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上好紧使劲(塞着跳蛋上课)最新章节列表

       

看着电视屏幕中的画面,翠西女士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

        

满意有两个方面,一方面是这一系列的广告中,唯一出现的两个角色,也就是两个女主演,都是女性。

        

这很符合现在女权运动的核心——男性能做到的女性一样能做,并且做的更好。

        

以前的电视广告中最核心的演员都是男性,现在也有了女性,但相对来说数量较少,在广告中的作用也不如男性那么重要。

        

这很正常,女权运动从发起到现在经历了这么久,拉尔地摩的顶级男星能拿到的最高片酬已经涨到了四十万,但女星能拿到的不超过三十万。

        

女权组织曾经抗议过,认为这是充满了歧视性的薪酬分级,对女性演员不公平。

        

也有两名热衷于各种活动的女星参加到了这场活动中,并且在媒体面前呼吁拉尔地摩的制片公司尽快在片酬方面,给予女性等同于男性的地位。

        

然后这两名女星到现在都没有电影拍,连成人电影都不愿意找她们,这两人已经彻底的失去了价值,也失去了未来。

        

在这种情况下,拉尔地摩的女明星就更不可能和女权组织站在一起,最终只能逐渐的平淡下来,然后再也没有人提起。

        

不过这场运动也不是没有好处的,至少制片公司和投资方在选剧本的时候,会考虑到加入更多的女性角色来迎合一些“钢铁女性”的观影需求。

        

女性观影的市场也非常大,他们需要兼顾到这方面的需求。

        

一部大公司拍摄的精美广告,内容积极向上,并且只有女性演出,这不是女权运动的胜利还能是什么?

        

这说明了这些年来在争取性别平权运动中,大家的付出不是没有回报的,今天我们所见到的相对平等的社会,就是大家努力最好的收获。

        

另外一方面就是广告的内容了,竞争,拼搏,这种精神往往会被人们刻板的认为只能出现在男性的身上。

        

这是一种一直存在的歧视,哪怕是到了今天也依旧存在。

        

三年前林奇搞的女性职业运动发展到现在已经有了一些规模,可是还是很难得到人们的重视。

        

联运会不愿意给太多的转播费,俱乐部的经营就非常的困难。

        

在联邦,一家职业体育性质的竞技俱乐部如果想要健康的发展,就必然离不开联运会的帮助和扶持。

        

转播费用,经济补贴,赛级补贴……一家俱乐部如果不想着拥有太多的大明星成员,或者经营的项目不要那么多,仅靠这些就能维持健康的运转。

        

联运会的作用很重要,翠西女士一开始非常在意,她真的联系了全国的女权组织,想要把这个事情做大。

        

可问题是,想法很好,手里没钱也不行。

        

一家俱乐部每年的维持费用少说几十万,多则几百万,她想搞大,就得有人花钱,可有些人花钱的目的不是为了搞体育,是为了搞运动员。

        

所以女性职业运动到目前为止,发展的还很缓慢。

        

如果这些广告能稍微改变一下这种情况,对翠西女士来说就非常棒了。

        

当然,她也有一点疑虑。

        

“最近有一些关注社会群体健康的组织认为烟草会给人的身体带来危害……”

        

烟草有没有害,这个问题一直很矛盾,也很难有一个明确的说法。

        

有人二三十岁因为肺病快死了,在他罗列出自己生活中的不良嗜好中,唯一和肺有关系的就是吸烟。

        

但也有人从十几岁开始吸烟,每天坚持一包烟吸到了八十来岁,除了偶尔咳嗽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在不能百分之百的肯定吸烟和肺病有密切关系之前,社会上有很多这样的讨论。

        

谁也说服不了谁,他们都有在他们自己看来完美无缺的证据。

        

林奇说着掏出了一盒烟,点了一根,“瞧,我也吸烟,我从来都不担心这些问题,你知道,其实我很怕死,比任何人都怕,但我还是吸烟。”

        

他很熟练的又吸了一口,弹了一下烟灰,“还有很多东西都曾经被人们认为会危害人们的身体健康,那些化学合成物。”

        

这也是现在最主流的观点之一,发起这种观点的人都是那些提倡原始主义的支持者。

        

他们认为只有天然的,产自大自然的东西才是适合人类的,而那些通过化学合成的,对人类只能造成严重的危害。

        

不只是这方面,他们还不提倡工业化,甚至有些像是脑子被牛踢过一样要求一些地方政府解散当地的工业区,禁止任何形式的工业生产……

        

好吧,谁都看得出来这些人不仅疯了,脑子还不好,偏偏总会有些人觉得他们说得对,对那些吃进自己口中的各种化学制品有所顾虑。

        

有人评论过他们的做法——很多药品都有化学合成成分,他们真应该吃马粪治病,那是纯天然的。

        

听着林奇的解释,翠西女士最终还是点头认可了这个观点。

        

她又不是真的关心这些东西,她只是想要参政而已,现在她所有经营的,都只是一个跳板。

        

“你希望我怎么做?”,她最后问道。

        

林奇把香烟掐灭在烟灰缸里,“你吸烟吗?”

        

“偶尔!”

        

翠西女士出生于一个传统的家族,否则她的叔叔也不会去当牧师——在当牧师之前谁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机会真的成为一名牧师,然后成为主教甚至是牧首之类的神职人员。

        

在这样的家庭里,女性吸烟会被当作是非常严重的叛逆行为。

        

青少年时期她上的是教会女校,修女们管理的更严格,她们还会当着全校师生的面用木板抽打违规女生的屁股。

        

在层层重压下,她并没有学会那些坏习惯,而这也恰恰证明了严厉的管理制度对孩子的成长能起到正面的促进作用。

        

不过现在,她有时候需要吸烟,那是为了迎合社交的场合。

        

“很好,如果你需要吸烟的话,我希望你吸每时每刻的烟,回头我会让人送一些来给你。”

        

“除此之外,我还会捐一笔钱,不算太多,大概六十万左右,成立一个俱乐部……”

        

翠西女士的眼睛一亮,现在联邦政府各个部门都在搞俱乐部,这种私密的小地方非常能团结人心。

        

更重要的是,有没有俱乐部,能体现出一个非营利性组织在社会中的地位。

        

看看工人工会就知道了,他们就有俱乐部,而且很多俱乐部,每个城市甚至一些街区都有自己的俱乐部。

        

全国关注工人群体的组织不止一个,为什么只有工人工会有今天这样的规模?

        

这其实和他们的俱乐部有非常直接的关系,炸鸡,啤酒,口号,这就是他们的法宝。

        

翠西女士也想做,开起来很容易,但维持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得有钱才行。

        

她斟酌着说道,“成立俱乐部很容易,但维持……不是那么简单。”

        

林奇听得懂她的意思,“后续的钱我也会出一部分,我对这个俱乐部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尽量的做高端。”

        

“中产阶级中的精英才有资格进入这个俱乐部,真正面向的还是上流社会,只要能做到这一点,其实依靠这个俱乐部盈利就并不是什么难事了。”

        

“甚至到后面这个俱乐部不仅不会用掉你大量的钱,反而能够给你带来可观的收益。”

        

翠西女士的眼睛更亮了,“你知道,我对商业方面的事情不是很懂,你得帮我。”

        

“当然,我肯定会帮你。”,林奇点了一下头,“到时候我会让凯瑟琳来负责一些简单的事情。”

        

这就是利益交换,翠西女士点了点头,“没有问题。”

        

联邦绝大多数俱乐部都在依靠捐助支撑,这也是他们最蠢的地方。

        

其实俱乐部能做到很多的事情,它其实就是一个“圈子”文化的具现化。

        

很多人想要挤进上流社会的圈子,为此他们能付出一般人难以想象的代价,可如果告诉他们,只要进入了某个俱乐部,就等于他们一只脚踏进了上流社会中,他们会愿意吗?

        

当然会愿意,他们为了这样的机会,为了多认识一些上流社会的人,他们会非常的慷慨。

        

就算没有这些人,一些商业性质的推荐也能收获大量的费用。

        

比如说这个女性的俱乐部开办一期针对服装设计为主题的沙龙,聊的就是服装设计,然后让那些大牌的设计师,奢侈品品牌来竞价。

        

谁给的多,就请谁,他们就能在这些上流社会贵妇圈子里直接的宣传自己家的产品。

        

像这样的方式有很多,而且也不会让人反感,但这个时候的人们似乎还没有发现这一点。

        

或者说他们发现了,却不知道如何变现。

        

谈到赚钱这个问题,林奇就是行家了。

        

两人谈妥了一些细节问题后,翠西女士就回去忙着准备了,而林奇也需要准备一下。

        

一旦广告上市,人们买不到商品,一定会沸腾的,好事也会变成坏事。

        

所以在这之前,得想个办法解决这些问题,同时让人看见每时每刻的变化和决心。

0

更多精彩

与子乱h_高H禁伦

2021年7月27日 小羽 0

     菱湖湿地公园内,一座荒废的疗养院外,伫立着一根根粗细大小不等的木头桩子。    &nbsp […]

浪妇的肉&少妇浪妇荡欲

2021年7月27日 小羽 0

      顾临渊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眼神泛着寒光一点点的松开了她的手,随后跟变戏法的似的,一个玉盒出现在了他的掌中。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