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受两攻做到哭H(小依的哀羞)最新章节列表

     

与美女同行,一路不孤单。没错,季柯南的这场邂逅,让他感到自己还年轻。可能这是一场没有结局的开始,没有好的结尾的故事,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不过,有幸在一辆车上,一排座位,相隔这么近,似乎听得到对方的呼吸,或者说话的样式,包括肌肉的变化,皮肤的皱褶收缩或者舒展,花开花落,云卷云舒一般,都历历在目,只是不见得有说话口水散播在空气中,当然,可能力度不大,没有向空中发射,口水之战显得神秘而轻松,没有多少起起伏伏的故事情节,也就不必大张旗鼓的渲染。

        

美女自我介绍说:“我是大学生,回家看看父母,马上要实习了,告诉父母一声,另外对一些实习单位进行选择,听听父母的意见。”

        

对于美女,现在人们都称呼这个词,看起来没有被污染,其他的,美好的词被污染,不敢用。暂时从烂葡萄里挑出几个好的吃吃,聊以自慰。免得失去希望。

        

“那你是懂事的孩子,现在好多孩子都自以为是,自己做决定,总觉得父母不懂,即使懂,也有代沟。你不一样,这是聪明人的智慧的选择。”季柯南说。

        

季柯南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或者句子,或者字眼,来描述自己的意思,看来,驾驭语言的能力,季柯南的确需要加强学习和锻炼。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要用精准的词汇来表达真实的意思,不是一般人能做到,需要长期的语言方面的训练才行,不能中断的训练。这个需要付出时间和精力,需要毅力,坚持下去,才有一些起色,没准。

        

要说读书,季柯南觉得读书甚少,读书比较杂,但不求甚解,没有研究,没有细读,只是浏览,附庸风雅,说起来也读过什么书什么书,其实,没有消化吸收,书是书,人是人。读书没有思考,还是没用。书上的东西没有变成自己的,对生命没有任何的影响。

        

不过,在遇到美女的时候,他可以吹吹牛,天南海北的,乱说一通。对于社会人来说,季柯南简直是一派胡言,但是对于美女来说,可能要膜拜了。季柯南不清楚美女所在大学学了什么,对于季柯南所说的,大学生美女所说的,简直就是小儿科,不是让季柯南瞧不起美女大学生,季柯南瞧不起的是学校误人子弟、耽误前程。有的自诩为大师,其实啥都不是,拉虎皮做大旗,吓唬人,好为自己下一步的欺诈铺垫,得以顺利达到目的。

        

车往前飞驰,打消了季柯南的睡意。如果一个人的时候,总是犯困,从过了大桥开始,大脑开始进入黑甜乡中,醒来,要么是车窗外的树王后倒去,或者远处的柑橘园林往后移动。什么时候睡着不知道,醒来的时候,车慢慢靠边,然后停在一个宽敞的地方。

        

然后下车,吃点东西喝点水,上个厕所,然后上车,过一会,继续睡。这是一个人坐车出门的时候就是这样打发时间的。山路弯弯,看起来没多远,走起来就不是那么回事,需要翻山越岭,公路顺山势而建,显得也那么优美,线条流畅,富有动感,一旦景物动起来,就显得美丽,不是人工雕琢,而是大自然的馈赠,这个成为靓丽的风景,让人流连忘返,所以,不少山里人不愿意往外搬。当然,这里的因素比较多,关键的一点是,故土难离,就是跑到外面来,也估计呆不长。每个地方的人们,大概都有排外的思想,总是担心外地人不可信赖。最重要的,就是本地的人有欺生的习俗。概莫能外。地域优越感,存在每个当地地主的头脑当中,有了这个思想,就很难与人相处,特别是外地人,很难融入当地社区。

        

这一次不同。有美女在旁,一切都显得美好。男人可能都有这个毛病,心比天高,命比纸薄。有心娶,可是没那个胆儿。说到底,是对配偶忠实,不想受到良心的谴责。

        

路遇美女,说话总是可以的,只不过不要有不好的念头。有了不好的念头,就等于已经对配偶不忠了。这个要求更高。季柯南和美女说话,没有往别处想,只是觉得是个同路人,有人陪着说话,消除路上的寂寞而已。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如果有人说话,很容易打消睡觉的念头。 

        

所谓瞌睡多,是因不打瞌睡就没事干而已,不是真的多,是无法打发时间,唯独打瞌睡是最好的方式。很多孤寡老人,不是真的爱睡觉,而是孤单和寂寞,无法排解,只有靠作梦来排解,就像坐大巴车,车上的乘客来自各地,互不认识,于是只有沉默,在车上谈的话,有可能应付,打招呼应景,不是真的在交流,在谈心,而是为了打发时间而已。

        

“我叫华丽丽。”美女说。

        

“你好,华丽丽,我叫季柯南。”季柯南也介绍自己。

        

他们的相互介绍,声音都被风声抵消,不过,二人坐在一起,双方能听见,前后座的乘客能否听到就不知道了。当然,车上说话,会被大巴车的机器的轰鸣声所遮盖,如果要听清楚说话的内容,还需要认真。心里有事,又想玩手机,恐怕就听不到,即便听到了声音,也不清楚内容。这个就能给柯南一定保护。

        

季柯南和异性在一起,总有一种感觉不太舒服。但是,他的话特别多。如果没有华丽丽在旁,他可能就不爱说话。有话,不知道向谁说。

        

李白说“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季柯南有这个感觉。自古以来的圣贤无不是孤独寂寞的,只有会喝酒的人才能够流传美名。可是季柯南的酒量不好,在饮酒方面无法出名。当然,他更相信,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李白这样的诗人,的确不一般,吹牛都能吹出诗意来。一般人不能达到这个水平。

        

“你知道有个说法叫德不配位吗?”季柯南问。

        

“不知道。怎么解释?”华丽丽问。

        

“具体我也不懂。只是说,不够资格,就不要享用那份权利,否则承担不了,会倒霉的。就像吃不了罚款的自助餐餐厅。贪心,挑选了一大堆的食物,结果吃不完,又不能打包带走,就只有认罚。如果不想出钱,那就吃完。吃完的代价很大,于是只有干脆认罚算了。”季柯南解释说。

        

“这么解释,我明白了。就是有多大本事,做多大的事。没本事,就要安分守己对吧?”华丽丽说。

        

“没错。这是德不配位必有灾殃的说法。其实,我不太赞成这句话。可是没有更好的理由来反驳。”季柯南说。

        

华丽丽从包里掏出一块巧克力糖,给季柯南。季柯南接了,没有立马吃。华丽丽说:“怎么不吃?”

        

“我等一会再吃。”季柯南说,其实,季柯南心里想,这块巧克力糖很贵,如果给书亚吃,书亚肯定很开心。

        

华丽丽见季柯南不肯吃,就又拿出一块来,剥开了包装,交给季柯南,季柯南看这样子,没办法,只有吃了。这糖果然是好糖,一放到嘴里,感觉如丝绸般顺滑,甜甜的,沁人心脾,感觉很好。

        

华丽丽看到季柯南很享受的样子,说:“好吃吧?这是闺蜜的珍藏,舍不得吃,这次我回家,她全部给了我,说拿回去给我父母尝尝。我才想到这个,就拿出来吃了。一路上,赶火车又坐公交车,这又坐中巴车,忙得不可开交,刚才说到吃,才想到这个。别心疼,我还有很多。”

        

季柯南这是传承他父亲的习惯。这是一代一代的传承。如果家庭富裕,也可以大方自己享用,问题是贫寒之家,就要在有东西的时候常常思考困境中的时候,多想想,采取行动,一般不会错。

        

季柯南记得在自己小时候,父亲在加班,加班有加餐,食堂会为每个加班的工人准备肉包子,这肉包子,皮薄,全是肉,轻轻咬开,满嘴流油,简直爽极了!

        

在那个年代,能吃上肉非常奢侈。肉的确是真正的肉,放心吃,没问题。现在少见。

        

季柯南还是小孩,正是饕餮大餐的年龄。见了肉包子,更饿狼一般。因为有姐姐、弟弟,姐姐弟弟没有季柯南这么有佛性,不争不抢,他爸爸绝对公平,每人一个。

        

因为加班的工人每人限量三个。他爸爸舍不得吃,悄悄带回来,给季柯南吃。季柯南知道一定有自己的,就无所谓。这个让季柯南的爸爸有些恼火,说明季柯南不积极,不好胜,是个随遇而安的庸俗之人。所以,不太喜欢季柯南,可是,比较季柯南的姐姐和弟弟,季柯南的爸爸还是喜欢季柯南一些。这是没办法的事。不过,季柯南的爸爸对季柯南的喜欢,不说出来。

        

这个在季柯南的头脑中印象最深刻。

        

在单位上也是,季柯南从不积极争取吃的东西。他很清楚,一般来说,吃的东西足够大家分的,不必去抢。如果不够,这个说明分享者准备不充分,显得小气,败坏自己的名声,得不偿失,本来想做好事,做出来的却是得罪人的事。

        

家里的不争不抢,让季柯南在家人的印象其实不被看好。倒是又争又抢的柯西,招人喜欢。这个也不让季柯南心动。让他争宠好了。花无百日红。迟早会青春不再来,不可能永远被人喜欢。喜欢到极致,可能就要逆反。也就是说,到了极点,就要反转过来。

        

华丽丽给季柯南又剥了一个糖,季柯南说:“不用了,不用了,谢谢!”

        

“已经剥了,吃吧。这个又不会让人马上发胖。你知道的,我们山区的人很难看到胖子对不?”华丽丽说。

        

“是的,这是怎么回事?”季柯南好奇地问。

        

“出门就爬山,想不锻炼就不行。平地上生活的人,天天进健身房,坚持得了的没几个,很容易反弹;坚持下来的,才可能让身体得到控制,得到看得过去的身材。一般来说,都坚持不了,还要花钱。办了年卡,中间不去健身房的,费用不退。平地上的健身房有很多,但是,坚持锻炼的人不是非常多。这个和收钱锻炼有关了。”华丽丽解释说。

        

“原来是这样。我在山区工作多年,为啥还不算瘦?”季柯南接着问。

        

“你不是经常爬山吧?”华丽丽问。

        

“是的,我出门一般骑摩托车。”季柯南说。

        

“那就是了。出门不骑摩托车,一年下来,就瘦下来了。”华丽丽说,“你看看我,我经常在江城上学,在平地上生活,现在都胖起来了,让人烦恼。”

        

“你不是胖,你是瘦得不明显。”季柯南说。

        

“你真会安慰人。我的确胖,以前不是这样的。”华丽丽说。

        

“你以前肯定更苗条吧?”季柯南接着问。

        

“是的,我以前爬楼梯一点都不带喘气的。现在不行,需要喘喘气才行。”华丽丽说。

        

季柯南刚想要说什么,车离开公路,开进了一处院坝,有一块大牌子,上面写着“加水”二字。不仔细看,还以为约架的架,要打架就在有这个字的地方打。这个让柯南联想翩翩。

        

季柯南清楚,快要进山了。这里是加水站,也是供乘客下车休息、买东西和加开水的地方。

        

车上有热水器,不过,水不够热,让人着急,对于有茶瘾的来说,这个水的温度不够理想。加水站,刚好满足了爱喝茶人的需要。店家加水免费,但是,乘客在店里消费是要收费的。

        

店家一般准备的有麻辣烫,火腿肠、海带皮等,用竹签穿着,放在锅里煮,乘客买了,还是热乎的,吃了之后,竹签一扔,加点开水,都是免费的了。

        

另外,还有炕洋芋。就是土豆。先用水煮七分熟,然后放到油锅里煎一下,腾腾冒着热气和香气,要买的话,两三元一碗,那碗是一次性的塑料碗。两元的比三元的要少。具体几个洋芋,不清楚,由店家自己掌握。

0

更多精彩

性妾H_高H纯肉到尾

2021年7月28日 小羽 0

     徐阶听到了徐璠的话,表示很难弄,毕竟,这个位置,非常敏感,谁都希望自己的人上任最好,这样在天子脚下,只要做出点功绩出来,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