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老板别往里摸了(高辣h尿出来了)最新章节列表

    

“但求扶家祖业不落入赌徒之手,保下百世风骨。”

        

扶诚话毕便准备奉上一个跪地叩首,莫绍又立即眼捷手快拦下提醒道:

        

“可别忘了方才题的醒,我家主子不喜欢动辄跪地叩首。”

        

扶诚愣了愣,怎么说在扶氏千年家训教养之下,对自身审视夺度的本事也保有绝大自信,如今用在这身着锦衣绸缎,举手投足皆难掩贵气的少年公子,竟一时无法参透好恶?

        

“行吧!”瞧着亭外细雨纷飞,颜娧轻晃手中玉瓶,细品优雅茶香,轻闭双眼,淡然问道,“如此说来,不落入下九流之手即可?”

        

扶诚难掩心惊,骇然问道:“阁下何意?”

        

冷然神情偏头回望,语调不冷不热,淡薄得叫心冷地说道:“我不适合拥有扶家祖业。”

        

“呃——”扶诚一时愕然无言,不知是被细雨浸冷,亦是被那淡漠无情给吓得,不禁唯诺问道,“方才说的神迹…..”

        

颜娧闻言,不由得垂首叹息,果然还是被听去了些,

        

摇头轻笑地将玉瓶里茶水一饮而尽,淡然问道:

        

“扶公子可曾听过郝舒子?” 

        

除了推给舒赫还能推给谁?要造神也得他来造。

        

“东越何人不知郝舒子?”扶诚瞪大双眼难掩兴奋。

        

颜娧慢条斯理起身,佯装又花了功夫窥看山势,过了半盏茶,蹙着剑眉,语重心长说道:“这块福泽宝地如若需要有人来救,必得是郝舒子。”

        

本以为遇上救星,此话令扶诚不解问道:“为何?”

        

“在下除了命犯天煞孤星,八字命里又带将军箭、剪刀柄,铁扫帚,实在不宜碰触这难得的福泽宝地,现下又不小心窥破天机与扶公子知晓,如若由在下接手必定有伤扶家命脉。”

        

颜娧从不信命理解字,如今要掰出头头是道的面相八字学,不禁冷汗浃背深怕被戳破。

        

若非已听出主子打算,一旁莫绍亦是抹了把冷汗,如若他家主子是此等命格,怎可能得归武山前程似锦?

        

“呃——”扶诚不知真伪,下意识倒退三步差点跌出长亭。

        

“是了,会怕就好。”颜娧半点不介意败坏厉耿脸面,暂时都还得倚仗她拯救封地百姓,需要客气些什么再次冷眼瞧了颤颤抖的扶诚,又坏心眼地提醒道,

        

“方才的玉瓶记得还上,千万别沾惹了在下不祥之气。”

        

这下扶成真吓得抛出手中玉瓶,踩空阶梯跌出亭外泥淖之中。

        

揭着玉瓶没接着人的莫绍,捂脸不舍再看向面露惊恐的扶诚。

        

忍下笑意,颜娧佯装着急偏头提议道:“舒道长这几日正在在下府中落脚,回去必定求得道长垂怜前往扶家一叙,扶公子且安心回家候如何?”

        

扶诚再怕也牢记家族灾祸,终于露出笑意问道:“当真?”

        

接收到主子眼色,莫绍睨了眼仍坐在泥淖里的男人,不悦说道:“从来没人敢跟质疑我家主子,留下该留下的信物即可离开,莫要沾惹霉运。”

        

急忙解下刻印着扶氏家徽的禁步,交付重托般紧握莫绍大掌,扶诚再三恭谨请托道:“扶家已无路可走,望请相助。”

        

虽说此举颇有请鬼拿药单之险,如今欠下庞大债务的扶家还能求什么?

        

保不了田籍宅邸,也保不了祖先嘱托,万事皆休啊!

        

无路可走的扶家,除了相信还能如何?

        

送走不放心仍三步一回望的扶诚,莫绍再次摇着头挥手驱赶离去,确定不见踪迹,这才又扬着憨笑回到主子身边。

        

“爷,这……舒道长哪有银两买下这么大片土地?”莫绍搔头百般不解。

        

“这点银票还是有。”颜娧简单利索的应答。

        

莫绍掐指盘算着一路行来,已在东越花了不少钱银啊!

        

连他都能算得出东越此行除了亏还是亏,如今还要在买下这片荒地……

        

不由得惊恐咽下哽在喉际的不舍。

        

颜娧语不惊人死不休地说道:“想来师兄已有盘算,走一趟郜县便是。”

        

闻言瞪大双眼,莫绍没忍下惊愕问道:“郜县?不是回庐县?”

        

带着内息未愈的主子离家愈来愈远,会不会被扒调几层皮?

        

“师兄赌坊开在郜县,不上那儿要上哪去?”颜娧说得那叫一个天经地义。

        

不亲自走这遭,如何知晓师兄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恺….恺…恺兄没交待妳去啊!”莫绍急得话都说急了。

        

颜娧回身一笑,终于套出了端倪啊!

        

如同吃了哑巴亏的莫绍,吶吶无言的看着主子。

        

怎么就说出来了…..

        

“莫叔就是个实心眼,好事作多了。”颜娧也没怪罪之意。

        

当时众人分梯南行各自都有寻找之物,关于这片山野的隐讳之事,实话说,心里没有抱多大期望能找着这质地特殊的红土荒地。

        

如今师兄不光找着了,还连哄带骗的亏空人家家产。

        

虽说自个儿赌性坚强怪不了别人,然而没她随口一提,也不至于叫扶家落魄至此,现在多想看看师兄掌握多少扶氏家产,能把将有为青年逼得下跪求人。

        

“郜县可是厉峥地盘吶!”莫绍不忘最后挣扎阻止。

        

颜娧低着头勾着淡雅浅笑提醒道:“这晓夷大泽范围内,哪块地儿没受奕王父子辣手?”

        

又被说得无法反驳的莫绍,恨不得拔了自个儿舌根,一脸苦恼哀求道:“没把爷带回去,秋姑姑铁定扒我皮了……”

        

“不把事儿半好,我还抽筋呢!”颜娧咯咯笑了。

        

那可人浅笑,笑得莫绍不禁怀疑颜娧是否心思不纯良?

        

是否故意稍上不懂得如何拒绝那可人笑意的他?

        

虽然面前挂着厉耿面目,骨子里仍是他最敬重的姑娘啊!

        

可不对啊!明明是恺兄先算计的啊!

        

思及此,他不禁笑得比哭还难看,默默扬声吹哨喊来周围暗卫。

        

颜娧轻靠亭柱,看着默许她作为的莫绍,暗暗扬起舒心浅笑。

        

还是莫叔最疼她啊!

        

说到底,仍不得不佩服几个师兄啊!

        

各个办事有效率,不亲自登门道谢,如何了表心中谢意?

        

更别说以赌桌一举掏空了扶氏,丢光祖宗颜面的事儿,量扶氏一族也没那个脸面嚷嚷着讨公道,否则也不会求可怜得只求不落入下九流之手。

+1

更多精彩

性妾H_高H纯肉到尾

2021年7月28日 小羽 0

     徐阶听到了徐璠的话,表示很难弄,毕竟,这个位置,非常敏感,谁都希望自己的人上任最好,这样在天子脚下,只要做出点功绩出来,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