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嗤噗嗤爽不爽(揉捏蜜核 h)最新章节列表

方擎天在飞机起飞前发给夏伊依一条消息,说他要来上海见她,请她把地址发给他。夏伊依一回家就专心看起了韩剧,没有看手机,错过了那条信息。

        

其实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要是她早两个小时看到了这条消息,她胡思乱想的时间就多了两个小时。

        

莫非他不放心我一个人在上海,特意来陪我?可这好像超越了医生和病人的关系。那他为啥要来上海找我呢?

        

夏伊依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于是她选择了放弃。

        

管他找我干嘛,一会儿见面不就知道了吗?大不了我被他骂一顿,说我不遵从医嘱呗!

        

夏伊依跳下床,把放在沙发上那套准备明天婚礼穿的衣服套在了身上。薰衣草紫的毛衣,搭配白色羊毛长裙。因为她的手不方便,只能选择这种好穿的衣服。修身的连衣裙虽然好看,可对手腕受伤的夏伊依来说并不是最好的选择。毕竟她不是杂技演员,没有那么好的柔韧性,可以一只手拉上后背的拉链。

        

换好了的衣服,夏伊依看了看墙上的钟,已经十点半了,留给她的时间不多了。方擎天说他的飞机大概十点到机场,从机场到她给的那个地址差不多需要一个小时。

        

夏伊依拿出一个小化妆包,回忆着程小溪的教程,往脸上涂了一层薄薄的粉底液。她看了一眼化妆包里的睫毛膏和睫毛夹,犹豫了几秒,然后拿出包里的口红,在嘴唇上轻轻地抹了一层。这种豆沙色不会太明显,却能让她的脸色看起来很不错。

        

她想以最好的状态去见方擎天,但又不想让方擎天看出来她为了见他刻意打扮了一下。

        

她很满意镜子中的自己,对着自己露出一个甜美的微笑。

        

好了,我可以去见他啦!

        

算算时间,方擎天快到小区门口了。夏伊依穿好白色的大衣,单手系好围巾,把钥匙、手机放进大衣的口袋里,出门了。

        

冬天的夜,夜凉如冰。夏伊依缩了缩脖子,走进了那家还在营业的面包店。店里只有一个营业员,夏伊依点了一杯红豆奶茶,然后脱下大衣,坐在靠墙的一角给方擎天发了一条消息:我在Grace面包店。

        

接下来又是她熟悉的等待。每当有人推开面包店的门,她就条件反射般朝门口的方向看了过去。

        

当她杯子里的奶茶还剩三分之二的时候,面包店的门又一次被推开了,一个男人风尘仆仆地走了进来。他一眼看到了墙边的夏伊依,大步走了过去。

        

夏伊依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心跳忽然加快了节奏。

        

不等夏伊依先开口,坐到她对面的方擎天开始跟她道歉。

        

“对不起,这么晚叫你出来见我。”

        

呵呵,大哥,你也知道现在很晚了呀!这完全不是你的风格啊!

        

夏伊依礼貌地笑了笑,“没事儿,反正我现在也不困!你要不喝点什么?”

        

“不用了。”说完,方擎天从他刚刚脱下的大衣里拿出一个小本子。夏伊依看到那个小本子,差点儿把嘴里的奶茶吐了出来。

        

那不是我去苏州旅游的时候不小心弄丢了的日记本吗?

        

夏伊依惊诧万分,她立马调整自己的呼吸,让自己镇静下来。

        

“这个怎么会在你那里?”问完这句话,夏伊依的脸就红了。她本来还想问方擎天:“你看过里面的内容没有?”可方擎天既然知道这本日记是她的,那就说明他看过了里面的内容。想到自己的心底事早就被这个男人知道了,她有点生气,有有些害羞。

        

“你还记得你去苏州旅行住的酒店吗?我当时也住在那家酒店。那天早上,你吃完自助早餐,离开的时候不小心把这个日记本掉到了地上。我看到了,就捡起来了。我追到电梯那里,你却刚好进了电梯。我以为再也不会遇到你,就把日记带走了。没想到,你后来竟然成了我的同事,还住在我家对门。”

        

“那你为什么不把日记本还给我?”

        

方擎天看到夏伊依没有发火,继续解释道:“我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况且里面记的都不是什么愉快的回忆。或许忘了,对你更好。”

        

原来是这样啊!

        

夏伊依握着手里的奶茶,忽然笑了。她松开杯子,拿起桌上的日记本,释然地说道:“谢谢你,把我的回忆还给我。”

        

虽然她早就不喜欢宗梓睿了,可她曾经喜欢宗梓睿的那段记忆是不可磨灭的。若干年以后,当她拿起这本日记,读着当时的心情,她一定会笑出来,笑自己年幼无知,傻得可以。但她却不会后悔那段黄连里掺着糖的岁月。

        

夏伊依举起手里的日记,问道:“你想还给我的东西就是这个?”

        

方擎天认真地说道:“是的。”

        

“你为了把日记本还给我,特意飞到了上海?”夏伊依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方擎天。

        

方擎天双手交叉放在桌上,有些不安地点点头。他不知道自己一时冲动的结果会是怎样,这个坐在他对面的女孩会不会接受他这份迟来的爱。

        

夏伊依瞪大了眼睛,她不知道一贯十分理智的方擎天今天发什么神经,大老远飞到上海,深更半夜地约她见面,只为还一本日记!

        

不等她把心中的疑问说出口,面包店的营业员就友善地过来提醒他们:面包店要打烊了。

        

夏伊依曾经也是服务行业的从业人员,她自然不忍心耽误这个年轻的小伙子下班,便充满歉意地说道:“实在抱歉,我们马上就走!”

        

她站起来穿外套,方擎天却先她一步帮她拿起搭在椅背上的外套。夏伊依也不是第一次体验方医生对病人无微不至地关怀,她大方地享受着方医生的体贴服务,穿上了外套,然后把那本跟她失散多年的日记揣进了大大的衣兜里。

        

方擎天穿好大衣,背上黑色的双肩包,绅士地帮夏伊依推开了面包店的门。

        

已经是晚上11点半了,距离新的一年还有不到半个小时。

        

“我送你回去吧!”方擎天说道。

        

夏伊依没有反对,她还记着刚才心存的疑问。

        

“你不是很忙吗?你可以等我回去再把日记本还给我呀,干嘛折腾这么一趟呢?”

        

方擎天看着夏伊依不解的神情,没有正面回答问题,而是讲起了他这一天的行程。

        

“我早上6点起床,收拾好了行李就去病房查房,然后做手术做到下午五点,我处理完所有工作,交代完所有注意事项,就立刻往机场赶。路上很堵,我很担心自己赶不上飞机,万幸的是,飞机也延误了。下了飞机,我就立刻来见你。”讲到这里,方擎天扭头看了夏伊依一眼。

        

夏伊依认真地听着方擎天说的每一句话,可她还是不明白,这跟她问的问题有什么关系。

        

方擎天接着说道:“我这么着急要见你,你一定觉得很奇怪。如果换成是以前的我,肯定不会半夜11点约女孩见面。但这一次不一样,我要见的人是你。”

        

这句话让夏伊依一愣,她扭头看向方擎天,眼睛里满是疑惑。

        

方擎天停下了脚步,夏伊依也跟着原地不动。方擎天面向夏伊依,无比诚恳地说道:“我要见你,还日记本只是其中一个目的。”

        

夏伊依眨着大眼睛,继续不解地看着方擎天。

        

方擎天深吸一口气,把夏伊依轻轻地抱进了怀里,这不是他们之间第一次拥抱,却还是让夏伊依差点儿忘记了呼吸。

        

到底发生了什么?方医生不是不喜欢我吗?他干嘛突然抱我?

        

夏伊依的小脑袋瓜里好似一幅乱七八糟的线条抽象画,完全理不清头绪。她红着脸,气都不敢大声喘一下。

        

这时,她的耳边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对她说道:“伊依,我想试试。”这是方擎天第一次这么亲密地叫夏伊依,他自己还有点不习惯。

        

夏伊依感受到了一种方擎天从未展示过的温柔,她小声地问道:“试什么?”

        

“和你地老天荒。”

        

听到这个答案,夏伊依百感交集。她曾经以为方擎天喜欢她,然后她主动靠近他,最好却被他推开了。现在她已经完全接受了方擎天不喜欢她的事实,断了不该有的念想,方擎天却跑来跟她说要和她地老天荒!

        

“我爱你的时候,你不爱我。等你爱我的时候,我早已不爱你。”

        

夏伊依也想像小说里“追妻火葬场”的女主一样,高冷地推开这个后知后觉的男人,转身留给他一个决绝的背影,让他尝一尝爱而不得的滋味。

        

可她真的做不到呀!

        

暂且不说她只有一只手可以用,哪怕她两只手臂都健康有力,她也舍不得离开这个温暖的怀抱。

        

她以为她不爱他了,可那只不过是她的自我保护。一旦这个男人再次走进她的生活,走到她的身边,给她一个温暖的拥抱,就会唤醒沉睡在她心底的那份喜欢和爱慕。

        

方擎天见夏伊依不答话,又深情地补充了一句:“伊依,我喜欢你!”

        

他怀里的女孩明显愣了一下,却还是沉默不语。方擎天松开怀抱,低头看夏伊依,却发现她的脸上挂着两行泪。

        

方擎天一下子慌了,他立刻和夏伊依保持距离,两个身体分开的时候,他体会到一种从未有过的难分难舍。他的身体突然失去了另一个人的体温,他的心也跟着掉进了无底的冰窟窿。

        

我终究还是来晚了吗?她已经爱上秋阳了吗?

        

方擎天的心里顿时充满了苦涩,他把难过藏在眼睛里,一边拿出纸巾给夏伊依擦眼泪,一边向夏伊依道歉。

        

“对不起,我不该这样唐突的!是不是吓着你了?如果你已经不喜欢我了,那我以后绝对不打扰你,你相信我,我一向说到做到……”

        

方擎天用自己的方式哄着夏伊依,夏伊依却打断了他的话。

        

“我哭不是因为你,是因为我自己……我想让你也尝尝被别人拒绝的滋味,可我又舍不得让你体会那种痛苦……程小溪说的对,我就是这么没出息……”

        

冷冷的风吹着夏伊依流着泪的脸,夏伊依只觉得像是有刀子在割她的脸。方擎天把夏伊依身后的连衣帽扣在她头上,然后轻轻地帮她擦眼泪。

        

就在刚才那一瞬间,他体会到了从地狱一步跨到天堂的感觉。他眼里的难过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喜悦兴奋的眸光。

        

他忽然觉得自己此刻是世界上最幸运的男人,他不但赶上了今晚的飞机,还再次住进了夏伊依心里的独栋别墅。

        

原来被喜欢的人喜欢着,是这么幸福的一件事!

        

夏伊依和方擎天同时感受到了这种幸福。

        

方擎天又拿出一张纸巾给夏伊依擦鼻涕,夏伊依体会到了言情小说里女主角被爱人宠爱的感觉。她不再哭泣,不再纠结。纵然外面的世界天寒地冻,她的心里却似有一轮火热的太阳。

        

“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这是很多女生都很在意的问题,夏伊依也不例外。

        

方擎天再次把夏伊依轻拥入怀。没办法,外面太冷,他需要抱团取暖。

        

“其实,我很久以前就喜欢上你了。”

        

这个答案让夏伊依很意外,她高兴了一秒钟,就仰着头、板起脸责问道:“那你干嘛不早点对我说?”

        

“因为那时候我还想一辈子打光棍。”

        

“那你现在不想一辈子打光棍啦?”

        

方擎天看着夏伊依的眼睛,他想起那年平安夜他被迫跟夏伊依一起回家的那个夜晚,她的眼睛也像天上的星星那般清澈明亮。

        

或许,那个时候,夏伊依就已经偷偷地走进了他的心里,只是他自己还不曾察觉。

        

“我昨晚看了一部电影,最后男主角在纸上写着:献给从你身边溜走的那个人。那一刻,我特别想见你。我很怕你从我身边溜走,再也不回来了。所以当我知道你在上海的时候,我立刻买了机票。我恨不得立马就飞来见你,告诉你:我喜欢你。可我今天还有手术,我的病人需要我,我不能一走了之。所以我才会这么晚来找你。”

        

夏伊依咧着嘴开心地笑着。

        

这才是她认识了解的方医生嘛,哪怕要追女生,也会先安置好他的病人再出发。不管这个男人以后会不会成为一个好丈夫,他一定都是一个为病人着想的好医生。

        

夏伊依看着这个男人,在心里对自己说:“这就是我爱的男人。”

        

那些埋藏在她心底的感情找到了一个裂口,如滔滔洪水般喷薄而出,一发不可收拾……她毫不犹豫地踮起脚,把自己的嘴唇贴在了方擎天的嘴唇上。一秒后,她放下脚跟,仰着小脸欣赏方擎天接下来的反应。

        

哼!不能总是我一个人惊慌失措吧,我就不信,这一次他还能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

        

夏伊依满怀期待着看着方擎天那张有些愕然的脸。她还没来得及得意,下一秒,这张脸就越变越大凑到了她的面前,精准地覆上了她的红唇,并且久久不肯离去……

        

夏伊依再一次败下阵来,可她一眨眼的工夫就忘了自己刚才的目的。她情不自禁地伸出那只可以自由活动的胳膊抱住了方擎天,然后闭着眼睛一脸娇羞地承受着一点点加深的吻。

        

方擎天掌握着绝对的主动权,他十分有耐心,一点点地攻城略地,让夏伊依毫无还手之力。他再也不掩饰自己对夏伊依的爱,任感性主导他的思维,把心里的爱化作一个缠绵深情的热吻,送给他心爱的女孩。

        

天地之间,仿佛只有他们两个人。

        

过了一会儿,方擎天放过了夏伊依,然后,他道出了另一个秘密。

        

“这已经是你第二次主动亲我了,我要是再不做点什么,也太说不过去了。”

        

夏伊依瞬间从娇羞的少女变成了女战士,她急忙问道:“第二次?怎么可能?这明明是第一次呀!你一定是在忽悠我!”

        

方擎天笑了笑,“上次你喝碎了,我抱着你的时候,你也主动亲了我。”

        

夏伊依开始回忆那次年会后的醉酒,她还没想明白,远处的天空中突然绽放出几朵美丽的烟花。

        

已经是新的一年了。

        

那些绚烂的烟花让夏伊依停止了回忆。方擎天从背后温柔地抱着她,在她耳边轻声说道:“你既然主动亲了我两次,就要对我负责到底,休想耍赖!”

        

夏伊依仰望星空,心里充满了甜蜜和幸福。

        

老天爷,虽然你之前让我受了不少苦,但我还是要谢谢你。谢谢你,让我相信,真爱永远值得等待!

     

0

更多精彩

与子乱h_高H禁伦

2021年7月27日 小羽 0

     菱湖湿地公园内,一座荒废的疗养院外,伫立着一根根粗细大小不等的木头桩子。    &nbsp […]

浪妇的肉&少妇浪妇荡欲

2021年7月27日 小羽 0

      顾临渊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眼神泛着寒光一点点的松开了她的手,随后跟变戏法的似的,一个玉盒出现在了他的掌中。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