 0

     徐阶听到了徐璠的话,表示很难弄,毕竟,这个位置,非常敏感,谁都希望自己的人上任最好,这样在天子脚下,只要做出点功绩出来,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