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闺蜜说我下面好紧(高辣h奶头)最新章节列表

     

顾惜年身经百战,在赛前也针对各种状况进行了无数的训练,这才在危急关头,险险躲过。

        

‘段小白’的呼吸也乱了一息。

        

但他似乎知道她在担心什么,小声的说:“他安好,别担心。”

        

顾惜年禁不住露出惊喜的效益。

        

“段小白”又道:“先混过这一场再说。”

        

心理负担全都没了,顾惜年便认认真真的与他比过了一场。

        

两个段小白的武功同出一处,但仍是有着不小的差别,只是这差别存在于力道、灵敏、技巧,以及对同样一种武功的感悟当中。

        

面前的‘段小白’的功力明显会更加浑厚一些,体内宛若藏着汪洋大海,绵绵不绝的力量被他尽数释放而出,极其难以抵挡。

        

而之前的那一个,则明显是更注重技巧与灵敏,自然也是武功高强,不过在功法的运用之上,总还是存在了更多的收放自如。

        

但有一点,顾惜年仍是可以肯定。

        

两位段小白必就是经常待在一起的切磋武功,因为很多习惯性的拆招喂招的方式,几乎是没有差别。

        

顾惜年在对上这个时候,与对上另外一个的感觉,总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一场,战的十分尽兴。

        

顾惜年并不需要对方相让。

        

‘段小白’亦没有要让着她的意思。

        

一切都是实打实的在进行着。

        

其中不乏险象环生的画面,那些早已被调动起了情绪的围观者们不由的惊呼连连。

        

果然不愧是最终之战,单单是能够亲眼目睹,便已是觉得值回了票价。

        

那一炷香,即将燃尽。

        

顾惜年浑身上下早已是被汗水浸透。

        

手中一柄长软剑,舞出了翻飞的剑浪,宛若是游龙飞舞,又似彩凤飞天。

        

‘段小白’笑了,赞道:“王妃好功夫,属下佩服。”

        

“仍是赢不过你。”顾惜年此刻,好胜心全被挑动了起来,已是完全忘记了此刻是比赛,全心全意的投入进来。

        

那种棋逢对手的感觉,委实是舒坦的很。

        

“属下祝愿王妃,顺利达成所愿。”‘段小白’说完了这一句,突然收慢了半招。那本该被他格挡开的一掌,竟是有些意外的直拍了过来,稳准狠,直中他心口。

        

要知道,那里可是还有着一道深可见骨的伤。

        

顾惜年的掌风裹挟着凌厉的威势,拍中的一瞬间,她的手掌里,竟有种难以言喻的凹陷感。

        

‘段小白’如同断了线的风筝,跌飞下擂台。

        

落地之后,一口鲜血直喷而出,而后便颓然平躺在地,好半天都保持那样的姿势,爬不起来。

        

白帐篷那边的搜索完毕了。

        

从顾惜年的帐篷里,拿出来的染血的床单,被捧着送到了御驾前。

        

展开来看,那片床单恰是心脏后方的方位有晕染开的血,与段小白的伤口相符。

        

“哼。”

        

没有查出疑点,皇帝不高兴了。

        

皇后眉目轻蹙:“既然段小白并不是有人假冒取代,那这个银觉呢?她会不会才是假的?”

        

此言一出,皇上听到了。

        

他重力的一拍桌子,呵斥道:“够了,难道还嫌不够丢脸吗?”

        

“臣妾并非是有意针对,臣妾只是在想,此处乃是四国大比,正所谓公平公正……”

        

皇上见她仍是不依不饶,便不客气的开口问:“皇后希望是哪一国获胜?”

        

“自然是东盛国。”皇后心底里是大为的惊讶。

        

“你还记得自己是朕的皇后,如此甚好。”

        

皇上这话可不像是夸奖。

        

皇后额头,冷汗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眼看着七皇子浑身上下裹着狂怒疾步而回,皇后笑吟吟的站起,就想要过去阻拦,以免七皇子在皇上已经很不高兴的时候,说了什么不得体的话。

        

“皇后!”皇上恼怒至极。

        

皇后的小腿一软,还没站直,人就又栽倒回凤椅上。

        

她的心脏,慌跳的极快。

        

想起了皇上曾经下令杖毙了她寝宫内所有的奴婢,连她陪嫁的嬷嬷和大宫女都没有放过。

        

她与皇上,成婚多年。

        

可她依然身上读不懂这位枕边人的心思。

        

七皇子已到了跟前,直接跪倒在地。

        

“父皇,那个女护龙卫……”

        

“住口。”皇上颇为厌烦的打断了他,明显是不想让他说。

        

七皇子此刻过于激动,以至于连分寸都失了。

        

“她赢了,她一定会开口要解药。”

        

声音高亢了些,有不少人都听到了。

        

皇上手上端着的茶杯,毫无预警的用力砸了过去。

        

啪——

        

脆响过后,茶杯尽毁。

        

那些滚烫的热茶,散落的到处都是,有不少还喷溅到了七皇子的小腿上,热辣辣的痛楚让他稍稍回过神来,再看周围,皇族子弟,金枝玉叶,权贵满座,很多人都在看着他,那些眼神里饱含着各种情绪……

        

嗡……

        

七皇子的脑子里巨响,他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

        

又发现皇后在不停的跟他使眼色,意思分明是要他不要再说了。

        

“儿臣……儿臣……儿臣……”

        

七皇子一时收不住,脸面挂在了那里,嘴里边便只是喃喃重复着这么一句话。

        

“起来,去你的位置上坐下吧。”皇帝面沉似水,谁也不知他在想什么,完全推测不出来帝王心底的真实所想。

        

七皇子不敢不听。

        

手脚并用,想要爬起来。

        

可他一抬头,就见太子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眼神里全都是冰霜凝结起来的寒气。

        

擂台之上,顾惜年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她的耳朵里同样是有嗡鸣声作响。

        

“赢了。”

        

这两个字的意思,代表着这段时间以来的努力不算白费。

        

阴阳风水毒的解药,已是近在眼前。

        

景德公公和周德海等人小跑着过来,开始安排起了颁奖。

        

‘段小白’吃了一颗药,暂时撑着力气,他是第二名,等会也有赏赐。

        

玉壶冰和唐初八最终的比赛分数并列第三。这还是看在楚国的面子上,特别协调后的结果。只是玉壶冰从始至终都是眉头紧锁,显然是身体非常的不适,人傀的后遗症太强,哪怕是得到了仙医琼宵的治疗之后有所缓解,但损害一旦造成之后,想要再行康复,那也并不容易。

        

唐初八的目光,一直锁紧在了顾惜年的身上,一刻不曾移,一刻舍不得移,那种熟稔的感觉是越来越强,强到了那个就在嘴边徘徊的名字,呼之欲出……

0

更多精彩

性妾H_高H纯肉到尾

2021年7月28日 小羽 0

     徐阶听到了徐璠的话,表示很难弄,毕竟,这个位置,非常敏感,谁都希望自己的人上任最好,这样在天子脚下,只要做出点功绩出来,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