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快点我我想要啊(辣换乱文h)最新章节列表

   

这妖物只是躯体被打得残废,心神修为还是好好的!

        

“诛心!”岳求真又被动淬炼心神修为。

        

好在他经过这妖物的老大的磨练,这等层次的心神秘法还可以勉强抵御。

        

经受一阵,感觉自己还无大碍,干脆也不动用惑乱,趁机被动提升心神修为也好。

        

这一次不用岳求真开口,元力大手中的妖物已主动出声。

        

“你们是XX的后裔?”声音有些嘶哑,是只阳妖?

        

“谁是XX?”

        

“你们不是,XX是这铣境之主。那你为什么要捉我?”

        

“为什么?我是蓝原来的地主恶霸,不对,星主恶霸,我要你们的心神秘法啊!嘎嘎!嗯?!”

        

我去! 

        

岳求真再醒觉时,元力大手中的妖物已差点挣脱!

        

差点又中招,不,已经中了招!

        

它的老大极度虚弱,它可不虚弱!

        

这妖物的心神攻击岳求真也是时断时续的吃。

        

吃了一堑又长一智,岳求真在四周层层叠叠布下雷域,即便这妖物能暂时脱离自己的元力大手,一时也逃不出去!

        

反复循环,岳求真断断续续中心神秘法,被反复拷问内心。

        

自己确实是捉了它!

        

自己与它确实是无冤无仇!

        

为了变强要改变自己的本心?

        

变强以后再改回来?

        

如此自欺欺人?

        

干脆放手让它走罢?它也没有追杀过你,更没有打过你的师弟师妹徒子徒孙,大家都是文明妖,有话好好说,动手就是不对,你看我这么可爱。

        

嗯?!

        

你现在这么惨不忍睹还叫可爱?!

        

“诛心!”

        

“诛心!”

        

“诛心!”

        

……

        

熬到妖物小弟终于正正经经说话,这已经是一年以后!

        

岳求真眼神有些深邃,这一年他经受的心神攻击,比被妖物老大淬炼的时候更久,也更艰难,心神与心境修为被动又涨了五成不止!

        

“道友如何称呼?”

        

“……乌源。”

        

“乌源道友,这些都是你留下的古籍罢?”

        

“是。道友,不知被封禁在这座剑域中的修士现在如何了?”

        

自称乌源的妖物小弟语气有些激动,心神修为被削弱了一年,说话之时浑身仍是偶尔打摆子,情绪管理已经失控。

        

“你放心,它只是比较虚弱,你确定你要问的是它?”岳求真道。

        

经历过风雨,终于可以好好沟通了。

        

“道友可曾见到过我的同族?”乌源身上又开始颤抖。

        

“见过。”岳求真老老实实回答。

        

这个不用欺瞒它。

        

“!呵呵!”乌源的情绪瞬间完全失控,随即又勉强控制,躯体却仍是抖个不停。

        

能够坚持无数年也要前来援救,妖物老大应该不只是它的老大。

        

岳求真若有所思。

        

“它现在至少不会再被继续削弱,存活应该没有问题。”岳求真道。

        

石盒妖物,其实应该是石盒修士,是被剑域之主封禁,自己不知对错,也无从判断对错,也不存在看到就解救的说法。

        

就此放了,那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只好让它先在自己的芥子虚空内待下去,它也确实不会再被削弱,活的说不定比自己还长。

        

获知了好消息,乌源的心情大畅,又道:“道友可否让我见一见它?”

        

“好!”

        

岳求真又多布下几重雷域剑域,这才心神一动将四手石盒修士移出了芥子虚空。

        

石盒修士与妖物小弟在“雷域牢笼”中乍一见面,嘁嘁喳喳之声猛然爆发。

        

两妖心神都是极度虚弱,再也没有了前辈高妖风轻云淡,“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涵养。

        

似“执手”相看泪眼?又似相看两厌?

        

石盒修士在训斥乌源?乌源不住摇头,嗯,有“液体”滴落,两边都有……

        

……

        

这两妖物可能是至亲?父子见面?爷孙相逢?

        

岳求真感觉自己心神又受“攻击”,不能再让它们继续,又将石盒修士封禁入芥子虚空。

        

乌源有些抽噎也很快定住心神。

        

若不是眼前的修士出手,结果很可能……

        

这时再瞧着它的一张大脸,似乎觉得也不是那么的狰狞。

        

它居然同意自己的请求,一副很好说话要跟自己沟通的模样,或许,它并不清楚自己这一族的情况?

        

也是,它应该只是造化中期。

        

倒是自己乍然遇到这么多敌妖伏击,有些多心了。

        

看来自己是遇到了星空劫匪?

        

这一族群实力并不弱,却沦为星盗,真是很少见。

        

修士行走星空被捉被劫是太正常不过了,而且劫道这种事自己以前干的也不少,只是没想到自己修为这么高了,还是避不过这种劫数。

        

“道友……”乌源试探道:“道友要如何才能放了它?还有我?”

        

似乎,或许,可以谈谈赎金?

        

“它不能放!你……”岳求真摇摇头未继续回答。

        

你这老小子也不是什么好鸟!

        

“道友,只要我能做到必然会答应你,如何才能放了我们,但请直说。”乌源有些欣喜,心思不停地转悠。

        

还真是劫匪,而且有得谈!

        

自己虽然不是要什么有什么,但造化中期修士所需要的资源,自己拿不出手的还真不多。

        

岳求真也在寻思。

        

老妖物是不能放了,小老妖物想走暂时也是不可能。

        

这仇已经结了,现在放它回去岂不是等着它报复?

        

它能坚持这么多年援救它的长辈,给众多造化强者下套,多少星域因此化墟,这心智超卓坚定,手段之狠辣可想而知。

        

今天的表现也是韧劲十足,这报复起来肯定也是不死不休。

        

报复这种事道誓也是约束不了,它绝对是个能拉着你一起走的主。

        

看今天两妖见面的情形,心神秘法的事暂时倒是不用与它沟通。

        

先关着看看,反正大家都活得长,这小老妖物也不可能有谁谁谁等着它回去结婚生子。

        

既然已经在外头浪荡了这么久,也不在乎再多浪个一亿两亿年嘛!

        

岳求真微一沉吟,道:“乌源道友,将你的芥子虚空打开罢!”

        

乌源眼看岳求真一副“你不主动,我就帮你主动”的神情,无奈打开了自己真正的藏宝库。

        

果然把它诈开了!嘿嘿!

        

岳求真感觉自己离星主恶霸又近了一步。

        

拜访了司狱神主以后,岳求真才知道,到了神主级别,再戴储物戒就有些土。

        

超级储物戒只是神主们给自己的后辈用的,神主自己早就不戴储物戒,有好东西都是往自己的芥子虚空藏了!

        

试想一下,神主级别斗法多激烈多凶险,各种造化道韵四处笼罩,这时候自己身上的圣袍都不一定能防得住,还能保护自己戴着的储物戒?

        

储物戒的材质也肯定是不如圣兵圣袍结实的,双方动手之前总不能对喊,“你不能打我戴储物戒的手指”罢?

        

不过,司狱神主的芥子虚空是被入梦后“主动”打开的,眼前的乌源心神修为极高,想要让它入梦并指挥它干这干那,这需要很多很多年以后才有可能。

        

这如何打开别妖的芥子虚空,司狱神主不知道,岳求真自然更不晓得。

0

更多精彩

性妾H_高H纯肉到尾

2021年7月28日 小羽 0

     徐阶听到了徐璠的话,表示很难弄,毕竟,这个位置,非常敏感,谁都希望自己的人上任最好,这样在天子脚下,只要做出点功绩出来,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