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技术好的男朋友(男女故事)最新章节列表

晚上八点,在城市不算晚。

        

但在这个偏僻的小山村,八点已经很晚了。

        

一辆灰色轿车刚开到废弃的小学校门口,带有LED灯的两个摄像头就自动亮了,把大门口照的宛如白昼。

        

来前打过电话,穿着连体防护服的驻村干部,刚在两个村干部的陪同下钻出轿车,铁门就打开了,两个小伙子戴着口罩迎了出来。

        

大狼狗听到外面的动静,正在院子里狂吠。

        

“王主任,这么晚了,什么事?”梁小冬带着几分忐忑地问。

        

李志承经常去村主任家开的小店买东西,跟村主任很熟,不但不紧张,而且掏出烟要发。

        

王主任正准备开口,“驻村干部”就捧着文件夹提醒道:“小伙子,不要过来,你就站着那儿!”

        

王主任反应过来,连忙道:“小李,疫情期间,保持距离。”

        

“哦哦,不好意思,我忘了。”

        

“介绍一下,这位是从县里下沉到我们这儿加强疫情防控的丁科长,我们刚接到疫情防控指挥部电话,找你了解点情况。” 

李志承下意识问:“我们怎么了,找我们了解什么情况?”

        

“驻村干部”面无表情地说:“小伙子,别紧张,先测个体温。王主任,先测一下吧。”

        

“好的,小李,小梁,站着别动……”

        

村主任举着体温枪测了测,低头看了看:“丁科,都不发热,体温都很正常。”

        

“我看看。”

        

“驻村干部”侧身看了一眼,拿起笔录记录下来,随即抬头问:“谁叫梁小冬?”

        

“我。”

        

“这么说你就是李志承。”

        

“是。”

        

“你们两个这几天是不是出过门?”

        

“我们……我们送过货,我们没去北湖,只是去了趟越州。”

        

“从哪条路走的,有没有经过青翠山?”

        

“我们走的是高速,没经过青翠山。”

        

“驻村干部”提醒道:“小伙子,疫情防控的规定村里反复宣传过,你们应该知道如果隐瞒不报,是要被追究法律责任的!”

        

原来是青翠山有人感染上病毒的事……

        

梁小冬终于松下口气,连忙道:“丁科长,我们知道,我们懂,有疫情的地方不能去,只要出门就要戴口罩。”

        

李志承不想让县里来的干部进院子,不失时机的补充道:“还要少聚会,勤洗手。”

        

“光做到这几点不够,最重要的是要少出门,尽可能减少人员流动,切断病毒的传播渠道。你们倒好,疫情期间还去那么远的地方。大数据分析到了,都报告到了防控指挥部!”

        

“丁科长,我们出去送了趟货,大数据也知道?”

        

“你也不看看外面有多少摄像头,哪辆车去哪儿了,大数据都能分析到,智能的懂不懂?”

        

梁小冬正准备开口,手机突然响了,打进来的是一个陌生号码。

        

吴老板正常情况下不会打电话,但要是打用的肯定是陌生号码。

        

他正打算先挂掉,等会儿再回过去,丁科长突然道:“先接电话,接完电话再详细说说你们是怎么去的越州,指挥部等着反馈呢。”

        

梁小冬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接听。

        

本以为是老板,结果一接通就听见有个闽省口音的女子,在电话那头用蹩脚的普通话说:“你好,我是天海银行的客服,听说您最近有用款需求……”

        

银行的客服怎么可能连普通话都说不好!

        

类似电话梁小冬接过很多次,也拉黑了很多个,不假思索的直接挂断,放下手机苦笑道:“不用问都知道是诈骗的。”

        

“防范意识很强啊,不过说真的,现在的电信诈骗太猖狂了,我几乎天天都能接到诈骗电话,天天都能收到诈骗短信。”

        

“我们不贪便宜,也不会上当。”

        

“这说明王主任的反电诈宣传做的好,行,我们继续。”

        

……

        

正在发生的一切,韩昕通过照相功能逆天的手机看得清清楚楚,只是离太远听不见。

        

正寻思梁小冬刚才接的那个电话,是不是“表姐夫”安排人打的,“表姐夫”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姐夫,什么事?”

        

“就是他,有朋友看到他了,你是今天过去,还是明天一早再过去。”

        

“我现在就过去。”

        

“天黑路滑,路上小心点。”

        

“你放心,我不开快的。”

        

程文明看着许支喜形于色的样子,接着道:“那边的朋友帮我打听到一个手机号,今天太晚,明天一早我再打,如果能打通,我会给你打电话。”

        

“表姐夫”所说的手机号,显然是发货人的。

        

所谓的明天一早再打,就是申请查询通话记录和手机位置。

        

范围又能进一步缩小,早点把那个制毒工厂捣毁掉,把那些非法制贩麻黄碱的混蛋抓捕归案,就能早点回家。

        

韩昕一刻不想耽误,立马系上安全带,点着引擎出发。

        

躺在后排睡觉的王国正惊醒了,爬起来问:“小姜,这是去哪儿?”

        

“去玉江,我姐夫说有人看见姓蒋在那边打工。”

        

“玉江……玉江离这儿挺远的。”

        

“王叔,你去过?”

        

“玉江是我们这儿最穷的县,我没事去那儿做什么,我们村有个女的,是从玉江嫁过来的。”

        

“穷不穷不关我的事,只要找到那个王八蛋就行,反正比呆在这儿盯着强。”

        

韩昕抬头看了一眼后视镜,话锋一转:“好几天没吃热乎饭了,等会儿上了高速,去服务区看看有没有吃的,再顺便给你买瓶酒。”

        

提到酒,王国正立马来了兴趣,扶着椅背问:“你不喝点?”

        

“我开车,不能喝酒。”

        

“哎呦,差点忘了现在喝酒不能开车。”

        

“以前也不可以。”

        

“以前没人管,我们镇上那几个跑黑车的,以前天天喝。”

        

有个伴儿就是比一个人执行任务好,至少开夜车的时候能聊聊天、说说话。

        

韩昕已经习惯了王国正身上的味道,早就打消了让他找个地方洗洗,把身上收拾干净的打算。

        

就在他星夜赶赴玉江之时,许支正坐在镇上酒店的房间里,一边吃着刚点的外卖,一边好奇地问“在暗”的民警到底是谁。

        

前几天在电视电话会议上露了大脸。

        

杨局觉得既然是特别行动小组,必须体现出“特别”之处,而保持神秘感就很特别。

        

程文明认为有一定道理,自然不会据实相告,举着筷子笑道:“跟你是同行,不过他主要执行贴靠任务,而且他同时参与好几起案件侦办,所以……所以身份要保密。”

        

“跟我都不能说?”

        

“这要请示我们局领导,局领导不发话,我真不能乱说。”

        

“程支,您既是老前辈也是局领导,您需要请什么示?”

        

“我算哪门子局领导,既然都已经退居二线了,就要有退居二线的觉悟,该请示汇报就要请示汇报。”

        

“行,我不问了,不该打听的不打听。”

        

“不好意思。”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来,我以茶代酒,敬您一杯。”

        

“好,走一个。”

        

眼前这位身份超然,厅领导对他也要以礼相待。

        

许支喝了一小口茶,微笑着说:“程支,吃完饭您早点休息,跳闸停电的事交给我。”

        

程文明确实有点困了,而且单位派来的司机兼“保姆”小崔,人如其姓,刚才已经过来催了好几次,让早点休息,让注意身体。

        

照顾好生活是上级交给小伙子的任务,不能让小伙子为难,程文明也不矫情,一口答应道:“行,我吃完饭就睡觉。”

        

……

        

唐支也很困,但不敢睡,也睡不着,就这么坐在县局对面的宾馆房间里,跟张梦程一起抽烟喝茶等消息。

        

“唐支,要不要打电话问问?”

        

“程支这会儿应该休息了。”

        

“可以打电话问问许支。”

        

“不着急。”

        

唐支烟头,呵欠连天地说:“他们那边肯定要等两个嫌疑人睡着了再拉闸,可现在才十点多。”

        

张梦程糊涂了:“等嫌疑人睡着了拉闸,那等他们知道生产不了,不是要等到明天早上!”

        

“分工不同,我们的任务是追捕吴恒业,他们的任务是追查麻黄碱来源。对我们而言,拉闸停电可能会惊动吴恒业,我们可以利用这个机会锁定吴恒业的位置;但对他们而言,拉闸停电主要是想让嫌疑人把毒品做砸了,耗废嫌疑人的原料,迫使嫌疑人进货。”

        

“抓到吴恒业不就能搞清楚麻黄碱来源吗?”

        

“吴恒业都这么狡猾,吴恒业的上家只会更狡猾,双管齐下肯定比在一棵树上吊死好,所以案子侦办到这一步,不能光打自己的小九九,要掌握节奏,要考虑到配合。”

        

“既然这样,那你就没必要等了,我盯着就行,你早点休息。”

        

“万一两个嫌疑人睡的没那么死,一停电就醒了呢。”

        

毫无疑问,如果两个嫌疑人发现停电了,肯定会赶紧联系吴恒业。

        

毕竟这不只是涉及到无法正常生产,而且原料是花大价钱采购的,造成了损失肯定要第一时间跟老板说。

        

张梦程点点头,想想又说道:“唐支,程支那边的行动有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对我们来说是问题,你想想,整个废弃的校舍都停电了,那几个摄像头不就没法儿用了,吴恒业就算登陆那个账号,在手机上也没法儿看。”

        

唐支指着他笑骂道:“平时不注重学习,闹笑话了吧。”

        

张梦程不解地问:“怎么闹笑话了?”

        

唐支解释道:“那几个摄像头上都有太阳能发电板,跟外面的那些太阳能路灯一样,不需要另外供电。”

0

更多精彩

与子乱h_高H禁伦

2021年7月27日 小羽 0

     菱湖湿地公园内,一座荒废的疗养院外,伫立着一根根粗细大小不等的木头桩子。    &nbsp […]

浪妇的肉&少妇浪妇荡欲

2021年7月27日 小羽 0

      顾临渊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眼神泛着寒光一点点的松开了她的手,随后跟变戏法的似的,一个玉盒出现在了他的掌中。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