裤子搭起了帐篷好大呀(4对4交换游戏)最新章节列表

清晨的天色还未亮起,嘭嘭嘭,鱼塘的店门被人拍响了。

        

“谁啊……老范,去开门……”

        

顾禾一身睡衣躺在沙发上昏睡不起,迷糊之际才想起老范去了丽彩那边守场子,他这才不情不愿地爬起身,瞅瞅墙上挂钟这才五点多。

        

“顾禾,开门!”外面小巷传来一把飒气的女声,是洛娜的声音。

        

“来了。”顾禾挠着头走去开门,洛娜有三天没冒头了,上次见她还是他成为超凡那天。

        

洛娜……他已经悄悄向老范打听了一番,没提罗顿-卢德,却也知道了骨血之女……

        

五岁大的年纪就挥旗奔向三藤电视台大楼,真是个传奇人物。

        

不过,对他而言,还是把她视为一个来访者吧。

        

打开玻璃门和木门,他只见洛娜站在外面。

        

她又是一身红皮衣黑皮裤,把全身绷得紧紧的,黑发凌乱交织着电线、硅条。

        

小巷里还有几个早起赶车的上班族快步走过,而睡在垃圾堆边的流浪汉因为被吵醒而不满地嘟囔着脏话。

        

“这么早啊。”顾禾打招呼道。

        

现在洛娜的右手和左手看着一样大,右手的暗红皮肤又被皮衣遮去,让她整个人少了几分诡奇,多了几分靓丽,而那双绿眸仍然锐利。

        

“嗯。”洛娜走进居酒屋,环顾屋内,“就你一个人在?”

        

“前两天出了事。”顾禾把弘达会那事简单说了。

        

洛娜哦了声,没什么特别反应,对于这种事早就司空见惯,见他手指都没少一截,也就没问他还好不好之类的废话。

        

“老范、久美子不在也没关系,你帮我说一声就是,我主要是来找你的。”

        

她转眸看向顾禾,“道一声别,还有,谢谢,可能这真是你最后一次看到我了。”

        

“啥子?”顾禾怔了怔,“怎么了这是?你要离开流光城吗?”

        

他现在知道,虽然整个安洲都是新世界银行的势力范围,是三藤、赛思和其它财阀的,但流光城不是唯一的自由邦城市,还有别的一些,像天使城、纽兰城等。

        

而所谓的巫毒废墟,是伏都城经济崩溃、爆发战乱而留下的一塌糊涂的废地。

        

各地的生态都差不多,甚至更差,所以才有各路野狗源源不断地涌来流光城。

        

“不是。”洛娜翘嘴一笑,“骨血佬不会离开流光城,该离开的从来不是我们。”

        

换了几天前,顾禾还听不懂,但现在多少是懂了。

        

骨血区啊,银行狗真狠……

        

“这几天,我找遍了城内的血刀片,打听清楚那个狗日的‘绫子’是谁了,是拳区那边的家伙。”洛娜自己走到吧台边,倒了杯清酒,“拳区的狗跑到歌舞伎町来撒野了。”

        

顾禾这又不懂了,流光城二十九个区,每个区都有自己的历史、人文和势力帮派。

        

“拳区?”他疑问道。

        

“挨着这座城市东面的边缘。战神帮的地盘,到处是战士职业系和刺客职业系的拳师狗,都他妈第九宫射手宫的两个职业系。”

        

洛娜顿着抿了一口清酒,语气很冷,带着火气:

        

“射手宫,懂了吧,全是一帮能打的,杀手、雇佣兵、打手,诸如此类。

        

“绫子搞我这事儿,跟战神帮离不开关系。那帮拳师狗一直就发了春,想通过搞点事儿提高自己的名堂,好往市政那边拿好处,又让街头的人觉得他们是新的骨血帮。”

        

洛娜不屑地啐了声,“这次多半是想绑我回去,再扯起骨血旗整一整事装个逼吧。”

        

“不一定……”顾禾欲言又止,洛娜你缺乏最重要的情报,可能做了错误判断……

        

他看到她英气的眉毛一拧,就感觉不好了,“那你是打算要?”

        

“打架呗。”洛娜仿佛说着喝水吃饭一样,“我已经集结一帮血刀片了,打,明儿就打。”

        

“呃。”顾禾心头提起,在经历过弘达会彩音小姐和信治那场对决后,

        

他现在非常清楚,超凡者之间的打斗,死亡、重伤,都是眨眨眼就会发生的事情。

        

“洛娜……”他正要劝说,还有没有别的什么办法呢。

        

“不用说了,这是我们的规矩,是一个生存法则。”

        

洛娜沉着地说,要开打的决定并不是一时冲动,“如果谁这样无端端来杀血刀片,尤其是我,我们都忍了,那城内的血刀片就会全部混不下去,最后一个死光。”

        

她啪的放下酒杯,转身往店外走去,“再见,自己注意着点吧。”

        

“等等,我还有话要说。”顾禾急忙叫住她,但话到嘴边又打住,不行,不能说。

        

自己得慎重,那个秘密太大了,这里有没有被监听,甚至对方会不会是个超凡演员扮的洛娜,他都无法完全确定……不能说。

        

“又怎么了?”洛娜回头望来。

        

“如果能不打,就不打了吧,打是为了活下来,不打也是。”

        

顾禾真心实意地温声说,又道:“洛娜,你背负得太多了,这样对你不公平。有时候要为自己而活,为自己的未来而活,我觉得这也是骨血运动的一个意思。”

        

洛娜停了停脚步,双眸微微凝聚,却还是继续走去,什么都没有再说。

        

顾禾叫不住她,只能走到店门口边,目送她的身影又匆匆消失在还没明亮的夜色中。

        

忽然,他注意到脑海中的控制台,牛郎值由昨晚从酒井小姐那刷到的三档71%,嚯嚯地持续上涨到了三档95%。

        

他不由一惊,洛娜比酒井小姐还能刷!

        

“老狗误我!”顾禾埋怨了句,如果自己更早知道洛娜是骨血之女,早就刷得起飞咯。

        

这哪是精英怪,这是BOSS,而且他开始懂得怎么卡位了。

        

光是冲着这一点,洛娜就不能死。

        

“我得阻止这事情发生……”顾禾心里沉吟着,“袭击洛娜的元凶,真不一定就是战神帮。这架不能开打,不然看样子不只是洛娜有危险,一定会死上很多人。”

        

突然,他就来主意了,鹅,鹅!

        

洛娜说明天开打,那只要在此之前……

        

让鹅驱使艾莱扎-卡顿之流立即加强对拳区的警力布署,最好是直接先封锁拳区,别让哪怕一片的血刀片跑进去,不就打不成了。

        

等上午再向老范问问拳区是怎么回事。

        

想定了主意,顾禾关好店门,就走回去沙发躺下继续睡觉,不一会就打起香甜的呼噜。

        

自己得养好精神,晚上才能好好应对那头鹅。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