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后朕进去了h(尿便器改造h)最新章节列表

     

手术后,陆时渊拿到手机的第一时间,就看到来自苏羡意的几条未读信息,告诉他会把猫舍和陆小胆搬回他家,最后一条信息则是告诉他自己已上车出发。

        

陆时渊正回复信息时,肖冬忆洗完手凑了上来,“嗳,担不担心?”

        

“担心什么?”

        

“大学里的那些小男生啊,热血沸腾,精力旺盛,身强体壮……最重要的是年轻,想想我们貌美如花的小外甥女进了这样的小狼窝,就连我都会担心到睡不着觉。”

        

“其实我比较担心你。”

        

“担心我?”肖冬忆皱眉。

        

“自己还单身,却整天为了别人的爱情操碎了心,辗转反侧,夜不能寐,你的心可真大。”

        

“……”

        

肖冬忆被噎得脸色铁青。

        

他一点都不明白,为什么陆时渊这么多人喜欢,甜甜的恋爱何时才能轮到他?

        

陆时渊回到家时,看了眼隔壁房门,他心情算不得好,不是因为肖冬忆的话,而是苏羡意还没回他信息。

        

当他开门准备进屋,陆小胆伸着懒腰,踩着猫步朝他扭来,而他也敏锐察觉家中有人。

        

难道……

        

她还没走?

        

连鞋子都没换,陆时渊快步进屋,刚走两步就看到一个穿着花色裤衩,趴在沙发边,正撅着屁股往沙发下摸东西的人。

        

光是看裤衩都知道是谁!

        

“二哥,你回来啦!”苏呈扭头看他,从沙发底部掏出毛线球扔给陆小胆,小家伙立刻扑上去,玩得不亦乐乎。

        

“你怎么来了?”

        

苏呈皱眉:

        

二哥上次没有救他就算了,怎么现在对他……如此冷淡。

        

想想以前那个会拿PSP给他玩,帮他削苹果的二哥,难道感情真的会随着消失?

        

“我姐早上走得很急,让我来搬猫舍,我就多留了一会儿。”苏呈好不容易出来,逗猫都不想回家。

        

“中午吃完饭再走?”

        

“好啊!”苏呈急忙点头,满口答应。

        

**

        

另一边

        

苏羡意昨夜从医院回家,洗漱完睡觉已接近凌晨两点,一大早起来搬猫舍,收拾行李,打扫卫生。

        

苏永诚亲自开车送她去了高铁站,又给她拿了两大包零食,还有一些洗好的水果,拎着满满的父爱赶车,差点把她的手给累断。

        

上车后就沉沉睡着,待她醒来时车已快到站。

        

看到陆时渊的信息,匆匆回了条信息:

        

【我准备下车了,晚些联系。】

        

刚出站,就接到室友电话。

        

“我在出站口,你出来就能看到我了。”

        

果然,苏羡意刚出去就远远看到高举遮阳伞冲她挥手的人。

        

扎着马尾,穿了件白T,搭配七分牛仔裤,抬臂冲她招手时,隐约露出一截细腰,见到苏羡意就笑着冲过去,“你可算是出来了,我都热得快融化了。”

        

“就你一个人?”

        

“有男朋友的跑去约会了,还有个昨夜通宵追剧,这会儿还在床上躺着,还让我回去帮她带午饭,你还指望她们来接你?”

        

说话时,已经熟稔得接过了苏羡意手中的行李箱。

        

“看到了没?只有我对你才是真爱。”

        

苏羡意住的是四人间,其他三人都是对外汉语专业的。

        

来接她叫周小楼。

        

当时听到这个名字,苏羡意就很喜欢。

        

觉得名字虽然简单,却挺雅,有点民国风的感觉,又是文学院的,那定然是个温柔知性的女生。

        

结果进来个瘦瘦高高、顶着一头短发的假小子。

        

扛着两床被子,一手抱盆,一手提着床褥,咯吱窝下还夹着张卷好的凉席。

        

报道当天,她被晒得满脸通红,看到苏羡意就咧嘴一笑。

        

周小楼直接爽利,两人床位又紧挨着,虽然专业不同,关系却特别好。

        

她有一米七三,被她们文学院的篮球队看上了。

        

结果因为打球太菜,又孺子不可教,被中途劝退了。

        

后来一度迷恋纸片人,又开始追星,为了偶像,留了一头长发,还学会了剪辑视频,PS,写文案,攒钱去看演唱会……愣是把自己混成了一个小粉头。

        

结果因为看演唱会时太嗨,喊得太大声,用嗓过度,回来后就失声了。

        

那几天,苏羡意觉得整个世界都清净了。

        

……

        

“不是说好昨天回来?怎么突然推迟了?”周小楼一手拎着苏羡意的行李箱,还撑着伞给遮阳。

        

“家里出了点事。”

        

“你那后妈和同父异母的弟弟欺负你了?”

        

“没有,其他的事。”

        

“你家陆舅舅啊?”周小楼冲她笑得不怀好意,“苏羡意,你和他还能再遇到,还那么巧是你相亲对象的舅舅,这种缘分,你不直接扑倒他,还在等什么!”

        

“这么直接?不会吓到他?”

        

“我相信学医的人,都拥有强大的内心。”

        

小姐妹重逢,自然有说不完的话。

        

两人打车到学校,买饭带回宿舍吃,李思这才从被子里钻出头和苏羡意打招呼,顶着双黑眼圈看向周小楼,“我的米线呢?”

        

“这里,多辣多醋!”周小楼把饭搁在她桌上。

        

“谢啦,待会儿转钱给你。”

        

苏羡意把行李放下,给父母分别打了电话报平安,才洗了把脸,先坐下吃午饭,结果周小楼和李思你一言我一语,全都在打听陆时渊。

        

“你们太八卦了。”

        

“那你告诉我,你在康城那么久,一没找到工作,二没把他泡到手?那你每天都在干嘛?”周小楼瞅着她,一脸嫌弃。

        

“我有其他正事要做。”

        

“我的闺女啊,住在隔壁,近水楼台你却什么都没做,我该说你什么好?”周小楼说得痛心疾首,“你说你,人美屁股翘,稍微勾勾手,还怕男人不上套?”

        

苏羡意头疼得紧,李思则在一旁努力憋着笑。

        

她拿起手机给陆时渊发信息:

        

【我到宿舍了,在吃饭,你在干吗?】

        

结果陆时渊发了条语音,苏羡意刚准备戴上耳机,就被周小楼发现了,强烈要求听一下他的声音。

        

苏羡意拗不过她,想着两人正常聊天,倒也没什么话不能听。

        

点开语音,打开扬声器。

        

“我啊……”陆时渊声音顿了下,伴随着一丝沙沙电流,有极短促的笑声,低沉且勾人,因为他说,“一直在等你的信息。”

        

宿舍安静数秒后,周小楼激动地嗷嗷直叫,“苏羡意,冲着他的声音,这门婚事我准了!”

        

“……”

        

**

        

陆时渊此时正和苏呈在一起。

        

他回复完语音,苏呈就颇为警觉地看了他一眼,“二哥,你在和谁发语音?”

        

他不知对方是自家姐姐,此番过来,一是搬猫舍,二是帮姐姐盯人,苏永诚估计也有此意,所以苏呈说留在陆时渊这里吃饭,他也没反对。

        

“怎么?想知道?”

        

苏呈讪讪笑道,“我就随口问问。”

        

“上次你说想去你姐学校玩?准备什么时候走?”

        

“我很想去,可是刚出了事,我爸连银行卡都不许我用了,肯定不会让我单独出门。”苏呈叹了口气。

        

“如果有人陪着,他就能让你去?”

        

“那也得是我爸信任,觉得可靠,能管住我的……”苏呈说着说着,目光就开始往陆时渊身上瞄,“二哥,你最近忙吗?”

        

陆时渊挑眉,“我很忙。”

        

“之前就听你说康城这边工作快结束了,应该会有假期吧……”苏呈一脸期待,“二哥,救救孩子吧。”

0

更多精彩

性妾H_高H纯肉到尾

2021年7月28日 小羽 0

     徐阶听到了徐璠的话,表示很难弄,毕竟,这个位置,非常敏感,谁都希望自己的人上任最好,这样在天子脚下,只要做出点功绩出来,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