蹭蹭不进去感觉好爽(攵之女痒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邬乔的兴奋, 一直持续到回到位置上坐下。

        

很快,她收到程令时发来的项目资料时,握着鼠标的手指, 都有些激动到颤抖。

        

连顾青瓷都笑话她, 明明已经参加过天湾那样的项目。

        

怎么对一个小小的幼儿园,还这么激动。

        

邬乔说:“天湾不一样啊, 那时候我只是个实习生, 虽然也交了概念图, 但是最后……”

        

最后她的概念被董兆新拿去用了。

        

但是在最后的项目文本上, 列举的所有参与成员中,并没有邬乔的名字。

        

她曾经也问过董兆新。

        

得来的回答却是, 她只是实习生, 所以不能加上名字。

        

这次就不一样,她也亲自参与比稿。

        

若是、万一她赢了……

        

哪怕清醒如邬乔, 都有忍不住做白日梦的时候。

        

所以还没下班,她就先用手机发了一封邮件。

        

邬乔:【T,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们公司最近刚接到一个幼儿园的设计项目,虽然我是实习生, 但是我那个英明而又独具慧眼的上司,居然也让我单独出一个概念文本。】

        

【我!要!参!加!比!稿!了!】

        

邮件发出去之后, 邬乔赶紧打开电脑, 将资料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

        

特别是项目任务书部分。

        

这是甲方业主的要求,所以邬乔觉得, 在设计之前, 要先明白甲方想要的。

        

因为邬乔之前没接触过幼儿园项目,所以她特地查看了国内外一些知名幼儿园的设计。

        

特别是国内这两年, 整体审美上升。

        

幼儿园不再是大众印象中那种,四四方方的院子,墙壁涂成红黄绿各种颜色,然后再在上面绘制各种卡通图案。

        

不少幼儿园在设计建成之后,在网上曝光,就成了网红幼儿园。

        

被网友戏称为别人的幼儿园。

        

看了不少幼儿园,邬乔才发现这次幼儿园的占地面积,简直大的过分。

        

还有建筑面积的要求也是。

        

很多幼儿园连这个的一半都没达到。

        

“青瓷,这个幼儿园的占地面积怎么会这么大?”她忍不住问道。

        

顾青瓷说道:“看业主啊,这次幼儿园的业主是知行教育集团,这个公司是国内高端教育龙头老大,在全国各地都有顶尖国际幼儿园。这种级别的幼儿园,一看就是高端幼儿园。”

        

“而且我们时恒的设计费,一直是业内出了名的贵,当然了,我们是物超所值。但能请得起我们的业主,都是有钱的主。”

        

“难怪。”邬乔忍不住说道。

        

顾青瓷羡慕道:“说真的,刚拿到资料的时候,我都要羡慕了。上这种幼儿园的小孩,都是出生在别人人生终点的,父母肯定特别给力。”

        

“我觉得父母的陪伴才是最重要的吧,”邬乔轻声说。

        

顾青瓷笑了下,说道:“也是,虽然我是普通家庭出生,但是我爸妈真的很好,从小到大没让我受过委屈,真让我换有钱的爹妈,我还不换呢。”

        

听到这里,邬乔轻笑了下。

        

只是笑容中,带着微不可查的苦涩。

        

这世间不是所有的父母,都爱着自己的孩子。

        

*

        

邬乔是回家之后,才收到了T的邮件回复。

        

T:【恭喜恭喜,原来你上司在你心目中这么高的地位啊。】

        

邬乔看着这句话,嘴角不可抑制的上扬,她打开电脑,回复道:【对我而言,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上司,最好的师父。】

        

那边一直没回复,邬乔也是习以为常。

        

不过很快,她立即又打字:【你说我要不要表示一下?】

        

这次T倒是回复的很快:【表示什么?】

        

邬乔:【我的工作也是他给的,而且之前我说要请他吃饭,结果只去了学校食堂。】

        

总共花费了不到四十块。

        

T:【对他而言,应该不会在意吧。】

        

邬乔:【我知道,但我就是想为他做点什么。】

        

那边又是迟迟不回复。

        

正好邬乔点的外卖到了,她出去拿了下。

        

等回来,就看见电脑上提醒,一封新邮件。

        

T:【要不随便表示一下,比如给他买点吃的。礼物就不要送了。他那样的人,肯定什么都不缺。】

        

邬乔看着电脑,陷入沉思。

        

买吃的?

        

可他喜欢吃什么呀。

        

她总不能直接跟程令时发微信说,师父,我想感谢你,请问您爱吃什么?

        

太生硬了。

        

况且有讨好之嫌。

        

今天程令时便明确说了,他不会因为自己是他的徒弟,就另眼相看。

        

其实邬乔之所以跟他说谢谢,也并不是想要他的偏心。

        

她只是,真的,想谢谢他给自己机会。

        

因为一时没想到,她干脆先放开这件事。

        

专心想概念草图的事情。

        

毕竟这次比稿,只给了他们十天时间。

        

第二天到了公司,参加新项目的人,明显都在构思设计方案。

        

邬乔昨晚在家里做了三明治,带到公司。

        

中午并没再出去吃饭,直接在公司边吃三明治边工作。

        

她中途去了趟茶水间,正好碰到几个女生在茶水间里聊天。

        

不仅有行政还有设计部其他组的女生。

        

有个人打开冰箱,看见里面摆着的一个蛋糕,突然说道:“哇,我没想到在我们公司,居然能看见这个牌子的蛋糕。”

        

“什么牌子?”戴眼镜的姑娘问道。

        

最先发现的人指了指:“天鹅湖蛋糕,据说是蛋糕界的爱马仕。”

        

前台一听,赶紧说:“你们可别碰,那是程总的。”

        

“不是吧,程工这样的人,居然喜欢吃蛋糕?”

        

大家都觉得稀罕,纷纷讨论起来。

        

邬乔在一旁安静听着。

        

“我看程工喝咖啡,都只喝黑咖啡,真没想到他喜欢甜食。”

        

谁知这人刚说完,站在她旁边的同事,抵了抵她手臂:“程工只喝黑咖啡,你都观察出来了,不会是对程工……”

        

两人关系熟稔,这人毫不犹豫道:“我一个单身,还不许我盯着帅哥看啊。”

        

“说的也是,我朋友都不敢相信,我们老板长得比明星还帅。”

        

“那些小鲜肉算什么,除了一张脸。程工可是英俊与智慧并存的存在。”

        

“这话你别当着我们的面儿说,你到程工跟前说。”

        

“我不敢呀。”

        

因为是午休时间,大家嘻嘻哈哈,闹个不停。

        

邬乔听得入神,直到旁边的人喊道:“邬乔,邬乔,你水杯满了。”

        

她低头一看,发现水接的太多,直接漫了出来。

        

刚才她光顾着听大家说话。

        

本来她还在想着,该怎么打探程令时的喜好,没想到会得来这么容易。

        

回到位置上,邬乔立即用手机搜索了天鹅湖蛋糕。

        

原来这家蛋糕店的线下门店,在上海也并不多见。

        

但居然这么凑巧,在不远处的商场里就有一家。

        

想到冰箱里的蛋糕,邬乔没有立即行动。

        

第二天中午,她再次去冰箱看了一眼,发现昨天的蛋糕果然消失了。

        

但是今天却没有那个盒子。

        

他忘记买了?

        

邬乔想到T的建议,贵的东西,她确实买不起。

        

但是买点他喜欢吃的东西,倒是很容易。

        

于是邬乔离开办公室,前往那个商场。

        

虽说是附近,但是走路也有十来分钟才到。

        

这家店铺不同于普通蛋糕店,一般都是开在商场的负一楼,它开在商场的五楼,周围全都是餐厅。

        

店铺明亮而堂皇,只从门口看,就写满了我很贵。

        

邬乔站在店外,站在柜台看了很久,在寻找程令时昨天吃的那款。

        

可惜当时她没怎么看清楚。

        

就在她弯腰仔细盯着柜台时,不远处有个人看见了她。

        

程令时正在看菜单,这家餐厅是容恒投资的,平时他们不忙的时候,都会过来吃饭。

        

他来的比容恒早,所以先看起了菜单。

        

“你猜猜我刚才在外面看见谁了?”

        

程令时头都没抬,也没打算问。

        

果然容恒气恼道:“行吧,你不问是吧,有的你后悔。”

        

“不感兴趣,”程令时懒得搭理他,直接不耐烦道:“你想吃什么?”

        

容恒瞧着他一脸漫不经心的表情。

        

突然起了坏心思。

        

他慢悠悠说:“是邬乔。”

        

程令时猛地抬头。

        

容恒一脸‘果然如此’,不过他挺感慨道:“邬乔这姑娘家境应该不太好吧,我看她在那个蛋糕店门口站了半天,就只看没买。”

        

“哪个蛋糕店?”程令时问。

        

容恒:“就门口那个天鹅湖,你不是挺喜欢吃的。”

        

不等他说完,程令时已经站起来走了出去。

        

容恒见状,满脸无语。

        

就这还说对人家没意思?就当是妹妹?

        

骗鬼呢。

        

程令时出去的时候,天鹅湖的店铺里早已经没了邬乔的踪影。

        

他转了一圈,突然走向店员。

        

等他再次回来,容恒嘲讽道:“不是说不感兴趣的?”

        

他刻意将‘不感兴趣’这四个字咬重。

        

奈何对面这个人早就练就了一身铜墙铁皮,完全不将他的嘲讽放在心上,随意点了两个菜,直接让服务员上菜。

        

“你对邬乔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容恒是真好奇。

        

见他不开口,容恒说道:“我跟你说,我最见不得漂亮小姑娘受委屈。刚才看见她站在门口,要不是顾及到她面子,我都想过去问问她想吃什么。”

        

“你要是敢拿你对付女人的那套,用在邬乔身上,”程令时终于开口。

        

只是这次,没了以往的漫不经心和懒散。

        

他口吻严肃而透着狠厉,仿佛容恒真敢做出什么事情,他绝不会放过。

        

容恒也很少见他这样,心底凛然,赶紧解释:“我这是提醒你。”

        

“邬乔这种漂亮又没钱的小姑娘,不知道多少人盯着呢。现在那些富二代追女孩的手段多着呢,先带小姑娘见识繁华世界,一旦想要回头,就难了。”

        

“她不是。”程令时皱眉。

        

容恒见提醒的差不多,也就没再继续说下去。

        

吃完饭,两人就回了公司。

        

程令时在进办公室之前,看了一眼公共办公区,邬乔正安静坐在自己位置上。

        

他收回目光,推门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等他在椅子上坐下,突然感觉到不对劲。

        

直到他把目光落在桌子的右上角,那里,不知何时,摆着一个蛋糕盒子。

        

他盯着蛋糕盒子的花体字。

        

天鹅湖。

        

于是他打开电脑,登录一个邮箱。

        

很快,邬乔收到了T发来的邮件。

        

虽然这个点很奇怪,但她还是点击查看。

        

T:【怎么样,你给你上司买东西了吗?】

        

邬乔震惊。

        

很快,她回复道:【这就是心有灵犀吗?我今天中午刚给他买了蛋糕,原来他居然喜欢吃蛋糕。我也是偶然从同事那里得知的。虽然我没什么钱,但我真的很想为他做点什么。】

        

【希望他看见蛋糕,能有一个愉快的下午。】

        

她的心愿,仅此而已。

        

办公室里的男人,看着回复而来的邮件,一向平静的心绪,突然心脏重重一跳。

        

他微垂着眼眸,可是邮件里的每个字,都反复出他脑海里。

        

心脏仿佛被钻了个小洞。

        

所有的情绪蜂拥而出,交织成连他也不懂的心情。

        

这不仅让他想起了在清潭镇上的记忆。

        

那年夏天,程令时回到清塘小镇,那是他母亲去世之后,他第一次身心彻底得到放松。小镇上的一切都那样缓慢而令人舒适。

        

慢节奏的生活步调,让他画出的每一张建筑设计图,都充满了灵气。

        

对于救下邬乔的事情,其实他并未放在心上。

        

顶多也就是他生活中的一个小插曲。

        

但过了几天后,邬乔出现在程家大宅。

        

她一如既往的帮陈嫂干活,最后又替陈嫂端了一盘西瓜,到二楼书房。

        

程令时对于她的到来,是有所察觉。

        

只是他故意逗弄这小孩,只等着她自己先开口。

        

果然,她放下西瓜后,小声问道:“哥哥,我能请你吃饭吗?”

        

“嗯?”程令时有些惊讶。

        

邬乔见他诧异,轻声解释说:“我想谢谢你之前帮过我。”

        

程令时不禁失笑,微挑眉,就为这个?

        

于是他慢悠悠道:“小孩,哥哥帮你,可不是为了这个。”

        

“我知道,”邬乔忍不住扣着自己的手指,有些手足无措,“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你,就想请你吃饭。”

        

电视上不都是这样演的,为了表现感激之情,请对方吃饭。

        

就连平常家中长辈也是这样。

        

她以为自己想出的这个法子,才能足够表示她的感谢。

        

程令时目光微移,落在她不停绞弄的手指上,终于问:“真想请哥哥吃饭啊?”

        

“嗯,”邬乔重重一点头,望着他,乖乖问:“哥哥,可以吗?”

        

这一声可以吗?

        

算是彻底击碎了程令时的防线,他轻笑道:“那行吧。”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随口的一句答应,却让邬乔付出了怎样的努力。

        

过了几天,他因为去市里取从美国邮寄过来的东西。

        

司机开车送他过去,谁知路上车子出了故障,一直到晚上九点钟,才回到清塘镇。

        

镇上没什么娱乐设施,刚过九点,就只剩下零星灯光。

        

沿途回去,路过稻田时,一片漆黑。

        

好在夜空中难得繁星满天,银月散发着柔和的清辉,将大地笼在一片轻柔如薄纱的月光之下。

        

一眼望不尽头的星空,让程令时不禁将目光投向车外。

        

直到他看到一个清瘦的身影,行走稻田间。

        

原本只是随意一瞥,可之后他又仔细盯着看了许久。

        

“等一下。”

        

他喊停司机,车子停在路边。

        

程令时凝眉望着远处,就见稻田间,那个清瘦的身影,扎着长长的马尾,手里还拿着一束手电筒,往稻田更深处走去。

        

邬乔。

        

他有些震惊,邬乔会在这时候出现在这里。

        

“这个点怎么还会有人在田里?”程令时问道。

        

司机看了眼,不以为然道:“应该是去摸黄鳝吧,这个季节黄鳝最肥美了。咱们镇上的孩子,比不得城里的矜贵。不少孩子早熟又懂事,会干些事情,补贴补贴家里。”

        

摸黄鳝?

        

这么大半夜的。

        

程令时想起自己的一个堂妹,跟邬乔差不多的年纪。

        

被养成小公主一样的性格。

        

颐指气使,恨不得全世界都围着她转。

        

“少爷,现在还走吗?”司机问道。

        

程令时低声说:“在这里先等着吧。”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小时,或者两个小时,那个纤细清瘦的身影终于再次出现。

        

等她慢悠悠从田地里,走到大路上。

        

程令时透过月色,看见她手里拎着小桶。

        

“那不是……”司机盯着前面的身影,似乎也认出了是谁。

        

程令时低声说:“慢慢跟上吧。”

        

就这样,车子在不远不近的地方,慢慢跟着少女。

        

直到她进了镇子,直到她回了自己的家。

        

那一晚,程令时即便睡下后,脑海中依旧会浮现那个清瘦的身影。

        

因为知道她的身世,知道她父亲早逝,母亲离她而去,再未回来。

        

可是短短一句话,却道不尽她生活中的酸楚。

        

第二天起床后,程令时本该继续完成自己的设计图,这是导师催着要的。

        

可是他去找了陈嫂,问道:“镇上有卖黄鳝的地方吗?”

        

“小少爷想吃黄鳝?”陈嫂正在厨房里忙,一听这话,立即说:“我现在就去买。”

        

“不是,我只是想问,要是有人捉了黄鳝,都会去哪里卖?”

        

陈嫂虽然觉得他的问题奇怪,还是如实说道:“街上啊,咱们镇上菜市场外面那条街上,全都是卖这些的,一大清早,新鲜蔬菜什么都有。”

        

程令时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开。

        

至于他何时出了门,谁也不知道。

        

陈嫂说的那条街,很容易便找到,毕竟清塘镇不大。

        

也正因为不大,他刚到那边,就一眼看见坐在街边的邬乔。

        

她头上戴着一顶草帽,跟旁边卖菜卖鱼的大人比起来,格外的清瘦娇小。

        

街道上叫卖声不断,此起彼伏,好不热闹。

        

她似乎有些叫不出口,只安静坐在小凳子上,等着别人主动来买。

        

她面前放着的捅,就是她昨晚一直拎着的。

        

清晨的太阳从温热到毒辣,似乎也只是转瞬之间的事情。

        

地表温度迅速提升,叫卖声更大。不少擅长做生意的人,早早将自己身前的东西卖完,便挑着空筐离开。

        

邬乔周围的摊贩不断减少,而街上买菜的人也越来越少,她似乎有些着急起来。

        

终于小声开口叫喊:“黄鳝,新鲜的黄鳝。”

        

程令时就站在不远处望着她,在听到她第一声叫卖声时,有些想笑。

        

可更多的却是心疼。

        

终于,他再也忍不住,看见街边正在玩闹的一个小男孩,他招招手,对方看见犹豫了下,终于在他再次招手时,蹦了过来。

        

“哥哥,你叫我?”小男孩问道。

        

程令时从兜里掏出一张百元钞票,小男孩瞬间瞪大双眼。

        

他指了指不远处的邬乔,低声说:“你去帮我把那个姐姐的黄鳝都买下来,如果还有剩下的钱,就全部给你。”

        

“好呀。”小男孩一听这话,立即欢喜同意。

        

只是在他去之前,程令时叮嘱:“不要说是我让你买的,就说是你爸爸要买的。”

        

“可是哥哥,你不是我爸爸呀。”小男孩为难道。

        

程令时:“……”

        

“那就说是家里人让你买的。”

        

终于小男孩一蹦一跳走向邬乔,程令时全程看着他跟邬乔说话,然后邬乔将桶里的黄鳝都倒出来,最后小男孩将钱递给邬乔。

        

待小男孩回来之后,邬乔也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去。

        

小男孩将东西递给程令时,他伸手摸了下小男孩的头,正要说送给他了。

        

可转念一想,这是邬乔大半年辛苦抓回来的黄鳝。

        

他伸手接过袋子,说道:“谢谢你了。”

        

果然过了两天后,邬乔再次到程家,这次她是来请程令时吃饭。

        

程令时倒也没推脱,直接问了地址。

        

居然是要去市区。

        

“小孩,你大手笔呀。”程令时笑道。

        

邬乔小声问:“哥哥,你介意坐公交车吗?”

        

程令时觉得她实在好笑又可爱,胸腔微颤,忍不住发出低低笑声,笑完这才说:“哥哥介意呢。”

        

邬乔小脸微白,似是被为难住。

        

“但是哥哥呢,不巧,正好有辆车,”程令时扯了下嘴角,语气懒散而欠欠的说道:“可以开车带你过去。”

        

于是程令时开车带她去了市区。

        

到了地方,程令时才知道邬乔要请自己吃什么。

        

居然是一家西式餐厅。

        

因为程令时想着反正待会是他给钱,所以点了店里不少的东西,还特地给小孩点了一份冰激凌。

        

本来他想着待会找个上洗手间的理由,趁机把钱结了。

        

谁知这小孩却实诚的问服务员,“姐姐,现在可以付钱吗?”

        

服务员见她一本正经,笑道:“当然可以,一共一百六十五元。”

        

在程令时还未阻止时,邬乔已经从兜里掏出一个针织钱包,看起来是用毛线勾织的。

        

她将里面的钱拿出来,一共就只有一张红色钞票。

        

其他都是零零散散的,五块、十块、二十。

        

邬乔认认真真数了一百六十五块,递给对方。

        

“小妹妹,你真懂事,用自己的零花钱请哥哥吃饭。”服务员见状,笑着夸她。

        

这一刻,程令时只觉得喉咙中酸涩的要命。

        

服务员不知道,但是他却知道,邬乔的这些钱是怎么来的。

        

或许她攒了很久,每一笔都是她亲自赚回来的。

        

这并不是像服务员说的那样轻松,是从父母那里得来的零花钱。

        

这些钱,是她一点点积攒的。

        

等服务员收完钱,邬乔这才放心看着程令时,笑着说道:“哥哥,我知道你肯定是想自己付钱,但是说好了是我请客。”

        

“现在你就安心吃吧。”

        

少女说这句话时,眼睛乌黑晶亮,透着光。

        

在你的人生中,有没有遇到一个小孩,她拼尽全力的想要回报你随手的善意。

        

在她一无所有的世界里,力求给你最好的。

        

他遇到过。

        

无论是那顿只有一百六十五块的西餐,还是眼前这块蛋糕。

        

*

        

邬乔正在画图,却收到前台在内部通讯上发来的消息。

        

说是有她的外卖。

        

邬乔有些奇怪,还是起身过去。

        

直到她走到门口,就看见长长的台子上,摆着的蛋糕盒。

        

上面花体字,写着的三个字。

        

天鹅湖。

        

“这是我的?”邬乔有些震惊而又茫然无措,“可是我点过这个东西。”

        

前台点头,见她这么说,突然轻声一笑:“是不是你的追求者啊?”

        

“邬乔你这么漂亮,肯定有不少追求者吧。”

        

邬乔:“……”

        

她心底默默想着,那这个追求者肯定很傻,这家蛋糕店简直是在抢钱啊!!

        

要不是她今天亲自买了这家蛋糕,都不知道这么一点蛋糕,居然敢卖到上千块。

        

她不仅想起,把这个蛋糕当成日常下午茶点的男人。

        

哎,他终于是她养不起的人啊。

0

更多精彩

与子乱h_高H禁伦

2021年7月27日 小羽 0

     菱湖湿地公园内,一座荒废的疗养院外,伫立着一根根粗细大小不等的木头桩子。    &nbsp […]

浪妇的肉&少妇浪妇荡欲

2021年7月27日 小羽 0

      顾临渊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眼神泛着寒光一点点的松开了她的手,随后跟变戏法的似的,一个玉盒出现在了他的掌中。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