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开嫩苞(潮吹女自述)最新章节列表

       

作为家中最后一个洗完澡的人,刘长永在清洗结束之后推开了孩子的房门。

        

随着何芸笙的回归,家中的房间分配也发生了新的变化,虽说卧室内还有着属于他的那张小床,可是在目前这种状况下他不太想在那样的环境中待上太久。

        

虽说委屈了儿子,但父子二人挤在一张床上倒也还算融洽。

        

刚刚推开房门,房间中姐弟二人打闹的景象便映入他的眼中,身为姐姐的刘幼蓉以绝对的身体优势将满脸不服气的弟弟限制在身下,像是影视剧中正在套取敌人口供的正义人士。

        

见父亲进屋后先是短暂的愣神少许,随即连忙从弟弟的身上起开,转而换成了一副笑脸。

        

“我没有欺负他哦,只是在……在闹着玩!”

        

“……”

        

女儿一番自欺欺人的解释落入刘长永的耳中,对此他并没有想要训斥对方的想法,随着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他们两个的行为作风刘长永也算是相当熟悉了。

        

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迈步来到了床前的位置坐了下来,深深呼出一口气后这才侧过头望向跪坐在床上的女儿,犹豫一会后抬起手拍了两下对方的肩头。

        

“回自己床上去。”

        

“好~” 

        

应答了一句,刘幼蓉急忙翻身下床小跑着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床上,掀开被子后一溜烟的钻了进去。

        

只留下刚刚爬起身并且气喘吁吁的刘昌文。

        

看着儿子满头大汗的样子并没多想,用手抹了抹对方的小脸之后这才脱掉鞋躺在了床上。

        

床铺并不算大,如果只是一个十岁男童一个人睡的话倒显得很是宽敞,可加上他这个成年人到变得有些拥挤起来。

        

朝着最边上的位置挪了挪,刘长永便闭上了眼睛。

        

身旁传来细微的声响,过了一小会后他的耳边才传来了自家儿子的询问声。

        

“爸爸……这样的日子还要维持多久?”

        

“……”

        

没想到儿子会问出这样的话来,刘长永刚刚闭上的双眼顺势又再一次的睁开,侧过头看着孩子的那张小脸停顿片刻。

        

随即开口问道。

        

“你都听见了?”

        

“啊?”

        

“我还以为你妈会给你们保密来着。”

        

两个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的父子展开了一段让人听起来云里雾里的对话。

        

身为儿子的刘昌文只是想问清楚这样让人觉得有有些抑郁的家庭氛围何时能够结束,而身为父亲的刘长永则误以为儿子受够了与自己挤在一块睡的日子。

        

只是瞅了孩子一眼,随即刘长永便将头转向了女儿床铺所在的方向。

        

开始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过段时间咱们就搬家了,到时候给你俩安排个像样的房间,年龄也都不小了,也该有点自己的隐私空间了。”

        

“什么!?”

        

刚刚躲回被窝的刘幼蓉顿时掀开了罩在脑袋上的被单,整个人呈现出极其震惊的模样。

        

关于搬家的消息她是压根就不知道,同样一旁的刘昌文也是满脸的惊讶。

        

愣神结束之后,刘幼蓉终于从震惊中反应了过来,像是欢呼雀跃那般直接在床上蹦跶了起来,高举着双臂不知道的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天大的好事一样。

        

或许是多年的拥挤环境让刘幼蓉早就心生不满,去过郑嘉伊家玩耍过的她不止一次羡慕个对方那间粉粉嫩嫩的房间。

        

粉色的窗帘,粉色的墙壁,粉色的吊灯以及粉色的玩偶。

        

女孩子大多数喜欢的夜色都是这种,刘幼蓉显然也不例外,她也想将自己的房间整成粉粉嫩嫩的模样,可身为弟弟的刘昌文却对此十分的反感因此一直都没能成功。

        

如今听闻父亲所说的搬家,更是许诺给他们两个一个人一间屋子,曾经无法实现的想象顿时有了施展的可能性。

        

刚回到床上没多久的她立马又蹦跶了下来,以极快的速度窜回了弟弟的床边,一把扑向了床上老老实实躺着的刘长永身上。

        

孩子总是有些没轻没重,这一扑差点让刘长永叫出声来。

        

“真的吗?!你没有骗我对吧!”

        

言语中更是难以置信,一遍又一遍的询问着刘长永。

        

缓了一会之后,刘长永这才点着头应道。

        

“真的,明天我就给你妈去看房。”

        

“欧耶!”

        

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刘幼蓉变得更加亢奋起来,甚至因为太过开心而笑出了声来。

        

相比家姐姐的兴奋,身为弟弟的刘昌文则处于一种懵逼的状态中。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后这才回过神来,凑到父亲的身边之后问出了一个人旁人都没注意到的问题。

        

“那琪琪她们怎么办?”

        

“……”

        

“……”

        

刚刚还在欢呼的刘幼蓉立马闭上了嘴巴,就连刘长永也陷入了沉思之中。

        

刘昌文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目前施琪琪上下学都是由她们姐弟二人带领,如果搬家之后一切也都会得到改变,随着这段时间的相处他早已在心底默认为对方是自己的妹妹。

        

身为家中的老幺,一直受到亲姐的折磨,好不容易来了一个比自己年纪小还需要自己的保护的妹妹,刘昌文倒显得很难割舍。

        

而关于这一点,刘长永却从来都没考虑过。

        

随着何诗珊出院之后,何芸笙也重新搬了回来。

        

他与韩昕的联系也慢慢的减少下来,如今家中的局面本就让他有些头疼,也是因为这样慢慢的与对方没有了太多的交集,最近一段时间也很难在家中见到来找姐弟二人玩耍的施琪琪的身影。

        

如今仔细想来,自从何诗珊回来之后,他也开始慢慢的将重心回归家庭之中。

        

不论是叶青萱与姜琳悦……又或者是韩昕,在他脑海中出现的次数也开始慢慢的减少下来。

        

或许是当初医院内何诗珊的那番话,又或是何芸笙那不甘赞同的模样……

        

刘长永也不知从何时开始,慢慢的想要与其他人保持一定的距离。

        

他不想让自己变得太过贪心,又或者……不想让何芸笙她们在难过……

        

事已至此,刘长永已经开始有了自己的想法。

        

过了许久之后,他才开口回应了儿子。

        

也像是在回应自己一样。

        

“过好我们自己的日子就行,别人家的事你不要考虑太多。”

0

更多精彩

与子乱h_高H禁伦

2021年7月27日 小羽 0

     菱湖湿地公园内,一座荒废的疗养院外,伫立着一根根粗细大小不等的木头桩子。    &nbsp […]

浪妇的肉&少妇浪妇荡欲

2021年7月27日 小羽 0

      顾临渊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眼神泛着寒光一点点的松开了她的手,随后跟变戏法的似的,一个玉盒出现在了他的掌中。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